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岳麓山下

在岳麓山下

作者:康若雪 2016-02-04 01:00 来源:康若雪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二十岁时,我读大学三年级。一个夏末的午后,我在旧书摊偶然读到帕慕克《父亲的手提箱》。里面描写了他富有、喜欢欢乐和沙龙的父亲,如何
一:

二十岁时,我读大学三年级。

一个夏末的午后,我在旧书摊偶然读到帕慕克《父亲的手提箱》。里面描写了他富有、喜欢欢乐和沙龙的父亲,如何在日常生活和渴望成为作家之间所面临的犹疑。他的父亲年轻时候去巴黎,在街上看到萨特,把自己关在巴黎破落的小旅馆,但最终,也只是带回了一些手稿。而帕慕克自己,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座公寓里,每日烟不离手地写作,最终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父亲的手提箱》里写:当我说到写作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不是一部小说、一首诗歌,或文学的传统,而是一个人把自己关闭在房间里,坐在一张桌子前,独自一人,转向自己的内心。在内心的阴影之中,他用词语建立起一个世界。

读完之后,我便搬出宿舍,租住在岳麓山下的一所民居里。我的房间在二楼楼梯口的右手边。十平米的小房间,有一个书架。书架又高又重,红色的漆早已剥落不堪。我在书架上摆满了那些伟大作家们所写的书。我那时一心想着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的房间外面还有一个小阳台。阳台下面,就是一片橘子林。下午,我常常坐在阳台上发呆,想起‘生前身后名’这样的问题。如果阳光大好,我就搬着席子,在阳台上躺着。有时橘子林里有几只喜鹊叫个不停。阳台的右方尽头,靠着橘子林,还有一棵大槐树。

在刚搬到山下时,我遵循着规律的生活作息。每天凌晨五点起床,快速洗漱,然后端坐在书桌前写作,一直写到九点钟。写完后,我走路去后街吃早餐,餐后在校本部散步半个小时,然后去一家餐馆做四个小时的兼职服务员。两点钟回去午休,之后去一家旧书店看书。旧书店地理位置偏僻,生意惨淡。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单身汉,从河南南阳过来。我去得次数多了,就和他熟起来。有时我看书,他看各种杂志,有时两人东一句西一句地说些闲话。等吃过晚饭后,我就回到小房间内,修改早上写好的小说。晚上十点钟,我准时睡觉。

  秋天深了,橘子已熟。屋外一片金黄色,夹杂在绿叶之中,似彩虹坠落于此。夜渐来得早些,我也就早早回到房间。

  一个晚上我正在修改小说,突然一阵敲门声。我打开门,门口伫立着一位大胖子。他对我笑笑,说一句你好,又递给我一支白沙烟。

  “我,住你隔壁的。”他一边举打火机给我点烟一边说。

  “请进屋里坐。”我吸上烟,把他引进屋内。

  秋风微凉,他却还穿着一双凉拖。有些破旧的许久未洗的黑色衣服。头发也能看出来是很久未洗。身上有微弱的难闻味道。

  他环顾了一圈整个房间,感叹几句,然后在我书桌前的凳子上坐下来。凳子发出‘咯兹’一声响。他太胖了,不到一米七的身高,接近两百斤的体重。他像一个肉球那样摊在凳子上。

  他看到我的书和稿纸,问我是否在写作,我也只能点点头。

  “不错不错!不瞒你说,我那时候——十五六岁吧,当然,还没这么胖啊——也有想过当一个作家。你敢想象吗,整天在日记本里写诗,读海子,读王朔。不过,都是和尹红有关啦。噢,对了,尹红就是我那时候喜欢的女孩。”说完,他抬起头看了看我。

  “后来呢,不写了?尹红呢?”我问。

  “有了她喜欢的人呗,我也就不再写那些狗屁东西了。”说完,他一下子看到我的稿纸,又忙说:“对不起,不是说文字就是狗屁东西,是指.....”

  “没有关系,我明白你要说的。”我把烟熄灭,把烟蒂丢在垃圾桶里。

  “反正那时候就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一样。不过我告诉你,那姑娘虽然恋爱了,还是会经常找我,不过每次都是在陷入困境之时——主要是借钱啦——,直到去年,她才彻底从我生命中消失。”说完,他长叹一口气。

  “为什么会彻底消失?”我疑惑起来。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他指着自己说。

  我一时也找不出合适的话安慰他。

  过了一小会,他闷头抽完一支烟,又继续说起来。他告诉我说他前年从长沙理工大学毕业,之后去了一家机械制造公司。不到一年,因为和部门经理的一次吵架,他一气之下就辞了工作,晃晃荡荡,也住来了岳麓山下。尹红看他落魄,再也借不出钱,就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他妈的,人生呀就如抽烟,抽完之后,灰飞烟灭!”说完,他来了这样一句总结性的感叹。

  我一看手表,十点已经只差五六分钟。

  “不过,老子一定会赚大钱的。一定要出人头地!让那些人看看!”他说完,又不好意思地笑笑。

  无奈,我只得说起我十点钟睡觉的习惯。

  这时,他窘迫地站起来,看看我,这才道出了他拜访我的真正目的:“刚刚房东又来催我的房租了,我已经两个月没交了,她说再不交就要我搬出去。所以,想向你借点钱,就是两个月的房租,还有一些生活费。不知道......”

  我看着他。他的语气与其说是陈述,不如说是哀求。我给他借了钱,他道了几次谢,说自己叫刘凡,就住在隔壁,然后笑着离开了我的房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是如何出版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的电子书的?

  

下一篇:渴望死在拉萨的女孩

  

本文标题:在岳麓山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4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