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南方女郎(片段)

我的南方女郎(片段)

作者:康若雪 2016-02-04 01:00 来源:康若雪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回到学校,我洗好澡,泡上一杯浓茶,就开始给夏夭夭写起信来。一边想念着她的一颦一笑,一边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诉诸文字。写完信,已是深夜,躺在床上
回到学校,我洗好澡,泡上一杯浓茶,就开始给夏夭夭写起信来。一边想念着她的一颦一笑,一边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诉诸文字。写完信,已是深夜,躺在床上,脑海里翻来覆去仍是闪现着夏夭夭的身影。我的心第一次出现那种饥渴之感。夭夭呀,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把我的心拉拉扯扯,之后又给它涂上朦胧而灿烂的色彩。依旧睡不着,望着窗外夜色,路灯下有朦胧的雾气。万籁俱静,连平日失眠时想要看书的冲动也消失殆尽了。我把写好的信拿出来,在台灯下又看了一遍。觉得不合意,就改了一些,又誊写一次。喜悦随着凌晨而来。我就只是静静地想着夏夭夭。我还在想我昨天夜晚是不是太傻了,夏夭夭会不会觉得我只是一个又土又傻的小孩子。我可不想那样。随着阳光从遥远的地平线升起,我生出从未有过的渴望来。后来我明白,这种渴望就是爱的开始。

中午起来就去给夏夭夭寄信。阳光透过树叶照过来,落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抬眼一望,满眼是透明的橙黄,像是一个金黄色的童话。走路声很轻,也走得很慢。邮筒在学校文学院前的宣传栏附近,孤零零地伫立着。我走到那里,把信丢进邮筒,听见信滑落至底然后产生的响声,心里就明亮亮的。

晚上再次给夏夭夭写了一封信,第三天又写了一封。一周后我接到她的回信。我一个人跑到学校附近一片还未开发的荒凉所在,把她的信连续看了十遍。她在信里写到,缘分可真是一种奇妙而微弱的东西,如天空开出的奇妙花朵。这一次,缘分找到了她,她为之而停留,渴望了解里面有没有她所幻想的美好。

那一天的冬初暖阳我是记得的,那种让人安睡的舒适无疑让人的心更加柔软。我在柔软中给她回信,信里是温柔的词句和诗意的心思。我回到宿舍,把写好的信又誊写一遍,然后又寄给她。

我每一周给她写三封信。她得空闲,就给我回信。她说很羡慕我总是能自由自在地写长长的信,而她的信,则要短得多,一是总是为人事所累,二是心思总不能绵长。

两个人明明同在一个城市,却仍旧要彼此写信,可是谁都没有感觉到什么怪异之处。我是欣喜的,从她的字里行间来看,她也是欣喜的。信成了一种纽带,是裹着的,温暖渴望。

就这样写了一个半月之后,我的信开始变成了真正的情书,里面有了表达爱意的词句。我也不再去学校的邮筒给她寄信,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每当写完信,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她的住处,把信亲自丢进她家楼下的信箱。

我每每写好信,就骑上自行车,沿着江边,无比畅快地飞奔着。到了夏夭夭家楼下,就停下自行车。她那一栋的信箱并排挂在一楼门口的转角处。每层楼一个。夏夭夭住在二楼,她的信箱是往右的第二个。我走进楼梯口,把信丢进去。我抬头望着通往二楼的楼梯,犹豫着是否该走上去,敲响夏夭夭家的门。我不知道她是否在家,是否愿意见我。我最终没有走上楼梯,我站在原地发一会儿呆,就出来骑着自行车离开。她依旧回信给我,信里没有提及爱意的事情,只是说觉得一切都很美,如梦似幻,她说她好像又回到了花季时光。

我收到这样的回信,就在给她的信里告诉她我想再去见她。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她了。很是想念你的牵手,我在信里说。我那次去寄信,冬已深了,寒冷忽至。我把信丢进邮筒,思量再三,走上二楼的楼梯口,到达夏夭夭的门口。我举起手,敲响门,听到里面人走动的声音,心跳急剧加速,就突然快步走下楼梯,骑上自行车疾驶而去。

一周后,我收到她同意我去看她的回信。我刮干净了胡须,认认真真地洗了一个澡,就踩着自行车去看她了。

那已经是长沙真正的冬天了。气温猝然低至冰点,寒风阵阵。骑自行车冷极了,手指冻得通红。我在牛仔衣外面套一件黑色的棉衣,戴一顶黑绒帽,脖子上围一条暗灰色的围巾。江边的风往南吹,而我往北骑。风呼啸有如刀剑砍伐的声音。在风中,车有点掌控不住,我就大声唱最近刚学会的张楚的那些歌。江边一个人也见不到。几条打渔船歪斜地停在江岸。枯黄与翠绿交杂地装饰着城市。等风停了,我就双手松开把手,张开双臂,做出像鹰一样飞翔的动作。等我骑到夏夭夭家的时候,脸已经冻得像熟透的苹果。她打开门,看到我的样子,就一把抱住我。

“你怎么这么傻呀。”她抱着我,拍打着我的背。我呼出的气息凝在她的耳边。

“我想见你,想得无法自拔。”我在她耳边说。

她发丝微动,耳垂渐红。

她想起什么似地松开我,双眼红润。她看了看我,快步走到浴室,拿出一条毛巾,沾上热水,走过来给我敷脸,又握住我的手不停揉搓着。我渐渐地温暖起来,就拉住她的手,吻住它,后来我们就做爱了。

十八岁的时候,我还是童子身。夏夭夭不停地搓着我的手的时候,我就抓住她的手吻起来,接着就抱住她。我的双手在她的背后上下摸索。我捧起她的脸庞,我们接了好长好长的一个吻,然后她就把我引到了她的卧室,之后我就拥有了她。后来深夜的时候,天下雪了,这是城市的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而她已经熟睡了。我看了半个多小时的雪。雪落下,在半空中飘洒,然后躺在树枝上、草地上、窗台上。雪那么冷漠地下着,落下来又显得柔软。雪花像是一种寻找爱的精灵,它那么飘洒着,留下了最纯洁而妖娆的姿态。

在看雪的过程中我才明白过来,不是我拥有了夏夭夭,而是她拥有了我。她技术成熟,如雪地里的小鹿一样活泼无拘。那时我激动不已,用力地抓她的身体,慌乱扒光她的衣服,吻吸她。她倒在床头后,拉住我的手,使我镇定下来。她主动脱去了自己的裤头,又帮我脱去裤头,我们赤裸相对。我又激动起来,就趴过去直挺着要进入。她躺好在床上,支起双腿,正对着我。我一面吻她,一面寻找那隐秘之泉。我探寻,像个冒昧者一样,直到她抓住我坚硬的存在之物,送进她的身体。一股温热将我包围,我蜷缩着不动。一种从未有过的震颤如击电般传遍我的全身,又慢慢散去。她轻轻地上下抚摸着我的背。我进出,在泉水之中洗涤,不多会儿,我就一泻而出了。她眉头紧锁了一下,身体绷直,定定地望着我,接着就浅浅一笑。那一笑,让我对自己的失败而释然。她把我抱住,轻轻抚摸我的头。

我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我不敢相信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夏夭夭躺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就一直醒着直到看见窗外下起雪来。看见雪的落下是从窗帘的间隙,路灯的光把飘飞着的雪照得明亮。我爬起来看雪,回忆起每一种味道来。我们接了那么长久的一个吻,直到把那份果酱一般的甜吸取干净。夏夭夭的嘴唇柔软,舌头灵活,我想要就那样一直吻下去。我们退到了床边,我褪去她的衣服,她的身体就慢慢地,开始是羞怯,后来是奔放地展现在我的眼前了。我揭开了十八年的谜底,用手心摸索,直到她褪去我的裤头。我明白是夏夭夭拥有了我。

雪飞絮一样下着,我把手伸出去,有一朵落在我的掌心。我轻轻吻了雪,它就融化了。雪变成几滴冷冷的水,从指缝中漏下去。我觉得冷了,就回到床头,夏夭夭还是那么安稳地睡着。我就那样坐在床边好好地细细地看着她。

夏夭夭无疑是很美的,但不动声色地看她,才能明白这种美的所在。她的身子躺在被窝里,我依旧能想起来那种美丽。那是一条妖娆的狐钻进了瓷玉之中。是细瘦的,又有着流动的性感。身子那么半裹着,呈流线型,让我的欲望如潮水袭来,又悄然褪去。她只把整个的脸、脖子、左脚露在了外面。她的左脚丫那么小巧而光滑,指甲修剪得精致无比。我把她的左脚握在手中,脚是那么冰凉。我轻轻抚摸她的脚,想使它温热起来,然而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冰冷的圣洁。她的形象一下子扩大,让我要远离,但心是不忍的。我把她的脚放进被子里,她伸懒腰一样地哼叫了一声,身子微微动了动,又陷入到无边睡眠之中。我保持着一定距离继续看她。她的脖子脆弱、嫩滑,让人怜惜不止又渴望摧残。她的脸是鸭蛋脸儿。微微修剪过的弯弯柳叶眉,如残月,但看不出修剪的痕迹。双眼紧闭,睫毛自然地微微上翘。鼻子却很小巧,像是泥塑上去的,鼻梁挺直着。红润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像是冬日的两瓣橘子。上唇微微地翘着,带有一丝丝的挑逗的味道。如果说有什么缺陷,那么就只能是眼睛下面零星的几个小雀斑,然而不仔细看却是看不出来的,这样反倒增添了她的韵味。她的五官虽不惊艳,但组合在一起,却构成了舒适的美的形状。

我为自己在下雪的夜里所发现的这种美而惊叹。初见夏夭夭,也确实被她的美所惊喜。但那是一种遥远的不可触摸的。而此刻,那种美绽放在我的眼中,为我所拥有。我的心不禁惊奇起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Sole in my life

  

下一篇:我是如何出版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的电子书的?

  

本文标题:我的南方女郎(片段)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3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