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比喻句

比喻句

作者:木川 2016-02-03 18:49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男孩的麻木激发了女班主任的兴致,这个下午,游行持续了将近两节课。结束后,男孩被推到现在站立的位置。

一个瘦小的男孩畏畏缩缩地站在黑板旁边的角落里,仿佛在等待一颗子弹从后面射穿他单薄的脑壳。他细竹竿似的腿被一条空荡荡的墨绿色烫绒裤遮住,屁股后面磨得乌吞吞的,原本凸出的绒线已经难以辨识。

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身影印在墙上,沿着墙线折成直角。比男孩还要矮小的阴影不断地扭动着,像马戏团里白色幕布后面藏着的演技拙劣的小丑。他左手如鸡爪般绷直,一次又一次地将贴着墙面不断下滑的作业本推回到原来的高度,让人想起西西弗斯徒劳而无休止的运动;右手捏着一只短得几乎握不住的铅笔,对着作业本比划着,笔尖却一直没有落在纸上。

在男孩的身后,一个系着血红色丝巾的中年女人端坐在一张漆色斑驳的木椅上,轻晃一丝不乱的齐耳短发,嘴里嘟哝着含混不清的语言。她扬起左臂,石英表面映出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孔——眼球突出,目光尖利,两腮微鼓,具有鲜明的男性特征——时针即将指向六点。一根短粗的木质教鞭顺从着她的右手,不断地修正男孩瘦小扭曲的身体,像是在做一个游戏。

她试图使它保持直立,同时将其移动范围限制在一个与男孩肩膀同宽、身高同长的长方形区域里。游戏总是超出她的掌控——一种来自对规则破坏者的本能厌恶累积起来的愤怒在她的胸腔中逐渐上升。愤怒之水愈涨愈高,犹如瀑布倾泻而下。

教鞭划过滞重的空气,冲向男孩黑腻的右手拇指,­同时伴随着类似极远处传来的哨音——巨大的物理动能瞬间转换成令人痉挛的疼痛,男孩的右手缩成一团,更加像一只鸡爪;铅笔尖可怜兮兮地把头歪向一旁,似一颗被砍掉的头颅;伏在教鞭上的粉笔屑被顷刻间弹射出来,汇入微微颤抖着的细灯丝释放出的昏黄的光束中,惊慌、极速而漫无方向地舞动。

中年女人对这双手的厌恶由来已久。她觉得它们长反了。三年前,当她第一次看见男孩歪着脖子伏在课桌上写字的时候,两撇棱角过分清晰的眉毛就本能地凑到了一起。她注意到:男孩的手变成了劣质的自动橡皮,每写完一个字,就立刻涂花一个字。她停下来仔细观察,才发现问题所在——原来男孩在用左手写字!从那一刻起,这双手便和她手里的教鞭开始了漫长的相处。

教鞭一次次地武力逼迫左手交出铅笔,命令它交给右手。经过两个星期的斗争和磨合,两只手仍旧没有妥协。它们成为患难的兄弟,抵抗共同的敌人。右手如稳重而有主见的兄长,沉默而坚决地将铅笔让给左手。这种行为导致了它们各自的悲惨命运——左手沦为丧失自由的囚徒,被一条细麻绳结结实实地绑在长条凳上;右手则成为没有依靠的孤儿,以一己之力对抗娇小而敏感的铅笔以及强大而鲁莽的教鞭。

战斗漫长却毫无悬念,以教鞭的胜利告终。左手重获自由;右手则笨拙而不情愿地在田字格里勾出一个个失去重心的汉字。这些字组成一群跳着滑稽舞的小矮人,向扫过它们的眼睛挑衅。作业本每一页都散布着愤怒的红叉,如同一把把巨大的砍刀,将它们拦腰斩断。

男孩的脸几乎贴到作业本上,一股煮过的干草和新鲜的油墨混合而成的气味钻入他的鼻孔。他极力抑制住自己越来越粗重的呼吸(这呼吸令他愈加烦躁);目光涣散,没有聚焦在任何地方;基底黝黑的脸略显肿胀,镀了一层猪肝红;暗黄而前倾的门牙使嘴唇无法彻底合拢,牙缝里残留着没有被舌头舔干净的血迹;额头沁满细密的汗珠,汇聚成流,在耳朵和脸颊的交界处冲积出一条曲线。

他对自己所置身的环境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迷幻般的不真实感。他长时间地盯着自己的右手拇指——有时觉得它变得出奇地大,大到不可思议;有时又觉得它离自己格外遥远,远到触不可及。凝视和想象使他忘记时间的流逝。在被教鞭击中之前,他甚至已经忘记身后存在的人与物,仿佛世界只剩下一面灰白的墙;他甚至已经忘记今天发生过的一幕幕,仿佛自己要做的只是填满这页空白的田字格;他甚至停止了对即将发生的一切的想象与恐惧,仿佛时间会在这一刻永远驻留。

这重重一击将他拉回到冰冷的现实,彻骨的疼痛竟使他感到格外舒畅。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再经受一次类似的短暂而剧烈的疼痛——这种崭新的刺激,似乎比凝视和想象更容易让他忘记缓慢而痛苦地流逝着的时间。

大约五个小时前,在通往学校的路上,男孩被四个脸上刻着刀疤的高大少年(相对于他自己)堵在胡同里。他们翻遍他全身而一无所获之后,男孩被按到地上,掰开嘴,灌进去掺了三泡尿的半暖瓶水(暖瓶是他们从路边的垃圾堆里发现的,残存半瓶水)——四人中的一个因实在尿不出而引发其他三个哄堂大笑。

“妈的,想起来了,这白痴他爹是蹬三轮儿的,穷得叮当响。”个子最矮的少年眉头一抖一抖地,愤怒而失望地说。

“不光是白痴,还是他妈的大猩猩!大猩猩!”因没尿出来而遭到讥笑的少年像有所发现似的兴奋地喊,引发了又一轮的哄笑。

“去死吧,大猩猩!”他们一边围成圈踹他,一边欢快地吼叫着。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后来你成了别人的大鼻子

  

下一篇:突然想起一个朋友

  

本文标题:比喻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0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