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灰色地带

灰色地带

作者:杨顺顺 2016-02-03 18:42 来源:杨顺顺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1月份,成都是正舒服的凉爽好天,但是三四千公里之外的哈尔滨已经漫天飞雪了。李晓风一下飞机就被这种骤然的温差弄出好几个喷嚏,同行的朋友从行
11月份,成都是正舒服的凉爽好天,但是三四千公里之外的哈尔滨已经漫天飞雪了。

李晓风一下飞机就被这种骤然的温差弄出好几个喷嚏,同行的朋友从行李箱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厚外套,他图省事,就背了个挎包,这会儿只能冻成狗。

李晓风在成都一家茶馆说单口相声,这个季节是喝茶听相声的淡季,没什么活儿,就和朋友攒了这趟北国之行。

一共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对儿倒真是一对儿,提前蜜月,剩下李晓风和一个叫张薇薇的女孩子,不算熟,也是朋友的朋友,吃过几次饭。

分配房间的时候还挺尴尬,房间是那对情侣订的,就订了两个大床房,他们当然是住一块儿,剩下一间显然那位哥们儿给李晓风的福利,李晓风无所谓,男人总不会吃亏,张薇薇怎么都不肯,非要前台再调换一间出来,这么一折腾,大家情绪都不高了,又坐了四五个小时的飞机,第一天就在酒店里睡过去。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一推开窗户就是一口冰凉的好空气,凉丝丝的,整个肺都活过来了。

李晓风常年靠嘴皮子生活,咽喉不太好,在成都那种湿润的气候里还不太明显,一到哈尔滨他就不行了,另外三个人异常兴奋,大叫大笑,他就只能抿着嘴埋头跟着,谁让他喉咙疼呢。

他们四个都没来过北方,哪儿哪儿都觉得新鲜,王磊和他女朋友从出酒店就开始吃,冰糖葫芦冻梨冰棍,嘴就没停过。

张薇薇大概觉得昨天调换房间的事有点不好意思,一路上都在找话说,步子也慢蹭蹭的,和李晓风挨在一块儿。

“你说的那些相声都是网上现成的吗?”

李晓风睨了她一眼,这姑娘长的不错,粉白可爱,标准的成都粉子,但是有点儿缺心眼,像这种男男女女结伴出游,明摆着就是出来鬼混啊,干嘛要端那么高,不讨喜。

所以也没搭理她,反正他有理由,喉咙疼。

张薇薇套了半天话,李晓风就嗯了两声,气氛陡然降至冰点,小姑娘面皮也不厚,再蠢也知道对方不待见自己了,一横眼,一扭头,赶上前面那对,再也不理李晓风。

他们没有找攻略,也没有找地陪,因为是自由行,所以走哪儿算哪儿,住的地方走几个站台就是哈一百,附近人流最多的地方就是圣索菲亚大教堂,说实话,在中国看教堂就跟去美国看寺庙一样,不搭。

四个人并没有多停留,很快就步行到中央大街,这里很热闹,王磊眼睛就没歇过,路上都是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姑娘,牛奶一样的皮肤,这种天气居然也敢把两条腿露着,实在是战斗种族的标杆。

两个女孩子在路边挑狗皮帽子,王磊跟李晓风到旁边去抽烟。

烟雾缭绕之间一个穿着朝鲜民族服装的女孩子从他们面前跑过去,跑的很急,头上的发带掉地上都没发现。

李晓风眯眯眼,把烟掐掉,弯腰拾起那个发带,是那种缎面的带子,宝蓝色,长长的拖了一截剪刀尾,没有任何装饰,就一根带子,显得有点廉价。

“哎,走了!”王磊叫他。

他们在中央大街转了一圈,拍了几张照片,很快就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旁边一桌也是游客,叽叽喳喳地说下午这里会有朝鲜族表演,很劲爆。

王磊立马就跟人攀上话,聊了几句回来一脸猥琐的笑:“下午的表演去不去看?”

他女朋友问是什么表演。

李晓风嗤笑:“肯定是你们女人不能看的表演。

王磊挠头:“放屁,那几个人说是朝鲜的民族表演,反正都是女人跳舞就是了。”

两个女孩子有点失望。

于是吃完饭四个人就兵分两路,女人去购物,男人去看表演。

表演的地方在中央大街后面一家小酒吧里,说是小酒吧还真是有点儿抬举,因为里面就一个两米长的吧台,连卡座都没有,剩下几个平方的地界儿就是舞池。

就这么迷你的地方,进来看表演一人200。

李晓风他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围了一圈人,看来都是常客,很自觉的就把中间那点儿地方给腾出来。

一点半整,两个东北大汉过来整理场子,中间竖起了一根四米高的钢管,直戳屋顶。

大伙儿热烘烘地闹起来,喊着一个人名字,叫她快点出来。

王磊颇有门道地说:“他们喊的是台柱子,叫金可喜,辣的一塌糊涂,这儿都是她铁杆粉丝。”

李晓风喉咙估计是发炎了,连嗯一声都嫌疼。

在众人千呼万唤声中,那位台柱子两点整姗姗而出,穿的是朝鲜族的民族服装,白色的短褂子,红色的大罗裙一直围到胸口,两只手平整的叠放在胸前,头低低地埋着。

她一出来众人又是一阵欢呼尖叫。

“欢迎我们的太阳舞后,金可喜小姐!”吧台后面的酒保一边调酒一边报幕。

人群里发出阵阵跺脚声和口哨声。

李晓风旁边一个矮胖子推推他:“哥们儿第一次来吧?”

他点头。

矮胖子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巾给他:“瞧你就像,一会儿忍不住了擦擦。

李晓风看看手里的纸巾,再看看台上略显腼腆的朝鲜姑娘,觉得跟王磊来这儿有点荒唐。

不过很快他就没机会后悔了,酒吧的门关起来,灯光也炫目起来,那位朝鲜姑娘戴上一块金色的面具,画风突变。

她拎着裙摆慢慢靠近钢管,两条腿一弯就夹着钢管顺势而上,柔软灵活,那根钢管就像是她手里的一根泡沫轴,它软她就更软。

李晓风远远地看着,音乐忽娇忽媚忽动感忽舒缓,简直像在吊人胃口。

金可喜整个人倒挂在钢管上,只有一条腿缠在上面,伸手解开前胸的衣带,那条大红色的罗裙慢慢滑下去。

一干男人看直了眼,不停地叫她快点脱快点脱。

李晓风皱眉,原来是脱衣舞。

怪不得酒吧里没有一个女人,全是男人。

他手里的纸巾似乎也在提醒他,接下来这女人可能要有大招。

朝鲜的服装很简单,短衣长裙,裙子一脱,里面就是一件白色的裹胸还有一条大裤衩,白花花的一片,只有她头发上的发带发着蓝幽幽的光。

从李晓风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见她倒下来时胸口那点儿空隙,鼓鼓囊囊,沟壑深邃,那条不长不短的蓝色发带绕在她脖子上,剪刀尾贴在胸前的白肉上,越发衬出一身好皮相。李晓风掏出兜里的那根发带,再看看台上的,一模一样啊,难不成刚刚从他面前一路而过的就是这位?他抖抖发带,摊开来仔细看了几眼,才看见中间一截用阴面绣绣了三个韩文字。

李晓风收好发带瞄了一眼给他纸巾的矮胖子,这家伙正拿着手机录影,用的是那种文艺小青年专用的录影APP,还挺专业,一直在乔角度,镜头里满满的都是那女人的壮观的胸部,哪儿是他妈铁杆粉丝啊,铁杆球迷吧!

李晓风再回神时,她已经把裤衩脱了,里面是条玫红色的丁字裤,又小又紧,下身那点儿马蹄形状勾勒的清清楚楚。

人群里有淡淡的腥味飘过来,大家都心知肚明。

李晓风上大学的时候也和室友猫在寝室里看毛片儿撸管,男人嘛,无非就那么点儿爱好,但是这会儿,在千里之外没人认识的地方,噢,他身边还有个王磊,他下意识去看王磊,那小子也是呆呆愣愣地盯着钢管上的那截肉体,眼珠子都不转了,李晓风有点烦躁,想抽烟。

门童大概头一回见有人看一半就要出去的,低声骂了一句,土逼傻帽儿。

避开里头污浊的空气,外面虽然冷,但是他妈清新啊!

他把那根发带绑在了酒吧的门把手上,权当是个美丽的错过吧。

李晓风就在门口点了根烟,三五口抽完,顿时精神不少,想起里面那个女人和那帮带着原始欲望的男人,好像自己离他们很远,那些光怪陆离的场景明明就在他眼前忽闪,明明他也是凡人,但是他对着那个戴面具的女人没有一点点欲望。

表演很快就结束,酒吧的门再次打开,形形色色的男人从里面出来,好像地府的门开了一样,各种魑魅魍魉被放出来。

王磊最后才出来,一出来就兴奋不已地冲李晓风招手:“你猜怎么着?她给我号码了!”

他话才说完,里面又出来一个,已经穿好衣服的金可喜又恢复那套腼腆的表情,迈着小碎步,像韩剧里的纯情女主角。

王磊跟情窦初开的小子的一样,围着她嘘寒问暖。

李晓风看看自己身上单薄的冲锋衣,心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呸!

本来是异地他乡小小艳遇的一件小事突然就变复杂了,王磊一回酒店就打发女朋友先回去,两个人关在房间里吵架,李晓风和张薇薇在外面劝,李晓风劝的一身汗,妈的,这酒店暖气不要钱?

他脱了冲锋衣,额头上都是汗。

张薇薇手里还拎着购物袋,下午在商场里看见一件男款羽绒服,不知道抽什么风就买了,现在看到他热成这样,也不知道该不该给他。

“王磊,你先把门打开,别欺负女孩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彩虹人

  

下一篇:在岩浆之下

  

本文标题:灰色地带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0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