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边城男女

边城男女

作者:杨顺顺 2016-02-03 18:42 来源:杨顺顺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普外转脑外?”冯升翻翻手里的病历,对小护士的话有些漫不经心“是啊冯医生,我们都不太相信,早上高主任才把这周的值班表排过来,上面有她,我仔
“普外转脑外?”冯升翻翻手里的病历,对小护士的话有些漫不经心

“是啊冯医生,我们都不太相信,早上高主任才把这周的值班表排过来,上面有她,我仔细看了,是脑外科。

“给32床的病人量个体温,还发烧就叫高主任,我到后面瞧瞧。”

丁冬并没有穿白大褂,坐在一群医生中间还是很显眼的,冯升一进来就看见了,倒是诧异她看到自己并无表情,继续讨论会诊方案,他有些无措的笑笑。

丁冬之前在协和做普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去了国外,回来就成脑外专家了,她来边城医院第一天就成了焦点,这个漂亮年轻又聪慧的女孩儿太有故事感。

散会之后院长单独叮嘱了丁冬几句话,眼看她就要跟着院长出去,冯升期期地喊了一声:“冬冬。

院长看看丁冬:“认识冯医生?”

她不好含糊,只得点头:“嗯,我师兄,以前读研的师兄。”

“哦,那么正好,你们年轻人有话聊,冯医生”,他招呼冯升:“你带着丁医生四处转转,她刚来。”

院长走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医院走廊里站住。

“没想到你会来这里,我记得你当初说什么都要留在协和。

”冯升倚着栏杆打破沉默。

“医务工作者,到哪儿的使命都是救人,一样。”丁冬拨开额前的碎发,望向他的目光了然无波。

冯升有一瞬间是恼火的,她不会不知道他在这里,却当什么都没发生,陌生的跟他说什么使命之类的狗屁。

“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丁冬,你又生龙活虎了是吧?”

冯升有些高昂的声调引的路过的小护士频频侧目,他自己也不好意思,还是捉住了她的目光沉声道:“脑外专家,嗯?你别能医不自医,跑这儿来做什么?一个女孩子,这里设施这么差,待遇又不好,你傻么!你要伟大要救人干脆去南非好了!”

丁冬短促地咳了一声,依然没有表情:“冯师兄,我来这儿不是为了你,你大可不必这么愤愤不平。”

冯升也是一时气愤,怔然之中才惊觉他们分手已有四年。

“不管你为了什么,我希望你先爱护自己,医生不等于菩萨。”说完看了她一会儿转身走了。

丁冬见他走远了才敢把喉咙里痒痒的反应狠狠咳出来,谁说咳嗽忍不住的,她不就忍住了。

下午几个小护士叽叽喳喳地围在咨询台聊八卦,冯升路过时分明听见丁冬两个字,他放慢了脚步,却听不见她们说什么。

几个小护士见到他停住,以为他要发飙骂她们玩忽职守,正要开溜被他叫住:“哪个是脑外的?”

其中一个哭丧着脸举手:“我,冯医生我这就走!”

“跟我进来。”语气不容商量。

他的办公室一向清冷,除了桌上那盆柚子长的有点热闹,上面用红丝线打满了手术结。

那是丁冬教他的,那时候他在协和附近有一套小公寓,他们成天忙着在实验室翻译文献要么就是去协和模拟会诊,根本没时间布置房子,她手工特别好,家里好多小物什都是她亲手做的,抱枕啊,灯罩啊,相框啊,她居然还会扎染。

冯升看她献宝似的把扎染好的床单铺在床上说:“等咱们结婚的时候我去染一套大红的!”

家里的小盆栽也都是她一手养出来的,她不爱花,单爱绿色的叶子植物,有一回冯升买回来一个柚子,吃完了她把核儿都收起来,用刀一个一个划开嵌进小花盆里,上面还盖了层沙石,没多久就冒了新芽出来,但是不开花,就只能长到一掌高,绿油油的,煞是好看。

每天她都往上面系个红丝线,还打成漂亮的手术结,冯升嗤笑她伪文艺,她反呛这是生活,这是细节。

冯升摸摸柚子叶,终于还是收起手插进口袋。

小护士战战兢兢地立在两尺远的地方,这个冯医生素来难缠,又酷又严厉,训哭小护士是常有的事,跟着他的小护士都被压迫的咬牙重拾书本考医师执照去了。

冯升敲敲桌子:“不用紧张,不考你护理常识,我就问问你,冬……丁医生咳嗽好一点没有?”

小护士脑子瞬间当机,支吾了半天才说:“下午丁医生没有来,我不晓得啊……”

边城医院是隶属市区边城大学的附属医院,公立医院资源一向匮乏,医生的宿舍楼也是紧巴巴的,冯升一米八二的个子站在筒子楼里还是颇有压迫感的。

丁冬开门晾衣服时就看见他杵在楼道中间,大半边脸隐在午后的阳光里。

“找我?”丁冬捞起衣服一件件拧干,并不看着他。

“开了几盒药给你,水土不服就别跟着他们吃食堂了,对面有南方菜馆。”

他把药放在水泥台上,帮着拧干衣服,晾衣绳有点高,冯升叫她回房去吃药,他把衣服仔细晾好。

楼下的阿姨伸出头喊:“水滴到我们被子上了哎!”

他又又一件件收回来再拧,身后有隐约的笑声,转头去看,丁冬抱着胳膊靠在门边看着他:“我衣服被你拧坏了都,往里晾晾不就行了。

宿舍里还什么都没有,她刚来,日常用品都没来得及去买,倒是把窗台上摆了几盆盆栽,柚子长的比他办公室里那盆还好。

冯升眉目含笑:“大老远地还把这些都带来,你也不嫌烦。”

丁冬要顶他几句手机响起来,小护士急匆匆地说:“丁医生,急诊一个病人胃出血,你快来看看!”

丁冬赶紧过去。

急诊病房里只有一张床,上面躺着的男人还有醒,丁冬口罩下面的嘴不自觉的啧啧几声,从前冯升老打趣自己不当医生了可以靠皮相吃饭,躺着男人倒真的可以靠脸吃饭,那话怎么说来的“远看像水墨画,近看像日本漫画”。

丁冬给他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开了几瓶药水,吩咐小护士一对一看护,药水要滴慢。

等到开完例会再回来时那位漫画先生还没走,四瓶中号药水还剩两瓶,人倒是醒了。

小护士一脸花痴相地坐在他对面,不知道在聊什么,小护士笑的花枝乱颤,看见丁冬进来赶紧站起来:“丁医生,沈先生说他剩下的两瓶药水晚上再来输。”

丁冬打量他,醒过来人也精神了。

“胃还疼么?有没有反胃想吐?”

她走近了才看见他眉角一道浅浅的疤,一直划进鬓发里,脸生的好看多道疤也不显得突兀,倒像唱京剧吊眉角的样子。

“不怎么疼了,我一会儿还有事,所以这药水能不能晚上再来,我保证来。”

丁冬最恼这些把事业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的人,好像地球少了他们就转不起来一样。

“你应该要住院的,不过命是你自己的,你来不来跟我没有关系。

她收好病历准备走,沈辉到底没忍住:“丁冬,你把我忘的这么干净啊!”

她讶异地回头,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确定自己并没有这么漂亮的男性朋友:“对不起,你知道我名字,那么,我们哪里见过?”

沈辉笑起来,笑的满目生辉,连那道疤也生动了:“学医的果然都无情的可以,你小时候,我亲过你屁股,在老铺街,你小姑姑家里,想起来了么?”

丁冬红着脸咳了半天,沈辉没想到她脸皮薄成这样,不好再打趣:“我啊,真不记得了?你小姑姑逗你喊我沈光军的,再想想。”

童年那些提不上嘴的事潮水般涌出来,她记忆里确实有过一个叫沈光军的玩伴,那时候她还小,不认识辉字,小姑姑说那就叫他沈光军。

记忆中的沈光军哪有现在这么整齐,那时候他脏的跟叫花子一样,就喜欢亲女孩子,小姑姑一家住在地方税务局家属院,沈辉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孩子之一。

丁冬刚去小姑姑家,怯生的很,不怎么出门玩,有一天小姑姑在大客厅里给她擦痱子粉,刚要擦屁股,沈辉破门而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姨。

小姑姑招呼他过来玩,趁着小姑姑去房里拿糖果的空当他照着丁冬的小屁股就吧唧亲了一口,吓的丁冬哭的跟老巫婆要她命似的,后来不知道沈辉跟小姑姑怎么哄她的,第二天她就跟在雄赳赳的沈辉后面当跟班了,只玩了几天就被妈妈接回去,此后再也没有见过。

“我记起来了,沈光军,你比小时侯好太多。”丁冬说得是大实话,简直云泥之别。

“别,你也女大十八变,我不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沈辉俯身穿鞋:“冬冬妹妹,这药水我真的得晚上来,你晚上在吧?”

“我在的,我值班,你确定没事么?你病史挺长的还。”丁冬替他收好药水,

“嗐,又不是得癌,大老爷们儿哪儿那么娇气。”

“嗯,我确定你是沈光军了,说话总是这么口没遮拦。”

下班的时候几个小护士来叫她一块去食堂,丁冬想了想还是没有去,她问了值班的护士,冯升那台手术还没有结束,她一个人去了对面那家南方菜馆。

地方不大,很干净,墙上挂着好多当地名人的照片,竟然还有冯升的,穿着尼大衣,没有看镜头,他一直都不愿意照相,没想到在这儿还是个名人。

服务员挺热情,一坐下就倒好大麦茶,丁冬点了个鱼香茄子煲,水晶咕老肉,西红柿蛋汤。

他们读研的时候很少在家里开伙,多半是吃食堂,有时候会诊晚了,冯升总是带她去学校后街的馆子里搓一顿,他爱吃茄子煲,她爱吃咕老肉,吃完了也没有什么余兴节目,散步走回去,路上比试背西药检索,谁输了谁洗衣服。

他们认识的没有戏剧性,是同学介绍的,恋爱的时候也没什么波折,两个都是稳重自持的人,等水到渠成,家里催着结婚了,冯升始终没有表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阿肯

  

下一篇:彩虹人

  

本文标题:边城男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9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