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俏和尚

俏和尚

作者:杨顺顺 2016-02-03 18:42 来源:杨顺顺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与正文无关的废话:这是还给敛财少女的情债,一开口就管我要定制小H文,天呐,我过完年也才18岁,根本连亲嘴的电视剧镜头都不敢看,我还写小H文?
与正文无关的废话:这是还给敛财少女的情债,一开口就管我要定制小H文,天呐,我过完年也才18岁,根本连亲嘴的电视剧镜头都不敢看,我还写小H文?所以就凑了这篇扯淡的东西给她,希望她看到了之后不要破财,要一直可爱,钞票手到擒来。

三鞠躬。

围田镇上有个老庙,没有挂匾额,也不知道名字,更不知道来历,反正打从镇子里住人开始这个庙就在了。

时间长了大伙儿都管它叫,无名寺。

既是无名,那就是无主,从前破四旧这个庙首当其冲被砸的一干二净,连院子里的一口老枯井都被填实了,叫花子都不愿意宿在里头。

改革以后镇子要搞经济,开发了几条旅游路线,专门上山吃农家乐,这个庙的位置极佳,就在几条路线并道的交叉点上,真真的枢纽点。

镇长看这架势,不想浪费好地段,但是佛家重地,又不敢轻易拆了去,怕冲撞了神明,于是重新修整,请了外地的书法家给题了匾额,烫金的三个大字“无名寺”高高挂起。

这庙地界儿不大,前后就三间大瓦房,侧身齐着加盖了两小排厢房,两进两出,前后有院子,门前是特意挪来的一棵银杏树,院子里的枯井没了改放了一樽大铜鼎,经费短缺,佛像是镇子里的二道贩从潘家园淘换来的,破旧的跟刚出土似的,洗好几遍都是脏兮兮的,看不出一点儿神仙的姿态,最后不得不盖上块儿红布,草草了事。

硬件是磕碜了点儿,但好歹都齐全,连香油钱的募捐箱子都有,这么说吧,从里到外就透着一种感觉:麻雀虽小,但能烧烤。

无名寺算是开张了,镇长选了个吉日,让大伙儿都去上香,添点儿人气。

还别说,以后逢着初一十五男女老少都很自觉去烧香,拜拜,家里有人身体不好了买柱香去磕几个头,家里孩子考试了带着孩子去磕几个头,老婆常年不生养了去磕几个头,晚上开桌打牌想赢钱了顺道去磕几个头。

反正这红布盖下的神仙是全能,什么都管,磕头就对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庙里开始有了木鱼声,早上公鸡打鸣的时候这庙里也跟着撞钟,活像是有人在。

这话可不是吓唬人,无名寺,打从修整完了就是座空庙,钥匙在镇政府的一个干事那儿管着,逢赶集了,逢过节了才去开门,平时都是关着的。

这一天镇长领着几个虎背熊腰的青年去庙里一探究竟,庙门一打开,一阵轻风拂过,不是秋天,这风里偏带着点儿桂花的清香,蹊跷。

一行人里里外外转了好几圈,没有见到木鱼,也没有什么钟,就更不用说人了。

这就奇了怪了,难道每天按时按点的木鱼声和钟声都是幻听?

镇长想了个辙,在镇上的告示栏贴了一则招聘启事,诚招18到25的年轻本地人,男女不限,要求细心负责,能吃苦耐劳,长期驻守在无名寺里,月薪1800,管吃管住。

围田镇偏远又落后,要不是几条旅游路线扶持,恐怕离脱贫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所以1800的月薪在本地人眼里是可以的了,算是个小白领的水平。

一时间应聘的人乌泱乌泱地涌进了政府大院里。

镇长有自己的打算,说是男女不限,其实他更想要个女的,男人嘛,有几个耐得住寂寞的,住几天还行,住几个月恐怕就得脚底抹油了,再者,女人天生比男人细腻,看事儿周全,这活儿不比扛麻袋,得要个精妙人儿。

挑来选去,最后选中了镇上粮油店老板家的小女儿,英子。

小姑娘不爱上学,初中毕业就待在自己家的粮油店里打杂,收收钱打打油,要说这么个人能行么?

英子在家行三,上头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成家了,老幺么,受宠,爹妈自小就惯着,脾气是差了些,但是鬼灵精是有的,粮油店到了年底要清账,她爹不好意思上门要钱都是这个小丫头拎着钱袋子挨家挨户要钱

要钱也很有学问,既不能得罪人还得把钱一分不少的拿回来,要说镇长看中她哪块儿,就看中她这点圆滑世故。

前面说了,还得耐得住寂寞,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英子长的挺漂亮,鹅蛋脸,白白净净,梳两条麻花辫,眼睛有点儿单,细看下其实人家是双的,身材中等,腰是腰,腿是腿,搁哪儿都是个可人。

就这种条件,再加上家里底子不错,求亲的人早都踏破门槛了,镇上一大波哭着喊着要倒插门的男人,英子这么些年愣是一个没瞧上,她就老老实实地在她的粮油店里打杂,一点歪门心思都没有。

都是妙龄的年纪,那个少女不怀春?英子就不怀。

镇长越想越得意,觉得自己难得擦亮了一回眼睛,这人算是找对了。

这头再来说英子,粮油店待的好好的,怎么就想起来要跳槽。

整个围田镇就他们一家卖粮油的,生意自然不用说,赚头也不用说,二姐早就出嫁了,谈不着,大哥前几年也出去打工了,留了老婆和孩子在家里。

这姑嫂处不好,比婆媳还能折腾。

英子这个嫂子叫春红,人不如其名,她这人应该叫冬黑,又冷又坏。

英子跟她这个嫂子特别不对付。

春红是外地人,唱戏的,跟着戏班子走穴到围田,不知道怎么就搭上英子的大哥了,男的血气方刚,女的干柴烈火,怼一块儿没几天就怀上了。

能怎么办,娶吧。

就这么地,成事儿了。

英子一直觉得春红配不上她大哥,总也瞧不上她,偏这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家里男人不在,使劲儿欺负小姑子,没少给英子使过坏。

这几年仗着给家里添了个大胖小子又接连生了个闺女,越发端起来,连公婆都不大放在眼里了,粮油店里的账本直接被她给锁起来,每天的收支还得她去清算。

俨然就是当家主母的架势。

英子受不了这份闲气,干脆撂了粮油店,随他们去。

正式上岗的那天镇长在自己家请英子吃了顿饭,主要还是再做一下她的思想工作,免得她突然变卦。

镇长夫人是个富态的中年女人,在家全职伺候男人孩子,烧的一手好菜,英子头一回上镇长家吃饭,有点紧张,筷子好几次掉地上。

镇长儿子还在读高中,流里流气的,一只脚踩住地上的筷子不放,英子弯着腰,使劲儿掰扯,力气没他大,就是扯不出来,眼看着就要惊动桌上的另外两个人了。

这位小少爷突然松开脚,英子没防住,往后一坐,椅子蹭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闷着头不吱声,越发拘谨,对面的顽主倒是很开心,边吃边哼曲子。

一顿饭,镇长的洗脑,顽主的暗箭,搅的英子头疼。

临走了,她再三跟镇长保证,一定把这份工作做好,合同签的是两年就干两年,中途走人她就是王八犊子。

英子去了无名寺看门儿的事儿很快在镇子上传开,知道他们家那点儿糟心事儿的人一看见粮油店的媳妇儿就啧嘴摇头,把小姑子气的要去和尚庙剃头了,狠毒啊要遭报应啊!

春红扛不住闲言碎语,初一庙一开张就领着公婆去看望小姑子。

还没入秋,但是庙靠着山,风很大,门一开就是穿堂风,嗖嗖的刮着。

英子睡在西边的厢房里,就巴掌大的地儿,搁了张铁丝网的行军床,窗前放了一张老木的四脚香案,衣服都放在上边,盖着布,比蹲大牢好不了多少。

英子爹妈一看这条件不依了,说什么都要领闺女回去,春红也跟着装模作样挤了点儿眼泪,说舍不得妹子,今天就是来带她回家的。

外面有不少上香的人,英子忙着收香油钱,又要规整蒲团,来一个跪一个,蒲团歪七扭八,签子也撒的到处都是,她都快成半个主持了。

英子爹妈苦口婆心劝了半天,硬是没把人给劝回去,英子脾气急,嗓门儿尖着嗓门儿跟春红拌了几句,这下更劝不通了,两头受气的老夫妻俩只好唉声叹气地走了。

傍晚人少了一点,英子把庙里收拾了一下,门口一条小路是上山的,只要爬半个钟头就能看到一处农家乐,英子得空了会去那儿买点菜。

等到人全部走空了她才能关门,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的事儿了。

晚夏,天还是黑的迟,七点多还有亮光,她就在房间里洗澡。

一个大木盆倒了大半桶的热水,丝瓜瓤扔进去泡软,蘸上肥皂屑搓几下,一整天的腰酸背痛都舒坦了。

英子正闭着已经熏会儿热气,窗子外面好像有声音。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醉花仙

  

下一篇:浪一个婚

  

本文标题:俏和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89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