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醉花仙

醉花仙

作者:杨顺顺 2016-02-03 18:42 来源:杨顺顺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第一章初初相遇  清风观里的小道士从寅时就忙进忙出,食堂里摆了数十道可口的斋菜,道观后面的大园子里支了口海锅,厨房的掌勺正在做最后的配菜
第一章 初初相遇

  清风观里的小道士从寅时就忙进忙出,食堂里摆了数十道可口的斋菜,道观后面的大园子里支了口海锅,厨房的掌勺正在做最后的配菜,这边一位道兄神色焦急,不时的朝山下观望:“师父如何还不回,那修乙真人就快到啦!”

  秦岳往福连洞闭关已有数月,若不是座下弟子来送信,他竟不知师门考业到了,如此心中必是一番思量,抹去了洞内的痕迹,匆匆下山。

  福连洞离宝芝山有千里之余,秦岳脚力倒也快,行至一处林子时身上的乾坤袋窸窸窣窣响起来,他警醒了一下,暗想此处必是有不干净的脏物,随手画了个符咒,使了内力想要遁出这林子,却被道道升起的雾气困住,再要念咒时已然没了力气。

  秦岳修为不浅,加之前世乃东衡星君,寻常妖物不敢轻易靠近,这回他倒栽了一把,念着那位暴躁的修乙真人不好对付,只想赶快脱身,于是收了脚力站定,掌中画出一张八卦图,顺着那雾气念咒,不须时林子里飞出几张大鸟,秦岳知是此处管事所为,修道之人本就重礼数,从人家山头过自当要拜一拜,于是存了内气在腹中道:“贫道清风观执事,路过贵地,烦请尊驾行个方便。”

  片刻一声娇俏的女音飘过来:“老牛鼻子,留下你的拂尘本座就放你走!”

  秦岳手中的拂尘与平常道士所用并无两样,只不过他这只拂尘乃前世神魄化成,待秦岳历劫归位,这拂尘就是他的元神,此物当真是比命还贵重,知晓的人并不多,这妖孽能一口咬准想必也不是凡物。

  秦岳不敢大意,开了天眼环顾林子,也不知那妖孽使了什么障眼法,满眼望去都是粉白相间的娇花,漂亮的紧,他正要发力,小腿却缠上一株藤蔓,碧绿青葱,那顶端堪堪开着一朵娇艳的粉花,绽的分明,那蕊中的花心都看的一清二楚。

  “臭道士!再盯着本座那处看就剜了你的眼!”

  秦岳大惊,挥手就将拂尘抽在那花儿上。

  女音陡然尖细起来:“哎!疼!”

  再望去,地上躺着个粉雕玉琢的妙人儿,冰肌玉骨,花瓣为衣,花叶为履,流云一般的青丝间绕着纤细墨绿的花茎,一双青葱十指正按在腰处揉捏:“你倒打的干脆!我为难你了么!”

  秦岳局促起来,也不敢看她,只得正经八百地做了个揖:“无量寿福,贫道无心之失还请宽待。”

  那花精不言语,只是揉着自己的腰。

  秦岳思忖自己刚刚并无大力,应当不是很重,不过瞧她细嫩的模样怕是也受不住,一念之下就道:“既然贫道冲撞了贵主,那么贵主想要如何处置?”

  花精似怨非怨地瞥了他一眼,又看看他手中的拂尘,那是极好的修仙上品,若能得之便可多承千年修行。

  她是这方圆百里的小花主,虽也出身在名门,若和这位东衡星君相比那真是云泥之别,心中不免感叹帝君不公,却也不敢妄自抢之,只能曲线救国,“你将我打伤,却不知打在我腰经处,这方圆百里的四季交替皆属我管,伤了腰经我也施不了法,你且看着那凡人们日日对着落叶残花吧!哼!”

  秦岳竟不知闯了如此大祸,暗骂自己冲动,又不好发作,只得低声下气:“姑娘,贫道确是有要事在身,你但凡先前行了方便也不至此,现下贫道真的不能耽搁,若不然你先随贫道回去,贫道一定给你瞧好了伤,如何?”

  那花精正愁不知如何接近他,如此甚好啊,她求之不得地点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可要负责到底了。”

  秦岳伸手去扶她,又碍着男女有别,手刚碰到她的臂膀又收回,花精倒不避嫌,水蛇一样地缠上来,攀在他身上,那身姿说不出的娇娆,秦岳咳了两声:“姑娘请自重,若是还能自行走路就跟着贫道。”

  花精娇嗔地啐了一声:“呸,你倒想的便宜,本座伤也伤了,哪能走路,我不管,要么背我要么抱我!”

  于是开满山花的泥路间一个道士匆匆走在前端,怀里抱着一朵艳丽非常的花儿。

第二章 囚她修行

  秦岳赶到清风观时修乙真人将将到,两人在观前打了个照面,那修乙真人是秦岳师父的同门,向来孤傲,饶是秦岳这样寡淡的人也对他有所忌惮——没办法,这师伯脾气暴躁的紧呐!

  秦岳礼数周到,朝真人行了大礼:“弟子未有远迎,师伯见谅。

  修乙真人本就不怎么欢喜这个年岁尚轻却老成持重的师侄,且不论他是东衡星君的转世,就说说他现在这模样,堂堂一个执事怀里抱着朵娇艳欲滴的花儿,成何体统!

  秦岳见他盯着怀中的花儿,面上一红,连声道:“师伯,弟子途中误伤了她,这才携了观里。”

  修乙这才注意到那花儿有些妖气,鼻孔里哼了一声:“你倒是菩萨心肠!”

  秦岳越发难堪起来,怀里的花儿兀自扭着茎杆,半真半假道:“老牛鼻子要救人你这个师伯倒泼冷水,幸好老牛鼻子未拜在你门下,否则今日本座恐是凶多吉少了!”

  秦岳赶紧将她藏到衣襟内里,恐防师伯恼羞成怒,修乙真人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切忌玩物丧志,晚间到我房中来听课!”

  清风观的弟子们为了迎接师门大会,早早地做了准备,观里打扫一新,荷塘的败荷被铲起来换了新莲,秦岳的大徒弟特意从宝芝山顶上采了红蕖养在塘中央,那红蕖承了日月精髓,又生在宝芝山这样的福地,是以四季不谢,娇艳动人。

  秦岳巡视了一番甚是满意又觉铺张,叫来大徒弟问话:“清炎,可是哪户财主多捐了香油钱?”

  清炎不敢隐瞒:“师父,山下那个通汇票号的掌柜,前日捐了我们一大笔香油钱,还买了匠人来修葺道观,弟子恐他有事相求,未敢擅自做主,只等师父回来定夺。”

  秦岳是知道那李掌柜的,人虽铜臭,心倒诚挚,每月都来道观听课,正要问具体些怀里的花精耐不住了:“牛鼻子你倒是解了衣襟啊,本座闷的慌!”

  清炎瞪大了眼睛瞧着师父,秦岳这才想起她来,赶紧解了衣襟,那厮一触到日光忙不迭地化作人形偎在秦岳怀中,乖巧如兔,清炎从小就住在道观,除了生母与道姑自是没有见过别的女人,这花精生的如烟如雾,玲珑精致,那一方神态自然的俏模样让清炎看直了眼。

  秦岳伸手隔开她又怕弄伤了她,语气不免有些尴尬:“你有伤在身不要乱动,我叫清炎给你端些吃食可好?”

  “吃甚?本座都是承着朝露初雪晚霜而长,你们那些俗物吃不了。”花精又不依不挠地钻进他怀里,秦岳拗不过只好随她去。

  不多时整个清风观都知道秦高功带了个美艳的女子回来,小道士们过惯了清苦的修行生活,这样的话头无异于重磅*,几个功课不好的顽主偷偷猫在秦岳房外偷听。

  却听得一声甜糯的女音道:“臭道士,你竟敢诓本座!快些放了我!”

  另一道低沉的男音波澜不惊:“贫道是为你好,好好跟着贫道修行,去了邪性,得成正果也非难事,莫要再打拂尘的主意。

  那女音恨恨地啐了一声:“我不稀罕!你再要戏弄我当心我一把火烧了你的道观!”

  外边的小道士听的一惊一乍,只怕师父应付不来,谁知那执事仍是古井无波的样子:“你就好好在里面休养,贫道每日来念清心咒,就这样罢。”

  小道士们诧异的不得了,原来师父还能这般无赖,凭白地关了人家姑娘,还要每天念清心咒……清心咒啊,堪比紧箍咒啊,小道士们不禁替那位姑娘喊了声无量寿福。

  晚间秦岳讲完课便去了修乙房中,那真人正在打坐,秦岳在他下首坐下:“师伯,弟子来请教了。”修乙并不睁眼:“嗯,你且说说这数月间闭关的心得。

  秦岳垂着眼,似是不知如何开口,真人开了天眼瞧见那花精正闭目伏在帷帐中,气息不稳,大约是真伤着了,“你师父最倚重你,如今瞧来,他的高足何番作为,堂而皇之地跟妖孽纠缠,闭关许久修为不见长脾气到长了不少,那花妖再本事能困住你么!秦岳,你胸中仍有浊气啊!”

  秦岳并不以为然,这个师伯一向喜欢上纲上线,加之禁欲经年,人越发的戾气,稍有不如意便是一番说教,他如今不过是一时托大,那花精本是可造之才,秦岳不忍她走了歪路,如此才盘算着带回观里加以指引,如能渡她成道也算功德一件,摆在修乙眼里却又是别的意思。

  秦岳不想给自己找说辞,恭敬地埋首行礼道:“师伯赶路辛苦,今天先歇下,明日弟子在经堂讲课,师伯可直接考试。”

  修乙见他冥顽不灵,心中郁结,不再理会,继续打坐,秦岳起身告辞,师侄俩不欢而散。

  院子里的红蕖迎着月光开的无比脱俗,花瓣上沾了晶莹的月露,秦岳从怀中掏出一个素净的瓷瓶,躬身将那月露一滴一滴的引进瓶中,怕不够洁净,又画了道符屈指念咒将瓶子渡了个干净,这才朝房中走去。

  秦岳用定身符和清心咒把那花精困在了帷帐中,他掀开帷帐却见那花精蜷成一团,脸上满是泪痕,一双小脚生满了藤叶,那腰间也落下纷纷的花瓣。

  秦岳大骇,知晓这是清心咒的法力在起作用,可见她如此痛苦心下不忍,只好收了帷帐,将她抱在怀里:“你若肯乖乖跟着贫道修行就不用遭此罪。”

  花精已是气若游丝:“牛鼻子……你好狠呐……竟想谋我的命!”

  秦岳赶紧掏出瓷瓶,将月露喂进她嘴里:“贫道从未曾想害你,那拂尘可不是你能收服的,稍有不慎它才会谋了你的命,你想修仙跟着贫道一样可以,别再想着走捷径,心不诚天不收。”

  花精已是两天未沾露水,浑身好似被火烘烤着一样,只想埋进水里冲泡一番,“牛鼻子,再给些水啊……”

  秦岳见她脚上的藤蔓渐渐褪去,腰间的花瓣却还是在扑簌扑簌地落着,恐她受不住,只好将房中的大花瓶拿去盛了水,又把那花精化作原形养在瓶中。

  一番收拾已经是子时了,他躺在床上见那花精开着粉嫩的花儿,似是无比舒畅,心中有些愉悦,也不知这是对还是错。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喜欢不一定要拥有,祝你幸福!

  

下一篇:俏和尚

  

本文标题:醉花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89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