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616寝室灵异事件:逃离回环公寓

616寝室灵异事件:逃离回环公寓

作者:葱花哥儿 2016-02-03 04:56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看到梆子井篮球场上巨大的电子钟塔楼显示出猩红的23:51分,我赶忙发疯似地跑,跑,往回跑。我粗鲁地横穿过十楼大厅熙攘的纵欲派对的狂欢人群

看到宿舍楼外篮球场上巨大的电子钟塔楼显示出猩红的23:51分,我赶忙发疯似地跑,跑,往回跑。

我粗鲁地横穿过十楼大厅熙攘的纵欲派对的狂欢人群,却不小心掉入七楼盥洗室对面楼梯口放着的一只庞大的水族箱。激烈的水流让我背部的痛觉苏醒,慌乱中我双脚拼命挥动,终于踩到了一只从水底生长起来高度有七八米的大蘑菇。借弹力之势我爬上对岸的一艘正在下水的潜艇。原来是隔壁专业的孙子们在开海洋主题的party。他们围上来,递给我毛巾,嘲笑我落汤鸡的落魄。我骂句娘,扯走毛巾继续飞奔。

拐一个弯儿,我穿过迷宫一样的回廊。上楼下梯,左奔右突。曲里拐弯的寝室走廊没有尽头,到处是我不认识的同学。

还有9分钟,只能走通风口了。我来到自习室门后,移开一只公共洗衣机,钻入半人高的通风孔。

等我爬回熄灯的寝室,反锁门,跳上床时,我终于哭了出来。赶忙拉上被角翻了个身。祥瑞御免,家宅平安。我的声带绝望地颤抖。周身疲惫酸痛不堪,我以为自己会很快入睡。然而并没有。

心脏咚咚咚跳得厉害,周身衣服确实干的。一点儿都不潮湿。

已经第三天了。嘭咚嘭咚。嘭咚嘭咚。我感觉这课亢奋的心脏并没有从咽喉处一跃而出的打算,而是要在胸腔内剧烈爆破,血流成河。

我战栗地,缓慢地,坚定地并相当冷静地,用门牙扣紧大臂。我感到了黑暗中,从齿尖传来的洁白的冰凉。

往常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拿出手机在黑暗中刷上十来分钟的知乎微博。无奈今早开始,不,昨晚开始,手机系统就崩坏了。然而,确切地说,此时的我其实根本不知道手机是何时坏掉的,更无论坏了几天——可能是三天,或者半天不到。

此时此刻,我多么想玩手机啊!哪怕能开机,这也足以成为时间存在的见证。然而并没有——被子上破旧的小米2s死寂的躯壳,反射着浅青色的寒光。一瞬间,我开始疑惑我是否已经死了——然而并没有,膝盖的疼痛让我清醒,自我冷却后我开始强装镇定地回忆互补推勉功率放大器OTL电路引入自举电路的功率P公式。我仿佛看到了身体中那个分裂的我,晃悠悠飘在寝室上空,他淫邪地对我微笑,说道:若你记不起来,你会安心而伤感;若你记得起来,你会,绝望。然而,我记起了这个选择对称管的公式。周身血液开始逆流——这证明我清醒地活着。次元结界还在,一切都不是梦。不是。我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的骨肉陷进床垫深处。

我要完了。

仿佛有一声巨响,我本能地惊醒。

缓过神来,口渴得厉害。一觉醒来,沧海桑田。夜长梦多,那一声缥缈诡谲的巨响仿佛将我与现实隔开了几个光年。今天阳光咋这么亮啊,刺眼的不像话。我咕哝一句,扣扣眼屎,鲤鱼打挺坐起。

早啊,今儿十一,不早起去high呐!老郑洗漱回来,边抹脸边说。猛烈的光线从蓝色窗帘罅隙间插入,寝室内很亮。

中午了?我去!一上午课!我大叫一声,差点掉下床。拎起裤子拉开窗帘去阳台穿鞋。暖亮的阳关让我连打三个喷嚏。明媚纯澈的朝阳正对着我,安静地挂在蓝天上。我慌忙踏上鞋子,拿起洗面奶出门。

楼道里很吵闹,好多人跑来跑去。有的裸着身子,有的穿着盛装。从寝室到盥洗室的空当,我闻了一路烤糊蛋糕的焦香。隔壁寝室的阿琪在楼道里大跳hiphop,十来个大一的妹子在他身后模仿;楼梯口通向天台的地方支起了一个吧台,号称泡夜店十年银枪不倒的老夏身着燕尾服,彬彬款款地在台后调酒。

这都……什么鬼……十一放个假也不至于疯成这样吧……我把满手泡沫在脸上均匀铺开。

等等,十一!?

我一个激灵。今天是……十月十一号星期日!我刚才是在说十一吗?就是参加犀牛故事《假期不出门》的那个“十一”?!

想到这我才意识到……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寝室是1号楼朝西,每天傍晚都能欣赏到夕阳消失在云层高楼交界处,污浊暗涌的环城河波光粼粼。

我惊叫一声,顾不得冲脸便往回飞奔。我破门而入,森子才起床穿衣,老郑咬着蛋糕再看Bigbang狂笑不止。

老郑老郑!我这是在哪?!!我带着哭腔,一个健步扯下他的红色beats。

森子狂笑不止,老郑也噗嗤喷出一口糊状物。

我们就在寝室啊!傻逼啊哈哈哈!他俩笑作一团。对了,刚才十八楼有个医学系学霸在烤舒芙蕾,你可以拿旧袜子换蛋糕吃哦哈哈哈……

啊!?我呆若木鸡,恍然若失。抬头想看宿舍墙上的钟,却发现表盘被糊上了一层作业纸,渗得发慌。我感到大事不妙赶忙问,这都几点了,你们怎么不去上课?还有钟怎么给糊上了?

森子又笑了,老肖啊,你别装傻了。都什么时候了,上个毛课啊!对了,再提醒你一次“三不”啊:别问时间,别私藏任何带时间的东西,别问第二个时间在哪里。不然……哈哈。他笑得有些僵硬,朝窗外努努嘴。

我看到了一个蒸汽朋克的钟楼,嚣张又安静地矗立在篮球场上。

还有,一定要在午夜零点之前赶回寝室。他的声音突然低下来。眼里辐射出凶光。

我一个寒颤,颤下一地鸡皮疙瘩。

我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今天太诡异了。那个钟楼似乎代表着姑妄言之的幻境与令人失落的现实的分水岭。冥冥之中,莫比乌斯的木马开始旋转。

嗯嗯,是个梦吧。我想。

这个梦靥太可怕了。不过不妨玩玩大冒险,不然睡醒空遗憾。

我在梦中的这幢公寓里转悠了快俩小时,愣是没找到出口。

这幢面积大到令人发指的公寓楼,大概有50层,拥有数不清的与廊。走廊的方向和排列毫无规律,纷繁错杂。两边是寝室门,每个门上都有红漆涂的门牌号。然而门牌编号是随机的,6276室的隔壁可能是1112室,也可能是45度角通向十楼的旋转楼梯。寝室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有标准上床下桌的四人间,有八人大通铺,有双层复式套房,也有情侣用主题酒店式的大床房。乌托邦的宫殿般繁复绵亘的构造,让公寓里的方向变得杂乱不堪,诡异万分——楼梯,电梯,过道,玄关会不规律的出现在你的周围。你压根不知道哪里通往哪里,哪里可以出去。

你不用担心吃喝。大楼里仿佛有无数的食堂和超市,有些人声鼎沸,有些门可罗雀。我突然想玩次大冒险,手绘一张大楼逃生图,看看如何才能逃离这只大怪物。

大楼里同学很多,男女混住,国籍各异。大家都用标准的北京话交流,笑容可掬,彬彬有礼。

我走着,跑着,走着,跑着。我将每一次拐弯都记在手账上,生怕回不去寝室大本营。

寝室仿佛有无数间,有些开着门。里面的人有看书学习的,有打撸啊撸的,有弹吉他唱歌的。如果不是看着快五六点了,我一定还会逛下去。

我的手账已经写画满一大页了,圈圈点点,尽是箭头。

我得回去了,不然赶不回寝室——没错,我挺害怕赶不回去的。我总觉得回不去会引来更大的灾难。我掐掐脸,有些麻木。嗯,这个梦有些真实啊。

等我躺下时,我已经彻底厌倦了这次探险。并感到一些奇妙的恐惧和焦虑。

醒来就好了。好好享受梦中梦,晚安。那个分裂的我在耳边呢喃。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安和桥不在安河桥北

  

下一篇:这些年来

  

本文标题:616寝室灵异事件:逃离回环公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39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