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安和桥不在安河桥北

安和桥不在安河桥北

作者:葱花哥儿 2016-02-03 04:56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决定去安河桥北纯属偶然。rr原本在77剧场的活动取消了,我在五道口天桥下买了个冰棍看到天色尚早,下午四点的太阳曚昽地偏向西边。燥热的九月的空

决定去安河桥北纯属偶然。

原本在77剧场的活动取消了,我在五道口天桥下买了个冰棍看到天色尚早,下午四点的太阳曚昽地偏向西边。燥热的十月的空气中浮游着淡薄的雾霾颗粒,灰蒙蒙的尘埃跟随桥下飞驰的车辆蹭起的气流舞蹈。摆摊小贩兜售着几年前批发的无人问津的丝袜和鞋垫,原本花红柳绿的鞋垫表面早已蒙上难过的褐黄污浊。饥渴的站街公关纷纷勾引诱惑你去扫一扫二维码,得逞后再用一个劣质玩偶或手机挂链兑现廉价的承诺。大气中充斥着的真实和不真实,在这个焦躁慵懒的下午,被我尽收眼底。

我叼着冰棍,紧了紧耳机塞,瞥见了一个卖糖炒栗子的吊带男,哦不,坎肩男。他的铁锅支在地铁C口的花园角落,古铜色的皮肤油油地反射太阳暧昧的光芒。

他的大锅喜庆地自我翻炒,一只只栗子在热黑砂中飘荡沉浮。我正看得出神,蓦地刮起一小股邪风,将他围脖的脏毛巾顺走。那只毛巾脏得飞不起来,挣扎两下便拖泥带水地摔落在人行道上。

突然宋胖子《安和桥》里那句“擦汗的男人”让我觉得应景。我知道夏天要结束了,躁动的下午藏不住虚弱的尾巴。就算遇见抱着盒子的姑娘,我的青春也特么的回不来了。  

想到这,整个人又中二地伤感起来。手里的冰棍也要哭了。  

等我从安河桥北地铁站出来,太阳的颜色已经变得沉默。

城乡结合部的压迫感并没有迎面扑来,只是站前正在整修的小广场散发出某种略带空旷的忧郁气质。这原来就是四号线尽头了,无数民谣婊亦真亦假的朝圣地之一。

安河桥北地铁站的空气自带汽车尾气口味,出站走了百八十步鼻腔中的浊气依旧挥散不去。左手边就是一偌大的公交车站,男女老少安静有序或吵闹拥挤地候车排队。往路右边看却有些迷糊,一条优质的柏油马路宽阔硬挺地向萧瑟的远方延伸将去。它跨过一条河,转了一个弯,不依不饶地通向远方。路两边多半是拆迁后的废墟与冷漠的待开发土地,以及顺着那条不叫安河的小河延伸出的小路建立起一排平房。

安河桥呢?

马路牙子上是望穿秋水的黑车司机们,还有从地铁口出来赶回学校的同龄党(农大的吧)和三三两两的当地居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末世幻想乡里不堪的枯萎流年

  

下一篇:616寝室灵异事件:逃离回环公寓

  

本文标题:安和桥不在安河桥北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39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