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末世幻想乡里不堪的枯萎流年

末世幻想乡里不堪的枯萎流年

作者:葱花哥儿 2016-02-03 04:56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四年前一个寒冷冬日的晚自习后,我和K君R君去富强市场一家苍蝇馆子撸串。污浊空气中羊肉膻气糅合着尼古丁颗粒,让昏黄阴郁的灯光产生了暧昧的丁达

四年前一个寒冷冬日的晚自习后,我和K君R君去富强市场一家苍蝇馆子撸串。

污浊空气中羊肉膻气糅合着尼古丁颗粒,让昏黄阴郁的灯光产生了暧昧的丁达尔效应。K拿着破旧的菜单一幅指点江山的模样,自作主张地点了大腰子,烤韭菜和羊杂烧饼,我和R则沉默而寂寥地寻找地方入座。

烧烤店的所有沙发一摸就知道是后工业时代的文物遗留,滑腻坚韧的手感令我毛骨悚然。我不忍吐槽,小心翼翼把屁股前四分之一轻轻放上沙发,K走过来大呼一声“累死爹了”便豪放地将肉体炸弹砸向沙发深处。砰的一声,他优雅轻松地入座,壮硕的身躯颠簸在沙发弹簧的余波中,而我仿佛看见空气中骤然翻腾起以万计的螨虫和人皮屑,淫笑着飞舞着将K包围。

屋外。风雪交加。

老板娘肥头大耳且双目无神,抹布似的辫子散不成形,乱糟糟油腻腻掉一坨于脑后。她让我感觉浑身不适,我不禁开始恶意揣测若室温升高她的头油是否具有流满衣领的可能。她从仿佛窝藏毒品的脏得看不出颜色的冰柜里拿出封陈经年的肉,在转身走向烧烤架的途中用皴裂的手背擦了两次鼻涕。R君还在琢磨自主招生名额的事,而大智若愚的K君则看透红尘地自酌起来。

话说,你俩掉了多少。我甫一张嘴就后悔了——也难怪,这么喜庆的日子别几把扯些有的没的,尤其是关于第一次模考的。

啊,我考不上了,浙大。R空洞的声音被角落里撸串调情的男欢女笑所湮没。我抬头盯着吊顶灯,灯光阴影里的R分外消瘦。

K无言,喝到了第三杯。他怕自己的憋屈躲在心脏深处出不来,所幸脱下羽绒服。K英语比较差,理综一般。他是个时常嗟叹世风日下民不聊生的三国史掉书袋,自认跟一心卯足清华的同桌L君不能比,不惜埋藏铮铮傲骨从抄课文开始学英语。L的英语很好,虽然没有我好但也算能成功解答他的各种疑问,然而他总是一脸“我要射了咦怎么还射不出来啊”的伪高潮脸,总也不能将问题吃透彻。当然一年后当L君果真去了清华我果真没去成北大而他自己果真还是屈身在河北昌平某211里时,可能他才开始明白,原来一切的一切变都没变。

我在纠结要不要告诉他们我浪费了学校一个自招名额的事情。然而我终究还是没说出口。这事儿校长老朱都没想明白呢,我苦笑。诚然,对于一个每天晚自习零点整下课,平均入睡时间为三中时间两点整的班级,相当数量的人已经开始精神变态。听课,自习,试卷,讲题,吃饭,笔记,听课,自习,吃饭,试卷,讲题,试卷,自习,自习,自习,试卷,睡觉。不就是些个省重点里拼死拼活的苦逼孩子,用得着堕落成集中营里日夜被无脑教头凌辱的战俘抖M么。

可是没办法,地球算个球它都在转,你连球都不是当然更不能停。省劳动模范暨三八红旗手的班主任老太太教育我们,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这句话用该地的土著方言略加吟诵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当然“味觉”这个词对我们都是很奢侈的,老太太经常会拖堂——往往把上午最后一课拖成下午第一节课。

那时我很郁闷,心理活动跟周围志士同仁一样都扭曲得无以复加。我在痛苦的海洋里心潮澎湃,毅然决然自作主张地毙掉学校分配中科大的自招名额,自拟推荐信拿到了北大文科实验班的笔试资格。我自以为是地意淫了一把,却忘记迷途知返。

R情况可能更糟。他说他经常无缘由地走神,神乎肉身之外,飘飘洒洒,羽化而登仙。他的轻度洁癖和迫害妄想让每一根神经上的毳毛都敏感到滴血。

啊,吃吧。K嘬干净最后一滴酒,不温不火地说。

元旦快乐。

快乐昂。

嗯,快乐哈。

我们碰了杯。店外罡风呼啸。

你跟你妈说了吧,我们今天出来自由一个小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老张和日本姑娘的爱情故事

  

下一篇:安和桥不在安河桥北

  

本文标题:末世幻想乡里不堪的枯萎流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39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