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姥姥生命中最美的那场烟花

姥姥生命中最美的那场烟花

作者:驹小柒 2016-02-03 04:41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长久地将头伏在垫子上,想要把爱与深沉通通灌输给大地,让这份恩情抵达姥姥的心田。

原题:姥姥

01

“去给你妈拿痰盂。”

“拿痰盂干嘛呀?”

“漱口。”

“…哈哈哈哈哈。”

这是某天清晨,姥姥与我的对话。那时姥姥患有轻度脑血栓,偶尔口误会说错话。不知为何,提起姥姥,这件小事总会跳到回忆中的第一帧。在我童年时,每逢暑假,我们一家人都会去姥姥家住几天。有天早上妈妈正要去卫生间洗漱,姥姥口误对我说了这样的话。那时我们三个人站在客厅笑得前仰后合,那些笑容定格在记忆里,始终温暖着我的心。

姥姥出生于上个世纪的20年代,在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从小就要学会劳作,毫无娇奢之生活。内战、抗日、解放战争、文革、改革开放,随着岁月的变迁,仿佛什么都经历过了。姥姥读的书少,她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姥爷,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姥爷在不到20岁的年纪就来到北京谋生,起初是在小饭店洗碗,冬天时寒风凌厉,水凉刺骨,双手被冻得红肿,几乎不能弯曲,龟裂严重。晚上只能睡在桌子上,把两张桌子拼到一起,盖上铺盖,清早时再将铺盖收回到一件极小的杂货间里。姥爷为人要强,除去竭尽全力的做好手头的工作以外,还自学不少技术,最终寻得如意工作。就这样踽踽挨过世间磨难,颠沛辗转毫不退缩,终于拖家带口在北京稳定下来。

姥姥和姥爷本有五个孩子,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听妈妈说二儿子在很小的时候患病去了,所以我只有一个舅舅。舅舅是长子,妈妈是大闺女。妈妈在两岁时,因被房顶突然出现的一只黑猫吓到,整夜高烧不退,导致患上了小儿麻痹后遗症。姥姥和姥爷带她跑遍了北京的各大医院也无济于事。从那时起,姥爷的背就是妈妈的天。由于妈妈需要架双拐才能走路,不方便奔波,所以每逢假期,我们一家三口都会去姥姥家长住一阵子。

02

儿时的我很喜欢住在姥姥家,老人家起得早,每每我在熟睡时,就能听到他们走动洗漱的声音。

早饭过后,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消遣。我喜欢趴在鱼缸旁边看金鱼,看它们摇晃着尾巴,装点了波光粼粼的水;我喜欢站在阳台上看姥爷栽种的植物花草,偶尔也会为它们浇水,花红草绿生生不息。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姥姥陪我玩盘棋,一直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棋。只记得棋盘上面画成迷宫一样的红色线条,还有蛇头和蛇尾。棋盘因反复折叠已经快要烂掉,用胶带粘了很多次。现在想来,早已不记得这副棋的玩法,只记得那时满心欢喜,依偎在姥姥身边的自己。

姥姥生活质朴节俭,掉在地上的花生米都会捡起来用手擦擦吃掉,一双尼龙的袜子缝缝补补一穿就是好几年,就连底裤都是穿不了的破衣服改的。她很喜欢给我讲故事,讲旧社会的事儿,一遍又一遍。她坐在床上,闭着眼睛一直讲。

故事中有很多我不明白的事情,能听懂的便是她跟姥爷用2分钱就能买来一大筐西红柿,在买豆腐时还不忘记讨价还价。也想象不出真正在街上看到日本鬼子的她的样子。有时我听着起劲就跟着她一起笑,有时觉得无趣就悄悄跑下床去玩。有很多次,姥姥浑然不知我偷跑过,我窃喜着当做从未离开,然后拉着她的手继续听故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25岁,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下一篇:你是远航的船,而我是停泊的港湾

  

本文标题:姥姥生命中最美的那场烟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38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