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晨光初明

晨光初明

作者:看风景的蜗牛君 2016-02-03 01:59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文/看风景的蜗牛君一跑步回来,林枫看到手机的呼吸灯闪个不停。打开一看,已经几个月没人讲过话的高中班群竟然有上百条聊天记录。林枫翻看了群里的聊

文/ 看风景的蜗牛君

跑步回来,林枫看到手机的呼吸灯闪个不停。打开一看,已经几个月没人讲过话的高中班群竟然有上百条聊天记录。

林枫翻看了群里的聊天记录才知道,高中的班长发出了班聚邀约,时间定在今年的十一假期。班聚在毕业之后,其实每年都有,只不过规模越来越小了,毕竟大家都越来越忙。而今年这次很不一样,用班长的话说,“这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年,意义很特殊!”。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十年了。冲澡的时候,林枫闭着眼睛,想回忆自己十年前刚入高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不仅如此,除了几个人和几件事,那时候的大多数事情似乎都已经褪色,每张面孔都变得模糊。

一会儿不在,又是上百条聊天记录。大家很踊跃的说着最近的状况,有人又跳槽了,有人要研究生毕业了,有人结婚生子了,还有人想不开读博士去了……林枫突然像是回到了高中时代放假前的最后一堂自习课,每个人都说个不停,每个人都兴高采烈。

班长说:“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能有多少人陪伴你十年呢?所以呢,我有个提议。来参加聚会的每位同学都要带一件礼物,送给这十年来与你联系最多的那个人,感谢他这十年来的陪伴。”话毕,除了班对表示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怕被打之外,其他人都纷纷表示这是个好主意。

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是许晓珊发来的。

“这次聚会你会参加吗?”

林枫想了想,回复说:“应该会去的,很难得呢。你呢?”

“我尽量吧。那时候刚入职,希望不要太忙。:)”

“到时候见!”

“嗯,到时候见!”

林枫来自一个高考压力巨大的省份,所以回忆起高中时代,似乎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除了“成为了一个好学生”之外,他并没有多少可以言说的故事。如果非要在这灰蒙的天空下找出一丝亮色的话,那许晓珊应该算是其中的一抹。

林枫在所谓的“实验班”里,这是整个县城最好的班,这里的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个名校梦,学习的压力格外巨大。林枫对人名和人脸的记忆能力非常差,甚至开学半年之后还有一些同学根本叫不出名字。许晓珊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而语文老师是班主任,因此她不知不觉变成班上最忙碌的人之一。除了平时的收发作业,还要兼职帮助班主任通知各项事宜,存在感很强,因此她成为林枫最早记住名字的人之一。

但是真正认识熟悉起来,却是在高二的事情了。当时班主任改变了调换位子的规则,因此每隔几周,他们两个就会有机会坐到前后挨着的位子去。刚开始坐到一起去的时候,林枫挺不开心的。因为自己熟悉的环境似乎突然被打破了,安全感顿时丧失殆尽。前面坐了两个虽不陌生但也谈不上多熟悉的同学,更何况还是两个姑娘,一种不安从心底袭来。但是过了两周之后,林枫觉得其实这种状态还蛮好的,因为许晓珊和她的同桌赵欣都特别活泼,大家课间一起聊天、一起吃零食,紧张的高中生活似乎也轻松了许多。

林枫的物理课学的非常好,因此许晓珊经常会在课间转过身问各种物理问题。

比如有一次,她转身问林枫,到底什么是共振呢?

林枫想了想,说:“共振啊,就是两个物体频率一致的状态,这时候,他们之间能量交换效率特别高。就像是春天荡秋千,别人在背后推你给你动力,如果秋千摆动和别人推你的频率一致的话,你就会荡的特别高。”

许晓珊听了,想了一会儿,说:“明白了……我也举个例子,就像如果两个人频率一致的话,那他们相互之间就特别聊得来,信息交换效率特别高,对吧?”

林枫抓了抓头,“两个人的频率怎么一致呢?这是两码事吧!共振说的是……”

然后许晓珊就笑起来,笑得那么用力,以至于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前仰后合最后趴在成堆的练习册上。

林枫心里想着:“又曲解我的意思……”,只好像往常一样,皱皱眉,不再说话。

还有一次,许晓珊回头一脸严肃的问:“光波干涉到底是什么原因啊?为什么两束亮度为1的光能够出现亮度为4的结果呢?难道能量不守恒了吗?”

林枫心想,终于认真地问一次物理问题了。于是他慢吞吞地说:“能量当然是守恒的,两束光干涉之后,并非每个地方都变得更亮了,还有些地方变弱甚至完全消失了呢。所以干涉只是改变了光的能量分布而已。这里面的原因,说起来……”

“我知道了!光的干涉就像爱情一样,对不对?”许晓珊又打断了林枫的话。

“爱情?这与爱情有什么关系?”林枫一头雾水。

许晓珊又笑了,“你看,爱情不就是两个各有快乐和烦恼的普通人走到了一起,然后他们之间的快乐变得更强烈,烦恼在共同努力下消失殆尽嘛?”

“你这么说,似乎也有点道理……”林枫想了想,发现这个记忆和理解方式倒确实不错……

当然了,像这样子“曲解”物理概念的时候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时候两人还是在认真地讨论问题的。但是仅仅是课间这么几分钟自然是不够,因此自习课时相互写小纸条就成了家常便饭。最开始小纸条还是蛮正常的,这道题目为什么选A,那个公式为什么这样用。可是慢慢地,内容就开始丰富起来。从猜谜语到讲笑话,应有尽有。两人写纸条也越来越频繁,课桌内逐渐堆满了。

林枫生日的那天晚上,许晓珊送给他一包东西。回到宿舍,林枫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大串彩纸叠成的千纸鹤。准确地说是四串,分别挂在两根竹签的末端,竹签用绳子绑成十字形,上面系着挂绳,漂亮极了。

林枫从小在乡村长大,从来没有收到过生日礼物。他紧张又兴奋,同时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他写纸条追问许晓珊的生日,许晓珊只是回复说是在寒假里,所以不必给她准备生日礼物了。

高中三年转瞬即逝。不知不觉间高考已经结束了。林枫和许晓珊都考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只不过一个南方一个北方,相隔千里。

暑假里,班里组织最后一次集体活动,去海滩毕业旅行。出发的当天,每个人都兴奋极了,这样大规模的旅行对大家都是第一次。每个人都带着满满一包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许晓珊也一样,不过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还带着一小盆栀子花。她把花塞到林枫手里,说是她爷爷养的,家里太多放不下,于是带来一盆。林枫哭笑不得,只好捧着一盆花与大家共同出发。

吃罢晚饭,玩了会儿游戏,大家依旧毫无睡意,于是披上外衣,结伴去沙滩散步。开始成群结队,最后三三两两,偌大的海滩上,慢慢的都走散了。开始林枫和许晓珊沿着海岸一直走着,林枫兴奋地对许晓珊说起自己即将进入的那所大学,即将生活的那座城市,自己未来规划和梦想。许晓珊却安静得很,一直认真地听着,偶尔开心地笑一下。走了好久,两人找了块平坦的地方,从口袋里掏出塑料布铺在沙滩上,坐在上面休息。

许晓珊问:“林枫,你什么时候恋爱呢?”

林枫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于是他思索了一阵,然后说:“毕业之后吧。毕竟大学期间还是学习为重,你说对吧?”

许晓珊没有回答。过了许久她又说:“我还没有看过海上日出呢。我们在这里坐一晚,看明天的日出吧!”

“好啊!我也没看过海上日出呢!”林枫答道。

于是两人就这样坐在沙滩上,吹着海风听着海浪,慢慢地聊着。

“我有些累了,能在你肩膀上靠一靠吗?”许晓珊说。

“哦,好啊。”

……

大学生活开始了。两人之间的小纸条改成了打电话。几乎每天一个电话,但两人似乎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

“高中时候,你的生日在寒假,没办法帮你庆祝。现在读大学反而合适了,等寒假回家我们正好叫上赵欣他们几个一起帮你庆祝!”林枫在一次打电话的时候说。

“其实我的生日不在寒假的。高中时候这样告诉你,是怕你因为我的生日分神,耽误学习。”许晓珊在电话那头淡淡答道。

这样打电话状态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林枫收到了一封信。他拆开信封,淡紫色的信纸飘落下来,是许晓珊最爱的颜色。打开信纸,隽秀的字迹熟悉无比,果然是她。整封信里并没有什么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反而是回顾了他们认识的这些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初与君相识,贵与君相知”,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暧昧气息扑面而来。林枫紧张极了,完全不知所措。

“难道她喜欢上我了吗?”他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这种可能性。

林枫联系到赵欣,把这封信拍了照片发过去,请她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几分钟之后,赵欣电话打来了,开口就说:“林枫你是不是傻啊?晓珊等于已经放下女孩子的矜持向你告白了,你还问我什么意思?!我记忆里你没这么蠢啊!”

“可是我一直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啊,这可让我怎么面对呢……”林枫苦恼起来。

“自己想!”赵欣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天一天的过去,许晓珊也开始后悔自己寄出了那封信。如果不那么莽撞,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谁都不理谁的地步。整整一周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联系对方。林枫不知道该说什么,许晓珊也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打通那个电话。

周五晚上,林枫给家里打电话,和妈妈聊天。妈妈说:“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呢,你不要不开心啊。那棵栀子花死掉了,可能是病菌的原因,叶子开始发黄,换过土也没用……”

还未曾见过开花,它就已经死掉了。林枫叹了口气,下定了决心。

他给许晓珊回了一封信,同样回顾了之前的快乐时光,然后在信的结尾处,写下了一长段话,主旨就是最开始的那一句:“或许我们之间,无关爱情。”

收到信的许晓珊紧张极了。她用小刀轻轻划开封口,取出信纸。屏住呼吸一口气从开头读到结尾,然后把信扔到一边,怅然若失。

她回到宿舍趴在床上,头扑在枕头里一言不发。脑子里闪现着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又起身拿起信纸,一字一句的读着,希望能够从字里行间读出更多的东西。但是那一句“无关爱情”还是让她绝望了。

不过总算是有了回音,也有了再次联系的可能性。况且林枫曾经说过,自己大学期间不会谈恋爱,还是要以学习为重的,不是吗?

于是两人又开始回归到每天打一通电话的生活,而且都不再提起那封信,就像它从来存在过。但是其实两人心里都清楚,有些东西,改变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更大的变故在几个月之后。林枫恋爱了,对方是他的学姐。

平日里双方生活中发生的每件趣事都会交流一番,这次也不例外。因此林枫刚开始喜欢那个姑娘的时候,许晓珊就知晓了。那时候林枫除了洋溢的热情,什么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约会的时候该说什么。许晓珊只好告诉他,重要的不是如何去表达,而是如何去做。花言巧语永远抵不上一颗真心,每个女生都会从他的行动里读到的。

没过多久,他们就在一起了。当林枫在电话里说着关于这个姑娘的一切的时候,许晓珊感觉到他那澎湃的幸福感快要从电话听筒里溢出来了。

挂上电话,许晓珊走到操场,坐在看台角落里嚎啕大哭。她曾经用来安慰自己的说辞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不堪一击。她不明白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为什么会换来这样的结果。抬起头,模糊的双眼中,被城市灯光点亮的支离破碎的天空正顺着眼泪一片片崩塌下来,全都砸到了自己的心里,五脏六腑都抽动着,痉挛般地疼痛……

林枫恋爱之后,两人交流的频率明显少了很多。每次打电话双方都在讲一点不痛不痒的琐事,话题似乎也越来越少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还是少讲一些,免得他们两个心生嫌隙。”许晓珊每次都这样告诉自己。所以多少次许晓珊都有无数的话涌到口边,却又被她生生地咽了下去。

大三的时候,许晓珊觉得自己也该恋爱了。于是她选择了一个正在追求她的人,是本系的同学。

当她装作轻描淡写地把这个消息告诉林枫的时候,林枫在电话那头开心地祝福着。她再了解林枫不过了,所以知道他的祝福都是真诚的,可是她听了却一点也快乐不起来。她宁愿林枫冷冰冰地说声“恭喜”,然后挂断电话,或许那样子她的心里反而更开心。

许晓珊努力让自己回归到正常的角色上。她现在是别人的“女朋友”。她尽力做着一个女朋友该做的事,执行任务一般与男朋友约会、看电影、去旅行……

但是她完全开心不起来。她每次都告诉自己,要习惯去接受对方,但是她心里总是排斥着这一切。她的男朋友也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之前认识的那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如今变得这样喜怒无常、郁郁寡欢。

所以两人的感情还未有多么大的进展,在一次争吵后,双方就分手了。分手之后的许晓珊轻松了许多,她终于明白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做一些不愿做的事情了。

林枫的女朋友比他大两届,所以当林枫刚开始读大三的时候,她就已经毕业工作了。毕业后,女孩压力分外巨大,工作和家庭的种种事宜让她喘不过气来。而此时的林枫一无所有,除了几句无可奈何的安慰,什么都帮不了对方,也没法给对方一个清晰的愿景和承诺。两个人的争吵逐渐多了起来。最后一次争吵,是因为她再次提到家里催婚的事情,林枫沉默许久,最后说:“可是我现在什么也给不了你。” 女孩在电话那头哭了很久很久,最后平静地提出了分手。在撑过了艰难的一年异地恋之后,两人最终还是分崩离析。

大四的时候,许晓珊保送就读了本校研究生,林枫则放弃了读研,找到了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失恋的阴霾在持续大半年之后终于慢慢散去。

毕业后,林枫在入职前回了一趟家,毕竟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暑假了。他从大学里运回了许多书和杂物堆积在阳台上,只好慢慢整理起书房和自己的卧室。卧室里的抽屉好多都塞得满满的,林枫挨个抽出抽屉将所有东西倒出来,把不需要的杂物扔掉。

当他抽出柜子最下面的那个抽屉,一股脑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倒在地上的满满的全是纸条,白色的红色的蓝色的淡紫的……都是当年许晓珊写给他的。还有一大串千纸鹤,他抓住上方的挂绳提了起来,四串千纸鹤在灯下旋转着,装饰的玻璃珠熠熠生辉。

林枫坐在地上,把纸条一张张展开,看她曾经给自己讲过的笑话、猜过的谜语,读她曾经的快乐和悲伤。妈妈走了进来,看到满地的字条和千纸鹤说:“又在看许晓珊的东西啊?”

林枫诧异地抬起头,问:“你知道许晓珊?”

妈妈听了这话,顿时笑了:“这么多年,你哪次回家不提起她啊?”

林枫听了,疑惑地问:“妈妈你别乱说。我哪有提起过?”

“自己倒是不记得了?在高中的时候我就不说了,这一抽屉东西我就没敢碰过。去大学了,好不容易给我打个电话,聊着聊着就提到她了。你们最后竟然没在一起倒是蛮奇怪的,毕竟连我都已经对她的脾气秉性家庭状况了如指掌了。”妈妈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林枫坐在地上,努力回忆自己这些年来与家人的谈话。的确,妈妈是对的,自己喜欢与家人分享自己生活中发生的桩桩件件美好的事情,而说完自己的,就会自然而然地说起许晓珊的生活。这个过程是那么自然流畅,仿佛两人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林枫突然意识到,这些年来,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许晓珊在身边的日子。每次自己遇到开心的难过的惊喜的烦恼的事情,都会在第一时间与她分享,而她也同样。

林枫起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仔细体会着脑海中想起许晓珊时自己内心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刚刚坠入爱河时那种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兴奋感完全不同。它平静而温暖,就像有一束柔和的光照耀着身体,就像春天的微风拂拭过面庞。它使自己内心安定,仿佛有一双手在背后支撑着自己,每个细胞都在微笑,每滴血液都充满了力量。

林枫慢慢睁开眼睛,他猛然发现,这个姑娘已经深深地嵌在了自己的生命里,自己太习惯于此,以至于从未意识到。

他收起了地上的那一抽屉东西,打开电脑,买了一张火车票。有些事情,是该去做了。

八月的夏夜有些燥热,林枫和许晓珊坐在校园林边的石凳上闲聊。许晓珊正在开心地讲述着自己选择导师时候发生的囧事,正在微笑倾听的林枫突然说了一句:“晓珊,做我女朋友吧。”

许晓珊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了一句:“什么?”

林枫只好又重复了一句:“我是说,做我女朋友吧!”

许晓珊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她盯着林枫,刚才聊天时的开心荡然无存。她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一言不发。两人沉默几分钟后,许晓珊的眼泪滚落下来。

见到许晓珊哭了,林枫完全不知所措了。他只好递过去纸巾,期待着许晓珊对他说些什么,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什么都好,只要她还愿意对自己说句话。他不知道当年等待回信的晓珊,是否也像现在的自己这样局促不安呢?

许晓珊慢慢擦掉眼泪,终于开口了:“如果这是两年前,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同意,我甚至会幸福到晕过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俩都不一样了,你知道吗?”

“对不起。两年前我让你受伤太深了……”林枫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林枫,哪怕到今天,到此时此刻,我心里都非常清楚,我是爱你的。但是我不再喜欢你了,你明白吗?我爱着你,但我不再喜欢你了……”

转眼间,又是三年过去了。这三年来两人联系依旧频繁,但是又都默契地从不提起两人之间的感情。偶尔许晓珊会聊到最近学校里正在追自己的学长学弟,林枫也玩笑似的说起自己最近又收发了多少好人卡。

许晓珊拿到了自己的硕士学位,林枫也已经辞职开始了第一次创业。看起来两个人的生活越来越远,但是两个人的距离却似乎从未改变,就那么恰到好处地维持着。

十一假期很快来临了。林枫从外地风尘仆仆赶到班聚的场所,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大多数同学都到了,还有好多同学已经处于微醺的状态。林枫刚到酒店,班长就提醒他把带的礼物拿出来。林枫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背包,取出一个长条形的盒子,拆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株还带着小花盆的栀子花。

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起哄似的鼓起掌来,班长问这是送给谁的?林枫端着这盆花,走到了女生的桌前,捧给了许晓珊。

班长笑着说:“你俩倒是很默契呢!许晓珊说她的礼物也是送给你的。”

然后许晓珊涨红着脸,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圆筒,交给林枫。林枫打开圆筒,里面是一卷素描纸。

他将纸慢慢展开,画中是两个人,他们坐在海滩上,女生将头靠在男生的右肩,海风吹起了几丝她的头发,一轮太阳正从地平线上升起,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好长。

画的右侧还有两行字,正是当时两人经历了一夜的寒冷和疲惫、终于看到太阳的那一瞬间,林枫说的那句话:

“左耳听风,晨光初明。”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Mona的手机

  

下一篇:0214法案

  

本文标题:晨光初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34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