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大舅

大舅

作者:廖美丽 2016-02-02 19:42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渔船从大湖里开回河岸边,挑菜的小贩在岸边叫喊着。大舅二话没说,从渔船上跳下去,从卖菜的小贩的手里买了两块白豆腐和一把青菜。

1

算算时间,有好些年我都未曾见过大舅了。只记得小时候,夏季和冬季,大舅总会托表哥从西洞庭湖运几麻布袋的草鱼、鲫鱼、黄鸭叫和龙虾到我家。一来是告诉母亲,今年的收成如何,二来是希望父亲多多照顾在长沙打工的表哥。

从小到大,在吃鱼方面,全家都托大舅的福。特别是表哥送鱼过来的时候,家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表哥和父亲在客厅里聊天,母亲则到阳台上去剖鱼,放着好几个水桶里,装满了各种鱼类。

母亲坐在小板凳上,用斧头和菜刀将几十斤的草鱼刮去鳞片,剖开鱼肚,剃干净内脏。然后均匀地切割成块,撒上盐巴,挂在窗外,让风吹干。余下的黄鸭叫和瓦子,则端到厨房里,趁着新鲜下锅烹饪。

大概是吃鱼吃怕了,嘴巴也逐渐刁起来了,瓦子和柴鱼,我不吃的。就连大湖里野生的黄鸭叫,我也不沾。夜里全家人围着桌子边,吃着锅子里热气腾腾的鱼,父亲和表哥边喝着酒边聊着家乡的事情。

前天母亲打来电话,说是大舅喉咙发炎,说不出话来,要来长沙看病,要我早些回家做菜,招待客人。一进门,就见大舅坐在沙发上,冲我点了点头。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摇了摇手,意思是,他无法张嘴说话。

我与大舅本就见面少,他是我的长辈,自然没什么可聊。

中午开餐时,家里都是客人,二舅和二舅妈从家里赶了过来,人一多,男人是必须要喝酒的。一家人谁也没怎么提大舅生病的事情,表哥抱着酒瓶给舅舅们倒酒,全家人聊着最近的生活,什么事情都未发生似的。

只有母亲格外担心大舅,大舅端杯子,母亲立刻骂道:“叫你莫喝,你非要喝,你就是酒瘾太大,把喉咙都烧坏了。”

表哥劝了劝母亲,意思是大舅过几天就要去动手术了,他想喝就让他喝,今后估计是没机会喝了。表哥这么一说,母亲也没有再劝了。

2

住院是哥哥亲手安排的,大舅推进手术室整整一天才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哥哥说情况不是很乐观,已经是恶性肿瘤了。母亲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放声痛哭,好一会又给外婆打电话,两个女人隔着手机相互哭诉着,这场面令人伤心。

说到底,我和大舅并不亲,只是想到大舅如今身子这般不好,怕是再也不能回到渔船了,意味着家里不能像从前那样,有吃不完的鱼和小龙虾。童年的我,有一次去大舅的渔船上玩耍,至今留下自由自在、天真灿烂的记忆。

小时候,我一直居住在养父母家,经常一个人去亲戚家串门,今天在大舅家蹭饭,明天去二姑家讨吃的。记忆里,好像我的漂泊都与吃有关。饿肚子是常有的事儿,要是有好吃好喝的,恨不得把肚皮撑破。

贫穷的生活环境意味着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在奔波中,大人为下一顿的吃喝在外谋生,小孩为解解馋,填填肚子而四处找食。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愿,阳光洒落你的肩膀(五)黎月:追逐幸福要提起裙子奔跑

  

下一篇:夜行者

  

本文标题:大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3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