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环卫工阿高

环卫工阿高

作者:CHEN琛 2016-02-02 18:49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阿高的日子很苦,这是常听人说起的。早年丈夫就去世,这膝下还有两个儿子。寡妇门前是非多,家里的困窘更多。

阿高的真名不是阿高,只不过当我想起这个人时,脑子里就突然蹦出阿高两个字,再说人名本就不必斤斤计较,所以这里就叫她阿高吧。

阿高的日子很苦,这是常听人说起的。早年丈夫就去世,这膝下还有两个儿子。寡妇门前是非多,家里的困窘更多。从我记事起阿高就是一名环卫工,当然,这是体面的说法,用大家的说法,其实阿高就是扫地的。离家不远处就有一座桥,连接着县城与国道,每天车流不息,也是车祸事故的高发地。

不知是就近分配还是其他什么,阿高就负责这座桥的清扫工作。

上学时,天摸黑我就要起来,整顿好出发。天刚蒙蒙亮,正处于路灯已灭,东方星点鱼肚白的尴尬时间。骑车刚上桥不久,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阿高在扫地,昏暗中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慢慢移动,真害怕哪阵风不留意把她吹了去,旁边没什么车,越向前,竹枝扫把与水泥地的沙沙声也就越响亮。

放学时,下午6、7点钟的样子,我和小伙伴一起骑车回家。这时正处于车流高峰,旁边一辆辆车刷刷地过着,我们也不敢并排走了,一前一后结着队靠着桥边的栅栏走,走到桥中央就会遇到阿高。

阿高总是远远就望见我们,然后赶紧停下手上的扫把,紧贴这栏杆站着,给我们让路。时间久了,大家以为阿高就是栏杆呢,因为栏杆和阿高制服的颜色一样,都是橘色,再被夕阳这么一浸染,确实浑然一体了。

扫啊扫,我从小学渐渐到中学再到高中,阿高的两个儿子也渐渐长大。阿高抚养他们长大已是不易,所以读书什么的只是妄想,两个孩子都没有上学,早早地出门打工,维持生计。

自从孩子出去挣钱,阿高也就不再去大桥上扫地了,听人说扫地是个辛苦活,阿高这些年早出晚归没少落下毛病,年纪也大了,头昏眼花不能再扫了。再加上如今经济发展,附近工厂多了,去工厂干活比扫地要挣钱,所以阿高就去工厂干活了。

我不知道阿高在工厂做什么工作,直到阿高被烧伤。

小村子里最讨厌的是没有新闻可以唠叨。阿高烧伤,刚好就是一个大新闻,大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那些日子,村里村外都在议论,仿佛烧伤的就是自己家孩子那般关切。

各方消息纷至沓来,原来阿高在一家鞭炮厂做工,年前鞭炮是个好生意,阿高就负责流水线上的组装,那天不知哪来的烟头,引燃了一串鞭炮,接着是整个仓库的爆炸。

阿高没能逃出来,烧得很厉害,正在医院抢救……我仿佛看到了穿着橘色卫工制服的阿高在橘色的火苗中挣扎的身影。

过了很久,阿高才出院。时间之久以至于我都忘了阿高烧伤这件事。那天爸爸回家说:“今天,我在路口看到阿高了,哎呀,真是认不出啊,要不是她和我说话……整个脸都畸形了,皮肤是紫红色的,只有眼睛泛着正常的白色,真是可怜啊。”

听爸爸这么一说,我倒很想看看阿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不久这个念头就消逝了,因为大家最近都在议论阿高的样子。那些偶然见到阿高的在人群中夸张地比划着阿高怎样怎样恐怖,走路的姿势是怎样的,细节到手指甲的颜色的一清二楚。最终大家得到一个共识:鬼什么样子,阿高就什么样子。

我开始害怕,我怕哪天我走路上偶然碰到阿高,那些日子,我在路上的步子都加快了很多,但是恐惧依然没有消失,做梦都是梦到阿高的样子,那是一个紫红色皮肤,佝偻着身子的怪物,只有眼睛放着惨白的光……我暗自祈求,不要让我见到阿高。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姥爷的卤肉

  

下一篇:隔壁老陈

  

本文标题:环卫工阿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9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