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姥爷的卤肉

姥爷的卤肉

作者:CHEN琛 2016-02-02 18:49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卤肉,平常不大吃的,只有在逢年过节时姥爷才会卤上一锅,那是一个黑黑的锅。

(一)

卤肉,平常不大吃的,只有在逢年过节时姥爷才会卤上一锅,那是一个黑黑的锅。与其说是锅,我觉得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黑色的坛子,里面是黑乎乎的卤底。每当姥爷把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拿出来时,我就知道要有节日或大事发生了。

那一年夏末,妈妈送我从江苏回来,准备开学,妈妈就在姥爷家停留了几天,明天下午妈妈就要坐火车走了。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姥爷就把卤锅端了出来,弹了弹周围的灰尘,坐在炉子上,肉食姥爷提前腌好,肥瘦兼备的五花肉被姥爷用一根白色的棉线绕几圈捆住,为什么要捆住呢?我当时也没有问。

一块块肥肉被捆成一团团,像一个个小胖子似的,多了几分滑稽。厨房的白炽灯焕发着微弱的黄光,姥爷在灯下忙活着,翻动着锅里的肉,厨房很小,也很矮,姥爷就站在灯下,灯光绕过姥爷在墙上打出偌大的背影,让原本就高大的姥爷显得更加高大了。

姥爷忙活着,妈妈说吃过饭,让我陪她出去走走,那时妈妈怀着妹妹,也不能走远,我就和妈妈胳臂挎着胳臂在姥爷家不远处几排房子间空隙处的小路上踱着步。妈妈没走几步就累了,我们就歇息一会,在走几步。

这几天,我就是这样陪着妈妈走,这里很黑,也很少有路人,夜色中我和妈妈两个人,没有太多的话语。走了一会,妈妈说天有点亮了,我们回去吧。

刚走到姥爷家的巷子口,肉香就迎面扑来,妈妈说:“快去吃姥爷卤的肉去”。我赶紧跑到屋子里,姥爷已经把卤好的肉盛在了一个大瓷盆里,慢慢一大盆。刚出锅的肉冒着热乎乎的白气,向周围空气散发着清香。

妈妈可能是走累了,一回屋就坐在床上,姥爷给我拆开一个肉团的棉线,还没等切就用手撕下来一块给我,然后又让妈妈尝尝。

卧室本来就不大,现在被床、桌子和桌子上的一大盆卤肉装填得满满当当,肉冒出的热气和黄色的灯光一起,把这一切记忆装点的是那样的暖。我拿起一大块就啃,手上被蹭了满满的油。

第二天,吃过午饭,妈妈就要走了,听姥爷说妈妈先坐出租车去火车站然后再坐火车就到了,因为去过一次,我心里也大抵知道妈妈要走怎样的一条路。这次我没有去送妈妈,因为时间匆忙,妈妈就在家里和我告了别,姥爷帮妈妈提着行李送妈妈出去。

一群人走后,我独自在家里,爬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哭了,我拿来一张纸,在上面写着妈妈我想你类似的语句,边写边哭。

不一会,我听好像姥爷回来了,我赶紧擦干眼泪,把纸胡乱揉做一团。姥爷进来,看了我一眼,说:“你妈刚刚上车走了,司机都认识,大概五点就可以到火车站了。”“嗯,我知道”,说着姥爷盘腿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又把遥控器给了我:“想看哪个自己看,你妈到了会打电话的。”那天晚饭,餐桌上卤肉没有出现。

(二)

暑假回家,我想吃蒸面条,可是妈妈忙没时间做,我就说那我来做吧,妈妈以为我会做,其实我从来没学过怎么做蒸面条,而这次我第一次做就受到了全家人的赞誉,妈妈后来听说我是第一次做很是惊讶,问我怎么会做的?因为我看姥爷做了太多次了。

夏天,我们家很热,吃汤面显然不合时宜,拌面和蒸面就成了主角,姥爷最常用的素材是豆芽和豆角,先把豆芽豆角和瘦肉清炒,差不多熟后兑上水,水煮开时把水舀出,然后把面铺匀在菜上,盖上锅盖,焖一小会儿,然后把刚才舀出的汤汁淋在面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妈妈的“主”

  

下一篇:环卫工阿高

  

本文标题:姥爷的卤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9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