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那年非典

那年非典

作者:CHEN琛 2016-02-02 18:49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妈妈故作神秘地告诉我:“今晚那个非典就要过去啦!”

不知什么时候起,老师让我们每个人要带肥皂和毛巾上学,课间休息变成了清洗的时间。

又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每个人的桌子上多了一支体温计,清洗过,大家一起甩体温计……

那年我上小学二年级,那年非典来了。

每天带着肥皂、毛巾、体温计去上学,确实是一件新奇的事,当时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课余时间又多了点东西玩。班主任仿佛变成了护士,每天一一记录着每个同学的体温。班主任的名字我记不清了,因为她只带了我们一、二年级,记忆里她头发花白,但依然每天扎着精神的马尾辫,她平时是不戴眼镜的,但是在读我们每个人的体温计的时候,她就会带着小巧的眼睛,看起来很认真又有点滑稽。

那时候,打扫卫生比上课还要重要,班主任监督着每个值日小组,每天光是地上的消毒水就要洒很多遍,远远地就能闻到消毒液的味道。我们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放眼望去大家都一样,但是接孩子的父母总能第一眼看见自己家的孩子,当时我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在我们厌倦了体温计之前,班主任急匆匆地走进教室,告诉我们,我们要放假了。面对突如其来的“惊喜”,同学们先是一愣,接着就只顾着欢呼了。接着老师在黑板上写着我们要完成的作业和学习的功课。还告诉我们,县里的电视台教育频道专门为我们开设了电视课堂,要我们回家每天要准时收看,千万别把课落下了。并且说,开学日期待定,等通知。咦,开学日期待定,这还是头一次听说,我心里想着,这次肯定是个长假。

放长假了,我自然从姥爷家回到了我爸妈的家。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出去玩的,只能在家里度日,放假也不能睡懒觉,这是我们家默认的规矩。爸妈一致认为睡懒觉是件影响不好的事情,所以,假日里我依然要早早地起来,当然,可以比爸妈晚一些。

吃饭、看电视、写作业、自己玩小兵人偶……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偶尔去邻居家看看他新买的奥特曼碟片。当然,每天体温计、肥皂、毛巾依然是必须的。

我坐在床头的地板上,一边看着教育频道的节目,一边吃着薯片。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悄悄地进来了,我回头一看,赶紧起身:“姥爷!”

姥爷给我带了一大包水果,看着屋里黑黑的,他走向阳台的门,说:“怎么不把门打开,散散气。”阳台门的旁边都是我摆放的小兵人偶,姥爷用脚把他们归到一边,把门打开:“哎呀,你看你把屋子里弄得乱的。”他陪着我看了一会电视,问问我一些事,没过一会就走了。这也是我“幽居”在卧室里,记忆里唯一一次有人来看我。

突然有一天深夜,妈妈急忙把我从楼上叫下来。我困得不得了,但还是起来了。我下楼一看,大半夜的,屋子里满满地坐着我们周围的邻居,有我熟悉的,也有不认识的。大家满满地挤在一起,黄色的电灯在记忆里显得是那样的亮。我问妈妈:“这是要干什么啊?”妈妈故作神秘地告诉我:“今晚那个非典就要过去啦!”

啊?

就像妈妈说的一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议论着非典。

有人说:“北京的医院里,一个孩子,生下来就会走路、说话。他告诉医生,要想非典过去,今晚每个人都要吃一个煮的鸡蛋。说完没走几步就死啦……”

“对对对,这就是被东西附身了啊!”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故乡的冬天

  

下一篇:妈妈的“主”

  

本文标题:那年非典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9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