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风居住的街道

风居住的街道

作者:鱼幼桃 2016-02-02 17:56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当我踏着旅人疲惫的脚步万山涉水而来,当我怀揣着彷徨不安,躁乱浮噐的情愫寻觅而来。

已经记不得那是哪一年,甚至无法概述出一个模糊的地点。

只记得那里,常年有柔和的风吹过,轻轻地,阵阵地。拂过了姆妈晾在阳台上的花棉被子,抚乱了巷口老人花白的发。小楼上的杏帘在风中招摇,那一季春日的花香在风中与飞絮作舞,粉白的桃瓣,零零星星地点染,整条街都似生动起来。

风居住的街道。当我踏着旅人疲惫的脚步万山涉水而来,当我怀揣着彷徨不安,躁乱浮噐的情愫寻觅而来,当我站在道路中夹望着两畔竹楼人家。有风轻轻拂过我的耳朵,我的面颊,逗弄着,蹁跹着,似是这风欢迎我的小欢喜,勾起我心中的小惬意。

隔壁的阿嫂热情地领我上了小楼,古老的楼梯,鞋子踏上去便发出塔塔的清脆声响。阿嫂拿着扫把,有些尴尬地清理着屋角的蜘蛛网,用抹布净去了桌上久淀的尘埃。她一边搬来素雅的盆花一边娴熟地推开窗子,对我亲切地关照道,这屋子临街,可是个养人的好位置,常透风的,人也会清爽自在很多的哦。

我放下远方的行囊,环视顿时亮堂明净得四壁,心内感激。我温和地莞尔,阿嫂更若尴尬至极,双手在围裙上蹭了两下,露出纯朴的笑,她想起什么般拿起扫把匆匆下了楼,说差点忘了手中的活儿才做了一半。即将下完楼梯的那刻,她又回过身来对我大声嘱咐道,这几日的三餐就下来和她家人一起吃吧,她说你一个外的人,在这里有人照应着点也总是好的。

窗边的风铃轻快作响,一阵微风吹到我心里,泛起潋滟的暖意。

窗帘是耦合色的,睡衣是当地传统的碎花小衫,三妹为我备好了洗澡的热水,照顾得十分细腻。三妹是阿嫂家的三女儿,没有名字,家人都唤她三丫头,想来我也只长她几岁,也便唤了三妹显得亲近些。

氤氲的水汽中,我用木梳缕着自己的三千青丝,绵长的发犹一夕间竟已及了脚踝,发尾分出的支岔枯黄而黯淡,像是经了浮华后的沧桑印迹,更像是,一个久远隔世的古人。

三妹凑过来调皮地把玩我的发,她绕在指尖,欣喜地说着:“啊姊,你的发掺了淡淡的茶花香呦!”我笑着望她,“怎么会,是这里的风,隐隐地透着沁人的味道。”

夜凉如冰,清风明月。三妹抱了枕头撒娇般央求我,可否容她与我待上一晚。我喜欢这个娇小可人的丫头,她便笑颜绽放地钻到我的被子里。她一遍一遍地追问外面的世界,是否有她所未闻之的旖旎和新鲜。我忽然感到自己如一位滔滔满腹的长者,那些曾令我浮躁难安地激进尘梦竟在须臾间使我沾沾自喜,我清了清嗓子,滚滚红尘,在口边似如雄江涛涌,一触即发。

掺了淡淡花香的晚风,清清凉凉地宁静了万物,抚在我唇边,似是净澈了灵魂,安逸了人间烟火。我细细地嗅着这风中的丁香,仿佛又望见了雨巷中那忧郁的丁香姑娘。三妹轻轻摇晃我的臂膀,她唤着我,“阿姊,阿姊,睡着了么。怎么不说下去呢,快说下去嘛。”

我垂眸望了身侧的三妹,小小的人儿洁白圣灵,我是不该染伤了这样纯的心境的。我怎忍尽诉那外面的世界,那些饥饿、战争、呐喊、手段、欺骗,那些如履薄冰、四面楚歌的喧嚣,那些纸醉金迷、繁华一梦的贪婪。我缄默地望着窗外的幽月,轻拍着三妹的手背,“天色深了,快些睡吧。哪里有什么新鲜事,过的也不过都是尘人或急或缓的生活,在悲欢离合,功名荣华中,磕磕绊绊,耗去了一个又一个人生。”

三妹扬着婴儿般天真的小脸,显是没听得明白。我轻轻刮了下他娇俏的鼻子,施施然浅笑,“新鲜的故事永远是无从启齿,无法道尽得。就好比,我的故事便是这三千青丝,你们的故事便是那窗外经久不息的清风。青丝理不完,清风捕无影,但多年积汇的情感却可以附在其中,散发出淡淡芬芳,犹要在心里疯长出一朵花似的,让人惶恐,让人欣喜。”

再一偏头,身侧的人儿早已入睡。均匀的呼吸,女孩浓长的睫毛在风中轻颤,我唇边掩着笑意,轻轻帮她捏严了被角,抬起头望着渗入凄骨般的夜,心絮在清风中随之起舞。

我想起了《倾城之恋》中的片段,同样是这样静澈的夜,同样有模糊的月,甚至同样有着银色的、绿的光棱。那个夜里,一个男人在电话里用心平气和地口气对另一个女人如梦般呓语,“流苏,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我这边,窗子上面吊下一枝滕花,挡住了一半。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那个女人用颤抖的手拿着听筒,放回架子上,她觉得这都是一个梦,越想越像梦!

而我,感受着这风,这月,这夜。四目交错中,亦有些许的不真实,疑恐黄粱一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十年岂止爱与恨

  

下一篇:此生只为一人去

  

本文标题:风居住的街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7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