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弟弟偏了的伞

弟弟偏了的伞

作者:酒北。 2016-02-02 17:4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冬天的雨总是冷的。稀稀落落的下着,也不停歇,也不轰烈,就那样下着,不知疲倦一般。  弟弟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粉红色极其少女情怀的花伞,一个
  冬天的雨总是冷的。

稀稀落落的下着,也不停歇,也不轰烈,就那样下着,不知疲倦一般。

  弟弟从背包里掏出一把粉红色极其少女情怀的花伞,一个抖手,便利落的撑开开,一把档落那些落下来的前仆后继的雨珠,恰好撑出粉红色的天幕,混合着灰色。

  我慢吞吞得跟在他的身旁,带着脚下积留的雨水,有些困难的挪动着。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一阵旋风,吹得我睁不开眼只好紧紧拽着他的衣角。

  “姐,抓着我。”他伸手拽过我的胳膊,两只套着厚厚的冬季校衣笨重的挪不动的小兽躲在冬风里,虚弱的喘息。

  突然想起以前,爸妈把我们寄放在幼儿园的时候。

  我幼稚的霸占了幼儿园里所有的饭,在桶边死死守着坚决不许别人靠近,像是守护自己领地的小兵,年稚而又野蛮。

  于是自然被老师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一边摸着眼泪一边被逼着吃完所有的饭,还是不给菜的那种。

  “苏舒,带你姐姐去睡午觉!”

  那细瘦的瘦高瘦高的老师板着脸终于放过了我。我的弟弟,苏舒,终于从床上扭动了一下,然后慢悠悠的坐起来,用他那睡眼惺忪的视线淡淡的扫了我一眼。

  “过来,”他朝我招手,“睡觉觉了……”

  我竟就这样听话的过去,然后爬上床铺,

  那一觉睡得很安稳,他抹干我脸上的泪渍,然后抱住我又呼呼的睡了过去。

  

  雨下的格外大,一滴一滴绿豆大的水珠带着冬意的寒冷落下来,与记忆中那个温暖的时刻相差甚远,我不经想的远着,拽着他的衣袖,也躲在他的身后。

  那次的烟火汇演也是如此的吧。

  同样是细雨绵绵的,不过那时正值初夏,带着闷热,雨也不觉得冷。路上拥挤的人潮来去,些许也打着伞,一步一步的怡然自得的走着,也不考虑是否挡了别人的路,举着伞,踱着步。

  我与家人走散的时候,也是打着伞的。只可惜当时我并没有那么好的心情,支凛着伞,却也未遮住什么寒气。但是有了“频频回首”的意思,自己都觉得好笑的紧。

  “你怎么在这?!”身后突然传出他的声音,我转身,噫,的确是他。

  “走丢了呗,汇演要开始了他们又不知道去哪了。”

  “那我们自己去看的了!”

  “你家里人呢?”

  “他们走丢了……”他说到这里有些支吾,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走吧,快开始了。”

  于是我们,我和他,就这样随着人潮挤向那个所有人都要去的地方。

  那里是一座高塔,是城市的心脏,上面灯光烁烁,在昏暗的天幕中显得刺目。

人潮涌动,缓慢而又统一的流向那里。

  我们也跻身其中。

  他为我撑起伞,终于领着我进了广场。明明还在下着小雨,那里的人确实是空前的多。

大家都挽着袖口,肩抵着肩。拥挤的几乎是肚皮贴着背,香水味儿,汗味儿……全都混合在一起,我几乎窒息。

  “十,九,八……”全场都开始倒计时,所有人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机或摄像机,想要拍下这声势浩大的开端。

  我刚把手伸进裤兜,准备掏出手机,瞬间就被一把强制的力量拖住了。

我讶异的想挣扎,却被无理由的拖着跑了起来。

  “我带你去那边看。”

  我模糊的听见他说。

  下一刻就本能的听从,两个人,如同鱼一般在人和人的缝隙间奔跑。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人群中穿来的斥责,抱怨,嗤笑,嘲讽,全都被抛在脑后。而他手中的那把伞,也被他轻易的抛下,漫天的细雨就这样毫无阻碍的侵蚀过来。

  他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因为汗渍还湿热的手心紧紧的相握。

  被拉着穿过了黑暗的走廊,爬上长满青苔的阶梯,也踩碎了地上积起的一小摊积水,“啪”的脆响,湿了他的裤脚。

  而刚刚踩上高塔周围的一块青砖,夜幕中轰然绽开妖娆的花火,那么绚烂。刹那间明明暗暗的光线印在他脸上,我能看出的只有笑意。

  随后一朵又一朵的花儿争先恐后的盛开,用死亡来点亮天幕。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摄像,却被他接过。

  汇演还在继续。

  他一手摄像,一手拉着我。我看着他的手已经快酸到无力,但他还是没有放下。

  汇演持续了半个小时,他就那样举着,举了半个小时。

  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和你相恋仅仅是秋天(已完结)

  

下一篇:温暖的你(一)

  

本文标题:弟弟偏了的伞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7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