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和你相恋仅仅是秋天(已完结)

我和你相恋仅仅是秋天(已完结)

作者:酒北。 2016-02-02 17:4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九北看见他的时候,她才13岁,而他15岁。那时候她八年级,他九年级。  那时候她以为他和她差的只是一个年级而已。  九北是个安静的孩

  九北是个安静的孩子,内敛,较矮,不胖,但是有点婴儿肥。眼睛很大并且明亮,以至于和别人在一起时不常说话,光是看着别人已觉得真诚。她说话很轻,声音很小,柔软的像水边的芦苇花。

  她不是很漂亮,成绩也不拔尖儿,既不幽默风趣,也不会圆润讨巧。按理说,那样的一个女孩儿,注定是要平稳的度过一生的。

  但是她不一样,她是九北,她遇到了他。

  九北也有几个玩的好的伴儿,矮的酷似萝莉行为却放荡不羁纯爷们一般的女孩儿叫叶子,她比九北大一个月,是腊月的。可惜九北生在正月,这之间刚好差了一个除夕,就这样叶子就比九北莫名其妙的大了一年。

  叶子为人很仗义,虽然个子小但也从来没怕过谁,对九北更是照顾有加,俩人从小玩到大的,裤子都穿过一条更别说其他的了。

  记得有一次,班里的一个玩性大的男生将捉弄的对象瞄向了九北,趁老师不在嚣张的推了她的课桌,课本哗啦啦的落了一地,却没人敢出来制止。

  九北哪里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不懂的反抗,不懂得抗拒,呆立在原地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叶子一看自己的玩伴儿被欺负了,那是一个愤怒,直接单手举起了一把椅子,就那样狠狠的朝那群嘻嘻哈哈的男生们扔过去。

  当然,并没有砸到人。而那些男孩子们,却不知当真被吓着了,还是不想闹大,就这样散了。

  叶子救了九北,九北清楚的记得。

  她记得最后是叶子帮着还不停抽噎的她收拾好了书桌,记得是叶子在所有人都保持观望的时候站了出来。

  叶子成为她最信任的人,以至于后来每次提起这件事,泪失禁的她一次次的出糗。

  九北还有两个伴儿,一个是玲子,另一个是春春。玲子是她小学的同学,同样矮,短发,两只眼睛其中一只是斜的。玲子什么都好,就是对小说成迷,对人处事都有些天马行空,以至于没多少人愿意和她做朋友。而春春是外地转来的,一口普通话夹杂娃娃音,个子高,短发,五官很漂亮,但是是后来才加入九北的圈子的。

  九北刚进初中一个月,就发现一个巨大的糗事。

  她喜欢上了后桌的那个男生——名字叫做小白的,瘦瘦高高的那个男孩子。

  那同样是个外地转来的,一口纯正普通话,并且听不懂当地的方言,而恰好九北是班里普通话较好的那个,所以就成了那男孩唯一与其他人交流的翻译官。

  九北还记得,他第一次坐到她的后桌,她转过去趴在他桌上,百般无聊得盯着他一笔一划的这数学题,那么认真的样子。

  结果他停顿了很久,才说,你不要一直盯着我。

  那声音很好听,那是她第一次听他开口说话。

  我没有盯着你,我盯着你的作业。九北轻声反驳,带了些耍赖的意味。

  小白就那样被逗笑了,无声的弯了弯嘴角,思绪却再也无法宁静。

  那是九北初中生涯的第一个秋天,那一年,她13岁,遇见了他,一个小白的男孩子。

  

  初中生的恋爱会不会很幼稚?

  九北反反复复的问自己,得不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是觉得愿意和小白呆在一起,就算两个人都不说话也很快乐,只是单纯的陪伴就已经让自己满足。

  这是不是就是喜欢上一个人呢?

  九北不知道。她也不确定,所以宁愿两个人就这样单纯的是朋友,然后安安静静的学习,偶尔来几句玩笑然后继续学习。那时候她的脑袋里可不是小女孩们的所谓爱情,那时候她还只是喜欢学习而已。

  直到那天,她第一次用母亲的手机登上QQ,对上他给她的号码,然后焦躁不安的等待着他的回应。

  终于,他上了线,并且同意了,并且——

  和她告了白。

  她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但是没错的是,屏幕上确实是那四个字:

       我喜欢你。

  那层窗户纸终于被揭开,懵懂的孩子啊,那根稚嫩的心弦第一次被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撩动。九北慌了,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紧接着,信息接着来了……

  “可以和我交往吗?”

  “为什么不理我?”

  “我只是想保护你……”

  “北北。”

  她终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她不想承认自己喜欢上别人,也不想变得被动。她本就是如此胆小的,无措的那人。

  

  到周一的时候,她到底还是不可避免得见了他。而他沉默着,没有找她一如往常的谈天说地,而她自然也不敢吱声。

  气氛变得异常怪异。

  玲子来找小白玩的次数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很多,还有春春,竟也莫名其妙的认了小白当哥哥。三个人在九北的背后玩的火热,笑声,嬉闹声,都如同难甩的蚂蚁一口口咬在她的心上,疼痛着,偏偏找不到痛在何处。

  九北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输给了一个瘦高的,有着碎碎刘海的一个叫小白说一口正统普通话的男孩子。

  她决定妥协,既然话都挑明了,如此下去她和他也回不到朋友的关系了。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他独身的时候,九北按耐住自己的心跳,一把拽住他的袖口。

  小白明显被九北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着了,又是一怔。

  “你做什么……”他慢吞吞的开口。

  “我,我想问,”九北支吾起来,脸红的不成样子,“你说话……算话吗?”

  “什么?”

  “我现在,还缺个保镖……你要来么。”

  小白一怔,随即笑了起来。那样子像是极度开心,不似他平时带着阴郁的笑容。他伸手将指尖插入九北的发际,然后细细的将她有些乱的发顺好,带着不可思议的温柔。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咯。”

  他们开始了彼此的初恋。

  可惜美好只存在的很短,初恋就像是贞洁的牡丹,跨过青涩,没有衰老,拥有的只是突然的绽放和在灿烂时候戛然而止的掉落枝头的死亡。

  有时候,离去是不需要理由的,因为理由会让彼此都过于难过。九北深知,所以在又一个月后,毅然决然的决定放手。

  他的姐姐知道了他们的事,她姐姐说,九北,你必须离开他,否则你会拖累他。

  她不信,咬着牙拒绝了。

  但是她的闺密玲子,喜欢上了小白,她的男朋友,她的保镖,她的小白。

  九北软弱,但是她不笨。对于玲子痴痴的对小白的着迷,是个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九北又不瞎。

  然而她就当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她不愿意离开小白,更不愿意伤害自己闺密。左右为难,横竖都得要人牺牲。

  九北突然有点痛恨这个叫爱情的东西了。

  而玲子亲口对她说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深深地无力。

  我喜欢他,北北。

  你知道我一直是一个人长大,我很难喜欢上一个人,北北,北北……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

  玲子哭了起来,九北的鼻子也有点酸酸的。她不想哭,即使她一向软弱。

  好。

  她哽咽了。

  跟小白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是沉默的。既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做出态度。他只是深深地低着头,她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急切的需要那个回答,又害怕他开口答应。一切都充满了矛盾,她皱起眉,也陷入了沉默。

  “北北……我哪里做错了?”

  “没,没有。”九北竭力忍住自己的眼泪,“你很好,只是不适合,就这样吧,散了好吗?”

  他依旧是沉默,最后从嗓子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没有挽留,没有多余的话。九北甚至在那一刻以为,自己或许对他真的不重要,眼泪却簌簌的流不住,转身就冲出了教室。

  他们分开了,仅仅一个月的时间。

  可是让九北没有想到的事是,事情并没有结束。

  小白后来在厕所找到哭的成泪人儿的她,才缓慢的将后面的话说完:

  我可以不做你的男朋友,但我会保护你,以保镖的身份。

  九北抽噎着,眼睛红肿看不清他的表情。

 

  后来,小白真的就这样做了。甚至比一个真正的保镖还尽职尽责。

  九北趴在桌上睡觉时他把手臂给她靠,她胃疼他给她买胃药,她跟风想要戴美瞳他给她买但是不许她戴,她冬天手生冻疮他给她捂手,她自残用头撞墙他心疼的用手挡在墙上让她撞,她说她喜欢牡丹他说他会带她去洛阳。有东西砸向她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手为她挡下。

  他为她付出了所有的温柔和耐心,她却死死纠结于玲子喜欢他的这个死结上,反复的折磨自己,折磨他。

  终于有一天,她想要放弃这段纠缠不清的感情。

  那就是关于另一个男孩子的故事了。

  第二学期的开始,他们班举行了一次野炊。

  大家伙都很高兴,有的说要带相机来给全班拍个全家福,有的说野炊的食材要到市里的市场去买,也有人说带烤架来做烧烤吃。

  一时间,教室里议论纷纷。

  “明天野炊,地点是学校旁边的河滩上,”老班终于发话,“大家要跟着队伍走,安全第一。”

  “是~”

  所有人都笑盈盈的答到。

  野炊的时候很快就到了,各个端锅恩端锅,带食材的带食材,每个人都忙的不亦乐乎。

  身着天蓝色校服的他们,一脚一脚的踩上河坎上的温软的沙泥,像是一条蓝色的河流蜿蜒流动着。

  老天很给面子的放了个晴,透彻的蓝天上甚至不见一丝云彩。就这样毫无遮蔽的让阳光洒下来,有的人闲着,就唱起了山歌,没有固定的歌词,就这样悠扬的唱。

  很自由。

  九北想着,看着眼前流动的河流闪烁烁着微光,一脚踩在跟前隆起的石块上。站的高了些,更清楚的看见河底漂亮的细石和游鱼。

  哪知道不知谁在身后狠狠的推了她一把,本就身体不协调的她一个不稳,就朝前扑去。

  而面前正是浅浅的河潭,积着水,水底满是尖锐菱角的石块儿。

  这下得毁容了。九北暗暗道苦,本能的闭上眼准备受此一击。

  她并没有想过英雄救美有一天真的会出现在她身上,而确确实实的出现了。

  一只手突然出现拽住她的手腕,然后用力的往上一提,她便被生生从半空中捞了回来。好不容易被拉回来站正了身形,才缓过神。

  救她的。是小白。

  那个总是无时无刻出现的男孩儿,右手还拿着锅铲,额头上挂着密密麻麻的汗渍,一只脚还淌在水里,整个裤腿都浸湿了。

  小心点,我可不是每次都能跑过来救你。

  他松开抓住九北的手,转过身闷闷的说。

  可是你是啊。

  九北回嘴,堵的他无言以对。只好拖沓着还滴着水的脚,又回到炊灶边,忙活起来。

  九北忽然觉得有点迷茫了。

  野炊结束后,大家都要回到学校准备放学。临走前老师照样要交代一些事情,或许是作业,或许是安全,反正都说一些可有可无的杂事,九北无心听,用手撑着脸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小白在她后桌,戳戳她的背。

  今天玩的开心么?

  开心。你呢?

  还好。

  就这样简短了结束了一个回合的话题,窗外的夕阳通红,余晖懒洋洋洒进来,九北忍不住回头。  

  小白削尖的下巴此时染上了些柔和,他趴在桌子上,眼睛微微和上,眉目之间染满了疲倦。他一向的保护者的姿态此时却在九北面前卸下来,剩下的只有温暖的样子。

  小白? 九北叫他。

  他皱皱眉表示自己听见了,但并没有睁眼。

  小白,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他依旧没说话,像是睡着了,但睫毛轻轻颤动着。

  小白,你不要喜欢我,我是个烂人。

  他缓慢的睁开眼,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他说。

  

   

  

  

  为了摆脱自己对于小白的感情,九北信奉的真理终于实行。

  所谓要忘记一个人,就要喜欢上另一个人。本来九北是不信的,到后来事实如此,她也就遵从了这一守则。

  她喜欢上九年级一个纤瘦的学长。同样是碎碎的刘海,修长挺拔的身影总是徘徊在女生宿舍的门口。

  九北知道他在等谁,那是一个高年级的学姐,精致的五官和高挑的身姿都让九北无地自容,所以她并不会奢望去接近学长,只是在学长等学姐的时候,自己坐在花坛上痴痴的看。

  也许九北喜欢上的不是那个学长,只是喜欢追随这种感觉。

  这件事很快就在班上传开了,都知道有一个小学妹九北喜欢上不知几班的学长欧巴了。

  小白自然也知道了。他并未对此多说什么,只是对九北在语气,行为上都多了一丝客套。

  九北那时候还不懂,那是他和她之间出现的一层薄薄的屏障。

  那天晚上吃完晚饭,几个玩得好的伴儿都嚷嚷得要去操场玩玩,正好九北要去打扫工区的卫生,就说要一起去。

  有个嘴利的就取笑她:这么迫不及待的见心上人啊。

  哪有的事,少跟我混。九北知道这是取笑也并未往心里去,笑着回嘴。

  那小白一起去吧。

  好呀好呀,有个白妹纸可调戏咯。叶子在旁边嚷嚷。

  小白并没有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就要走。一行人才拖拖拉拉的跟着下楼。一路上玲子和春春一直在拉着小白说些什么,九北觉得画面太刺眼,就转开了脸。

  哪知一下了楼,小白不知怎的突然将玲子和春春甩开,径直朝另一个方向去了。

  九北想去追,而那两个姑娘已经茵茵追上去,着实没她什么事情。

  肩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手,叶子神出鬼没的从另一边冒出来。

  “北北你是傻么,你的男人就要被抢走了~”她慵懒的说着,九北脸一红,就支吾的反驳道:“什么我的男人,说话老没个正经。”

  “要是我真每个正经也不会和你说这些了,”她慢慢的说着,“如果你还想你过得安生的话,最好认清楚你在他心里的地位。”

  “你知道你那天和小白在城楼上的时候,我看见什么了么。”

  “玲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你们走进去,眼神里写满了要你死。”

  “上次野炊在河滩上是春春推的你。”

  “你和小白的事是她们俩告诉小白的姐姐的。”

  “你醒醒吧,她们不是你的朋友,如果你想让她们抢走小白的话,那你就这么傻逼下去吧。”

  她才十三岁,说的话字字惊心。九北瞪大了眼睛,脑袋里忽然一片眩晕,身体不自然的踉跄了几步。

  怎么会……这样?

  九北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教室的,回来的时候带了包海白菜,就是有非常多辣椒的那种。

  九北的胃不行,吃辛辣的冰冷的就会疼,所以他们一向不让她吃。而此时,她撕开包装袋,大口大口的将所有的海白菜吞咽下去,眼泪也这样边哭边掉。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她满脑子只剩下这两个问题,口腔里的辛辣刺激的她眼泪不停的流,片刻胃就抽搐的疼起来,她缩在一起哭的毫无形象,任周围的同学对她使奇怪的眼色也不停下。

  小白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女孩子周围围了一圈的人,而那女孩吃得满脸通红眼睛红肿,哭的一塌糊涂。

  快走开别在这围着!

  他吼了出来,周围的人都吓得一怔,然后不情不愿的散开了些。

  她依旧在吃,甚至吞咽下那泡椒汁水。她只感觉自己的嘴巴已经麻木了,辣椒水滑倒脸上刺痛刺痛的,她已没办法停下。

  “昌九北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能耐!”他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塑料袋,眼瞳里全是怒气。

  他从来没有如此生气过,也从来没有这样大声的对她说话。

  她忍着不抽噎,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看他,那样无谓和问心无愧。这种感觉让他焦躁和恼怒,并且他无处可发。

  “好!你给我等着!”小白一拍桌子转身就出了教室,去势汹汹。

  谁也不知道他去干嘛了。九北也不知道,她只是觉得闹够了,默默的拿着别人递过来的纸巾将脸上的脏东西擦干净,然后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他。

  小白很快就回来了,并且他带了四包海白菜回来。他冷着脸的将它们狠狠的丢在她的桌上,发出“砰!”的脆响。

  “你不是喜欢吃么,吃啊!”他赌气的说,而此时的九北已经平静了下来,根本不受这一套。

  她默默的将这四包海白菜发给周围的人,然后依旧不说话。

  小白的发怒像是打在了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集不起力气,他的愤怒一点点的沉淀下来,堆积在他的胸腔里。

  变成了难过。

  上课了,矮矮的语文老师准时的到了教室。小白他不好再发作,坐到了位子上。

  这是他和她闹的最恶劣的一次,他想着,眼眶蠕动着一只小虫子,酸酸涩涩的。

  九北隐约听见身后有抽噎的声音。

  小白哭了!

  一个跑步直接把脚摔肿都不会吭声的人,竟然就这样哭了出来。

  竟然是为了她,为了她九北。

  她忽的明了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竟然出乎意料的有些高兴。

  她是不应该觉得高兴的,因为小白还在一下又一下的抹着眼泪,哭的惨烈。

  只好拿出笔和纸:

  小白大人,小女子知错了,求大人原谅,不要难过了~

  附带一张纸巾,一齐一个转身就塞到了他的桌上。

  她听见“噗嗤”的声音。

  随后,他“说”:你不是不管我么,关心我做甚!

  北:哪能呢,小女子一时脑抽,你别难过了

  白:你找你学长去啊,为了见他还把我拉上……

  北:谁说的?这可是诬陷,我只是想打扫卫生而已!他们不信我,你也不信我?

  白:好了,我没事了别传了。老师在看着喃。

  于是两个人就莫名其妙的和解了。

    他和她相约在老城的西街。

    当然去的话肯定不会只有他们两人。小白的兄弟,叶子,春春,玲子,还有九北认得哥哥都去了。

    这样一大伙儿人也不会显得太尴尬。他们逛了西街,老街上到处都是一些古朴的建筑,还有几个卖冰糖葫芦和棉花糖等简单小吃的小贩沿街叫卖着,来来去去的多的是游客来求个新鲜,像他们这堆本地人来这里玩还真是少见。    

    于是碰见了卖棉花糖小贩在吆喝,玲子缠上小白,赖着他让他帮她买。这样一来春春也不乐意了,也上前去撒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亲爱的舒老师

  

下一篇:弟弟偏了的伞

  

本文标题:我和你相恋仅仅是秋天(已完结)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7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