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本善良(连载)

我本善良(连载)

作者:酒北。 2016-02-02 17:4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写一本长篇的小说,毕竟也不是手生。暗暗发誓要好好对待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更下去。总之呢,有人看我就写,哪怕一个人看
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写一本长篇的小说,毕竟也不是手生。暗暗发誓要好好对待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更下去。总之呢,有人看我就写,哪怕一个人看也写。

不说废话了,上小说,客官入座~

1.

我在一个小镇上出生的,那时候还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大家户户都住得砖瓦房。偏偏这里又是偏南方的地方,雨水很足,但我家的屋顶老漏,外面在下大雨,家里就在下小雨,还吵架。

是的,确实是在吵架。

家里的底钱少,因为政府要修路占地所有分了些拆迁费到各家各户。我家也不例外,所以一收到消息的爸和妈都赶了回来,嚷嚷着要分钱。

我是跟着哥哥和奶奶一起生活的。爷爷早就死了,爸妈都在外地打工脾气也不和,就把我们随手丢在奶奶家了。

他们确实是在争吵,吵着吵着就开始砸东西。母亲穿着与乡下格格不入的时髦衣裳硬是和奶奶打了起来。两个女人就开始撕逼,疯狂的扯对方的头发,我看见奶奶的眼角都被抓破了。

奶奶也不是落儿事的主,她虽然已近五十,但是两手一插腰村里的百八十个老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爸爸就在旁边冷眼的看着两个女人撕逼,他稍稍弯起嘴角,似乎是想笑,但是又紧紧憋着,显得很僵硬,又却是是想笑。

“你个臭婆娘,在外面混久了还敢打我了! 吃张了!”

“你个老不死的,我弄死你!”

....

屋子里满是怒骂和摔东西的声音,但是声音再打,领居们也不敢来看看。毕竟我们家已经是臭名远扬了,何况外面的雨下的还挺大,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两个女人似乎也闹得没劲了,扭打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本以为这场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屋里忽然的透亮。

一个闪电忽然亮了黑暗的屋子,也就是在那是,我看见母亲高高扬起菜刀。

“啊!!!!!”

我尖叫起来,那刀子就噗嗤的插入地上还在扭动的躯体,然后那躯体就僵住了,抖了两下,不动了。

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在想什么,只觉得好恶心。那红色的血就噗嗤的喷出来,流了一地。我只觉得这血够我擦很久,只觉得擦不干净奶奶又要骂人了,只觉得....

一只手忽然覆上我的眼睛,另一只手又把我往外拖。

当时并不知道该怎么办,就随着拉出去了。外面的雨还下的很大,只感觉雨水湿了一脸,浑身都变得湿哒哒的。

哥哥就不管不顾的拉着我往前跑,也不知道要带我去哪里。

我才十岁,哥哥十一岁。他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手掌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明明在雨中奔跑,却还是能感觉到他手心的热度。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哥哥绕着街左拐右拐的,像是知道该去哪。他的脸常常没有表情,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害怕还是难过。不过至少我只觉得恶心。

他最后在条很深的巷子前停了下来,我看见他抿起了嘴,脸上全是雨水。

“北月,哥哥要带你离家出走,敢不敢。”他站的笔直,雨下的很大,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迟疑了一下,虽然并不怎么理解离家出走的意思,但觉得还是件不好的事。咬了咬唇,我说,你去哪我去哪。

他一愣,肩膀耸动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他是在哭还是在笑,但是他忽然转过身,一把抱住了我。

“咱们走。”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然后就松开我。

但是他还是没松开拉着我的手。

我的哥哥叫林南阳,他在家总是很沉默,但总是苦活的一把手。我虽然也帮忙,但是女孩子力气小总不管用,他老嘱咐我多念书,然后一个人就拾辍了家里的累活。

爸妈不常回家,回家就吵,就砸东西。遇到不顺的事就打骂我们两个出气,我老哭,但是林南阳总不哭,也不吭声。奶奶也不喜欢我们,一天到晚也见不到什么人。我几乎是跟着他生活的,这样的相依为命,我已经习惯了和他在一起。

走到了巷子的尽头,我才看见尽头有一家红漆的门。这人家似乎没有人,但是他还是拉着我上前敲了敲门。

很久没有动静,本以为没有人。林南阳拉着我的手都有些丧气的松了松,但是红漆的门却突如其来的发出嘎吱的声响。然后门就开了,这时我才看见一个颇为魁梧的青年站在门口,还揉着眼睛,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一脸的不赖烦,还没看见人就嚷嚷:“谁啊,有事不知道打电话啊。”

“奎子哥....”林南阳嘶哑的开口,我发现他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那青年一愣,然后倒是反应过来了,连忙让开门:“你们俩咋淋成这样了?!快进来!”

林南阳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拉着我的手跨进了红漆的门槛。

正是夏天,我和他穿的都有些单薄。他还好,总是有穿外套的习惯,而我总是一身短袖过夏天的习惯,这雨一淋,倒是衣服全黏在我的身上,湿哒哒的。

我感觉林南阳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他盯了半天,才吭哧了一句:快把衣服拧干点,别粘身上。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抬头看他,他才又慢吞吞的补了一句免得着凉。

奥了一声。我就一边走一把把衣服往上撩,想着脱下来拧干会快些,但是也就是恰好的事,我还没把衣服撩完的时候一个对头,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慌慌张张的从屋子里出来了,还顺手带好了门。

奎子叫了一声爸,林南阳也颇为识趣叫了一声叔叔,然后就一把将我撩在肚脐的衣服按下了,还掐了我的腰一把。

“叔叔好。”我只好不情不愿的支了一声,那中年男子也低下头来看我。

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给人很不好的感觉。只不过还是应了一声,嘱咐了奎子要好好招待客人,就让我们走了。

但是我总觉得他还是在盯着我,就转过去看,哪知道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真是奇怪的人,我挠挠湿漉漉的头发,一咕噜也钻进房里去了。

林南阳就开始说,他说了我们是离家出走的,也不遮掩。那奎子虽然是惊讶,但也没多排斥。他给我和林南阳都找了套衣服换上,再泡了杯热茶给我们。

最后林南阳蠕动了下嘴唇,沉默了好一会。

奎子恍然大悟般一拍脑袋,说:“你们是来借钱的吧。”

林南阳一怔,没有否定,只是干巴巴的笑。

“那你跟我去拿钱呗,说这些还绕弯子。记得年前还我就行。”奎子很爽快,他立马站起来,就要拉林南阳起来,“我压岁钱还没动过喃,放在我爸房里,你跟我去拿就是了,顺便给你看些好东西。”

顿时我就急了,一把就拽住了林南阳的衣角。

“怕...”我支吾。

林南阳似乎也有所顾忌我,想带我去。但奎子却一口拒绝了,他说要带林南阳去看些好东西,女孩子去不得,再说在他家里,还能出事?

想着是来麻烦人家的,林南阳也更偏向奎子那边。于是就蹲下来摸摸我的脑袋,他说:“我一会儿就回来。”

于是我就只好乖乖的点头,然后两个人就窜出了房。

但也就是在他们离开几分钟的时候,门把手忽然又转动了。

然而并不是他们。

2.

来者竟是奎子爸!

他打开门,看到是我,似乎放心了些。然后就进了门,还颇为怪异的将门反锁了。

我隐隐感觉不对,但是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叔叔好。

他并没有应我,只是怪异的盯着我。

“那两家伙呢?”奎子爸终于吭声,然后似乎随意的举起桌上的一杯水抿了一口。

“不知道...”急忙低下头。我可不敢告诉他我和林南阳是来借钱的,谁知道他给不给。万一不让给,那我们就白来了。

“你是叫林北月吧,听奎子说起过,好像你那小哥哥经常提起你啊。你们家事不是出了什么事啊,怎么两个淋着雨就过来了呢。”他坐了下来,就在我的对面坐着。

“家里吵架...就过来了....”

“那你们家一定很僵吧,啧啧,真是可怜的孩子。”奎子爸竟然直接挪到我的身旁,还用手摸了摸的头。

我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觉得这样真恶心。就往旁边挪了挪,哪知道他竟然又贴了过来,还顺手把我搂住了。

我瞬间就蒙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硬邦邦的被他搂着。

他见我不反抗,就逐渐将手在我胳膊上蹭。

这他妈的太恶心了。我害怕极了,眼泪就开始掉了,张口就要哭出来。哪知道这男人竟然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狠狠的往桌角上磕了一下。虽然用力不大,但是绝对肿了。他说,你要敢号丧,立刻弄死你。

我吓得哭都不敢哭了。

他就开始扒我的衣服,那双手就在我身上摩蹭。我也不敢叫,就愣愣的被他“爱抚”。

哪知道他开始扒我裤子了,我哪怕再蠢我也知道他想干什么了。立刻“哇呜”就号了出来,简直跟杀猪一样刺耳。

他或许没猜到威胁过我后我还敢嚎,立马就慌了。门口也立马传来了砸门的声音,我知道是林南阳,他会第一时间来救我。

“谁在里面!”奎子也慌了,毕竟门锁了,我还号的这么痛苦。连忙找来钥匙,吭哧的就把门开了。

奎子爸正想找地方躲,哪知道他儿子这么聪明,一下就把门打开了。他尴尬的站在那里,而我衣衫不整,额头还有淤青。

闻声而来的奎子妈也过来,看到这一幕瞬间就怒了。

“你个狗日的太畜生了!她还是个孩子啊!!老娘不弄死你!”奎子妈竟然抄起了门口的铁铲,就直接朝奎子爸打过来了,奎子爸被打得哎哎惨叫,连奎子都只沉默的站在门口,不敢出口求情。

林南阳早已一个踉跄冲了进来,他紧紧的搂着我,看着我哭他也哭起来。

他耸动着肩,眼睛死死的盯着奎子爸。

“是她勾引我!!是她!”奎子爸竟然一把挡开铁铲,恶狠狠的指着我。

这本是不可信的,因为我才十岁。

“畜生杂种!!老子弄死你!!”林南阳忽然像疯了一样就想冲出去,还好我紧紧的拽着他。他唾了一口,眼睛里有让人很害怕的寒意。

“奎子来的最早,奎子看见了,就是这婊子勾引我!”奎子爸反咬我一口,他将这个炸弹抛在了奎子身上,奎子妈勉强搁下了铲子。

“奎子哥....”林南阳叫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

“是她先勾引爸爸的。”奎子的话一下子截住了林南阳的话头。他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和不可思议。

那奎子妈似乎也有意避家丑,最后竟然一致都成了我的错。我有意哭,但是哪知道那奎子妈竟然突然扇了我一巴掌。

顿时就是火辣辣的痛感,我这会是真蒙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回到家都是浑浑噩噩的。然后迷迷糊糊的身上变得很热,也没有力气。头巨疼,也听到家人的吵骂。

只是迷迷糊糊的记得家人好像是在打骂林南阳,他一直遭受这样的打骂,但是这次好像格外严重,我睡得迷糊竟然也能听见他的哀嚎和求饶。然后直到半夜,才感觉到一个冰冷的身体爬上了床,带满了夏夜的寒气。

后来我才知道自己从那天就发烧了。林南阳本来是想带我离开奎子家到其他地方寄宿,哪知道我却发烧了。他没钱带我去医院,只能送回我家,结果被父母打到后半夜才放过。

我那时候并不清楚,只知道那时候他睡觉都是站着的。偶尔看着他换衣服,才看见他背上已经烂的不能再烂了,他却像没事一样。

奶奶因为母亲的冲动被重伤住院,而我又高烧不退。父母震怒,就拿他出气。

我本来想等病好再跟他去离家出走,但是他依旧等不到那时候了。家里因为矛盾彻底分家,他就被爸爸带走了。

说实话,我谁都不想跟,我只想跟林南阳。但是现在,我只能被迫住在母亲这,而我,竟因此整整四年没见他。

  “呦,这不是林北月么。”

听到声音的我终于仰起脸,果然三个妹纸就面色不善的盯着我。

这三人我自然是知道是谁的,中间那个高挑的画着浓妆的女生叫谢染,名字不错,就是有点特别。

至于特别在何处....

“染姐在和你说话喃!”旁边那个女生嚷嚷起来,像是很不爽的样子。

我还是不说话,此时坐在楼顶边缘的我只要轻轻被人一推就可以被人推下去。但是我相信她们不敢,楼顶的天台有监控。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是吧!”另外一个女生已经走过来试图吓吓我,最后竟然抬起手试图扇我。

这帮傻逼。

我暗暗骂了一声,一下就站了起来。她们一看我的架势,还以为我要跳楼呢顿时就不敢动了。

“找我什么事。”我个子不高,但是站在围栏上已经算是居高临下的俯视她们。

那染姐似乎笑了笑,像是对我的回应很满意,她说:“听说你最近又在犯骚勾引别人男朋友了?”

我笑:对啊,不过你说的是哪个男的呢?我勾引的太多了数不过来了。

三个人脸上均是不屑的笑,像是鄙夷。我哪能和这几个傻逼玩,纵身一跃就向其中一个女生的身上跳去。她自然是吓得躲开,我就趁机一窜,硬是一口气冲出了天台。

笑死姐姐我了,就派这几个傻逼还想围我?太看得起我了吧。

一转身就下了楼梯,还能听见那几个疯婆子在后面追着骂。我说你们几个傻逼还想围爷爷我!去吃屎吧!

那几个婆娘就被我惹怒了,甚至连鞋都扔了来打我。

还别说,真不知哪个婆娘的脚这么臭,硬是他妈的砸我脑袋上了。还好我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转身就溜下搂了。

楼梯上还有上上下下的学生,看着我下来自然识趣的给我让路。我在学校里不是什么好主儿,也天天被“好主”们追着打,当然她们跑的也没有我快。想找人包抄我也没有时机,所以我在学校里混了一年了都没有被她们群殴过。

这也算是一项本事。我笑起来,转身就朝男生公寓跑。

我当然是不可能往女生宿舍跑啊,那里是她们的大本营,去了就是找死。如今我又惹了这几个婆娘恐怕又得多几天风头了,轻车熟路的绕过宿管,再躲过摄像头,就蹬蹬蹬的上了楼。

转过墙第一间宿舍就是我的避难所了。哪知道还没进去就听到有女的啊啊啊的声音了。

这几个蠢货还真是不知道收敛,大白天的就看片。

一脚就踢开们,果然看到四五个男的围坐在角落的桌子上,一听到响动纷纷回头,有的甚至一下子就把裤子提上去了。

“林北月!你来的时候能不能敲下门!”一个男生对我喊,一巴掌就把那小型的显示屏拍下来了。但是声音还没停止,在空寂的男生宿舍这是一大折磨啊。

我说怪我咯,谁让你们大白天就在看片。

其他男生虽是不舒服我的突然打断,但是毕竟处久了也不在意。挥挥手就让我把门带上。

我应了一声,就打算把门带上。哪知道关门的一刹那,一个瘦高的男生一下子就抵住了门,把我往门外一拉。

顿时觉得玩完了,在男生寝室都能被逮,看来那几个婆娘真的被我气疯了,都在男生寝室找人抓我了,这还能玩儿?

于是就不冷不丁的被人拉出去,寝室里的那群混蛋只顾着看片了也不知道来救我,真是识人不清啊。

那男生皮肤有些黑,很瘦很高,留着刘海,有点屌屌 的样子,但也不是什么杀马特,小帅小帅的,也是个班草类型。他黑黝黝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我,看得我发冷。这时候我哪能不怂啊,瞬间就嚷嚷起来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招惹她们了。

不是我没骨气,这叫能缩能伸~

那男生倒是蒙了的样子,拽着我的手好半天的才说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瞬间就无语了,原来这货是以为我被寝室里那些混蛋给女干了。

“我靠,你不是来抓我的啊。”姐姐我瞬间就炸了,那我刚才声泪俱下的怂逼是怎么回事?!

“抓你干什么...还有你快出去吧,男生寝室不是你个女孩子该进的地方。”他颇为负责人的就要拽着我往下走,“快走快走,宿管发现就要扣分了...”

我说卧槽我是来这里避难的你又把我推出去算什么事啊!

这时换做他蒙了。

“算了算了,你带我去你寝室吧,等外面风头过了我自己会走。”

我抽出被他拽着的手,他像是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手背在身后。

于是他就一声不吭的带我去了另一个寝室,与之前的寝室相隔了两个,但也不远。这个寝室的人倒没那么猥琐,只是躺在床上看书的看书,在玩游戏的玩游戏,倒也没几个人在里面。’

“你是谁?哪个班的?怎么在男生寝室,还有你惹什么乱子了?”

一坐下,那男生就开始聒噪起来,听口音也不像本地人。我猜想我也是个知名人物吧,他竟然还不认识我,一看就是外地才转过来的。

我说我叫林北月,X班的。惹了一个牛逼的女的,她追杀我,我就躲男生寝室这里来了。

“哪个女的这么牛逼啊,还可以把你逼男生寝室来。”那看书的男生悠悠的问了一句。

“谢染啊。”

“我靠!!”那男生忽然吓得一吱歪,书都差点掉了,“谢染?!y班的那个?”

我点头。看书的男生下巴都快掉了。

救我的男生说他叫许慕,是x班的插班生。我顿时就傻了,这许慕我咋没见过,一点印象都没有喃?

“原来你就是那个林北月索,小伙子阔以哦,听说谢染都敢惹。”那看书的又插了句话,我笑着说我连傅强都敢戏弄怕他个蛋的谢染。

许慕像是想说什么,但是那男生对他眨了眨眼睛,他就没有出声。我正想问,哪知道阳台浴室的门忽然就打开了。

  “我说我咋听到女的的声了呐...你们是不是吧马子带这里来草了?”

屋子里顿时死静。我只瞅着一挺壮实的男的裸着上身就出来了,下半身也只包了一张浴巾。

这才中学,这男的实在是彪悍,都有八块腹肌离开。也是黝黑的肤色,看起来格外有美感。

哪想到来男生宿舍一趟还可以看到这么标准的身材呀。我也没看脸,就盯着这棱角分明的八块腹肌。

我吹了个口哨,也没瞟到许慕焦急的眼神,脱口就说了句小弟弟身材不错啊~

那打游戏的人竟然都抬起脸看我了。

“那是,”那大汉得意的一笑,“哥我可是校霸啊,资本都没有怎么行。”

然而这时候我才看他的脸。

妈了个蛋啊傅强啊!!!!

“卧槽!女的?!卧槽谁让她进来的!!”傅强终于反应过来看我一眼,刚好和我对眼了。老子顿时就草泥马之心都有了,要不要这么倒霉。

我本来想说我立马滚蛋的,哪知道那傅强竟然风一样的在床上拿了衣物就躲进厕所了,妈的什么情况我都没有搞清楚好不好。

“我要不要先撤....”我挪起屁股,抬脚干巴巴的笑起来。

“刚才不是说连傅强都敢戏弄么,怎么这会怂了??哈哈哈.....”那看书的男生压低声音笑起来,脸都笑成菊花了。

“不好意思....小姑娘我刚才没注意到你在这儿,唐突了,唐突了。”

傅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又窜出来,我看见他的衣服都穿好了,头发还湿淋淋的。

这他妈的180度态度大转弯吓得我菊花一紧好么!

寝室里其他人也蒙了。

傅强是我学校的校霸,脾气暴躁,听说道上还有人。那次听说还杀了学校的一个学生,结果屁事都没有还在这里上课,可见傅强背后的势力有多大。

按理说他对谁都不应该客气的,何况我刚才分明就在调戏他好不好,他这会儿竟然来跟我说不好意思!

要不要这么诡异啊。

我本来也是个自来熟的脾气,这会儿傅强来了,寝室里的其他人也也不敢懈怠我。他们就围坐在一堆,逼我说我是怎么被压迫的。

当然我是不可能说我怂逼跑了呗。我就说那几个疯婆娘老缠着我,然后姑奶奶我把他们都打趴下了然后我避风头就来这里了。

当时许慕只是憋着笑看着我,他黑黝黝的眸子里藏满了戏谑。我冲他撇撇嘴,他才忍住了笑意,没有当面揭穿我。

天知道我刚被许慕拽着的时候真是怂的一逼啊。

傅强说他就喜欢我这种泼辣脾气,说着就说要带我出校玩儿。我说出校玩儿干什么呢,他们都说上网啊,要么就去买烟抽。

我嚷嚷着说我也没钱,那几个男生倒也不抠门,直接一家凑几十硬是凑了三百块钱给我。

好吧,盛情难却,那第一个宿舍的哥们也会和他们一起出去,我也不怕他们坑我。反正回宿舍还是要被谢染那几个贱货刁难,我还不如出去躲一晚上,说不定回来她们就去找别人麻烦了。

想着也划算,我姑且就藏在他们寝室里了。女生寝室的宿管今天是请假了的,所以我也不怕被查到,就算她来了,我寝室里还有帮我打掩护的喃。

本来是蹲在厕所的,后来一个男生说他实在憋不住了,就让我出去。

好吧,我就在阳台站着总行吧。

真他妈的冷,冷得我蛋疼,虽然我并没有蛋。

许慕倒是有点良心,他说怕我着凉发烧,到时候又惹事,就把那一床棉被都拖了出来给我。

我说你怎么办。他一愣,就支吾了一句说:我就在这陪你呗。

欧上帝我说的是你没有被子怎么办不是让你陪我去吹冷风的意思啊!

我裹着被子倒也不觉得多冷了,倒是许慕搬了个板凳在我旁边坐着,冷得瑟瑟发抖。

我想他肯定是冷得蛋疼了,他有蛋。

实在是不忍心他像个振动机一样子我旁边抖,就分了些被子给他。于是两个人就裹在一床被子里,不过还好,包容两个人也合适。

我说你挨近点啊漏风的,他顿了半天没动。我掐了他一把,他才又朝我这边靠了靠。

问到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我就笑他你个男的还有体香啊。

他回嘴:“你也有啊。”

我说不是我这是狐臭,他嘴一咧,然后就不说话了。

我和他竟然就这样呆着,没有话的过了几个小时。我是无语,他是睡着了啊!!

这混蛋是睡神吗?!坐在椅子上就能睡着?!幸亏不打鼾,否则我敲死他丫的。

这里是四楼,宿舍的顶层。从这里可以看到好远好远,学校后面是荒地,但还是有朦胧的路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竟然一点也没睡着。反正估摸着快后半夜了,寝室里的人也终于翻身起来了。

他们好像轻车熟路的很,弯着腰就在走廊上飞奔着下了二楼。我就插在他们中间,倒也不费劲。

到了二楼,二楼的楼层挨着围墙的。我看了下,也并不难翻。

于是一行六七个人就翻了出去。轮到我的时候,他们倒还颇为不放心的盯着我,直到我踩在围墙上的时候,傅强还在下面张手想要接住我。

我摆摆手,就一个纵跃跳了下去。踉跄了一下,但还算稳的落地。也没有摔着哪里,只是脚有些痛,走两步也就缓解过来了。

一行人顾不得耽搁,就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学校的范围。

上了大路之后,几个娃娃就轻车熟路的找到一条阴暗巷子里几个抽着烟的混混。实际上也不是混混,就是开摩托车的。于是一行人就谈好了价钱,就浩浩荡荡的朝一个方向去。

傅强告诉我要去林口县,离这里不远,骑摩托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武乡县明明也有网吧,他们却要去林口县。

他们说武乡县的许多网吧有熟人,一去的话就要被抓把柄被逮。

好吧,这理由也说的过去。

但是林口县听起来却是耳熟。

猛然一拍脑袋,欧!林南阳就被父亲带来林口县生活啊。

林南阳写信来的时候,还告诉我他打工的地方喃,地址我都写在校服的领子上呢。这次来,说不定还能看下他。

这一想就雀跃了,我急忙跟许慕商量,他只是白我一眼,说都后半夜了你上哪找人。

好吧,算我白高兴一场。

“去哪家网吧?”

“易门街那里吧,太平的那家。”

我听到他们商量了几句,不禁翻开衣领瞅了两眼。哪知道只看到六个字-----林口县易门街。后面的字我看不清楚,光线太暗了。

林南阳打工的地方也是易门街?是不是太巧了点?

  摩托车就停在一家还灯火通明的网吧前面,透过玻璃窗我还能看见里面一个个埋着进电脑的脑袋。 于是我们就进去了,里面还是通明的。每个人好像都对外面的事情漠不关心,傅强找了一串位置就开了机。

我确实是对游戏不怎么感兴趣的,忙说不用给我开。然后就说我出去转转。傅强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看我一个女孩儿也却是无聊,就只说不要离太远。

我忙答应,就出了网吧的门。

这条街晚上只有两家店是开着的,一家是这里的网吧,还有一家是那里的网吧。

恩,却是是那里还有一家网吧。

离这里也不过两家店铺的距离,我就凑过去瞅,但是那家网吧去并不是玻璃墙,很突兀,像是包裹着什么秘密一样。

厚厚的帘子把门遮着,这里也不是玻璃墙,像是巨大的黑箱子一样。但还是有微弱的灯光透露出来,

  帘子忽然被撩动一下,身体本能的就朝墙角一躲,下一秒就听见絮絮叨叨的人声。

  “染姐让我们教训那小子……但那家伙油盐不进啊,死活不动手……”

  “得了得了,他不动手我们就动手。等会等他下班我们就在前面巷子围了他。”

  “这不好吧……万一……”

  “怕个卵,不敢上就当怂逼吧,到时候爷爷我拿了钱你可别找我。”

  那两个青年左顾右盼了一下,就朝深处的巷子里去了。猜想这俩傻逼估计要打电话叫人了。

  他们要打什么人?怎么是染姐……难道是谢染那个贱人?

  好吧好吧,不管他们打谁,姐姐我都要去凑凑热闹,毕竟是谢染要找麻烦……

  想着,网吧里又钻出一个人来,还回头对柜台的嘱咐了几声,猜想应该就是在这上班的员工,或许就是他们要打的人了。

  我差点一梗的摔一脸屎。

  真他妈日了谢染了那人竟然是林南阳!!!

  瘦高的身材,细碎的刘海。那背影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消瘦,刻骨。

  这时候也懒得管惹不惹事了,要是他被打了,那还了得啊。

  林南阳果然是他们要打的人,有两个混混出来望风,老远就瞅着他过来,一下子就窜进旁边的巷子了。

  那巷子似乎也不是很宽,而且很暗没有灯光,更别提监控器了。要是林南阳在那里被打了,估计报警都没处找人去。

  瞅了瞅,我还是选择绕到了巷子的另一头。昏暗的巷道里,都有人影在窜动,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

  那傻逼林南阳能发觉这里有人埋伏么?

  果然他不能发觉。从这头自己看到他低着头朝巷子里走了。

  在我准备嚷嚷的时候,那边竟已经打起来了。谢染带的人并不多,也就四五个。

  林南阳的身手估计也不错,站在这边也只能听见其他人的哀嚎。

  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我低头打算走,却看见一时间数不清的人影隐藏在巷子口。这他妈的可不妙,我连忙窜进了巷子。

  好吧,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拖着林南阳跑了,那傻逼怎么可能打的过这么多人。

  巷子里还在打斗,林南阳一人被四五个人围殴显得吃力极了。只好一低头就绕过一个人,速度的抱住他的胳膊,然后往前一摔,还顺势打趴了一个人。

  顿时就爽歪歪了,哪知道另外两个人竟然都把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支着拳头就往我身上招呼,瞬间零零散散的疼痛就在身上漾开来,我疼得哆嗦,又使出我的绝招断子绝孙脚往两个混混的宝贝去。

  那两个混混都是本能的往后一躲,到还是被我踢到了,疼得豪起来。

  这么好的机会,不跑怎么行。人影中消瘦的那个我也料定了是林南阳,他来不及诧异的问我怎么在这里,就被我拉出了巷子。

  这里的路我不熟,但是我知道这条巷子附近是死活不能去了。谢染那臭婆娘带的人太多了,我可不敢招惹。

  于是就窜进了附近的一个普通社区,左拐右拐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最后直到再也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林南阳也累,他的脸上脖子上都挂了彩。但他不像我这样老牛喘气一般,只是剧烈的鼓动着胸腔,站得笔直安静的看我。

  “你怎么在这里,林北月。”

  他黑黝黝的眼睛盯着我,像是隐忍着什么。

  “你管我咯,要不是我在这你早就被谢染那个贱人打死了。”

  “你为什么不去学校!为什么半夜会在这里!”他竟然硬起声音质问我。

  “说了不要你管。”

  我抽了抽嘴,挑着眉看他。他似乎长高了不少,比我高了整整一个脑袋。他沉默的看我,然后忽的抬手。

  “啪!”

  脸颊上火辣辣的刺痛救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让我一时间无法思考,脑袋里轰轰作响。

  “马上给我回学校去!再逃学我打断你的腿!”他沉默的脸突兀的炸裂来,我看见他眼里的愤怒。

  时隔四年,我和他竟然在这种场面相见,而且并没有兄妹情重逢的惊喜。

  只有这火辣辣的一巴掌。

  我突然很想哭,但是眼睛很涩,我哭不出来。只能难看的咧了咧嘴,“哦。”我应他。

  胸口堵闷的很,我再也无心看他那面无表情的脸,转身就走。

  走着走着就跑起来,朝我们来的地方跑,

  妈个蛋的林南阳,挨千刀的林南阳,你他妈凭什么打我?我好心来看你,你凭什么打我?

  我再也不要见你了,妈的狼心狗肺的东西,臭家伙。

  我觉得憋屈,又无处可发,远远就看见一个高挑的少女在前头走着。

  那身姿看起来眼熟,我只好靠近了些,才发现她似乎是在打电话。

  “事成了,估计不会再得瑟了。

  

真是日了林南阳了!眼前这个女的不是谢染是谁?!

我心里顿时就乐了,这女的竟然落单了,那我不好好收拾一下她怎么才好。

她像是并没有注意到我,只是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前走。前面那条巷子看着有点眼熟...这不就是我刚刚救下林南阳的那里吗?!

她这是要去视察工作啊。

我撇撇嘴,连忙跟上。

那条巷子似乎都散了人,一点声音都没有,寂静的有点怪异。有没有灯光,我想着要不要就在前面把谢染收拾了,然后撒丫子跑路?

貌似可行。

哪知道谢染刚刚走到巷子口,竟然突然冲出两个混子一把就把她拉住了!

那两混子像是也等久了,三下五除二就把谢染的嘴巴捂得严严实实一把就拉进巷子了。我还挺见两个混子在絮絮叨叨的骂着臭婊子,说什么她玩完了的话。

这两混子看的眼熟啊....

这他妈不是之前等林南阳的两个吗?!怎么这会又绑起他们老大来了?!

我摸不清状况,只得往前靠了靠。就听见谢染呜呜的苦涩,还有布料撕碎的声音。

妈了个逼的这是被反杀了的情况啊!这谢染像是要被强奸了啊!

事发紧急,我也懒得想和谢染有没有仇了,万一她要是被强奸了,依她那个火爆性子绝壁自杀。

“操你妈逼敢欺负我姐姐!”我一口气就冲了进去,将声音压得很低。这巷子里的回声很大,竟然把我的声音硬生生的变成男声了。

那两个混子也是一怔,我立马一脚就揣在一个人的肚子上,就直接把那人踹了出去,硬生生的撞在墙上,还发出闷声。

我估摸着他们之前就应该被林南阳打过了,所以现在也没那么多战斗力来对付我。一巴掌就扇在另一个人的脸上,用劲之大疼的我手都麻了。

他们被我打退了些,估计是怂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做出还想上来打的样子,我猛然就扯着嗓门吆喝了一声:“老子报警了,你们今天他妈的谁都别想跑!”

那两混子就犹豫了。然后唾了一口骂骂咧咧的就跑出巷子了。

哎呦真他妈吓死姥姥了,要是那两混子还上的话我指定要被暴搓一顿,毕竟我是个女生,还未成年,力气怎么着也比不上两个混子。

转过头才看到谢染瑟瑟缩缩的躲在黑暗的地方,衣服真的是被撕得不成样子了。就是光线太暗,我也看不到什么,但是估摸着内衣裤什么肯定是漏出来了。

“还装什么可怜,快滚!”我骂她,她似乎才反应过来。

这回儿光线也有些亮了,她忽然讶异的叫了一声:“你是女的?!”

“女的又怎地!老子还是林北月喃!”我踹她一脚,又伸手拽她的胳膊硬是使了吃奶的劲才把她拉起来,长得重的跟猪似的。

谢染就沉默了,好一会都没吱声。

“得了吧姐姐,快回去吧,等会再遇到混子我可就救不了你了。”

看她才被试图强奸过,估计是受刺激了。也只能软下语气,褪下了校服给她披上。

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她都这么惨了我也没必要再和计较,这婆娘回去肯定得发疯,强奸这玩意儿给人的刺激太大了。

“是不是你找的人?!”

她突然一把拽着我的衣领子,抬手就想扇我耳光。

我瞬间就怒了,这婆娘怎么这么狼心狗肺!瞬间一脚就踹她肚子上了,我骂她老子可没那么心思找人来!那两个人明明是你叫的打手!

她被我踹的摔在墙上,头发也凌乱的像鸡窝一样,我也看不到她的表情。我说你他妈自己回去吧,老子不奉陪了。

然后掉头就走,妈的真他妈晦气,救了个白眼狼,我还指望给点报酬喃。

“你说那两个是我叫的人?”

谢染忽然冲过来拽着我的手,她的脸色怪怪的,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心里暗笑她傻逼,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反杀了。但是还是答了一声:“啊,之前你们打人的时候我在那边上网,看着了。”

“我草,这帮贱人!”谢染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她裹着我的衣服,浑身破破烂烂的。

她的手机估计也被那帮人抢走了,她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只得叹了口气:“你跟我走。”

说着就拽着我往前走,姐姐我顿时就怒了好吗,老子忙活大半天救了两只白眼狼就算了嘛,衣服也送人就算了嘛,他妈还想让我跟着走啊!

瞬间就不乐意了,一下子就抽手了。

“大小姐,我可不是你的跟班,自己找人去吧。”

她就急了,忙拽住我:“我给你钱,我给你钱你跟我去救人!”

“你现在还像有钱的样子么,而且....我是女的,我也打不过那些人,找我去有什么用?”我扫了扫她身上,破破烂烂的,估计什么东西都被抢走了,她现在想找救兵都难了。

往日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此时都要急哭了,我真是不明白她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到底她还要救谁呢。

“我回去...回去给你成不?五百?一千?一万都成,只求你了跟我去一趟,我现在实在找不到人了....那些贱人们也不肯帮我了...”她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

原来是众叛亲离了啊,啧啧,难怪。

算了,就跟她去看看,万一打不过我就先跑,反正不落我什么事。

我应了句好,她哭化妆的脸顿时就放松了。我也不怕她坑我,毕竟现在我是主动。

在垃圾桶里给她翻了一件破烂的牛仔裤给她,她还颇为嫌弃的说不穿。我说好啊你不穿等会又被强奸,她闷了好久还是皱着眉套上了那条裤子。

估计现在也就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弄了好多事。

谢染领着我东拐西拐的,我感觉离繁华的街市越来越远。她带我进了一段废弃的尾楼里,我一瞅这一看是干架的准备啊,转身就跑。

那谢染就急了,在背后喊我名字。喊了几声我也懒得应她,就直直往前跑,凭着记忆找到了尾楼前面的一家便利店。

好吧,这时候当然不能怂。我自然是来买武器的,不然赤手空拳怎么跟他们打,我又不吃屎。

这便利店还好是24小时营业的,我窜进去,那柜台上坐在玩游戏的老板也没有理我。

好吧,这里真他妈随意。

我只好挑了一把趁手的,大约二十厘米样子的刀。好像是用来切水果的,但是我实在想不到这刀能切什么水果。

走到柜台口,那老板才抬头看我一眼,表情怪怪的。

一把刀都他妈三十块,心疼死爹了。我心疼着付了钱就往之前的路跑,幸好我记性好,三拐五拐的就到了之前的地方。

谢染那婆娘也不知道哪去了,她那么决心救那个人,估计也不会轻易退缩,想必是进去了。

然而傻逼的我找不到入口啊!

只能隐约听到人的笑声,还有桌椅板凳破掉的声音。这是打起来的样子?

这里也没多少路灯,黑乎乎。我只能追着那声音去,没一会儿,就看见一栋尾楼里传出打闹的声音。

还有很亮的灯光,肯定是这里没错了。

门口也没有人看守,里面闹得声音越来越大。

“林北月救我!!林北月!!”

楼里忽然传出女人的嘶喊,是谢染那婆娘。她还真把我当做救命稻草了,想着下一秒整个耳朵就被一声惨叫贯穿。

谢染那婆娘不会被弄死了吧?

  此时还怂不丈夫。

  咬了咬牙就往里面冲了去,里面的灯光太亮了,让在黑暗里晃荡几个小时的我有些不适应。

  他们好像在地下室打斗,也没有人在外面看守。

  真是蠢比。这样万一警察一来绝壁是一锅端。

  我就趴在楼梯的边上看,地下室真是大的吓人。里面有二三十个人在打斗,不过好像明显有一方是弱势,被其他人打得在地上起不来。

  、这还能玩?!这么多人我绝壁分分钟被秒杀!

  那处于强势的一拨人竟然还没有完全出力,还有五六个男人围着,像是在做什么...

  我草他奶奶他们在强奸!!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初恋十一岁

  

下一篇:初三逆袭日常

  

本文标题:我本善良(连载)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6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