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宿命

宿命

作者:顿河 2016-02-02 16:4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闹钟在早晨7点准时响起,我头昏脑胀的坐在床边迷糊着,恍惚中回想着昨晚的梦境,仿佛又是一个很长的梦。常常做梦的人都明白,有时候梦得太多太久
  闹钟在早晨7点准时响起,我头昏脑胀的坐在床边迷糊着,恍惚中回想着昨晚的梦境,仿佛又是一个很长的梦。常常做梦的人都明白,有时候梦得太多太久,醒来反而会觉得疲惫不堪,梦境虽然有趣,却也让大脑得不到充分的休息。

  周一的道路早高峰依然风采不减,于是我不得不提前走下公交,采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向办公室。刚跑到走廊,就看见同事敏敏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恭候了。只见她春风得意的望着我,顺便还左扭右扭的摆了两个造型给我看,我莫名其妙的望着她,她见我这样没有眼色,气急败坏道:“迟到也就算了,居然看不出来这是我的新衣服!快说,好不好看!”我有点纳闷,这衣服明明之前就看见她穿过啊,怎么会是新衣服呢?说着,我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她见我神神叨叨、疑疑惑惑,顿时有些不高兴地催促起来:“你什么意思?快说,到底好不好看?”低情商的我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姐姐,你这套衣服不是穿过吗?哪儿是什么新衣服?”敏敏受不了的对我翻了一个白眼说:“大小姐,这条裙子明明是我昨天逛街的时候才买的,不知道你在哪儿见我穿过!”说完放下手中要交给我的文件夹,鼻子里轻哼一声,转身扭着小蛮腰袅娜的走了。

  我愣了一愣,想要仔细回想敏敏究竟在哪天穿过这条裙子,可是脑子里一片浆糊,竟是不得要领。不过我坚信,我确实看见过她穿这条裙子。恰在这时候,同办公室的帅哥明大呼小叫的冲了进来。“快快快,帮我拿纸拿抹布啊,我把稀饭打翻啦!”我赶紧从门后取下抹布递给他,看他手忙脚乱的擦掉手上衣服上的饭渍,那模样实在是有够滑稽。“帅哥明,你怎么老打翻稀饭?这么大个人拿个稀饭都拿不稳。”帅哥明莫名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怎么是老打翻呢?这明明是第一次啊!我家那懒媳妇难得今天早起给我做个稀饭当早餐!”我顺口反驳道:“那昨天你不是……”帅哥明打断我:“昨天什么昨天,昨天这时候哥还在家里睡大觉呢!我看你是睡糊涂了还没清醒吧!”对啊,昨天明明是周末。可是为什么我那么清晰的记得帅哥明打翻稀饭的事情,甚至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都像是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帅哥明见我一脸呆滞,一下子把抹布丢过来问道:“愣啥愣,我看你就是没睡醒还在做梦!”

做梦!啊,做梦!我忽然反应过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敏敏的裙子也让我觉得熟悉,这些事情不都是在昨晚的梦里出现过吗!!我拿起帅哥明丢过来的抹布,独自走向盥洗室冲洗。

  抹布上的饭渍慢慢被笼头里流出的清水冲洗干净了,可是我看着那透明的自来水,脑子里却变得一团乱。做梦对我来说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一件事。从我记事开始,只要睡觉我就会做梦,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梦境,我都梦到过,因此做梦对我来说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有时候梦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还会津津乐道的拿出来和朋友分享,以至于我身边的众多朋友都认为我是绝好的小说家,他们说我完全不需要费劲心神的制造神奇的故事,因为每天的梦境,就足够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了。可是今天,梦里的故事变得不再猎奇了,它就像电视剧的下集预告,为我演绎了预告片,然后在第二日的生活中,我就像在剧本的安排下,更加全面细致的将梦里的预告片展示出来。

  从此以后我的梦境就具有了预知第二天生活内容的功能?我这样想着,简直觉得难以置信。像我这样生长在五星红旗下,根正苗红的良好青年,从初中开始学习思想政治,完全接受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信奉无神论,积极向组织靠拢,主动向组织汇报各种思想动向,私下从不阅读各种教派类书籍,大学也从未旁听过任何心理学专业的课程,日常也绝不“探索”这个世界的各种未解之谜,现在忽然让我发现我的梦境能够预知第二天的生活内容,我该怎么接受才好?

  巧合!应该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挂好了办公室的抹布。如果梦境真的能够预知,那么昨晚的梦里,我迅速地回忆了一下,还说了原本是今天中午的飞机回到公司的领导,因为航空管制,被延误到晚上才回来。想到这里,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了问帅哥明:“咱们boss今儿啥时候回啊?”帅哥明看了看记事本说:“今天中午2点落地!估计3点就能到公司了。”我暗暗打定主意,这预知梦境,灵不灵的就看这一回吧!

  有了期待就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这个上午我仿佛度时如年,整个人都显得坐立不安。帅哥明看我不太正常,调侃的问道:“你啥情况?今天要去和帅哥相亲,整个人都按耐不住,迫不及待的要变身饥渴女色狼吗?”我一本正经的摆了个pose,使劲的眨着眼问帅哥明:“怎么,就我这级别的,还用我饥渴?不都是帅哥看到我就整个扑上来吗?”帅哥明看着我,认真地翻了个白眼,一脸懒得理我的表情,拿着资料走出了办公室。我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右下角的时间:10:24,忽然感到一阵烦躁。为了打发时间,稳定情绪,我点开百度,输入“预知梦境”,想要看看网上对这种现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解释。果然不出所料,大部分的网页都只是打着梦境可以预知未来的噱头,长篇大论的说了一大堆废话,又是引用心理学又是论述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最终都否定了梦具有预知功能这个结论。

  我看了几个网页,叙述的内容都差不多,甚至有些文章里还说梦只是潜意识的一种反应,虽然能反应大脑里一定的思维内容,但是如果沉迷于类似周公解梦之类的东西,就是迷信。

  我泄气地趴在键盘上,就知道这表面开放的网络实际上也是又红又专的。虽然我自己也还没有完全相信梦境除了从科学的角度解释的那些作用外,还能有别的一系列神奇的功能,可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哪怕只是谁的一家之言,起码能让我看到一点其他人对梦可以预知未来这件事情的观点。我坐直身子,又随便翻了几页搜索引擎,忽然看到第3页的最后面有一个网页的标题内容赫然写着:梦的预知原理。我心里一阵窃喜,果然这又红又专的社会,总是故意掩盖“百家争鸣”的事实,让这些有意义的研究内容落到了网络的犄角旮旯,令人难以汲取不同于社会主流思想的有趣内容。我正准备点击仔细拜读,忽然听到帅哥明在走廊上呼唤我的声音。早不叫晚不叫,偏偏这时候叫!我心里给帅哥明一个大大的白眼,赶紧关掉了网页,往外跑去。要知道,被人发现上班时间不务正业,那可是要扣钱的!

  时间就是个奇妙的东西,不论你期待或是害怕,该到来的时刻还是会如期而至。下午两点,正是刚刚结束午休开始上班的时刻。我带了点水果,跑到敏敏这位领导的大秘书的办公室,跟她套个近乎。结束了对她今天穿着打扮的称赞以后,我才婉转的打探道:“诶,咱领导不是说今天下午到吗?回来了没?我找他签字呢!”敏敏听我这样问,顿时一脸烦躁的说道:“别提啦!原本是中午的飞机,算算这个时候也该下机到机场了,我连接机的车都安排好了,谁知道我正午睡的时候接到领导电话,说什么航空管制,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起飞,害我午睡也没睡好。要是飞机一直不能起飞,耽误到晚上,我今晚就又得加班啦!!”听到敏敏这样说,我心下明了,敏敏今天这班看来是加定了,梦境里告诉我,领导今天这航空管制,确实持续了整整半天,等到他下飞机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晚上了。

  我又和敏敏闲聊了两句,就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我心里明白,这可以预知的梦境,已经基本的说服了我,我就在这样莫名其妙的忽然之间,拥有了这样一个神奇怪异的灵异能力。

  因为这个奇妙的发现,原本早就约好了的几个女生的“逛吃”聚会也让我感到索然无味,看着她们讨论着帅哥,品尝着美食,试穿着靓衣,我内心不禁生出一股烦躁的感觉,一心只想赶紧结束约会,回到家里翻看早上看到的那个网页,以便更多的了解关于我这个灵异功能的“科学知识”。也许是我情绪控制太差,她们几人在第N次试穿了商场里买不起的衣服以后,纷纷表示我今天完全不在状态,东西吃得少,也不和大家聊帅哥,更是一件美衣也没试穿。我自然不能如实相告——就算我愿意全盘托出,估计她们也当我是在发白日梦,绝不会相信的,因为就连我自己,现在也还觉得一切都太奇妙。于是我只好遮遮掩掩的说昨晚没睡好,现在太困了,没什么精神。几个姑娘也还算是善解人意,纷纷让我干脆提前退场,回家补觉。听到这样的提议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按照她们的习性,商场不打烊,她们是不会解散回家的,既然我能提前溜号,那又何乐而不为!不过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还是要表现得惋惜和依依不舍。和几位美女依依惜别后,我一路小跑,招手要了一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往家赶。

  好容易爬进家门,拖鞋,丢包,开电脑,这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等到电脑启动完毕,我已经换好了睡衣,顺便从柜子里拿了一包薯片放在一旁,正襟危坐的望着电脑。我既紧张又好奇的再次百度了“预知梦境”,几番寻找,终于又找到了上午看到的那个名为“梦的预知原理”的网页。

  在反复看了三四遍网页内容以后,我几乎相信了这个帖子所陈述的一系列内容,结合自己的情况,认为这个作者的解释真是非常的科学。根据这位网友的解释,人在睡觉的时候,整个身体处于放松状态,于是身体与灵魂之间相互的束缚力量就减弱了,这个时候,灵魂就会出现半出窍的状态,人的灵魂最早来自于最基本的灵性物质,以以太的形式存在,用现代科学语言来说,就是高维度的生命。在高维度看低维度的世界的时候,就会发生像我们所说的预知。比方说,曾有科学家研究称,蚂蚁生活的世界维度是低于人类生存的维度世界的。因此当你人为的干预一只蚂蚁的爬行,它是不会产生“啊,这是其他生物在影响我的生活”这类似的思维的,它只会像远古的人类对大自然的崇拜那样,忽然觉得天降神迹:天啊,这里忽然出现了一座障碍物!因此梦的预知就好比,你看见一只蚂蚁一路走向悬崖峭壁,你知道那里必然是死路一条,而蚂蚁在行进的过程中却不知道,要一直走到悬崖边,它才能明白:啊,原来这里是悬崖!而后再倒回,选择其他的路径。因此当人体熟睡后,肉体放松,缓释的灵魂就仿佛变成了观察蚂蚁的人,而肉体本身就是闷头爬行的蚂蚁,蚂蚁不知道前路几何,而灵魂却知道。当灵魂再次回归肉体的时候,肉体对灵魂拥有一定的束缚力量,同时低维度生命体具有局限性,失去了高维度生命体的眼光,以及思考方式。那段短暂成为高维度生命体的经历(就是在那个时候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被大脑因为局限性而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要么就是被大脑封存,醒来后啥也不知道;要么就是醒了后只会当成梦。简单的来说,就是你在做梦的时候,灵魂半出窍,然后出窍的部分暂时进化了,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然后时间到了,退化回来了,然后要么忘了进化时候的记忆,要么把它当成梦了。大部分时候,我们都会忘了那些已知的未来故事,或者只能记住一些片段甚至是碎片。

  至于像我这样的情况,帖子的内容里虽然并没有详细的解释,但我自己仿佛已经为自己找到了解答。我想,我也许就是那个天生拥有超能力的人——我总是能够记住一些梦里关于第二天发生的事情的片段。这样的结论完全让我雀跃,不,应该是让我激动得发狂,我开始畅想今后能够提前预知未来生活的情形。比如,忽然知道了第二天双色球开奖的号码,这样的话,我一定回去炒了我的老板!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就再也不用看你的脸色过活,也不用加班啊,更加更加不用挨骂!回想起上一次因为晚交了一份报告,被他叫到办公室里,狠狠的批斗一番,心里顿时忿忿不平。哼~等姐姐我知道了中奖号码,我一定拿着辞职报告,风驰电掣般冲进这个老男人的办公室,狠狠地把辞职报告丢在他的脸上,告诉他:姐要辞职,再也不伺候你啦!到时候,就算你再求我,我也不会考虑再回去的!……我就沉浸在这样狂喜的胡思乱想中,慢慢坠入周公的世界中,甚至在入睡的前一秒,我还处于巨大的兴奋和惊喜中,不知道今晚的梦境,会提前告诉我什么事情……

  又到上班时间,帅哥明鬼鬼祟祟地跑到我旁边,神神秘秘的说道:“喂,告诉你,一会儿要发上半年的奖金了!”“哦?真的?”我两眼放光地望着帅哥明。帅哥明骄傲地说:“那当然,哥是情报部门的啊!”说罢对着我眨了眨眼,又若无其事的走回了他自己的工位上。要发钱了,不管有多少,总是让人感到兴奋的。我高兴地搓搓手,心里想着上个月在商场看中的那双高跟鞋,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手到擒来的感觉。“小宝贝,等着姐姐下班就带你回家!”我喜滋滋地这样想着。

  忽然,一阵尖锐的铃声传来,我大惊,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我居然还躺在床上,而发出尖锐铃声的罪魁祸首果然就是床头柜上的闹钟。我按下闹钟,懒洋洋的坐起来,回想起梦里帅哥明说发奖金的事情,顿时激动起来。公司每次都拖欠我们的奖金,想拿到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劳动报酬还真是不容易!在这样的梦境提示下,我不再觉得起床是难事,上班是折磨,三下五除二搞定一切,欢快地上班去也!

  到了办公室,刚刚打开电脑,就看见帅哥明端着个水杯磨磨蹭蹭小小心心地往我这边走来,我忽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顿时激动起来,于是主动对走到身边的帅哥明说道:“鬼鬼祟祟的过来要说啥?难道是要发奖金的事?”帅哥明动作一滞,迅速吞下嘴里的一口水,吃惊地问我:“诶?你怎么知道?”我掩饰的笑道:“哎呀,明哥,我穷啊,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那些原本就该属于我们的钱啊~所以干嘛都是首先就想着它啊!”他四下的看了一眼,低声道:“我还以为你知道,哼,这可是我今早无意在人事部那边打听到的最新八卦!”说着,他端着水杯又晃荡回他的座位。

  梦境预示的事情再一次如期发生了,我趴在键盘上,低低地痴笑了一阵。QQ忽然滴滴滴的叫起来,我点开那个闪烁的图标,是帅哥明发来了信息:“不就发点奖金吗?至于你这样傻笑吗?”我懒得回复,支起身子在电脑的空隙中快速地送了他一个白眼,做了一个“要你管”的表情,便又趴回办公桌上。

  渐渐地,我发现了预示梦境出现的一个规律。每当我身体感到异常疲惫的时候,例如晚上喝了酒,或是晚上去电影院看了了不得的大片以后,梦境都不会出现。而如果我只是日常的下班回家,看看书,上上网,心情平和的入睡,那夜里就必定能够梦见第二日即将发生的事情。我曾记得过去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一个论述睡眠与梦的文章,上面说人类的睡眠有两种类型,一种被称为快速眼动睡眠,一种叫做非快速眼动睡眠。成年人的睡眠中,非快速眼动睡眠和快速眼动睡眠相互交替,先进入非快速眼动睡眠状态,持续约90分钟,然后进入快速眼动睡眠,约持续20~30分钟,接着又进入非快速眼动睡眠。两种睡眠状态都可以直接进入觉醒状态,但从觉醒状态进入快速眼动睡眠必须先进入非快速眼动睡眠。一夜整个睡眠期间这种反复交替约3~5次,越接近睡眠后期,快速眼动睡眠的持续时间越长。而梦境在任何睡眠当中都会产生,但人们能够在醒来后仍然记得的梦境,大部分是在快速眼动睡眠中产生的,尤其是在睡眠后期的快速眼动睡眠中产生的梦境,是最易被醒来后的大脑清晰的回忆起来。我想,当我的身体疲惫后,大大减少了我的快速眼动睡眠的时间,同时对产生的梦境也无法进行的有效记忆。基本掌握了这个规律以后,我又有意识的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实践,发现这个规律确实是真实有效的,只要我保持心情平和,身体状态稳定的情况,预知梦境便会每晚准时来到我的大脑里,告诉我第二天我生活的大致境况。

  于是,沉迷于预知梦境的乐趣中的我,开始有意识的减少外出活动,不是非去不可的聚会我绝不会参加,就算是必须到场的一些场合,我也尽量做到不喝酒,减少和周围人的互动,以避免我的情绪激动,影响我的身体状况,导致晚上不能顺利的获得预知梦境的提示。因为谁也不知道第二天我将遇到什么,获得什么,如果就因为我的疏忽,原本要梦到双色球中奖号码的夜晚,被错过了,那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发财辞职梦不就落了空!这当然是我最无法容忍的事情。我花了大量的时间独处,不看令人情绪激动的电影,不做激烈的运动,甚至再也不和自己喜欢的男生联系——女生们都明白,在一段爱情还未开始之前,自己爱慕的男孩子每多和自己说一句话,都能让自己原本正常的心跳变得犹如小鹿乱撞般毫无规律可言。

  这样的改变,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以至于我身边的姑娘们频频接到我拒绝她们一切邀约的信息。她们大惊,纷纷猜测我为什么一夜之间竟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苟言笑,不爱说话,不交朋友,不玩不闹,俨然成为一个没有情绪的行尸走肉。一开始,身边的同事好友还常常关爱的主动联系我,渐渐地,他们发现我竟是如四季豆一般,油盐不进,依然我行我素地高冷乏趣,渐渐地也不再关心我。我没有朋友,也不再需要朋友,我像吸毒一样,无法自拔地沉迷在做梦的乐趣中,认为自己与众不同,能够预知未来,拯救世界!

  这一日,我梦到了自己在忙乱的工作中弄错了一个数据,导致我们整个部门汇总后的数据都成了一个错误的无效数据。数据报到大boss那里以后,他一眼看出了问题,于是层层问责,终于找到了我的问题。这个错误,说大不大,可是说小也不小,我的部门领导脸黑黑的带着我到大boss处领罪,大boss一时正在气头上,劈头盖脸的把我连着我的部门领导狠狠地骂了一顿。尽管只是在梦里,我都真实地感觉到领导的气势汹汹和自己的可怜兮兮。虽然错误是自己造成的,必须自己承担应有的责任,但回想起那毫不留情的责骂,我还是觉得好委屈。于是,在我回想起梦境后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告诉自己,既然已经知道了会发生这样对自己不好的事情,何不做好自己,毕竟这样的错误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带着自我修正的想法,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没多久,部门领导果然来告诉大家需要准备提交各自手里的数据统计情况。我反复核对了自己手里的那份数据结果,最后才志得意满的交给了部门领导,心想这下应该不会出错了吧。可是令我大跌眼镜的是,梦中的那场暴风骤雨还是如期而至。当我被部门领导臭着脸叫出去的时候,我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数据不是已经让我再三核对过了么?为什么还是错了?当大boss在雷霆之怒的过程中,顺手将我们提交的放有纸质报表的文件夹丢向我的时候,我才终于发现错误出现在哪里。没错,我自己再三核算的数据结果确实是正确的,但我提交给部门领导的那份,分明不是我最终核算的那份结果。我低下头,闭着眼睛,努力地承受这场注定属于我的生活挫折。

  我沮丧又自责。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蠢极了!这个风波明明已经被我提早知道了,我试图自救,却依然没能成功逃脱,这是得有多蠢才会有这样的结果!!什么预知未来,什么拯救世界,我连个人的失误都不能避免,还有什么好洋洋自得。我躺在床上,细细地比较起来。梦里的我是因为弄错了数据导致被领导责骂,而今天的实际生活中,是因为我交错了数据的版本。等等,虽然我知道自己有一份正确的数据版本,但是领导并不知道啊!他并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整个过程都只是他单方面的发火责骂,他根本不知道,我只是交错了数据版本。站在领导的角度,梦境和现实其实并没有差别,都是因为我弄错了数据,导致他大发雷霆。我忽然之间感觉到一丝可怕:梦境的内容和现实生活最终的结果必须完全重合吗?是不是冥冥中自有一股力量,令我无论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梦境中预示的既成事实。当生活开始重演梦境内容时,无论我如何修改细节,结果似乎都将走向梦中早已安排好的方向。想及此,一种不舒服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第一次,我觉得能够预知,不是一件好事。我不敢想,如果有一天我梦到了自己死掉的话……

  我又做梦了。我梦到了一场车祸。惨不忍睹。一辆摩托车忽然之间快速地从马路上驶来,然后猛的冲到路边的人行道上,撞倒了一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年轻姑娘。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倒霉的女生甚至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也许是撞到了关键部位,那女孩倒地后,身下立刻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车祸发生的地点正是我每天上班都会经过的那条路上的其中一个公交车站旁。车祸发生以后,热闹的大马路瞬间寂静了几秒,随后又如同炸锅了一样,哄的一声,顿时人声鼎沸起来。叫喊的,议论的,打电话的,拍照的。他们仿佛早已被导演安排好了各自的表演内容,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从容不迫。

  这样的梦境,让我恐惧不已。我畏缩地坐在床上,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很快就要踏上上班的路,这一切,很快就会在我的眼前,再一次上演。那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会再一次倒在血泊之中,周围的人群,会再一次沸腾起来。为什么是她?我不停地思考着,为什么被撞的人是那个绿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如果,如果是我站在那个位置上,那么,被撞的人会不会就变成了我?如果,如果我赶在悲剧发生的那一刻,上前拉年轻女子一把,她会不会就避开了这次惨祸?念及此,我迅速地掀被下床,争分夺秒地跑出门去。不论最终能不能改变梦中的情景,生性善良的我也绝不能对一条人命坐视不理。

  我气喘吁吁地坐上公交车,车子缓缓地驶离起点站,朝着即将令人心惊肉跳的事发地点驶去。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为了能迅速的下车,在离梦中的事发地点还有一站路的时候,我就挤到了车门边,随时做好下车的准备。我打算一下车就赶紧寻找那位穿着绿色连衣裙的 年轻女子,然后争取在摩托车冲过来之前,将她拉离那个位置。

  “前方即将靠站,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公交车的喇叭里传来这样的通知。我紧张地望着窗外,已经开始提前搜寻人群中的绿色身影。车门打开,我匆忙跳下车去,拨开站台上的人群,朝公交车行进的方向走去。很快我便锁定了梦中摩托车肇事的位置,可是在那个位置上,并没有一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女子,站在那儿的是一个穿着黑色套装,和我年纪相当的职业女性。我又着急的前后左右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一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人。情急之下,我冲向那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拽着她的手臂,就想把她拉到一旁。谁知这个姑娘看着瘦瘦的,一拽之下才发现我根本拽不动。反倒是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这个姑娘,她下意识地的叫了起来,那尖锐的声音迅速穿透了方圆五米以内的人群,站在站台上的人全都齐刷刷的扭头望向我们。那年轻姑娘大声地对我吼道:“干嘛你!大白天的抢人啊?”我张口结舌,不知如何解释。姑娘见我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你神经病啊!”说罢理了理衣服,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带着怒气离开了。周围的人带着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我两眼,又都把注意力放回了自己的事情上。我尴尬地站在原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埋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感觉到脸庞火辣辣的燃烧着。我不明白为什么梦境里的情景没有出现,一种被欺骗的羞辱感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我又急又恼,却又无能为力。我毫无头绪的胡思乱想着,始终坚信预知梦境的存在,而事件没有按照预期的计划发生,这当中一定是某个地方出现了问题。

  我用手理了理我的裙角,准备回归上班的正途。裙子?我穿的是裙子?我如梦初醒般低头认真打量了自己的穿着:绿色连衣裙,几朵小花点缀般的分布在裙子各处。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托车轰鸣声。我焦急地抬起头来,看到一辆疾驰的摩托车转瞬就奔到眼前。“快躲开!”大脑迅速向身体下达了命令。可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竟像是凝固一般,一点也无法动弹。摩托车快速准确的撞向我的身体,发出了一声撞击的闷响,四周传来人们的惊呼声。

  我躺在热闹的大街上,听到了周围人群混乱又焦急的声音,叫喊的,议论的,打电话的,拍照的。有热心人蹲到我身边,大声地问我:“小妹妹,你还能听到吗?能给我你的手机吗?我们帮你通知家人朋友……”我木然地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热心人,想告诉他,我不需要家人和朋友,只要,只要让我再回到睡眠中,再做一次梦,我就能知道明天的我会是怎样。可是,身体的疼痛感渐渐聚拢来,像潮水一般,不停地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的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暗淡。终于,我感觉自己掉进了黑暗的深渊,我不停地挣扎着,想要寻找出口,可是一切都是徒劳。那一刻,我猛然明白了梦境实现的真相:没有人,能撼动命运之轮的转动方向。你,我,都只是被命运之轮碾压的无名之辈。

  准备好了吗?命运之轮早就启动,即将从你普通而又年轻的身体上缓缓压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艳遇

  

下一篇:1号姑娘

  

本文标题:宿命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5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