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吃货二人组

吃货二人组

作者:顿河 2016-02-02 16:4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如题目所示,我和汀汀就连认识也是因为吃的。  高考失利,我不得不走进复读班的教室。复读生的学习环境并不好,一间普通大小的教室,容纳了10
  如题目所示,我和汀汀就连认识也是因为吃的。

  高考失利,我不得不走进复读班的教室。复读生的学习环境并不好,一间普通大小的教室,容纳了100多名复读生,我迷茫的找了个空位坐下来,旁边一个圆圆脸蛋的可爱妹子,正旁若无人的啃着一个月饼。我仔细看了看,蛋黄莲蓉。妹子见我颇为关注她的月饼,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关切的问道:“月饼有兴趣吗?我还有一个哈密瓜味儿的。

”如果说学习是一种折磨让我生不如死,那么好吃的就是我还愿意持续这种生不如死状态的唯一力量。有鉴于此,我欣然接受了圆圆脸同学的橄榄枝——一个哈密瓜口味的月饼。

  一个月饼,从此成就了“吃货二人组”。

  别人都在晨读的时候,我们在为了美味的早餐排长队,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多数是大爷大妈,只有我们两个年轻的读书小妹,风景这边独好!别人都在争取更多的午睡时间的时候,我俩正在努力的和小餐馆的老板娘斗智斗勇,争夺炒菜大杂烩里的茄子数量。

晚自习后别人都继续留在教室里争分夺秒,我们收起书包就去光顾夜市了,炒洋芋,炸香蕉,臭豆腐,甘蔗汁,凉粉,烤肉串,一样样,一种种,让我们欲罢不能,嘴不能停。

  某个烦躁的下午,我和汀汀跑到路口光顾新疆帅哥的羊肉串。肉串正在烤炉上滋滋冒着热气和油香味,城管忽然走来,恶狠狠的对新疆帅哥说,把你的摊子往巷子里挪!新疆帅哥点点头,嘴里含糊的说了句好。城管板着脸往别处去了。

正当新疆帅哥把散发着孜然和辣椒香味的羊肉串递给我和汀汀的时候,城管又出现了。他指着新疆帅哥,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听不懂汉语吗?我让你把摊子往里挪一挪!”新疆帅哥正拿着火钳为炭火添炭,漫不经心的用不太标准的汉语答道:“马上。”城管一下子像被点燃了的炭火,熊熊燃烧起来,他大声吼起来:“我说现在就挪,现在!立刻!你懂不懂?”他的狰狞引来了周围路人的围观,就连正准备离开的我和汀汀,都停了下来。我们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看着那青筋暴露的城管。

或许是吼叫声惹怒了新疆帅哥,他顺手拿着火钳,狠狠地敲着烤炉的边缘,嗙嗙的铁器敲响的声音,回应着城管的怒吼。城管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伸手就打了新疆帅哥一巴掌。啪一声,打在新疆帅哥的头上。

  “哗!城管打人啦!”人群骚动起来。

城管扭头大声对人群说,是他不听劝说!人群中响起一片嘘声。汀汀悠闲的吃掉最后一串羊肉串,拍拍手,大声说道:“我们就看到你先动手了!”城管听见汀汀的声音,猛地转过头来,举起手就想再一巴掌打在汀汀脸上。汀汀主动把脸伸过去,急切地对城管说道:“你打呀,你打呀!只要你敢!”城管的同事拉住城管:“别动手,这是学生,惹不起!”城管气馁的收起了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扭头去看新疆帅哥,谁知新疆帅哥竟已消失不见。

城管带着同事,霸气粗暴的推动羊肉串摊子,企图将摊子推离大街。突然街角传来一阵嘲杂的人声,大家纷纷扭头望去。只见新疆帅哥领头,后面跟着一大群新疆人,手里举着钢管,西瓜刀,疯狂的向城管所在的方向跑来。人群一下子就散开了,我和汀汀回避的贴着墙根,新疆人们狂怒的冲向城管。

两个城管脸色煞白,扭头狂奔而去。路边的城管车也像逃命般,迅速的开走了。路边的大叔大吼一声:“城管超速了!”人们一声哄笑,四下离去了。我对汀汀说,估计以后都吃不到这帅哥的羊肉串了,怎么办?汀汀牵起我的手说,社会真艰险啊,我们还是回去吧!说罢,我们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当我们从夏天吃到秋天,又从秋天吃过冬天,终于吃出了一丝春风的味道的时候,我们决定:为了不辜负美味的春光,野炊必须提上日程!

  这真是一次难忘的野炊。目的地是教室窗户望出去天边的那座小山丘,那座小山的山顶上,只有一棵树,树冠的样子就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鹰。我对汀汀说,我们去那棵树下坐一坐,说不定今年就展翅翱翔了啊!汀汀点点头说,肯定!我们带点好吃的去,进贡给那棵鹰树吧!

  于是,我们就这样去了,带着午后去超市选购的美食。结果,当然没能到达那棵鹰树。

贵州在大山里,我们住在大山的深处,每一座山都是我们贵州的生命,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的故事。远远望去,大山静默而平坦,但当我们逐渐靠近的时候,才能了解贵州的生命所在,才能读懂每一座山的故事。

  我们带着美食,爬上了没有明显路径的鹰山,我们在芦苇中迷茫,在树林中寻找方向,在岩石中挥汗如雨。最后终于在日落斜晖的时候爬到了山顶。

山上一片稀稀疏疏的草地,也有一棵树,却不是我们看见的鹰树。汀汀问我,还走吗?我望了望已经不太耀眼的斜阳,又望了望远山,我想鹰树也许就在下一个峰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们席地而坐,一个下午的攀登,让我们早就饥肠辘辘。我问汀汀,对面远处的那栋灰楼房是不是我们的教学楼?汀汀眯缝着眼望着远方说,你说,他们现在在教室里上什么课呢?我摇摇头,把袋子里的吃的递给她。

于是我们都不再出声,因为好吃的东西占领了我们的说话工具,我们必须专一的先完成吃东西这件重要的事。

  高考结束以后,吃货二人组手牵手,到班主任处交了一份几乎一样的志愿表,各自回家等待上天的安排。一个月后,吃货二人组带着同样的录取通知书,再次喜相逢。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最后的约定

  

下一篇:烂电视烂冰箱收来卖

  

本文标题:吃货二人组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5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