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最后的约定

最后的约定

作者:顿河 2016-02-02 16:4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车子在贵黄高速公路上奔驰。  贵阳——黄果树,20分钟的车程,许乐却从来没有去目睹过大瀑布的风采。从前是没有机会去,后来是为了一个约定不
  车子在贵黄高速公路上奔驰。

  贵阳——黄果树,20分钟的车程,许乐却从来没有去目睹过大瀑布的风采。从前是没有机会去,后来是为了一个约定不想去。但是现在,他坐在了去往黄果树的旅游巴士上。山,一座连着一座的高山不断倒退,田野,房子都只是这些大山的点缀,星星点点的散落在大山中。

  也许,小诗就是因为这些大山,才坚定不移的离开了贵州,离开了有他的贵阳。

  巴士转下匝道,离开高速路,开始往景区大门方向转去。许乐听说以前景区的大门就在高速路边,并不在如今的位置,游客下了高速以后几分钟就能进入景区。前几年忽然之间就封掉了原本的景区入口,重新修建了现在的新入口。原因是站在老入口处,已经能远远的看见大瀑布的身影了,景区因此失掉了许多的门票收入,很多只愿远观的游客都在门外流连一番便驾车离去。在许乐还是穷学生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免费游览风景名胜的方法,那时候小诗也在旁边,她高兴的对许乐说,这样多好!许乐许乐,我们可以省下一笔门票钱了!许乐看着她望着他微微笑着的样子,睫毛弯弯,不由得也激动起来,他对小诗说,不如等放假的时候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吧!

  巴士停在了停车场内,许乐在导游的召唤下,跟着其他旅客一同下了车,在售票处集合等待进入。同行的旅客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只有许乐一人独自站着,他探头望了望前方,除了山和树,什么也看不到。他又仔细听了听,在这里也听不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水声。周围只有嘈杂的人声,别处导游的介绍声,还有一些卖纪念品和小吃的小贩们发出的吆喝声。他觉得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虽然黄果树瀑布的图片他已经在各种网站上看过成千上万次,它的壮观宏伟也听无数人说过千千百百遍,但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亲眼所见。古语云:百闻不如一见,许乐即将实践这条流传千古的箴言。

  许乐和小诗在同一个学院念研究生,不过专业不同。有一年学院里做课外课题研究,主题是“贵州水资源的合理利用情况”。许乐和小诗都报名参加了这次课外研究学习,导师分配任务的时候,安排了他们去做关于黄果树瀑布水量大小对游客影响的问卷调查,就这样,他们相识了。一开始许乐看到老师给他分配了一个女搭档,心里还不太舒坦。小诗是个外省考过来的女孩子,一口软软的普通话,看上去纤瘦文静。可是,许乐知道,搞调查工作内容琐碎繁多,大多女生吃不了那份苦,最后大部分工作还不是得他来承担。谁知在外面奔波了几天之后,许乐发现小诗并不是那种娇小姐,虽然她看起来很像。白天许乐带着小诗在城里人最多的地方到处晃,烈日暴晒,小雨淅沥,贵阳的天气总是这样千变万化。有时候连许乐都觉得又累又困了,小诗还是那样精神抖擞。她让许乐休息,然后把他们准备好的纸质调查卷背包交给她,自己负重继续拜托路人填问卷。晚上他们坐着公交,晃晃悠悠的回到学校,继续在网络上奋战,扩大他们问卷的调查范围。有好几次,许乐蹲在路边的树荫下,看着微笑着向路人递出一次又一次问卷的小诗,看着她瘦削却坚韧的肩膀,心里不由得为她叫好。许乐想,学院那么小,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发现小诗这个女生呢?

  两人因为问卷的事情,穿过了贵阳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从东门到大南门,从大营坡到大西门,从油榨街到遵义路,从大十字到喷水池。许乐告诉她贵阳市的各种传说,带她吃各种美食小吃。他们一起吃过了六广门的糯米饭,喷水池的春卷,飞山街的丝娃娃,小十字的香酥鸭,民生路的红油米皮,红边门的羊肉粉,师大的臭豆腐,人剧的卤味烫菜,公园路的豆腐圆子,飞山街的烤鱼。

  小诗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吃过那么多好吃的,这下子肯定要长胖啦!

  许乐说,你那么瘦,胖点身体好!  小诗笑眯眯道,从此,我就要变成“大师”啦!说罢哈哈笑得东倒西歪,许乐生怕她跌倒,顺手扶住小诗,小诗回头笑兮兮的看着许乐,弯弯的睫毛,眼睛亮晶晶的,那光亮似乎照进了许乐的心里。

  熟稔起来的两人,渐渐的也开始讨论课题研究以外的其他内容。他们聊学习聊生活聊家人,偶尔,也聊未来。小诗说她是独生女,父母期盼她毕业以后回到家乡生活。许乐说,你们那里比贵州好多了,确实应该回去生活。小诗问许乐,你呢?你会不会离开贵州去别的城市发展?许乐埋头,没有回答。

  

  课题研究圆满完成以后,大家继续完成各自的学业,除了每周一次的公共课,许乐还能同小诗同处一室,其余时间他们再也没有见面,之前的交往仿佛两列错轨的火车,错误纠正后,各自都又回到正轨,不再有交集。在一次公共大课上,老师点名让小诗上台讲解部分课程内容。小诗大方得体的走上讲台,身姿轻曼,娉婷袅娜,张口就是温软标准的普通话,引得台下众男生窃窃私语起来。许乐坐在下面,静静的看着。旁边的舍友伸头跟许乐八卦道:“诶,你认不认识,这个就是传说中我们这一级的级花啊!”许乐看了舍友一眼,没有搭话。舍友见许乐有所反应,以为许乐对他说的内容有兴趣,又继续说道:“这个妹子确实不错,你看那身材,凹凸有致,让人一看就想摸一摸嘛……”话音没落,许乐蹭一下站起来,顺手掐住舍友的脖子,把他按在座位上,恶狠狠的盯着他,一言不发。他们的动作弄出了声响,打断了小诗的讲解,也吸引了老师的注意力。公共课老师冷静的站起来,对许乐和舍友说道,不想上课就自己滚出去。许乐收起课本,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教室。小诗在讲台上,关切的望着他愤怒又急切的背影。

  许乐关掉了手机,沮丧的躺在寝室里,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他跟小诗,他们之间,似乎什么也没有告诉对方,似乎一切又都已经结束。成年人的世界,果然还是太难解答。正当他出神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寝室门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他忽的坐了起来,只见小诗站在敞开的大门口,喘着粗气,看到许乐从床上惊起,她夸张的叫到:“打你电话还关机,以为你自杀了呢,快给我下来,去帮我拎东西!”说罢冲进许乐的寝室,抓住许乐的脚一把把许乐从床上拽下来,不由分说的就带着许乐出了寝室。许乐慌慌张张,一边嚎叫着“寝室还没锁门没锁门呢”一边已经随着小诗离开了寝室。

  小诗拉着许乐站在寝室楼前的空地上,地上放着一袋东西,许乐看了看,都是些生活用品一类的。他咧咧嘴问道,你去大批发啊?小诗霸气的吼道,以后不准关机,好好给我当苦力!许乐笑了笑,没说什么,提起袋子转身往女生寝室走去。小诗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导游换好了门票,带领许乐等一群游客通过验票处,开始向黄果树瀑布进发。边走,导游就一边开始介绍黄果树瀑布的“前世今生”,什么开发时间,什么丰水期枯水期,什么上游的水电站的调节功能,等等等等,这些内容许乐都曾在那次课题研究中一一了解过了。有些内容,还是小诗去找了水利部门的相关专家才了解到的专业知识,相比起来,眼下导游介绍的内容都只是小儿科而已。许乐漫不经心的跟着团队走着,他想起毕业那年的他和小诗。

  

  连当事人自己也不知道,整个学院就都传遍了许乐和小诗的情事。许乐的舍友大度的对许乐说道:“原来你小子和美女早就暗渡陈仓啊!怪不得那时候会发疯啊!”许乐解释说:“没有啊,我们可没你想的那关系。”舍友翻了翻白眼,一脸鄙视的神情留给许乐,独自离开寝室吃饭去了。许乐坐在书桌前,回想着这一年来的时间里和小诗之间的关系。

  毫无疑问,他喜欢小诗。可是,无论是他还是小诗,他们谁也没有说过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时而相约游玩,时而相约晚饭,时而一同自习。小诗有事都找他帮忙,他有问题也常和小诗讨论。可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讨论过感情话题,无论是别人的,还是他们自己的。甚至连未来,毕业后的计划,他们都再未曾聊起。许乐感到烦躁不安,未来如此迷茫,让他手足无措。他心里明白,小诗终究要回到那个生她养她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前面转弯过去就是我们的黄果树大瀑布了,现在我们站在这里,已经能够隐约听到大瀑布的水声了,各位团友,现在我们不要说话,试试看先聆听一下这声音。”大家都停止了说话,开始顺着导游的解说静静的体会大瀑布先声夺人的风采。许乐站在人群当中,有些紧张。他在心里默念道:小诗,我还是来了,我很快就要看到黄果树的真面目了!

  终于还是小诗按捺不住,主动约了许乐出来。她开门见山的问许乐,你毕业后能跟我去我的老家吗?许乐不知如何回答,沉默着。小诗的眼泪一下子涌上来,她含着眼泪带着些苦笑,继续问许乐,那你是就要留在贵阳了?许乐扬扬头,说,我也不知道。小诗哽咽起来。许乐第一次看见小诗的眼泪,第一次看见小诗咬着嘴唇极力克制的样子。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开口道,那…你呢?你必须回到你家那边吗?小诗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坚定不移的说,对,我必须得回去!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我要回家陪着我的爸爸妈妈!你跟我一起到我家去吧!我们回去,你什么都不用准备,我们就可以结婚!!许乐吃惊的看着小诗,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小诗看着许乐呆呆的样子,失望的转身离开。

  许乐失魂落魄的回到寝室,却没想到寝室里除了室友还有好几个同学在,男男女女,好不热闹。他们看到许乐回来,一下子围了上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率先发难:说!你为什么不答应小诗?小诗对你这么好,为了你什么都不计较都愿意嫁给你和你在一起,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许乐看着这个姑娘,他知道她,他经常看到小诗和她在一起。马尾姑娘开了头,其他的人也七嘴八舌的开始痛斥许乐,一时之间,许乐竟成了千古罪人一般,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级花的力量,实在是不容小觑。许乐闭口不言,任他们指责,他们总有停止的时候,许乐这样想。

  送走了那群小诗的死党们,许乐坐在床上,也许我是该努力一点,许乐这样想。于是许乐通过各种方式,想要找到一个在小诗家乡的工作,可是现实却总是不尽人意,不管许乐怎么努力,他跟小诗之间的距离总是无限接近却无法真正靠近。那些对许乐有意向的工作单位,总是距离小诗的城市还有一线距离。正当许乐一筹莫展的时候,家里给许乐来了一通电话。“乐乐,快要毕业了,你就在贵阳找个工作吧,这样离我和你爸爸也近一点,我们时不时也能来看看你。妹妹也在贵阳,你留在那里也能多照顾着点,你们兄妹俩在一起,我们做父母的也就放心多了……”许乐放下电话,觉得多日的忙碌都是白费。他颓然的倒在床上,知道他和小诗,一切都结束了。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直观的去观赏我们的黄果树瀑布!各位团友请跟我来!”许乐跟着导游,走在景区的路上,随着落水声越来越响,峰回路转间,大瀑布忽然就出现在眼前。气势磅礴,水声鼎沸,有的团友甚至欢呼起来。大家纷纷举起手机相机开始咔擦咔擦拍起来。许乐望着瀑布,心里默默念道:小诗,我一个人还是来看黄果树瀑布了,祝你新婚幸福!

  毕业会餐,大家都喝得晕晕沉沉。小诗带着几分酒意,抓着许乐:“许乐,我们都没有去过黄果树,以后,不管是什么时候,我们约好,都绝不去,好吗?就当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个默契。”许乐含着泪,口里一叠声的应着:“好好好,不去,不去,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去黄果树!”

  小诗离开贵阳的那天,许乐没有去送。小诗也没有给许乐打电话。他们就这样沉默的分开了。

  

  许乐独自站在黄果树瀑布的面前,感受着那些扑面而来的破碎的水珠。小诗穿上雪白婚纱的模样,这辈子大约只能永远留在梦境中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但愿你不会永失故爱

  

下一篇:吃货二人组

  

本文标题:最后的约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