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那些拥有回风炉的暖冬

那些拥有回风炉的暖冬

作者:顿河 2016-02-02 16:4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小时候,入冬的标志就是看家里是否安起了那个笨重的回风炉。父母亲总是一起合力将那个全铁的大家伙组装起来。底座(就是装煤灰的地方),炉膛,大铁圆
小时候,入冬的标志就是看家里是否安起了那个笨重的回风炉。

父母亲总是一起合力将那个全铁的大家伙组装起来。底座(就是装煤灰的地方),炉膛,大铁圆盘子,烟囱。长长的、会转弯的烟囱,从家里一直伸到窗外。那时候的冬天,家家户户都烧北京炉取暖。

那一个个从窗户中伸出来的烟囱,冒着烟,滴着黄黑的烟囱水,整整齐齐。

我爱回风炉。它总是暖暖的,有时候甚至温暖得发烫,让人难以靠近。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它的喜欢。

有它冬天才有吃不尽的火锅,有它冬天的早晨才能穿上暖烘烘的衣服裤子和鞋子,有它冬天才能随时都有热水用,有它冬天才有暖融融的家。

记得一个寒冷的冬夜,家里忽然停了电,没有了电视作为消遣,寒冷的冬夜似乎变得更加的萧索。那时候没有太多霓虹灯,甚至连基本的路灯都常常熄灭在沉默的黑暗中。我和父母围坐在火炉旁,黑暗里,竟将窗外的鹅毛大雪瞧了个一清二楚。

那个雪夜,静得没有一丝杂音,我们甚至听到了雪落下的簌簌声。一块一块的雪,不停的从天上掉下。它们落在远处的山上,落在山下的河水中,落在了房顶上,落在了围墙上,落在了院子里的植物身上。它们发出了朦胧的白光,让那个没有灯光的夜晚,变得越发的亮堂起来。

后来,母亲索性在炉子上熬猪油。我坐在一旁,看着大块大块的肥肉如同一坨一坨的小雪球,白白的,泛着光。它们在滚烫的铁锅中淌出油脂,熬尽自身,逐渐变小,最后变成一颗小小的、脆脆的油渣。我一边观赏着肥肉的变化过程,一边像吃零食一样,一颗一颗吃掉刚从油锅里捞起来的热腾腾的油渣。

混着猪油香的油渣们,在我口中散尽身上残留的最后一点油脂味,终于顺利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同我的身体永远的融合在了一起!自那夜之后,大雪我常常期盼,却再也无福消受油渣的美味。

冬日里有了炉火,炖菜成了家常菜。妈妈常常炖炖萝卜、海带什么的,然而我最爱的还是外婆炖的猪蹄膀。每到周末,只要全家人约定了要去看望外婆,外婆就会提前买好蹄膀,烧好,洗好,然后在大家来的前一天晚饭后,放在火上开始炖。

先用大火炖,直到外婆睡前,封了炉子,变成小小火酣着(酣,大概就是煨的意思吧,方言里说酣)。可别小看这封了的炉子的威力,外婆炖的蹄膀之所以美味,除了有独家的秘方外,就全靠这一夜酣的功力了。大约是一夜持续不断的热量传递,炉子将铁的力量和煤的内涵都给了蹄膀,到了第二天,那蹄膀便成了美味。入口即化的猪皮和肥肉,还有糜烂的瘦肉,都成为了全家人争抢的重点。

再加上一盆凉拌折耳根,荤素搭配,一顿饭吃起来总是那样的酣畅淋漓。

冬季总是和过年有关的,因此回风炉在记忆中也总是和过年联系起来。我家是个人很多的大家族,过年总是很热闹。无论在哪个亲戚家里过年,习惯里总都是要守岁的。

到了夜里11、2点,我们常常围坐在炉火边,将炉膛的铁盖子认认真真的擦个干净,然后将猪儿粑(类似糍粑一类的东西)放在上面烤了吃。白白的猪儿粑切成一块儿一块儿的,平平整整的摆放在炉子上。不过一会儿功夫,猪儿粑就起了大变化。原本白白的表层,在炉子上逐渐变成了金黄色,而它们的身材也产生了变化,一个个被烤得胀了起来,鼓啷啷的。

拿起一块儿黄黄鼓鼓、外焦里绵的猪儿粑,就着家里自制的油辣椒,绵脆麻辣,那滋味真是爽极了。

当然,围绕着回风炉的“惨事”也是有的。我不爱牛奶,也不爱鸡蛋。我觉得这两种东西吃起来都有股怪味。

但小时候妈妈总是害怕我缺乏营养。她给我订了一份牛奶,那时候有专门送奶上门的服务。每天早晨会有人把装满牛奶的玻璃瓶放在家门口,再把头一天的空瓶子收走。每天早晨,妈妈都起得很早,她在我穿衣洗漱的空档里,取了牛奶,倒进小奶锅,放在炉子上热着,等到我完成了洗漱工作,牛奶也变得暖暖的了,她给我倒进小碗里,看着我喝掉。

说真的,喝掉牛奶我已经勉为其难,可是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我竟然不只是要喝掉牛奶这么简单了。当我洗漱完毕来到“北京炉”旁的时候,妈妈给了我一碗“牛奶煮鸡蛋”!天啦噜!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痛苦的咆哮!我讨厌牛奶,我讨厌鸡蛋,当它们成为一个组合的时候,我真是生不如死。我不知道我吃了多少次牛奶煮鸡蛋,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痛苦和无奈,但是妈妈说,必须吃,这是为了你的身体好!没错,我身体真的很好,好到一直都是个胖子,从来没有瘦过。这道菜,或者叫做甜品?又也许属于别的什么范畴的我的“营养早餐”,不知道我吃了多少回,终于就像它忽然出现一样,忽然之间又消失了。

长大后我多少次跟妈妈说起这件事,她都翻着白眼忽视我的控诉,留下一句:“那么腥的东西我都很讨厌,怎么可能做给你吃!谁知道你在哪里吃到了那种东西来赖我!”然后飘然离去。剩我一个人,凌乱在记忆中!

坐在回风炉旁看电视,大约是从前冬季里最常见的活动了。那时候的周末,综艺节目很少,我们一家三口偶尔会看看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那时的快乐大本营主持人还是李湘和何炅,两个人搭档默契完美,搞笑严肃一个不少。

看到搞笑的地方,我常常会从沙发上笑得掉下来,无意之中就撞在了回风炉的铁盘子上。肉体对大铁盘,胜负显而易见。然而撞得痛了,却依然忍不住笑,一边笑得嘻嘻哈哈,一边用手揉着被撞得疼痛难忍的地方。第二天再看被撞的地方,多半就起了淤青。

那些淤青,是回风炉对我的爱,抑或是我对回风炉的爱。

家里的那个铁炉子,陪伴了我们很多年。为了保护它,爸爸还曾给它上过一次漆。漆过之后的回风炉看起来崭崭新,从底座到烟囱,都散发着一种耀眼的光芒,就连家里,都因为它的焕然一新而显得更加敞亮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2016自杀事件

  

下一篇:当你爱上一家小粉馆你爱的到底是什么?

  

本文标题:那些拥有回风炉的暖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4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