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工厂往事

工厂往事

2016-02-02 14:5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序言我外公去世的时候,来凭吊的前后大概来了近千人。有领导、同事、邻居以及一些熟人。花圈摆满了殡仪馆给提供的小小灵堂,最后不得不专门又腾出一个

序言

我外公去世的时候,来凭吊的前后大概来了近千人。有领导、同事、邻居以及一些熟人。花圈摆满了殡仪馆给提供的小小灵堂,最后不得不专门又腾出一个房间来摆花圈和花篮。而我大舅二姨和我妈,几乎三天未曾合眼,时刻守在灵堂,招呼来凭吊的宾客。守灵的最后一夜,我跪在焚烧纸钱的炉火前木然的烧着纸,外面摆了好几桌麻将,为的是热闹,而灵堂里却静的可怕,除了不停播放的大悲咒,就只有偶尔爆掉的烛花,扯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噼啪声。外公安静的躺在冰棺里,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和他无关,他不必悲喜,也不必牵挂,而明天一早,火葬场的大车就会开过来,把外公拉走。而一切也就结束了,这个偏远大厂的一切,就都被他抛在身后,入土为安。

自从四十年前外公带着外婆及全家人进厂落户,他们就都再也没有离开过。从厂里给的集体宿舍搬进筒子楼再搬进集资建的社区楼,舅舅结婚落户,我妈妈结婚落户,连最小的二姨,也结婚落户在了厂里。后来,我也出生了。我生在厂医院的妇产科,同一天出生的还有个男孩,据说后来他们全家搬走了,不知去向。

我整个童年和少女时代,都在这个厂区渡过,这是一个国营的石化厂,有数万职工,医院,电视台,小学,初高中,什么都有。每一个在厂区生活的人,几乎都认识彼此,我们拥挤的在这里生活着,直到离去。

铁路上的刘疯子

厂里有一条铁路,是用来拉原料入厂区的,歪歪斜斜,没有什么保护措施。我上学如果走铁路,可以节约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所以铁路在很多时候,都挤满了背着书包的孩子。而这条铁路上最右名气的人,是刘疯子。

刘疯子大概伴随了很多孩子的童年,每个家长几乎都在吓唬孩子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不听话,晚上让刘疯子把你抱走。这个刘疯子的确是疯疯癫癫的,长年头发都是油腻不堪,打结在一起,她穿一条破烂的裤子,一边长一边短,衣服倒是偶尔会换,一会儿是花袄子,一会儿又是一件破衬衫,反正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

但是我的记忆里,刘疯子似乎也从来没有什么攻击性,她看上去总是很沉默,沿着铁路走来走去,偶尔停下来,自己嘟哝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我们看见她,总是就一哄而散,她的眼里也没有我们,好像是两个不相干的世界,只不过都会经过那条铁路罢了。

有次我被留堂了,眼看着天黑,生怕回去晚了家里会询问,匆匆走铁路回家,正是夜饭的时候,铁路上冷冷清清的。远远的我就看见了刘疯子。她蹲在铁轨旁边的水沟旁,支着头往里看着什么。我有点害怕,但想平时刘疯子虽然看起来疯癫,却也没有做过什么疯事,于是就走了过去。刘疯子可能听见有脚步声就抬起头来,她似乎在哭。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哭相如此的难看,咧着嘴,眼睛眉毛拧在一起,鼻涕还挂在人中上,也不知道擦一擦。刘疯子痴痴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低头专心的哭起来。我心砰砰的跳,赶紧快步走开了,最终也不知道她在哭什么。

后来也经常看不到刘疯子,不知道她会走到哪里去,但始终是在厂里打转,听说她是有家人的,可是疯了,就不回去了,她家里人抓她去精神病院治了几次,治不好,也就不管她了。还听说刘疯子之前是正常的,后来不知怎么,就疯了。

夏天有次瞧见她,穿一件大的跨栏背心,半个乳房都露在外面,她也不知道怕羞,就那么甩着走在铁路上,看起来似乎还很开心,蹦蹦跳跳的宛如孩童。有几个比我还小的憨孩子忽然跑过去,跟在刘疯子深厚刮着脸皮羞她,嘴里喊着刘疯子不害臊之类的话。刘疯子像是听懂了,刚才的开心也不见了,回头对着那些孩子吼了几句依然是听不懂的话,就飞奔着跑远了。

等升了学,就不走铁路了,也就很少看见刘疯子。直到后面,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不知道,是不是死了。现在,人们吓唬小孩子不再说刘疯子来抓你了,又开始说狼外婆,刘疯子是彻底被遗忘了。

水库春游

厂里没有公园没有烈士碑,小学春游,总是去水库。地点不在居民区,要走一小时山路,拐来拐去,才能看到一片小小的水库。水库旁还有几条小溪,景色是非常普通的,可是对于孩子来说,只要是课堂以外的去处都是好的。小学六年级的孩子,才允许野炊,而其他的年级只能带干粮和零食,不允许生火自己煮食。

我记忆里那些山路很不好走,狭窄逼仄,而且南方的天气总是潮湿,地面总有点拖泥带水,把我的白球鞋弄脏。最后那次六年级的野炊,我们都兴奋极了,根本顾不上以往山路的泥泞,背了大量的食物去,就好像是一次盛大的狂欢。前一天我们小组就商量好了要煮面条,以及每个人都要带一样事先做好的菜,并且郑重的保证,带来的菜也不许家里人帮忙,必须是自己亲手做的。我回家就在外婆的帮助下做了四季豆炒肉,看上去颜色有点发黑,但味道是过的去,菜肴装在小饭盒里,用塑料袋扎的紧紧的,就背在我的书包里,取代了课本,现在里面有水果和浪味仙,还有我自己做的菜。

等到了目的地,那些小孩子只能和我们以前一样坐在草地上拿出包里的零食面包啃着,我们觉得优越极了,因为我们可以去拾柴,搭一个简陋的灶台,接着就要生火煮饭了。小组里的女孩子去捡来了干树枝,男孩子用石块搭起了一个小灶,又用报纸引火,很快面条就煮起来了,一锅满满的,每个人都有点迫不及待。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掏出包里的菜肴,大家分享着吃。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一个女孩子打开饭盒的那一刻,我们全部惊呼了起来。天啊,和她的饭盒里的东西相比,我们的简直就是狗屎。里面是精致的佳肴,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分成两格的饭盒,一边是碧绿的毛豆鱼块,一边是红艳金黄的虾仁炒蛋。她面带得意,把饭盒捧在手里,微笑着喊我们每一个人快来尝尝。我们纷纷举起筷子,吃到的第一口,每个人都沉默了。是的,太好吃了,哪怕是和我们的大人做的相比,也毫不逊色。一个男孩子率先叫了起来。你撒谎,这根本不可能是你做的!另一个女孩子也愤愤的停下了刚才还在夹菜的筷子,不屑的说,就是,怎么可能是你做的。我们站起来,三言两语的对她指责,我们都不愿意相信,这么完美的菜,居然是和我们一样大的孩子做出来的。说好了,要自己做的。我们酸溜溜的说。那个女孩哭了,她只会不停的解释,这是我做的,是我做的,没有喊大人帮忙。

我们都不去吃她带来的食物,挤在另一边有说有笑的分享我们看起来没那么漂亮的饭盒子,那个率先发难的男孩还故意大声说,她爸爸就是三厂的,我认识,我要去问她爸爸。女孩不发一言,她孤单的捧着自己精致的食物,坐在另一边,没有人去和她一起。

挑水事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这他妈的才叫才!华!

  

下一篇:我们约好一起穿裙子

  

本文标题:工厂往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20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