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爱吃不吃的故事

爱吃不吃的故事

作者:无法命名 2016-02-02 15:2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王夕凡大学毕业得有十年了。他虽然愚钝,但侥幸遇上了生物学科的好时代,总算讨了个还算不错的职务。加上他的房子是家里人给的,以及他始终学不会开车

王夕凡大学毕业得有十年了。他虽然愚钝,但侥幸遇上了生物学科的好时代,总算讨了个还算不错的职务。加上他的房子是家里人给的,以及他始终学不会开车所以一直没有买车,算起来这十年,王夕凡是存了小几十万的。有了这个前提,才有了接下来的故事。

古人三十而立,但愚钝的王夕凡直到三十二岁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过完春节,王夕凡便背着老婆辞职了。他在公司收拾好东西,打了个电话给老婆。“哎,晚上加两个菜,有个大事跟你讲。”“你个吊人天天不买菜,啊晓得现在菜场滴菜多贵啊!下个月工资多交两千给我,啊晓得啦!”说完,他老婆便挂了电话。王夕凡悄悄叹了口气,也不幽怨,又露出笑容。今儿东西这么多,得打车回家咯!难得奢侈一趟!他一边下楼,一边心里琢磨着。回到家,王夕凡的老婆还在厨房里忙活,他见状赶紧掖着箱子跑进房间,活像个没穿夜行衣的贼。等他藏好自己的箱子出来,他老婆已经盛好饭了。一桌四个菜,冬瓜海带排骨汤,生炝芦蒿,雪菜肉丝,红烧鲳鱼,个个精致。王夕凡这十年来摊到的另一件好事就是娶了这么个厨艺精湛的老婆。他老婆也是南京人,却是在无锡上的女中。所以这一手好厨艺也就不奇怪了。至于他俩是如何认识的,这就有趣了。

某日,王夕凡心血来潮,非得跑去大方巷找自己小学时吃过的一个面摊。等他找到面摊,天色已晚。塑料袋里的面还够一碗,他以为自己万幸,结果半路杀出了他未来的老婆。王夕凡向来是让着女生的,便不去抢这最后一碗面,要了碗馄饨将就。那姑娘坐在他左手边吃面,总发出“呼哧”的吃面声,这眼前的一碗柴火馄饨,搁再多辣油也食之无味。“哎!潘西,阿能搞一点儿面条给我吃啊!”王夕凡这个馋鬼再也忍不住了,“我等哈子请你去里头再吃一顿好滴,你分我点儿赖!”姑娘白了他一眼:“你吊人都让给我这碗面咯,还他妈问我要滴吃,啊恶赖啊!”说完姑娘夹了一大筷子面丢进王夕凡的碗里,有撒了一点雪菜。“真拿你个吊人没办法!”姑娘摇了摇头,夹起一根肉丝,又心满意足地咀嚼起来了。以至于后来结婚的时候,大家都打趣地说:“你们结个婚,连戒指都不要买,直接一人一碗面就搞定了。”

“老婆,你菜烧的越来越好了!”王夕凡刚吃两口菜,就开始向他老婆献媚。“有什么吊事快讲哎!”她老婆把筷子一放,“你阿是有小三啦?么的事,房子归我就行,还有你这么多年的私房钱,老娘要一半!”王夕凡不自觉地把双脚缩到椅子下面,这可逃不过她老婆的法眼。“你肯定做坏事赖!喝滴脚巴子都缩到凳子下头咯!”“老婆,我的私房钱,你可能无福消受了。”王夕凡整个人都缩到了椅子里,“我辞职了,打算拿钱做点儿事。”“你头脑子不好啊!你拿钱准备干么吊事快讲!”他老婆有些怒不可遏,狠狠地指着王夕凡。“开面馆。”这声音孱弱的像是姑娘家说出来的,“老…老婆,你这么爱我,一定会和我一起的吧。”他老婆听完这个不靠谱的人说的这句不靠谱的话,就冲进厨房,抄起扫把准备动手。扫把划到半空,她的表情却从一个火字变成了一个哎字,她把扫把放回原处,又做到位子上开始吃饭。王夕凡大难不死,却也不敢再多说一句,只好埋头吃饭。忽然有人用筷子敲他的碗:“明天带我去德基买个包,以后每个月收入都归我!啊听到啦!”“嗯!嗯!”王夕凡还没把嘴里的饭咽下,一个劲地点头。“真拿你个吊人没办法!”她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说出这句话了。

接下来的一周,王夕凡一直操心面馆的事情。选址、装修、拟菜单、取名……样样都亲力亲为。她的老婆,则是整天背着自己刚买的包和姐妹逛街喝茶,祭奠她即将逝去的家庭主妇的日子。

面馆开在江宁,一来离家近,二来熟络,生意会好做些。至于店面,王夕凡这个不靠谱的家伙真的用了他和高中同学想出的近乎儿戏的招牌——爱吃不吃。他老婆气的差点回了娘家。可王夕凡这家伙固执,死活不愿换掉,还美其名曰纪念青春。他老婆无奈,便也随了他的心意。“我俩这么会吃会做,什么招牌还重要吗?”他老婆又摇了摇头:“真拿你个吊人没办法!”

三月份,爱吃不吃正式开张。

新店开业,总是有人来尝鲜的,加上朋友捧场,第一周的收入十分可观。王夕凡有些得意,又开始犯守不住财的老毛病了。生日前某一日,王夕凡的老婆正收拾碗筷,他捧着肚子,啃着苹果和他老婆说:“老婆,你看吊钱赚的这么多,啊能拿点儿出来带我吃顿好的啊!你看蛮我生日赖。”“少来,老娘累都累死了。你个吊人真犯嫌,没事开什么吊面馆!我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在看电视剧的!”他老婆把筷子一拍,“还过生日!钱多哈是啊!自个煮面!”王夕凡碰了一鼻子灰,叹了口气又继续做事了。谁叫她是我老婆呢?王夕凡这样安慰自己。

已经过八点了,面馆又来了位客人。“老板,有没有面条了。”客人问道,样子有点扭捏。面馆就要打烊了,但王夕凡看了一眼这位客人,想起了以前大晚上出门吃不到面条的自己。“小伙子,你要是不急,就坐着等哈子,不过面条就只有雪菜肉丝面了。”客人听了,就挑了个干净的位子坐下,王夕凡这个懒鬼忽然有了干劲,一蹦一跳的跑去厨房。“你来干嘛啊!”王夕凡的老婆正收拾厨房,一脸不高兴。“老婆,面条啊有啦。”“没有了,你干么吊事啊!”“那吊的赖,我刚喊人个小伙子坐下来。你出去问问他半个小时等不等,愿意等的话我就动手了。”王夕凡说完就去拿面粉和面。“真拿你个吊人没办法!”他老婆一边叹气一边走出厨房。“面条可能得等很久,你不急就等一下。我老公别的不行,做面条算是一把好手。”王夕凡的老婆平和地和客人解释,客人点点头表示愿意等着。

王夕凡的老婆不做停留就回到厨房:“你个吊代笔,不会找个脏桌子给人家做啊!等会儿你擦!”可王夕凡一心和面,懒的理会。光和面揉面就花了二十分钟,王夕凡有点着急。所以面只醒了十来分钟,王夕凡就拿出来擀了。这可费了他不少力气。他故意把面切成宽的,让面条看起来像大方巷的面摊用的那种。老婆看了兴许会感动到,明天说不准会加两个菜。王夕凡又犯了双鱼座的老毛病,开始瞎想。他把水烧着,开始炒雪菜肉丝。花生油下锅烧热,先放干辣椒、蒜和葱把油爆香,接着下肉丝翻炒,至肉丝变色再下雪菜。王夕凡挺享受,偶尔哼唱几句,抖个锅继续翻炒,悠然自得。那边水烧开了,王夕凡脱不开身,便支会他老婆去煮面。“你那几下三脚猫功夫,还敢在我面前显摆。若不是我腌的雪菜好,谁来你的店里吃面?”他老婆觉得自己大材小用,故意讽刺他几句。晚饭吃的骨头汤还剩了一小碗在冰箱里。王夕凡拿出来往大白瓷碗里舀了两勺。然后又搁点猪油和盐,用开水冲了一碗汤底。面条煮好了,捞起浸在汤底了,然后王夕凡把炒好的雪菜肉丝盖在上面,满满一层。“你钱真多!你同学来吃面都没看你搁这么多菜。还有,等会锅你洗,我累死得了。”他老婆端着面条走了出去。

客人还没走,这真是个奇迹,这都快九点了。“久等了。”王夕凡老婆的语气一下子客气了不少,“面条是手擀的,菜是刚刚炒好的,还热乎,不信你尝尝。”客人拿起筷子,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王夕凡刚刚刷好锅,在厨房门口听见“呼哧”的吃面声,俏皮地拍了下自己的肚子,这是他独特的表达喜悦的方式。他滑到客人对面坐下。

这位客人看着像个学生,勾起了王夕凡的回忆。那时候的王夕凡总爱熬夜。等到一两点钟,肚子闹了脾气,他也不敢在家里开伙,只好出去找吃的。夜里吃的本就少,运气好了能碰到一个安庆小吃的摊子,吃上一碗雪菜肉丝面。味道是其次的,吃着舒坦便够。可面不总能吃到,所以大多数时候,王夕凡都是失望而归。看着面前的客人吃的冒汗,他就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小伙子,上中学?”王夕凡这人一刻不甘闲,想和客人搭话。“恩。”客人点点头,“刺溜”又是一口面。眼见客人并不抵触,王夕凡又说了下去:“小伙子,以后出去吃面,面条好不好吃,要看雪菜味道如何。荤菜做的好是应该的,不然那家面馆不如关门大吉。这雪菜啊,很多面馆都是草草了事,吃起来口感就不对,一股工业化的味道。我以前吃面啊,能让我反复去的店,雪菜的味道都很好。我小学在二小上的,以前门口有对老夫妻卖早饭,只做雪菜面。自家腌的雪菜,就着有骨头汤和熬得很香的辣油的面汤,吃起来刺激。还有就是我以前去城里补课,那里有个小区门口,下午开始有个面摊,一样只做雪菜面,当时我上小学,晚饭一个人可以吃一碗大碗面,可把那老板给吓到了。周围的大人,吃个小碗也就饱了。小伙子啊,一定要会吃,否则人生就少了很多乐趣!”王夕凡觉得这时候自己该抽一支烟,好让自己看着更深沉,一种三十岁男人才有的精致的深沉。“我家雪菜好吃吧,我老婆腌的。”说完他看了看坐在厨房门口的老婆,很是自豪。客人最后把汤都喝完了,这让王夕凡十分欣慰。而这一碗面,王夕凡只收了他十块钱。客人走后,她老婆过来收拾桌子,王夕凡在一边拿着十块钱看了好久,忽然就笑了,特别烂漫。她老婆喃喃自语:“真拿你个吊人没办法!”九点半,爱吃不吃可算打烊了。

初春时候乍暖还寒,两个人都穿着挺厚的衣服。面馆门口刚巧开过一辆大众的SUV,王夕凡的老婆忽然停住,回过头说:“你个吊人!老早喊你买车你不买,你看看人家徐杨,天天开着保时捷带着对象到处玩,我呢?每天和你坐11路回家,你心血来潮我还要陪你晚点下班。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才和你结婚的?”王夕凡则是一把搂住他老婆:“我有点饿了,走我们去喝粥。”王夕凡的老婆挣扎了几下,胡乱挥了两拳,也就消停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至少,让我请你吃顿肉

  

下一篇:《信贷员》—小说连载

  

本文标题:爱吃不吃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9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