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蚊的几种死法

蚊的几种死法

作者:逡巡 2016-02-02 15:2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蚊的几种死法1贪心不足蛇吞象那细微的“嘤嘤”声又萦绕在我耳边了,在四周静谧的房间里突兀而充满欲望,我厌恶的缓缓支起黑暗中的身体,惺忪着
蚊的几种死法

1 贪心不足蛇吞象

那细微的“嘤嘤”声又萦绕在我耳边了,在四周静谧的房间里突兀而充满欲望,我厌恶的缓缓支起黑暗中的身体,惺忪着双眼判断那声音的方位。

除了静谧,就只听得见钟表苍白的“嘀嗒”声。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听觉,并继而怀疑那声音的存在。再一次躺下,羞愧于自己适才的敏感,觉得就算屡次受袭也实不应如此这般的草木皆兵。然而,不久我再次听到了那神秘的“嘤嘤”声。

我确信蚊的存在了!

打开灯,当屋中熟悉的一切逐渐显现于眼前之后,便强打着精神忙不迭的巡视着每一个可能用于躲藏的角落,希望找到它的踪影。竖起耳朵小心聆听。窗外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出一些细琐的响动。拿出烟点燃一支,等待丁点的蛛丝马迹。

指间的烟快速的燃烧着,发出“咝咝”的声音,烟雾笔直的向上翻腾,到达某一个高度便好似凝固在空间里,忽然一阵风吹过,那凝固的烟雾就四散逃开,时间也跟着逝去了。

摁灭烟头,感到另一只手的手背阵阵刺痒,仔细端详发现两处青白色凸起,并呈细长状交错于同样凸起的血管之间。

惊异于蚊的作案手法——迅速且神不知鬼不觉。那两处凸起越来越痒,令我心烦意乱。

我倏然站起,愤怒的四处张望。那“嘤嘤”声忽远忽近,却依然不见其踪影。那定是在向我示威了。

我强瞪着酸疼的双眼,一刻不敢懈怠的环顾四周,惟恐错过它的身影。

手背上那耻辱的两处凸起以极迅猛的趋势扩散,短短几分钟已变的红而肿大,还伴有令人焦躁的刺痒。想到此刻它必定正躲在角落里回味、窃喜,我几乎疯掉。

我渐渐失去了理智,失去了耐心。蓦的,似乎凭空生出一阵轻痒,目光随即移向那轻痒处。

竟发现它正静静的落在我右腿膝盖上用那肮脏的吸管吸吮着我赖以生存的血液,我愤怒至极,当即一掌下去,还使劲揉搓几下,我得意的想:这猝不及防的一下定让它粉身碎骨、一命归西了。拿开手,五个狰狞的指印间竟找不到它的尸体,并且,不久之后在那还未消退的指印间竟又出现了一块较之于先前那块还要大的凸起。一瞬间,我所有的怒气膨胀至全身各处,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愤怒的咆哮着,在静寂中歇斯底里着,就象一只笼中受伤的野兽一样疯狂。那无可抵御的疲惫与困倦也一次次冲击我的大脑,手背上膝盖上耻辱的凸起、无可奈何的刺痒……

我绝望了,沮丧的坐在床边冲着雪白的墙壁发呆,浑身象散了架一般。

从某种程度上讲,蚊的凶狠、狡猾实不亚于虎狼之辈,它隐匿于暗处,令我无所察觉,伺机出来作案,频频得手之后还要弄出些响动嘲弄于我,我无可忍受却又无奈至极。千百年来,它对我同胞不停施以卑劣伎俩,吸我鲜血、散播疾病,同胞们早已恨之入骨。可无奈于蚊的繁殖力实在过旺,又无计划生育部门管制,方导致如今的泛滥成群、不可收拾。

就这样愣了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听到它胜利的吟唱。

我小心而又疲惫的躺下,心想:罢了!罢了!养足精神,明日再与那厮决一死战!随即伸手关灯。忽觉右侧枕边似有黑影在闪,侧过脸,竟看到它正拖着自己丑陋的身躯在床上迟缓的跳动,它的肚子圆而大足有身体的三倍,我想,定是它吃的太饱,飞行时无力支撑,终坠落于床上。罪有应得!此时此刻,我只有一个念头——诛了它!但权衡再三,又觉如此这般干脆的了结了它实在心有不甘,不如戏耍一番再折磨至死来得痛快。正在犹豫之时,它倏的一下蹦到床边墙上,我再也来不及思考,终一掌拍了上去,它顿时死在了血泊之中,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我擦掉了手上的血渍,长出一口气,想到都是自己的鲜血,不觉苦笑两声,旋即关上灯,欣然睡去。

,翌日清晨醒来,看到墙上蚊的尸体,犹如看到了昨夜自己最终的胜利,顿时喜上眉梢,心想:解气!解气!于是,决定让那尸体常留于墙面以示众!

2 小酒量

本以为首都的蚊素质要高于地方,想来是我天真了。现在看来,不带风油精是决策性的失误。致使我深夜无眠,仍在与蚊共舞,苦不堪言。

更可恨的是,它竟无耻的叮了我的右脚心儿,令我辗转反侧,坐立不安,欲抓不能,奇痒难耐。早知如此,今晚便不该沐浴,更不该向脚上涂了沐浴露。当留些味道,还以你颜色,呛你个口针不举,举而不坚,看你再如何作恶。

四害里麻雀已被平反,臭虫也已改邪归正,苍蝇自从唱了摇滚便不再吃屎。

而臭名昭著的你却不觉羞耻,不知悔改,仍怙恶不悛,高居四害之榜首。这世上怎会有你这般物种,上帝也疯狂了。你如此在我身上嗜血成性、大快朵颐,我已忍无可忍。想必你我的纷争也已无法和平解决,我若继续忍让,仅做口头谴责,你只会更加贪得无厌、得寸进尺。

那么,我也会像某些国家一样,被人鄙弃,遭人耻笑。

既然你我早晚一场恶战,我当先发制人,布下天罗地网,生擒活剥你。我知你长期从事地下工作,偷摸成性,行踪诡秘,飘忽不定。虽寻你不得,但山人自有妙计。

作战计划:明晚到楼下超市购得一瓶牛二,入睡前豪饮半斤,倒头便睡。你若叮咬,必中我埋伏……不对,首都的蚊牛二免疫,换做家乡泥坑。你若叮咬,必中我埋伏,分分钟烂醉床边,不省蚊事。

翌日,我必先于你醒来,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怒目而视你于床边的丑态百出,讥笑你死到临头仍鼾声四起、口水四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三千度的火焰

  

下一篇:红灯绿灯

  

本文标题:蚊的几种死法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6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