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梦与狂想

梦与狂想

作者:逡巡 2016-02-02 15:2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猫和老鼠的世界里,蟑螂小强一直都只是个看客。而我就是那个看客。在盥洗室里注视着镜子后面那个逐渐苍老的面颊,默默了很久,那有些松弛的下颌微微
在猫和老鼠的世界里,蟑螂小强一直都只是个看客。而我就是那个看客。

在盥洗室里注视着镜子后面那个逐渐苍老的面颊,默默了很久,那有些松弛的下颌微微颤动了几下,但并没有带动脸部其他肌肉,显得很诡异。那是谁?是自己吗?那不是自己,只是一个男人,天知道他是谁。

或许是上一位住客。那便显得更加诡异了,甚至还有些毛骨悚然。

其实,上一波住客也可能是一对热恋中的年轻男女,抑或是半夜出来偷腥的叫兽和颜值很高的女学生。热恋的情侣一定是俊男俏女、郎才女貌,他们初试云雨,水乳交融;而样貌慈祥的叫兽一定无比猥琐的摸索着自己学生的胴体,希望她下一秒就从一个高冷的女神化作骨子里淫乱的荡妇,陪他一起撕扯欢合、颠鸾倒凤,即使殁了也是舒服死的。想来那画面也一定很有喜感。

镜子前面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如若不然,又应该是怎样呢?或许还有更多。

不过到让我想起最近看到的一句话:镜子与交媾都是污秽的,因为它们同样使人口数目增加。

但我坚信,镜子后面必然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会有个人正在窥探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你的大肚腩,他稀松的腋毛,我胸前的一颗痣。我们的秘密都被他尽收眼底,成为他邪恶的乐趣反射着一个个赤裸的灵魂,扭曲的生命。因为只有面对镜子时每个人才是一丝不挂的。

说到一丝不挂总是能令人想到赤裸、真实与纯粹,伟大的作家钱钟书也曾戏谑的称其为真理。而我在生活中也有着一些自以为纯粹的小小乐趣。

有时我会在夏天将短袖文化衫的袖口从里向外翻出一个边,那让我感觉到自己在人群中的与众不同,可以生出许多神秘的欢喜,但

我并不希望别人发现,甚至效仿,那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欢喜,以及不为人知的与众不同。然而有一天我竟然发现楼上的男人也与我一般的打扮,我为我的敏于观察而不安,更为他的效仿而愠恼,于是我翻下了袖口的一边,只留下另一边,果然,第二天他也翻下了一边,这明显是种赤裸裸的挑衅,于是我两边全部翻下,第三天他重又翻上了两边,我松了口气,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以他的妥协而避免了。

可他却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说:生活中发现同类不易,既然我们有着一样的心思,这有趣的游戏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难道这无声的玩耍不好吗?他还说:这下与众不同的又只剩他自己,而我的归于寻常令他觉得生活又从新无味了。

我一时语塞。竟有些昏厥晃动。因为我一度认为,仅仅是我自己在以这充满艺术韵味的行迳来诠释特立独行呢。结果还未来得及抓住艺术的裙角便瞬间被打回了生活原貌。

小时候曾经有个天真但在父母看来却大逆不道的梦想,成为一名诗人或艺术家。那个时候我甚至都不知艺术与诗究竟为何物,却一直在成长中我行我素的执拗追求着。并时常会为自己的灵感而沾沾自喜。但此刻我很沮丧,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审视生活。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甚至有些惊悚却又是一直真实存在着的但总不愿直面的答案——我成为不了一名艺术家。因为我们之间由于成长、教育、生活经历以及所受的历练而累积出的造诣决定了我们即使在做同一件事儿时所引发的结果与社会效应也都是不同的。

比如一名艺术家在墙角儿“玩儿大的”,而后用小棍儿捅捅、摆摆,那是行为艺术,那小棍儿是神来之笔,那“便”是艺术的结晶,是艺术品。会引来许多人围观,纷纷拍照唏嘘点赞,声称从中看到了很多,领悟了更多,这时艺术家要是再“小”一个,那定是现场涂鸦,大家惊叹之余恍然大悟,原来到此才是整个行为艺术的终结,霎时掌声四起,因艺术家之举众人内心得以向艺术的高度靠近了一小步而热泪奔腾,感激涕零,分分钟为不断升华,无处不在的生活中的艺术而默默祈祷,回味无穷并迟迟不愿散去。让一旁的环卫工人情何以堪?

下面,若要是换做我在墙角儿“玩儿大的”,而后用小棍儿捅捅、摆摆,那就是有伤风化,公德败坏,那“便”是污秽,是龌龊,同样会引来许多人围观,纷纷捂嘴谴责,拍照发盆友圈,声称遇见了猥琐中的奇葩,这时我要是再“小”一个,围观者一准儿惊呼咋舌,霎时骂声四起,指责我大的小的不一起,浪费体力生理疾病,并继续咋舌拍照发盆友圈,交头接耳,管中窥豹,踮起脚尖擎着手机只等我“小”出来那一瞬间按动快门儿。

当然事实上还没等到我“小”出来警察便已经迅速赶来将“我们”一并摁住了,围观群众为正义使者及时出现做出的正义之举啧啧点头称赞,竖起大拇指,分分钟为素质社会的眼里不容沙子而拍手叫好,大快人心并同样迟迟不愿散去。后来正义使者将我扭送至精神病院,并分别向我的家里开具了罚款与索要了住院费。人们鸟兽散后,还是那个情何以堪的环卫工人情何以堪的看着那根小棍儿。算了,别提那根小棍儿了,那只会让我罪加一等。

其实有没有人想过,我和那个艺术家可能仅仅就是走着走着憋不住了,四下里张望无人,就地解决了,“大”的时候“小”意不浓,但被你们围的“小”意泛滥了,只得当众失态。但人们即使了解了真相也一定会原宥艺术家的无奈之举,而痛恨我的猥琐之态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秋之感念

  

下一篇:三千度的火焰

  

本文标题:梦与狂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