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微笑的等候

微笑的等候

作者:逡巡 2016-02-02 15:2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写故事总是不自觉的从结尾开始写起,可能是我不太善于写出引人入胜的开篇,抑或是觉得有了结局的故事才不至于太出格,才能心安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写故事总是不自觉的从结尾开始写起,可能是我不太善于写出引人入胜的开篇,抑或是觉得有了结局的故事才不至于太出格,才能心安理得的向前杜撰。

但不管怎样,这一篇我必须从头写起,我执拗的认为只有这样,生活才会冲我微笑,而我的等候才是有价值的。

向雯和我是高中同学,她是个爽朗的女孩,有着一身的侠肝义胆,因为她的义薄云天,在她留下印记的每所学校里都是赫赫有名的,而我一直在她旁边暗恋着她,甘做水一样的男子,受她的压榨,受她的保护。向雯一笑起来右边脸蛋儿上就会冒出来一个甜美的酒窝儿,而我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个自以为深刻的酒窝儿,我一度认为,脸上有酒窝的男人或女人都是很美的,特别是只有一边有的。那时我坚信,这辈子不是我掉进她那个窝儿,便是她掉进我这个窝儿,这是我二人命里的定数。

我也很好奇,究竟要怎样一身侠骨才能俘获向雯的柔情呢。

高中毕业后,我和向雯一同考进我市一所师范院校,被分到同一个班级。我们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学习,一起吃饭。我感谢上苍,因为真正的恋人也不过如此了。

“老泉,你觉得我和向雯是在谈恋爱吗?”我那时经常突然向老泉发问类似的问题

“我觉得你们更像是好哥们儿。”

“好哥们儿?我不喜欢这个词儿。”

老泉是比我们大几界的师哥,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便在母校对面开了个礼品店,专心勾搭纯情小女生,老泉有个特征,一对儿黑眼珠大到几乎挤没了眼白,盯着你的时候好似一汪泉水,纯洁又无辜的泛着波光眨动睫毛,我见犹怜的,更何况是那些毫无抵抗力的小女孩儿。因为他长我好几岁故送其绰号“老泉”,他也不反对,只是每次如此称呼他的时候他都说“如果你们非要喊我老泉的话,可不可以在前面加一个不字”

“当然不可以”一群小女生一个字一个字的齐声拉着长音儿

老泉看着一片银铃般的尤物,心坎儿一软从此也就欣然接受了。

那段日子里,天空总是很蓝,日子也过得很慢。而我的小小喜悦就这样在班级里,食堂边,老泉的礼品店蔓延交错着。只要有向雯在,哪里都是明朗的。可每逢周三周五的晚自习,向雯都会消失,周六周日也了无踪影,我想这一定和那个可以俘获向雯柔情的侠骨有关,想来也是心烦意乱。

大二开学后不久,消失了快一个月的向雯鬼鬼祟祟的出现,把我喊到学校操场的角落,我看到夜色下神色慌张的她心里顿觉不妙。难道她怀上了大侠的骨肉?想到这儿只觉得有一盆盆的冰从头到脚浇在我身上。她不会要生下来吧?好吧,真要那样我就带着一身冰凌茬子走遍整个男生宿舍去为她化缘,咬牙帮她一同将这个未来的武林盟主抚养成人。然后告诉他:你妈真是你妈,你爹却不是你爹。

或者她会想要打掉。“在那个做完手术已是漆黑的傍晚,外面下起雪,我想打个车,她说她想在雪里走走,我觉得她应该休息,因为她脸色苍白,寒冬腊月里额头直冒汗,但我总是拗不过她。我们便很应景儿的一前一后走在这雪地里,没有一句言语。雪越下越大,我跟在她身后,一脚一脚踩在她的足印里,扩大并把那变作我的足印,我不想任何人知道,她曾如此落寞的走在一个风雪夜里,我想所有人知道,那一夜我在她身后,比她的心还疼。

如果真是这样,向雯,为何不让我走在你前面呢,你可以寻迹着我的指引,我为你挡住风雪,你便不会迷路啊。

“啪”的一声向雯的手抽在我后脑勺上把我打回了操场。

“发什么愣呢”

“干嘛啊你,我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向雯告诉我其实最近她一直在夜总会里做酒水促销,碰到一个醉醺醺的中年男子捏了她的大腿,她拎起酒瓶慰问了那个人的秃头顶,旋即夺门而出一路跑回学校。

“那里有监控,不会把我拍下来被人家寻仇吧”

“你艺高人胆大,谁敢寻你的仇啊。

不过那地方你今后不要去了”

“我这是勤工俭学知道不。再说了,你是谁啊。狗拿耗子。不过可惜了我那身新买的运动衣,也不敢回去换了”我这才发现向雯迷你的短裙下白皙而紧绷的大腿,正杵在一双亮粉色的高跟鞋上晃晃悠悠的站立不稳,薄薄的丝袜在狡黠的月光下忽明忽暗的闪出暧昧的光泽,映在我邪恶的脸庞上,我也想掐她的大腿,反正她现在手无寸铁,我压抑着自己正在勃起的思想,可还是忍不住想在她身上犯罪。

现在我理解那个中年男人了。

“总之就是不许去了”我小声嘀咕了一句,讪讪的夹了夹双腿中间那话儿。他正倔强的指向暗夜深处。

真奇怪她是怎么跑回来的,在这朦胧的夜色里想必一定是一道很拉风的景致,那个年代若有朋友圈,她一定会被连夜传颂的。

后来向雯发了一场高烧,后来我一边暗自窃喜她没法儿出去乱跑了,一边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她一段,后来向雯说:南风,做我的男朋友吧,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我,被你伺候着真好。我默不作声,可心里已然被这晴天霹雳给霹的乱七八糟幸福了一地。哪里有什么侠骨,向雯的柔情独属于我一个人。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和旨意。

后来,风卷起了云的衣裳,我抓住了风的翅膀,带着我和向雯自由的飞翔,快乐又感伤。

“南风,你为什么叫南风?是你妈自摸南风胡牌后,一激动产下了你吗”向雯用手拨弄着我的眉毛

“我就喜欢你的想象力,不过这倒也是个不错的诞生方式,兴许今后能称霸赌坛,就这么着了”我笑着说

“讨厌,没句正经话。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混蛋样”她用手按住我的额头向后推了一把

“恩,香,真香,是郁美净吧”我闭起眼纵着鼻子

“一对狗男女,这里还有个人在你们身边忙碌的穿梭,你们视若无睹吗?”老泉一边拆纸箱子一边说

“那你把我们当空气好了”我和向雯异口同声

“出去……”

那晚我们被老泉撵出来后向雯去超市买水,我百无聊赖的向学校走去,迎面撞上一个满身酒气的醉汉,似乎他知道我是谁。蓦地变出一把自制的单管儿土枪,冰冷冷的枪管就在一瞬间抵住我的下巴,让我根本看不清那枪是否上了膛,只觉睾丸一紧一紧的,我很想逃跑,更想就此昏厥,可我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索性就那么站着晕过去了。

这时向雯有力的手一把抓住枪管,从那个醉汉的手里将枪夺过来,那一刻我又奇迹般的醒了,无比崇拜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空手夺土枪的女汉纸。

“你他妈要干什么”醉汉晃得很厉害但迷离的三角眼一直放着凶光盯住向雯大声咆哮着

“你他妈要干什么”向雯冷冷的不知从哪儿甩出这么一句,那冰冷足以穿透整个黑夜

“我要办了这小子”醉汉用手指我,我躲闪着不让他锁定

“滚,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回到你的生活里自生自灭去吧”小华词汇量真多,说话又富有哲理,似是在超度这个醉汉,我更加崇拜她了

“行,你等着,你们等着”经典而套路的结束语,如果没猜错的话下一句应该是“我叫人去”

醉汉就这么跌跌撞撞的消失在这夜里,不知所踪了。向雯转过身面向我

“你害怕吗”

然后她猛地举起枪连冲我抠了四五下扳机,我毫无悬念的尿湿了左边裤腿。

“别怕,枪里没子弹,他是个怂货”向雯一脸疲惫的放下枪

“我不怕他,我有点怕你,其实我也是个怂货”我心里想着,但没说出来。

原来真有侠骨其人。而我似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转正了?因为我嗅到了陈醋的味道,我浮出了水面。陆地的空气很是新鲜,就是有一点凶险。虽然这代价有些慎人,可我却兀自欢喜。

但事实上那次枪击未遂事件之后,向雯便不再去老泉的礼品店,也刻意躲着我。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她在校门口上了一辆雅马哈机车,坐在前面开车的竟是那天的醉汉,向雯双手扶着那醉汉的腰。我确定他应该就是那侠骨了。侠骨?什么玩意儿! 我发疯似的跑进雨里,我想这个时候应该有场瓢泼大雨,于是老天拉过一块乌云十分配合的开始电闪雷鸣。

我歇斯底里的在雨中吼着,直到嘶哑,直到无声,我精疲力竭的坐在路边,任雨水和着泪水流淌。那一刻我想抛弃了这个世界。

而那一别没成想竟是再不相见。

之后的日子在老泉的礼品店里,我整日抱着各类啤酒五迷三道的完成了剩下的学业。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假期过半

  

下一篇:在寂寞中阅读,在阅读中美丽

  

本文标题:微笑的等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5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