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不要告别

不要告别

作者:逡巡 2016-02-02 15:2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宇,抱我!” “……”  “抱我!你答应我的,记得吗?你还记得吗?你一定记得,我知道你不会忘掉,我知道,我知道……”  眉
“宇,抱我!”

“……”

“抱我!你答应我的,记得吗?你还记得吗?你一定记得,我知道你不会忘掉,我知道,我知道……”

眉最后一滴眼泪落到宇的脸上,晶莹,剔透,润湿宇的皮肤,然后干涸,消失。

眉失神的看着宇,目光焕散,神色木然,呆呆的,恒久、恒久。宇安详的躺在眉的腿上,脸上看不出一丝痛苦的迹象,只有祥和,是的,宇不会再醒来,眉知道。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眉置若罔闻,目光蓦的柔和下来,她抱紧了宇,死死的抱住,嘴中自言自语的小声念叨着什么。眉将头深深的埋下去,缓缓的,用脸轻轻擦着宇的脸颊,身形蜷曲,瘦小。

四月,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阳光洒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街上的人们懒散而麻木。眉和宇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空间,又仿佛定格于时空的某一点,远处的警笛声逐渐迫近,人群依旧拥挤,喧闹,不时会有新的人驻足观看,唏嘘不止。眉扬起脸,茫然环顾四周。

每个人的面孔都如此陌生。他们身旁那片血迹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鲜红、诡异。

宇的追悼会很冷清,到会的就只有少数几个亲戚和一些不错的朋友。宇的母亲泣不成声的站在灵位旁缠绵悱恻,悲痛欲绝,宇的父亲一连憔悴的向每一个来悼念的人点头致谢。

眉站在离灵位很远的角落里,欲哭无泪,阵阵干涩的苦痛侵袭她,她想再看宇一眼,可是踯躅不定。这时,宇的父亲走过来,对眉说了几句安慰的话,让眉早些回去。眉失魂落魄的应着声向外走去,她最终没有回头。   

阳光依旧明媚!

眉走在路上,忽然间没了方向,一切都太过突然,她不愿接受,也无法接受。

宇的死对于她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毋庸置疑,她爱宇。一路上眉满脑子都是宇最后一刻时的映像——宇一脸兴奋的向她跑来,她的心也惴惴不安,兴奋不已。宇越来越近,那一刻,她决定了,告诉宇,她爱他。

忽然,她看见一辆飞驰的汽车闯入视线,接着,就看见倒在血泊中的宇。眉感到一阵晕眩,使劲摇了摇脑袋。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家门口,眉掏出钥匙,笨拙的打开门,父母还没回来,她径直走到自己房间,踢掉鞋躺倒在床上。眉盯着天花板,顷刻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将手伸到枕头下一阵摸索,她拿出一张照片,是跟宇的合影,小心翼翼的端祥着。

照片上的宇憨厚、可爱。而她却一脸不在乎的不知在看向哪里,两个人之间还有一点距离,她后悔,为什么当时不能靠的再近些?为什么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她恨自己,这是他们唯一的一张照片。两年,她没有向宇说过一句“我爱你!”眉感到自己的心像是被谁揪在手里使劲揉捏,那感觉真实而长久。眉闭上眼,想到就此睡去也许会远离现实,忘掉一切。

浑浑噩噩中,眉又看到了宇,宇远远的站着,凝视她,旋即,向她走来,她听到宇说:“眉,我爱你!我们结婚的那天,在所有亲友面前我会拥你入怀。眉,你高兴吗?”眉扬起脸,激动的心情无可遏止,她要告诉宇说她高兴。然而当她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脸血迹的宇站在她面前,她害怕极了。

眉醒了,气喘吁吁的坐起来,蜷在角落里。

窗外一片漆黑,夜色已悄然间笼罩大地。

良久,眉的呼吸逐渐平稳,下床走出屋子。父母正在看电视看到她出来像是要对她说些什么。眉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径直走向厕所,她恨他们,因为眉的父母总是教唆她,从一开始认识宇,眉的父母就对眉说:“你不能对他百依百顺,要不然他会不把你放在眼里,他会不知道珍惜你,你要时不时的考验他,只有这样才能死死拢住他的心!”眉更恨自己,因为她竟然听信了他们的话。

其实,眉清楚,那样并不好。眉爱宇,自一开始便深深的爱着宇,然而眉害怕失去宇,她渴望宇好好爱她,可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全身心的爱过,总是刻意保持着距离。她充分信任,唯有距离才会令人产生一种神秘莫测的美,她甚至不愿意让宇明确的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他,总是给宇一种危机感,她认为这样会牢牢的抓住宇,从而使宇更加珍惜她。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自信,她觉得自己在运筹帷幄她和宇的爱情,一切都会在意料当中。

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然而一切都已为时过晚,当她终于决定不再伪装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时,宇却离开了她,永远的离开了她。想到这里,眉又一次绝望。她想宇,她发疯似的冲出家门,将父母的呼喊声甩在身后,奔跑在灯火通明的街边感到孤独、无望,嘴里不停喊着宇的名字,听到自己钝重的心跳声,终于,精疲力尽,瘫倒在地上。

深夜的路面冰冷而潮湿,眉睁大眼望向夜空,想到她和宇曾经一次次从这里漫步走过,宇一次次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而她却连声谢谢都没有说过望着深蓝的夜空,她觉得宇就在她身旁,在某一个地方深情的凝视着她,良久、良久……

当眉的父母找到她时,她蜷缩在路面上,正瑟瑟发抖。

眉病倒了,每天只是躺在床上发愣,不愿和任何人交谈,眉的父母很担心她,却不知如何是好,眉一天天憔悴下去。一天晚上,眉又梦到宇,眉让宇抱她,宇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仍一动不动,眉焦急的大喊,然后宇渐渐模糊,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眉绝望的喊声回荡在空中。

那以后,眉昏迷了三天三夜,混沌中,她感到自己离宇越来越近,仿佛可以闻得到宇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

“宇,对不起!可是,我爱你,你听得见吗?”眉的呼喊悠长、绝望,她甚至感受到一种类似于死亡的东西在逼近,但是却并不恐惧。

第四天的清晨,眉奇迹般的醒来,看到床边一脸焦急而又疲惫不堪的父母,轻轻的笑了笑。

“我回来了,现在有些饿。

” 眉的父母兴奋而激动的一个冲向冰箱,一个冲向厨房,他们要准备一桌丰盛、美味的饭菜。

眉!他们唯一的女儿,他们爱她。

阳光透过窗子恣意洒进来,屋子里平整而干净,时而会从某个角度反射出点点亮光,眉伸出手,张开五指伸向窗口,从指缝间看被分散的阳光。

“宇,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看得见!”

宇离开已经一个多月,奇怪的是眉没有再梦到他。

每个星期日眉总会去看宇的父母,然后在宇的灵像前默默站很久。自从宇离开之后,宇的父母一下子苍老许多,眼神呆滞、无光。空洞到了极至。失去宇,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失去生活的希望,生存的意义已经不再明确。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

  

下一篇:不自大便自卑

  

本文标题:不要告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5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