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心中永远的老炮儿们

我心中永远的老炮儿们

作者:逡巡 2016-02-02 15:2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是看着《摇滚英雄》这部电影一路坐着高铁,热泪盈眶赶到北京听“老炮儿”的。电影剧照,会不会引发对最近某本“相册”的遐想

我是看着《摇滚英雄》这部电影一路坐着高铁,热泪盈眶赶到北京听“老炮儿”的。

路上安静的车厢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对着手机屏幕眼角湿润着,谁他妈又会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已经三十五岁,怎么还会因为看到别人为梦想打拼或坚持而随便哭泣呢?我不应该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吗?岂有此理。

不过,看完后我却觉得我实在是怀揣着梦而来的。下次,我可能还要去个迷笛或者张北或者草莓音乐节什么的,继续带着自己的心有不甘,在有生之年,在还没有真正老去之时,走遍年轻时想去却没有去,现在若再不去则会一生遗憾的每一个地方。不管怎么说,岁数大了,脸皮也厚,羞涩已然无法再去充当我胡骚情的绊脚石,只要我想,便没有理由驻足不前,我要离自己曾经的、现在的、以后的梦想近一些,再近一些!

那些濛濛的、细小的冰凉,轻轻的落在每一个穿梭于三里屯北大街里左顾右盼的人们的头发上、脸蛋上。虽然已是午夜时分,可密密麻麻的人群依旧在霓虹闪烁里摩肩接踵,在玻璃后面昏黄的灯光下推杯换盏,眼神迷离。

我们住在三里屯附近,距离工人体育馆还不算远的soho商业体背后的小胡同里。

这是一座不眠不休的城市,有人深夜十点逛书店,坐在台阶上读书,还有人就在书店对面的酒吧里看艳舞女郎跳钢管舞。门口的小二招呼着行人:大哥,进来吧,木有最低消费,木有少儿不宜……。当然,毫无意外我属于那种会不假思索的钻进昏暗里看姑娘扭屁股、高抬腿的闷骚大叔,若不是带着孩子我想我会那么做的,而正因为我带着孩子,竟没有一个小二愿意向我抛来善意的召唤。于是,我只好尾随一位黄毛长发,黑丝短裙的洋妹子走进书店。谁知道人家穿过书店径直向商场深处走远,这时儿子非要看《小王子》的连环画,死命的拉住了我,而我则一直心不在焉的眺望着细雨中的街对面。

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而又猥琐。

第二天,也就是2015年11月21日晚,我们很早便赶到现场(北京市工人体育馆)。检票、进场、上厕所、等待、拍照发朋友圈、再上厕所、再等待。

然后,体育馆内灯光熄灭,位于中央区域的各种舞台效果亮起,场馆内响起一片尖呼声,中央舞台正上方的四面大屏幕,播放着电影《老炮儿》震撼的宣传片。

演唱会在一曲《北京一夜》里正式拉开帷幕。一开时,张旸演唱了几首被他改编的匪夷所思的歌曲。像什么什么什么……好吧!说实话我一首都没有记住。因为坐的过于靠后,我一直在调节手机镜头的远近,既而变得有些不耐烦,恨自己的囊中羞涩,恨自己买不起前排的座位。

其实,我一直在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在首都的天空下,在全国兄弟姐妹们面前失了态,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在庸人自扰,没有人会在意身旁的你是否矜持的正襟危坐,认真的观看。因为,这他妈真的不是一场严肃音乐会,人们就是来宣泄、来发疯、来怀念、来哭泣的。也许有人会怀疑,老炮儿们廉颇老矣,还能掀起千层浪不成?那还要牛犊子干嘛?

但事实证明事实如此,无论现场失控与否,“年轻的老黑豹”第一首歌唱罢,我失控了,在妻子和孩子面前,我似乎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少年,庆幸自己没有在座位上翻滚,抑或随地小便。不过,那又怎样呢?即使这样做了在今夜看上去也是那么的不过分。因为,真的没有人在意,所有人都正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疯着呢。你谁啊?

一直以来,都感觉黑豹乐队的曲风是比较偏流行的,如今一出场依旧是从前的味道。不过,第十任主唱张淇的加入给老豹子的血液里注射了不少年轻的DNA。现在的黑豹乐队稳健中透着锋利,凶猛而又不失冷静。尤其看到乐队元老级人物李彤以及赵明义还在台上,不禁叫人慨叹岁月催人老,英雄出少年。

当晚,那首他们唱了一辈子的传奇佳作《无地自容》,再一次在“老炮儿”现场被如今的黑豹乐队精彩而满赋激情的演绎出来。气氛虽狂躁而浓烈,可总觉得还是较之窦唯少了点什么,是那种桀骜不驯的小眼神儿吗?或许是我太过念旧!

赵传一出场我就放心了,他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任性的丑,但却温柔如初却还不显老。因为,丫在自己很年轻的时候外表就已经足够的着急。他为大家带来了《一颗滚石》、《爱要怎么说出口》,在演唱《哦!莎莉》的时候,瞬间将我带回到少年岁月中那些青涩苦闷的旧时光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永不消失的老炮儿

  

下一篇:我的人生,青涩如初

  

本文标题:我心中永远的老炮儿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4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