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阴间那点事儿

阴间那点事儿

作者:逡巡 2016-02-02 15:2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我叫黑无常我叫黑无常,喜爱黑色,一袭青衣,居无定所,生性乖张,脾气暴戾。但我嫉恶如仇,爱打抱不平,心有侠义之情,一身铮铮铁骨,又名死有
1 我叫黑无常

我叫黑无常,喜爱黑色,一袭青衣,居无定所,生性乖张,脾气暴戾。但我嫉恶如仇,爱打抱不平,心有侠义之情,一身铮铮铁骨,又名死有分、范无救。我头顶天下太平,心有阴阳公正,魑魅魍魉们见到我无不闻风丧胆,落荒而逃。可是,我觉得自己虽然外表耿直,内心却是个比较善良细腻的勾魂使者。我不像老白(白无常)那般整日端着一副谦谦君子的架子,我觉得那就是虚情假意。再说了,他见天儿吐个长舌头,哪个君子像他那样面目狰狞。不过,我们虽然黑白分明,可关系向来牢靠,若论起我二人的情分,是要追溯到生前的。

还记得那年杏花微雨,我俩漫步南台桥下(不是好基友,我们是纯洁的兄弟友谊),忽而微雨变暴雨,滂沱如注,热心的老白扬言回家取伞,要我于桥下等候,转而不见了踪影,憨厚实诚的我左等右等上等下等,就是盼不来他的身影。转瞬间河水暴涨齐腰,可我又不敢随意离去,唯恐老白取伞归来不见我,着急上火,况且作为好兄弟,应该言而有信,说在哪里等候就在哪里死守。所以,老天爷并没有因为我的淳朴而动容,一江春水仍是不加犹豫的将我没顶,我随波西游,撒手人寰,临了不忘在桥柱上刻下几个大字——到此一油(所以在中国,这个传统是历史悠久的)。因为死守一个诺言,我守死在南台桥下,我不觉得自己很愚蠢,我认为自己很伟大。

等等,老白呢?伞呢?

当然,老白最终执着伞累的像狗一样的跑回来,可却只见汹涌波涛,不见我的靓影,当他看到桥柱上那娟秀的字体时,恍然大悟,泪如雨下,默默的上前将“油”字杠掉,在旁边写下一个“游”(情急之下难免有疏漏,我可是被冲走哒!)。老白捶胸顿足,仰天长啸,哭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他泪眼婆娑的看着手中的两把伞,偶然发现商标赫然醒目在眼前——天堂伞!遂又是一番呼天抢地。

少心没肺的东西,拿这么个不吉利的牌子!

最后他哭的力尽气绝,愤恨的扔掉手中那两把万恶的雨伞,失魂落魄的呆望着桥柱,少顷,不知从哪里搞出来一根长绳,于桥下自缢身亡,结束了自己年轻有为的生命。

后来,我总是唏嘘,还好我没有擅自离开,站在原地被水淹死,不然,老白岂不枉死?我若当时离去,待折返归来看到他吐着血红舌头的恐怖样子,又没有随身携带绳子,惊恐之余非一头撞在桥墩上不可。那样头破血流,肝脑涂地的岂不仄悚、慎人。

不管怎么样,老白够意思,我也不含糊。好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到了阴间咱俩还做好基友,哦不,好兄弟!

这件事不知被哪个过路的孤魂野鬼拍照发了朋友圈,标题叫:一对生死好基友!马勒戈壁的,说他妈一百遍了,是好兄弟!一夜的功夫,在阴间消息不胫而走,图片被转发破百万,我们算是跳进忘川河也洗不清说不明了。不过,阎王爷得知后对我们的信守不渝大加赞赏,并决定在阴曹地府树立为典型给予嘉奖,以正风气。而且还将毫无工作经验的我们委派给城隍爷,取名无常二爷,官拜正股级,专业技术职称勾魂使者,专门扬善罚恶,捉拿不法之徒。

临走阎王爷为我们践行之时,还神秘兮兮的问我:你嫂子特别好奇,你们谁喜欢在前面多一点?

我也是操的了这无聊混蛋的朋友圈。

“好吧,领导!我们一定好好干,不辱使命!”我信誓旦旦

“恩,好好干!”阎王爷一脸坏笑

上任的路上我俩心事重重,这时老白问我:“你说,一会儿到城隍爷那里报道,他会不会也问咱们这些问题。”

“你丫闭嘴吧!赶路!”

2 我叫白无常

我叫白无常,偏爱洁白无瑕的东西,舌头比较长。我还有个名字叫谢必安,我和黑无常是惺惺相惜,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但黑哥属于凶神恶煞,平日里总是怒目圆瞪,睥睨一切奸佞邪恶,无论人鬼,见到他无不胆颤心寒。曾吓死小人小鬼儿无数,也曾无辜了些胆小若鼠的平民百姓。确实,有时候他的刚正不阿是有些冒失,我经常劝诫他,可他的固执总是令我无可奈何。他总说:作为摄魂使者,没有一脸凶相如何震慑那些怙恶不悛之人,况且你以为我们是做什么差事的,要那些慈眉善目有个卵用?欧巴!伦家真是辩不过你,不争也罢。虽然我每每附和,可心中总是不服,我偏要做一个具有亲和力的勾魂使者,让无论是谁跟我走的时候,都能够一世了然,心无挂碍,无所畏惧。像是我帽子上的标语“你也来了”,多么温馨的问候啊!无论是多么稔恶藏奸之人,死都死了,干嘛还要让其万劫不复呢。哈利路亚,有时我真觉得自己该进天堂,可惜我一朝入道,生生世世算是与耶稣基督再无缘份,还是用一颗平常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慈悲为怀感化那些迷途的羔羊吧!我听说西方极乐世界的弥勒都夸我鬼身佛心,要不是阎王爷扣着我的通行证,去年差点跳槽。不过,我也是舍不下我那凶巴巴的黑哥哥,自打我有了媚娘,他也不再常来找我下五子棋,也不知道下班都在哪里鬼混神游,他也老大不小的,却还这么孤着,我几次三番有意撮合他跟孟婆,可他差点与我翻脸,最后告诉我说,他心里只爱白富美!我知道你说谁呢,我就不明白了,小倩有什么好,整日无所事事,卖弄风骚,飘过来飘过去无非两条毫无血色的大白腿,还真把自己当做七仙女玩什么衣袂翩翩。再者说,人家早也意有所属,心就压根儿没在这地府之中。我那没出息的黑哥哥,没事儿就黑红黑红着个脸蛋子,耷拉着裤裆子,跑人家小倩面前献殷勤,城隍爷年初造的预算,好不容易年末批下来,给你配条新款的镀铬锁链,那是要你锁那些恶贯满盈的王八蛋们的,你却转手屁颠屁颠送给小倩拴她的宠物狗,还给那狗取个小名儿叫小黑,那明明是只白狗好不啦!扮恶心扮的这么正大光明的,真是单相思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通通变了脑残无可救药。

唉,爱是种病,黑哥哥是病入膏肓喽!

还好他没有被那红颜祸水蛊惑的丧失掉全部心智,工作起来依旧劲头十足,不苟言笑的他时不时还跟我谈笑风生,最近他总是问我:老白,老白,你说我是不是阴间颜值最高的鬼?我心想我又不是魔镜,可怎么回答你,况且阎王爷明令禁止人死变鬼进入阴间后恣意撒谎,不然一经发现,男鬼剁掉小鸡鸡,女鬼装上小鸡鸡。你说你那惨不忍睹的做一百个表情都是一种穷凶极恶的脸,我该怎么说实话才能伤你伤得不让你那么痛不欲生呢?我只好冲你扮个鬼脸,结果又被街拍,于是当晚朋友圈爆传——白无常床上有媚娘,床下仍与黑无常藕断丝连。我受这个冤枉就是想告诉你,我们本来就是鬼,本色生活就好,不用扮我们这张脸就是一个大写的鬼字!要什么颜值?要什么颜值?而这似乎也说明黑哥哥真的比我傻。真的。

最近他上班总是拉着我,我怕他掉色,可他就是不撒手,还一个劲儿的傻笑,嘴里咕哝着:倩倩昨天冲我抛媚眼来着⋯⋯

我他妈的也是呵呵了,那个倩倩看谁都那样好吗?

3 孟婆的心事

我叫孟婆,炖的一手好烫,世代在奈何桥边叫卖,往来游魂留恋阳间,无不在望乡台旁犹豫驻足,但是,喝过我的汤后都觉神清气爽,瞬间忘却一世忧愁。所以,数年来我的生意还算红火。从古至今,在民间关于我的传说有很多很多,有说混沌初开时,我本是天界稗官,只因看遍人界众生桎梏于恩怨情仇之中,生死纠结,于是主动请命到地府,为人鬼于轮回之前排忧解难,使他们可以在黄泉路上轻松、潇洒走一回;也有的说我是孟姜女的化身,男人外出打工,老板拖欠农民工工资,讨薪不成,死在工地上,我虽为一介弱女子,但作为家属依然要据理力争,可又不知道该从何闹起,只有扑倒在工地门口号啕大哭。谁知道才哭出来几声,整个工地全部坍塌,还砸死不少工人。艾玛,当时我吓坏了,仓皇而逃,心想这该死的豆腐渣工程。上天见我功力非凡,又悲痛欲绝,出于怜悯将我安置于此,为众生解脱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还有一种说法,将我杜撰成西汉时期一位通晓佛法的老处女,自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若是在明清时期,我肯定会被送至“扬州瘦马培训基地”,成为秦淮河畔一代名马),美艳如花,一生未嫁了无牵挂,只劝人积德行善,吃素不杀生,由此感动天感动地(其实是怕我泄露天机,于是让我每日熬制迷魂汤,美其名曰孟婆汤,自己服下,一点点消除记忆)。还不是天空那点姹紫嫣红的男女破事儿,不说也罢,就让我忘掉自己吧!

在这些传说中,我最喜欢第三种,那曲折跌宕的情节,符合我如今的气质。因为任何沧桑都无法掩盖我的秀外慧中,我猜想自己年轻时一定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可惜我是真的记不得了。

由于最近鬼量骤增,(听说人界战乱四起,恐怖组织横行肆虐,人们纷纷赴死,表示活着又累又烦又害怕)。阎王在阴曹改制,大力推行新政,换下一大批老臣,又新招募了牛首阿旁。我恨死这两个龟儿子,他们总是跟我过不去,要我交什么占地经营费,忘川河污染治理费。我奶奶的奶奶都没听说过在这里叫卖还要交费,奶奶的,我不从他们就驱赶我,踹我的摊子砸我的锅。于是我总要起早贪黑躲躲闪闪,不在桥这一边便是那一边,很多次为了躲避他们的骚扰,我一个老妪愣是在桥洞里一挨便是半宿。这两个混蛋白喝我的汤也他妈不去投胎。作威作福耍臭不要脸。可怜老身我势单力孤,阎王和他们沆瀣一气又装聋作哑,我只能忍气吞声,却也奈何不得他们。

听说前些时日城隍那里新来两个后生,一黑一白一凶一善,有趣的很,我几次三番想见见新人,却总是无缘谋面。直到那日一名叫媚娘的女子来我这里喝奶茶,我们相谈甚欢,有意思的是,她竟然是白无常的女人,真是世事无常,缘分却天注定啊。这两个后生性格迥异,但看得出来他们情重姜肱,尤其那个黑无常,媚娘私下告诉我,他看上去冷酷无情,实则热情似火。看他下班后整日东游西逛,无所事事,我也属意认他做干儿子与他相依为命,我这多年来的积蓄不但有了归宿,再碰到牛头马面那两个畜生,我也算有所倚仗。但没想到一件皆大欢喜的美事,却让白无常活生生给办成一次深重的误会。都知道地上的人心复杂,没成想变做鬼脑子还这么爱浮想联翩。如今,街坊们都以为我老太太想吃嫩草,议论纷纷,我百口莫辩,落得个晚节不保。

这件事只好暂且作罢。媚娘啊媚娘,你这话是怎么传的,可害苦老身喽!

4 判官之死

首先要声明一点,判官并不是一个人,更不是一只鬼。因为他是一群鬼。而我们一般意义上所认为的判官,是四大判官里掌管生死簿的崔判官,因其工作分工涉及人民群众生死决断,所以较之其他判官在人们潜意识中的地位便略高一些。但是,他确实无法完全代表判官这个群体。

现在让我们先来科普一下判官的种类。当然,如果你非要带着迷信的眼光去看待以下这些无聊的文字,你完全可以马上选择静静的飘至第四段。那么,请你也一定不要后悔自己适才那个愚蠢的决定,因为,如果你不阅读这一段,对于稍后你身陷于第三段的一头雾水时我将不负丝毫责任。另外,我对灯起誓这绝对不是诅咒!

阎王殿里负责审判鬼魂的文武四大判官分别为: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阴律司(排名不分先后)。

作为赏善司,我执掌着善薄,偏好穿绿色的长袍,爱笑。虽然是在一个阴翳的鬼地方,虽然是在庄严恐怖的阎王大殿上,可我就是爱笑。我总是保持一副满足的模样,那使我看上去威严又不失和善。爱笑的人其实内心最为复杂,我不喜欢被同行、下属或是领导洞穿心思,那么微笑便是最好的伪装。顾名思义,我分管的是一项跟钱过不去的差事,但同时这也是个肥差,阴间一年里大部分的经费都要从我这里支出。生前乐善好施的小鬼全部由我调度,根据生前行善程度大小、多少予以奖赏。在六道轮回中,或登天成神,或投胎做人,都由我说了算。有了我的指令只须在孟婆处喝一碗迷魂汤,忘却生前恩怨,即可好梦成真。阎王爷如此看重我,我也不想令他失望,就是有时候也心惊胆战。阎王爷出手向来豪气,买东西总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像置办宅地,给老二小三置豪宅,平日里人界天界的迎来送往,时不时看望下大领导⋯⋯哪个不是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而这些都需要我亲力亲为的去办,每一笔账单都有我的署名。听说去年底刚刚召开的人鬼神三界大会上通过一项决议,增设一个独立的部门,负责巡游查处各界的贪污腐败、公款挪用、私设小金库等现象,我这心里大半年没着没落,惴惴不安的。不过好在他们如今滞留在人间一时半会儿过不来,据说人间的此类案件多如牛毛,上边要求这一组人马死磕在人界,立刻又新成立了两组人马分头行动。看起来这一次决心很大,来势汹汹。

如今度日如年的,总有种大难临头的不祥预感,人界把那些被查处对象分为老虎和苍蝇两个等次,不知道我算什么,我想我怎么也得属于老虎,而且是大老虎。根据阴律司的数据统计:最近跳楼到阴间来的人数占80%。摔成照片也很滑稽。可是我怎么办?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可怎么再去寻死?心烦,真想去死。

阎王爷倒一直是少心没肺的我行我素,一点不知收敛,还几次在中层大会上揶揄我胆小如鼠。他说:很多时候莫名其妙的一把火总能烧尽大部分忧愁。我当时就茅塞顿开,心里不住唏嘘,领导就是领导,办法多,点子毒。当天夜里我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阎王爷的老二、小三家里各放一把火,烧的她们魂飞魄散,须臾间化作过眼云烟随风而去。

只有不断的学习和提高自己,才能跟得上领导信任的步伐。在人界情人是反腐利器,我这次一不做二不休的快刀斩乱麻,阎王爷还不得赏我赏到死去活来。

可第二天一大早,阎王爷竟然提着砍刀满世界的叫嚷着要让我永世不得超生。我心想,这是要做足戏份吗?我要不要配合一下?这时我接到一只神秘鬼的电话,他说:阎王要你烧账本儿,你却烧死人家马子,还一口气烧死俩。若不想万劫不复,一个字——快跑!

艾玛!我再一次恍然大悟。现在生不如死,能往哪里跑呢?顾不得那么多,还是走为上策。一直往南方跑,一直往南方跑⋯⋯唉!还不如死掉算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些不明觉厉故事

  

下一篇:第六根手指(20)

  

本文标题:阴间那点事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4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