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些悬疑迷你剧故事

一些悬疑迷你剧故事

作者:张若愚 2016-02-02 15:2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Part.6由于破案有功,吴奇终于获得了假期,他陷在沙发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新闻里正在报道年轻警察刚刚实习就勇破大案的事迹,小赵成了
Part.1

黑色身影如鸟儿般划过天空,坠向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然后在人行道上化作一片嫣红。随着经济的崩溃,曾经赤炎疯狂的股市早已变成绿色的海洋,恐慌如病毒般在人群中迅速传播,许多曾经风光的都市白领和金融家都选择以死来逃避那些一千年也偿还不了的债务。几周前一名股票经纪人的自杀场面,一直在警官吴奇的脑海萦绕着。

“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必因此而寻短呢。”吴奇对自己的警校同窗也是多年的搭档方勇说。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的奖金全部赔进股市里了,最近女儿要升学,你弟妹又嚷嚷着换房子,有时候我也觉得活着太累,真想给自己一枪算了。方勇喝了口茶水:“可是转念一想孩子还小,你弟妹也年轻,总不能让别人睡咱的媳妇打咱的娃,所以还得坚持着过下去。”

局长忽然推门进来,在他身后的是一位看上去年纪很轻的小警察。

“这是小赵,以后就在你们科实习。”然后局长凑倒吴奇身边小声地:“赵区长的侄子。”

吴奇识趣的点了点头,这年头不少领导都利用关系把子女往局里送,这样的警员往往没什么能力又仗着靠山目中无人,骂也骂不得,训也训不得,出任务还得时刻保护着点,生怕出了三长两短得罪上头的神仙。不过还好,他们一般都是干个一年半载走走程序,之后就会分到系统里其他钱多责任少的岗位。

吴奇心想:又要做保姆了。

忽然电话铃声大作,方勇接起电话,片刻后脸色骤变,吴奇跟他搭档这些年出生入死,还从见过他脸色如此难看。

方勇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对局长和吴奇说:“接到报案,籍山大学又一起自杀案……。”

吴奇舒了口气:“我当什么大事,一个自杀案,你紧张什么啊?”然而当他听了方勇接下来的话,也感到一股凉意爬上脊背。

“死亡十八人。”方勇说。

籍山大学是本地唯一一所重点大学,全国闻名的高等学府。自杀事件发生在一个小会场,当时一个俱乐部正在进行活动。从现场看,这些学生是用指甲刀,领带,鞋带等简易的工具戕害自己,直至全部死亡,有一个女生甚至用挖耳勺将脑袋掏了个洞,脑浆流了一地。清洁工第一个到达现场,被这诡异血腥的场面吓得几乎精神失常。

小赵只在现场呆了一秒,便冲出大门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先到的警察对面如土色的清洁工进行了简单的询问,但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刚刚询问了死者的同学和室友,死难者在事发之前均没有任何反常举动。”方勇对吴奇说:“难道他们是信了某种邪教?像大卫教那样相信世界末日之类?”

“你见过预谋自杀不准备工具而用指甲刀的吗?什么人又能忍受得了用挖耳勺挖穿头骨的痛楚呢?这是临时起意的集体自杀。”吴奇也被自己的推论吓到了,这显然是有悖常理的。

这时局长走了过来,他表情严肃的对两位得力干将说:“这些死者所参加的这个俱乐部只吸纳最有背景的学生加入,躺在里面的人全部出身显赫,我刚才接了很多死者家属的电话

……他们全都是手眼通天的人……我压力很大,希望你们尽全力查出个结果,否则我混不下去也没有你们好果子吃。”

“可这是自杀案啊,局长。”吴奇说。

“也许是,也许不是。”局长开始回忆:“十年前,我还是做刑警的时候遇到过一个震惊全城的案子,当时的报纸称之为【催眠杀人】,一位心理医生通过催眠令病人几乎割下了自己的头。由于那医生自始至终没有动病人一根手指,因而无法定罪,最后经过鉴定那医生患有严重的精神病,所以便被关在了赤方精神病院。我建议你们去一趟,也许从那位医生身上能找到与此案相关的线索。”

Part.2

赤方医院,本市最著名的精神病院,专门收治不可治愈并犯有严重罪行的病人。医院坐落在郊区的群山里,远远望去就像一座戒备森严的堡垒。

“请将钥匙、手机、打火机、钢笔、硬币以及所有这张纸上画的物品放进筐里。”医院保安对吴奇、方勇和小赵说。

“不过是精神病院,怎么比飞机还严格?”小赵抱怨道。

接待他们的医生解释道:“因为飞机上没有一百多名危险的病人,你别看他们精神不正常,但智商并不低,他们能用任何你想不到的工具逃跑或杀人,而且智商越高就越危险。”

随后医生带吴奇一行穿过了活动区,这里是症状较轻的病人活动的地方,有人蹲在墙角自言自语,有人高声唱歌,每一个病人附近都站着高度警觉的护工。

忽然一名年轻女孩冲上来递给小赵一张纸,上面用鲜红的液体写着一些数字,她幽幽地说:“哥哥,这是我的QQ号,请帮我给我男朋友,他好久没来看我了……”

护工急忙拉走了女孩。医生解释道:“别害怕,那号码是她用番茄酱写的……这女孩的男友脚踏两只船,被她发现……后来警察在快递公司找到了他,分装在六个包裹里。”

小赵听到这里赶紧将纸条扔掉,抬眼又遇到了那女孩幽怨的目光,忙将脸别开。

穿过活动区又经过了长长的走廊,在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紧锁的铁门,铁门上布满铆钉,让人想起了轮船的舱门。

“这就是裴博士的房间,他曾经是本市最好的心理医生,当年我还听过他的课,很可惜……”医生介绍道:“你们要特别小心,他的智商高达160,曾经杀死过三个病人,以及一次众目睽睽之下的逃跑,原因是想念一家饭馆的糖醋鱼,我们也是在那家饭馆抓到了他。”

门被打开,两名强壮的男性护工守住门口,吴奇一行鱼贯而入。

这是吴奇见过的布置最简单的房间,墙壁由橡胶包裹,室内既没有桌椅也没有床,只有一张粘在地板上的床垫,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床垫上打坐。

老人睁开了眼,吴奇隐隐感到那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您好裴博士,我是市局的吴奇……”

“糖醋鱼,要南城石板巷子靠报亭那家的……”裴博士说。

吴奇觉得明奇妙,但没等他开口,裴博士便说了:“警察找人只有三个目的,找嫌犯,找证人和找顾问,我在这屋子住了十年了,不可能是嫌犯或证人,所以只能是顾问。全城那么多心理医生偏偏找到我,说明这事只有我能帮你们,一盘糖醋鱼作为酬劳不算过分吧。”

吴奇见裴博士这种态度,心里十分不爽,拉着俩同事就出了房间,但片刻之后他把车钥匙扔给小赵:“你跑一趟吧,南城石板巷子靠报亭那家的……”

因为医院禁止使用筷子,裴博士只好用手将鱼肉抓起送进嘴里,闭上眼细细的品味着。

吴奇借着这个当,将籍山大学惨案的情况进行了介绍。

裴博士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鱼肉一边说:“通常人们以为行为是受自己的意识控制的,他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而实际上绝大多数人类行为都是由外界刺激直接转变成行动,然后意识再去解释原因。就像达尔文说的:当人看到快速移动的长条物体时,在意识分辨是否是蛇的时候,身体已经逃开了。”

“您的意思是,人的行为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有些人可能通过一定的刺激来左右他人的行为,甚至令其自杀?”吴奇问道。

裴博士点了点头:“曾经有人为了治疗癫痫病人而隔断了其左右大脑之间的联系,当人的左右脑不能互动时,掌管意识的左脑仍然努力解释人体那些莫名奇妙的动作。如果通过适当的刺激促使病人右脑做出挥手的动作,你问病人为什么挥手,他却回答遇到了熟人。人类的左脑就是负责编织谎言来解释那些由潜意识控制的右脑闯下的祸的。”说话的功夫盘子里只剩下鱼刺,老人满足的呵呵大笑。

“这真令人难以置信。”吴奇不能确定面前这位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心理学家说的是事实还是在耍自己。

老人将盘子拿到吴奇耳边,轻轻地用指甲在上面敲击,听上去好似无规则的旋律。

“给我听这个干什么?”吴奇说道,而眼前的景象却令他大吃一惊,自己竟然坐在警局办公室的沙发上,既没有精神病院也没有裴博士,只有方勇和小赵两人。

“你终于清醒了。”方勇说。

“我怎么了?”吴奇问道。

“你发呆发了四个小时了。”小赵看看表说说:“今天在精神病院你跟裴博士说了几句话就忽然僵硬了,怎么叫都没反应,我们俩好容易才把你抬到车上拉回来的。”

吴奇望向窗外,太阳果然已经下山,这令他感到非常震惊。在他自己的意识里分明只过了一秒钟,而实际上却已过了四个小时,整个人就像被按了暂停键,然后在四小时后重启了。

“原来真的有催眠这回事。”吴奇感悟道。

Part.3

地铁站内,一名乞讨者正牵着一个盲童等车,当列车靠站时他们赶紧进入了车厢。盲童捧着一个用来讨钱的小盆,乞讨者拿着便携扩音装置用难听的嗓音唱着《伤不起》这种歌曲。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像避瘟疫一样故意避开他们,。

忽然车厢的灯熄灭了。

五分钟后车厢的门在下一站开启,站台上传来女生惊恐的尖叫。车厢里满是鲜血,乘客横七竖八的倒在地板上,也有的吊死在扶手上。车厢里唯一活着的便是那名盲童,他颤抖着站在成堆的尸体中间。

此条地铁线路很快就被暂时封闭,吴奇他们也赶到了现场。

三十六人死亡,死因是自杀。面对惨不忍睹的现场,吴奇他们也摸不到任何头绪,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次事件与之前发生在籍山大学的集体自杀案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都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发生。

吴奇他们看到一伙穿黑西服的人在现场指手画脚。

局长走过来通知他们:“此事已经被定性为恐怖袭击,目前由国安局接手,你们不必再管了。”

三个人望着血腥的现场和被恐惧严重折磨着的幸存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次和上次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吴奇自言自语道。

“有一名幸存者。”方勇不自觉的回答了他。

“为什么幸存者是瞎子?”吴奇继续问道。

“因为他看不到死者们看到的东西。”小赵插嘴时也感到自己汗毛直立。

吴奇跨过封锁现场用的黄胶带,踏进了法医正在忙碌的车厢。他仔细观察着车厢,发现车内没有播放广告的显示器,也没有其他能够令全车厢乘客同时观看的东西。

“除非……”吴奇抬起头看着头顶的灯管。

他在车厢的一端找到了控制照明的电子镇流器,并悄悄的将其放进了口袋里。

“我们必须再去找一次裴博士。”吴奇走出车厢时说。

“可是头儿不是说不让我们管了吗?”方勇说。

吴奇看了看另外两人:“很多人当一辈子警察也不会遇到这样奇特的案子……”他明显看到另外两人眼中也燃起了兴奋的火焰。如果按裴博士的理论,他们三人都被好奇心控制了。

三人再次来到赤方医院,当然也不会忘记带上糖醋鱼。这次经过跟医院协调,裴博士得以使用一台计算机,和一些简单的电工工具,当然只有严密的监控下才能使用。

博士拆开了镇流器,发现有一块特殊的芯片:“果然,加害者采用视觉刺激的手段,以这个镇流器控制灯光闪烁,达到催眠的目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盲童得以幸存。”他看了一眼其他人:“我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够成功。”

“什么意思?”吴奇问道。

“要知道人类大脑隐藏的秘密并不比天上的星星少。比如说右脑,它掌管的了几百万年来进化所获得的本能,但却没有语言能力,无法记录并表述,它只能依靠外界信息做出反应,这就是直觉的来源。然而右脑却掌管了人类绝大多数的行为,迄今为止我们只知道其中一些简单的功能,对于那些复杂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有人会对未来即将发生的灾难产生感应等等,就知之甚少。如果有人能够找到控制他人潜意识并令其自杀的方法,就说明脑科学前进了一大步。”博士解释道。

“我听说泰坦尼克号出事之前,一只长期住在船上的母猫,就在最后一次靠岸时将幼崽一只又一只叼到码头,然后全家一起离去。”小赵又开始插嘴。

“没错,研究表明动物能更好地运用潜意识里隐藏的本能,比如在地震发生前会集体迁移,然而这些例子都是用来求生的。”博士话锋一转:“我所研究的却是相反的课题。”

“是求死?”小赵说。“鲸鱼搁浅、牛群跳崖、旅鼠投海,我在网上看到过。”

吴奇感到这一老一小俨然把病房变成了课堂。

“没错,每隔三四年都会有数百万只北极旅鼠集体投海自杀,原因至今仍是个迷,但我认为既然环境的信息刺激能够作用于潜意识并使生物做出相应的行为,那么在充满无限可能的自然界就会有一定的概率,天然形成促使生物自杀的信息源。当某种生物经过这个区域就会受到刺激自动选择死亡。”说罢博士打开了电脑,并用电脑播放一首乐曲。

“这就是著名的《黑色星期五》。”在人类所创作的无数乐曲中,有那么一首刚好成为了致人死地的有序声音排列。”

“可我们现在听了这乐曲,为什么却没有自杀呢?”吴奇问。

“那是因为人类比动物要复杂得多,旅鼠的生活习惯几乎从不发生改变,而人类的生活习惯和思想却非常的多元化。由于每个人的知识结构和经历不同,大脑的神经源链接也发生了改变,因此过去的音乐已经不能令现代人自杀,就像大多数现代人不会对唐代的美女产生性欲一样。”

“那又如何解释这几起案件呢?”吴奇继续追问道。

“遗憾的是,我们国家的应试教育,是让所有人学习同样的课本,遵守一样的行为准则,因此便人为形成了与旅鼠相似的固定生活习惯和思维模式,人们的想法不再多元化,而是更多的重复,这就为这个作案者提供绝佳的机会。”博士说。

“也就是说这个加害者还有可能造成更大程度的破坏,乃至杀死全城的人。”吴奇就博士的话做出推论,这个推论不禁令三位警察都感到不寒而栗。

博士却很淡定的说:“然而关在这所医院的人却不必担心,因为我们与常人差别太大,既不会渴望发财也不会想去做公务员,所以不必担心遭遇这种催眠袭击。”

“可是你不能只管自己啊,我还有老婆孩子呢,现在他们都在危险之中了。”方勇愤怒地说。

吴奇按住方勇说:“不要激动,我们一定能找到头绪的。”

博士笑了笑:“的确有线索,因为要找到使人受刺激而自动自杀的信号,需要进行大量的实验,我当年已经非常接近了,可惜却因以病人作为实验品,被关在了这里。如果这个人取得了如此大的进展,那么他一定已经用人做过许多次实验了,我并不了解现在外面的世界,但你们一定知道最近什么地方发生的自杀案最多。”

博士的话令吴奇和方勇醍醐灌顶,他们想起了那位跳楼的股票经纪人,两人异口同声道:“金融大厦。”

Part.4

一行三人驱车来到了金融大厦,经济崩溃以来已有数人由此楼坠落自杀,在经济不好的大背景下从没有人怀疑过他们死亡的真正原因。

吴奇想:这也许就是定式思维所致吧。

他们以调查为由重新检查了坠楼者的办公室,果然在吊灯上都发现了镇流器,拆开来看,也的确都安装了芯片,接着他们顺藤摸瓜找到物业。

“上一名电工几周前离职了,我们应该还有他的档案。”物业的人说罢带吴奇他们去看人事档案,结果发现找不到关于上一名电工的任何资料,就连登记表上有关的一页也被人用刀裁掉了。

“能够设计出这种装置的人怎么会蠢到留下线索呢?”吴奇叹息道。

“我不信,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再狡猾的罪犯也会留下蛛丝马迹。”方勇坚持追查下去,他问物业:“谁还记得这名电工的模样,大概的身高。”

“一米七左右吧,瘦瘦的挺白净的小伙子,二十多岁的样子。”物业回答。

“长成这样的人满街都是,这线索一点用也没有。”方勇气急败坏的。

“等等,你说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吴奇再次确认物业的话,对方点了点头。

“你想想,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怎么可能掌握这种能力呢?即使是天才也需要很多经验和知识的积累。”吴奇对方勇说。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识是,他的这些成果很可能是建立在裴博士的研究基础上,裴博士的研究档案在哪里?”吴奇问。

“我想应该是在医科大学的档案馆。”方勇说

“在大学里借阅档案需要有借阅证,而办借阅证需要登记真实的身份信息和地址、电话。”小赵恍然大悟,他补充道。

随后吴奇自己到医科大学的档案馆反复翻阅登记薄,然而却一无所获,没人借阅过裴博士的资料。

他想:也许是在档案室内进行阅览的。

“最近有没有人长时间的呆在档案室做研究,或是复印档案?”吴奇问。

“这我真不知道,我昨天才来上班。”管理员说。

吴奇心想:的确管理员的身份最适合长时间在这里研究。

“请问你见过在你之前的管理员吗?”吴奇询问道。

“事实上,他就住在我隔壁的公寓,就在那边。”管理员指向窗外不远处一排看上去很老旧的公寓楼,然而他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天呐,着火了。”

只见浓烟从旁边公寓楼的一扇窗户里冒出,管理员和吴奇跑过去看,很多人穿着睡衣抱着随身物品从公寓门口冲出来。

管理员指着着火的房间:“那就是上一位管理员的房间!”

吴奇迅速地冲上楼,一脚踹开了正在冒着烟的房间,那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图书和文件,墙上还贴着地图,照片等等,如果不是四处窜起火焰的话一定能够查出那人是谁。

吴奇快速认墙上的照片,有金融大厦的办公室、学校会场、地铁车厢、还有一辆巴士。他想:巴士是还没有发生惨案的地方因此很可能就是下次作案的地点。

他赶紧撕下了那张巴士照片。

这时厨房的液化气灶喷出长长的火蛇,吴奇赶紧跳出房间,随着一声巨响,所有资料和证据都化为了灰烬。

一小时后三个人齐聚在精神病院裴博士的房间。

“刚刚调查过了,照片上的巴士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新买的班车,明天早上就会第一次投入使用,镇流器已经被我拆下来了。”方勇说着掏出了镇流器。

裴博士将镇流器连接在一个与电脑相连的装饰上,然后在电脑上修改了一些数据:“果然,有内置定时器,麻烦你把这个再装回到车上。”

“这是为什么?”方勇问。

“现在作案者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的计划,如果明天车里的人没有死去,他就会知道事情败露,以这种人的心态,势必会策划一次更大规模的袭击。”裴博士说着将镇流器交给方勇:“我已经修改它的闪烁频率,不会造成伤害了。”

“我不明白,如果不会造成伤害,那人仍然会发现事情败露。”吴奇说。

“你们必须要求医院的协助。”裴博士说。

“我知道,在《神探夏洛克》里,英国警察将太平间的尸体装在飞机里骗过了恐怖分子。”小赵插嘴说。

裴博士点了点头。

吴奇说:“即使这样,罪犯仍然逍遥法外,他还是会继续作案的。”

“不!”裴博士说:“你不了解科学家的心理,一个科学家无论如何都希望第一个看到实验的结果,所以我确信在已经发生的两次案件中,作案者都曾亲自到达现场观察过实验结果。”

“也就是说我们曾经见过凶手。”吴奇说。

“没错。”博士说:“明天你们要藏身在车里,等灯光闪烁之后,作案者一定会来到现场,你们就可以抓住他了。”博士叹了口气:“他破解了困扰我的难题,很可惜就要落网了。”

吴奇仍然心怀疑虑:“可是我怎么能确定哪个才是罪犯?”

博士指着吴奇说道:“潜意识是识别人脸的最佳工具,比计算机还要准确,利用好你的直觉。”

Part.5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些国产剧式的悬疑故事

  

下一篇:强迫症之恋

  

本文标题:一些悬疑迷你剧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3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