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些国产剧式的悬疑故事

一些国产剧式的悬疑故事

作者:张若愚 2016-02-02 15:2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高富帅探案系列-《碎证》(试发表)小说创作碎证在破案的过程中,警方会尽可能的搜集大量的证据,在发现关键证据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副产品-
高富帅探案系列-《碎证》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碎证

在破案的过程中,警方会尽可能的搜集大量的证据,在发现关键证据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副产品-----不能自圆其说的无意义的证据碎片。通常警方只保留那些与罪案逻辑有关的关键证据,而将看似没有意义的证据碎片遗忘。然而这些“剩余证据”真的没有意义吗?它们背后隐藏着怎样故事?

Part.1:“神探”出马

赵行宇最喜欢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这让他如同磕了药一样兴奋。这个癖好就像很多男人喜欢得到女人的第一次一样。如果发现自己不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警察,他就会非常焦虑和恼火。还好这一次他又如愿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尸体被发现,而且衣衫凌乱,疑似奸杀现场。

赵行宇是一个典型80后出生的富二代,年轻、英俊、叛逆、富有。优渥的家境让他可以不必担心任何金钱上的问题。他从记事起就对犯罪题材的电视剧着迷,小学时书架里装满了推理小说。有一年暑假他所在的贵族学校教室失窃,老师主观臆断认为一定是内鬼所为,要求全体学生写下检举同学的匿名信。这让赵行宇十分反感。怎能对十几岁的孩子进行有罪推定呢?于是他用一套严密的逻辑推翻了老师的假设以及威信。这段经历给他以后的人生增加了许多快乐,每当回忆老师扭曲的面孔他就感到心情舒畅。

政法大学毕业后,他拒绝进入父亲的企业工作,同时拒绝了专门为父亲服务的律师行的邀请,毅然进入了本市的公安局。起初局长拒绝了他,因为真正的警务工作根本不像影视作品中那样刺激,永远是维稳、反扒、扫黄……周而复始。但局里太缺资源了,赵行宇让父亲捐献了10辆美国进口的大马力警车,这让局长实在无法拒绝。赵行宇也得到了局里的特别照顾,他不用考勤,不用参加那些枯燥的工作,只需要呆在重案组,哪里发现了尸体第一个赶到就可以了。三年过去了,赵行宇也没有等到他想要的奇案。80%的凶杀是临时起意,谋财害命。预谋作案凤毛麟角,就算发生了,罪犯的智商也低的令人发指,在老警察的审讯下一般不超过72小时就全招了,连10年前偷过邻居一只鸡的事也能供出来。

工作让赵行宇迷茫,他感觉自己离理想越来越远,于是他变得更加叛逆更加无所事事,直到一个新的实习女警进入警局大门的那一天,他的人生改变了。

她叫刘珊。赵行宇从没见过局长对哪个实习警员如此关照,即使是自己这个有背景的人,他也能从局长看似客气的语气中听出疏远的味道。但是这个女孩不同,尽管方方面都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局长对她的神态却犹如父亲对带女儿一般。

赵行宇对此并不以为然,而且还以此调侃局长的审美。局长拿赵行宇没有什么办法,他唯一的还击就是只派赵行宇和刘珊两个人去勘察凶案现场。

最近恐暴事件频发,主要的警力都派去人口稠密的地方执行维稳任务,只派了最没有用纨绔子弟和菜鸟去勘察这起凶杀。倒不是凶杀不重要,只是发生凶杀一般也就死一两个人,而发生恐暴则是群死群伤,在警力有限的情况下,只能做出这样的取舍。有时真的不是警察无能,而是中国人太多,人多案子就多,警力永远不足,只能够两害相权取其轻。

这样的安排也正合赵行宇的心意,他真心不希望那些老警察在场,把案子搞得十分简单,这样就失去了侦查的乐趣。他希望好好享受扮演福尔摩斯的感觉。

Part.2:现场

第一个到达现场的兴奋劲儿马上就被无限的失望所取代。赵行宇大骂罪犯愚蠢,现场留下的证据多的都取不过来。唯一让赵行宇意外的是,刘珊并没有像其他实习警员那样第一次到凶杀现场就表现出呕吐,发抖以及便溺等不良反应,这反而让他有些许失望。听女孩尖叫有时会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尸体是被郊游的旅行者发现,处于郊区的森林公园中。虽然看似植物茂密,但是游客实在太多。一具尸体能在这躺上三天已经是奇迹。

女孩面容清秀,即使是死去多时还是能看出几分姿色。她被人用皮带勒颈窒息而死,颈部痕迹明显,连皮带孔的印记都清晰无比。而凶器更不用费神去找,那条皮带就扔在一米开外,与勒痕完全对的上。

女孩的钱包也留在在了现场,里面的钱不见了,只有几张银行卡和身份证、学生证。

罪犯如果是劫财劫色就不大可能是预谋杀人,同时死者的身份也立刻得到了确认,这两点都让看起来案子看起来简单至极,赵行宇心中很是失望。

女孩身着一条粉红色连衣裙,被掀到胸部以上,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挣扎扭打所留下的伤痕。

周围脚印散乱,但是并不难分析。排除了旅行者的登山鞋印之后,就剩下一个女人的脚印和一个男人的脚印,其中很多并不规则,是挣扎打斗造成的。

赵行宇看着认真取证的刘珊,心想虽然案子简单无趣,但是对于这个菜鸟来说应该还是头一次,自己应当显摆一下多年积累的推理经验,小小满足一下虚荣心。

赵行宇指着地上散乱的脚印问刘珊:“你看到了什么?”

“报警的那个驴友所留下的登山鞋印比较好分辨,剩下的脚印虽然散乱但是依稀能分辨出只有一个男式皮鞋脚印和女式运动鞋脚印。有些清晰有些则比较长,这说明凶手把受害人带到现场时双方都比较平静,所以脚印清晰,当他开始作案时,受害人挣扎,所以留下了一些较长的脚印和划痕。”刘珊认真的对前辈说道。

赵行宇就知道刘珊会这样说,他迫不及待的开始炫技:“那你有没有发现,女性的脚印数量要多于男性脚印的数量?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刘珊摇摇头。

赵行宇得意洋洋的说:“凶手很可能中途放开了受害者,所以他站在原地,而受害人因为害怕而增加了移动。这是因为强奸犯多数都怀着对方会顺从自己的幻想,当他们发现对方不配合时才因为失望和愤怒才痛下杀手。这是我的心理分析,因为每个屌丝都在内心认为自己是个王子,而当他们的幻想破灭时就会非常愤怒。”

“您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有什么用?”刘珊认真的问道。

这下倒把赵行宇给问住了,实习生的反问让他很没面子,他决定给她点教训:“我们看看他还留下了什么。”

赵行宇戴上手套,取证用的小盒子在尸体污秽不堪的下体取了一些分泌物,然后交给刘珊:“凶手的子子孙孙……一会儿把他们交给法医做DNA鉴定。”他看着刘珊因害羞而涨红的脸,露出一丝坏笑,享受这恶作剧的快感。

红晕在刘珊脸上停留了几秒就消失了,她请求道:“我还想再仔细检查一下那些伤口。”说罢她小心地俯身检查了尸体身上的伤口,并给它们拍了照。然后她又抬起了尸体的手。

“奇怪。”刘珊自言自语道:“指甲剪得好整齐,否则一定会在凶手身上留下抓痕,指甲里也会有凶手的组织。 我推测凶手的本意并不是清理证据,否则就不会在受害人下体留下那么多分泌物,这两者是相悖的,不可能发生在一个凶手身上。排除了这一点,他的是为了防止受害者反抗抓伤自己,所以才剪掉了她的指甲。可惜,一个少女在最好的年华却因为凶手的欲望而香消玉殒。”说罢刘珊看着手里的证物盒认真的说:“它会帮我们找到这个杂种!”

自认为天才的赵行宇最讨厌刘珊这种认真的人,她就像那些警局的前辈一样,总是无比认真和务实去解决案件,将赵行宇从天马行空的想象中拉回来。

Part.3:象牙塔

法医赶到现场将尸体运回解刨,赵行宇和刘珊完成了现场的拍照取证,便返回了了警局,下一步要做的就是通知家属以及排查死者的社会关系了。

通知家属是赵行宇最讨厌的环节,尽管每次他对死者都怀有同情,但是家属的哭天抢地以及各种极端表现真的让人吃不消,他希望保持安静的环境来帮助思考。现在实习警员的重要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他让刘珊去通知家属,自己则去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

现代的信息工具也是减少侦查乐趣的因素之一。赵行宇将死者的身份证号输入公安系统,所有的信息就全部显示了出来。女孩名叫林惠,22岁,是本市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即使是证件照也能看出她绝对是个美人胚子。作为一个上过大学的富二代,赵行宇知道大学生的生活是怎样的癫狂糜烂。他自己是过来人,如果换做自己当年也绝对会设法把这样的美女搞上床,或者是直接在自己的保时捷车里……。

系统显示的开房记录印证了赵行宇的推断。开房记录多的数不清,最近的一次就在六天前,也就是9月16日,也就是4天前,也是这所学校返校日的前一天。与她同住一间房间的人是一名38岁的男子。“大16岁啊,真是一树梨花压海棠……”

从逻辑上考虑,两人开房一定是自愿行为,因此这个男人就不可能存在强奸的动机,不过根据例行程序还是要查一查这个男人。于是他将男人的身份证号码输入系统。信息显示这个男人名叫孙明玺,就是该所大学的教授,已婚。从照片看斯斯文文,很显年轻。赵行宇心想:38岁的教授,正是很多大学女生崇拜的对象,当年那些他自己搞不定的女生多半都是喜欢这样的教授。很多大学女生并不喜欢钱而是喜欢那种有文化的男人以及他们站在讲台上的样子,等到步入社会慢慢成熟,才会意识到钱更有用。孙教授的开房记录更是让让赵行宇咂舌,除了死者之外这个教授还跟多名女生开过房。

“教授你真是个叫兽!“赵行宇暗骂道。随后他将开房记录打印了出来。

赵行宇又通过银行系统查了女孩的银行卡记录:每个月都有一万多元转入这张卡,而每半年都有五万元转出。转入的账户不用查也能知道,就是孙教授。

“被包养的婊子。” 赵行宇咕哝着。

很快赵行宇得到了法医的反馈:死亡时间大约是2-4天前,死者下体物证中中的确有男性分泌物,已经提取了DNA。另外还有一个让赵行宇恼火的尸检结果-----死者怀有2个月身孕。

“这简直就是国产伦理剧的狗血剧情!” 赵行宇大骂。案件完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没有诡计,没有高智商犯罪,只有最让人作呕的社会现实。

赵行宇找到刘珊的时候,这个实习小女警正哭的梨花带雨。他想女人就是这样,同情心泛滥,一定是被死者家属的情绪感染了。

赵行宇拍了拍刘珊的肩膀:“跟我去大学,我们去抓那个衣冠禽兽!”

等刘珊稍稍平复了心情。赵行宇说了一句很违心的废话来安慰她:“我刚来的时候也和你一样,但是慢慢你就会明白,只有抓住凶手才能对得起受害人和家属……”

刘珊红着眼眶说:“那个姑娘,家境很不好。她小时候爸爸外出打工时从脚手架摔下来成了残废,他妈妈改嫁了。她和奶奶相依为命照顾她父亲。她奶奶说这个孩子很争气不但考上了大学,还勤工俭学赚了很多钱给他爸爸治病……但是就在四天前突然失去了联系,电话也打不通。”

听了这话赵行宇心中咯噔一下,鼻子感到一丝酸楚。钱,这个自己打记事以来就不曾缺过的东西,居然让一个少女不惜牺牲自己的贞操和身体,甚至很有可能要了她的命。一个大学生要挑起家庭的重担,除了出卖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这个社会并没有给他们一个光明的走向成功的通道。想到这里赵行宇为自己之前对女孩的判断感到羞愧。

羞愧很容易转化成愤怒,愤怒则很容易让人失去判断力。

审讯室里,赵行宇注意到孙教授脖子上有一些伤口,更确定了他的怀疑。面对赵行宇出示的开房记录,银行记录以及通讯记录,孙教授交代了他和死者的关系,也承认他们在四天前开过房,但是他坚称完事后他将死者送回了学校宿舍,那些伤口是他老婆造成的。

“死者在的通话记录终止于4天前,终止前最后一次通话就是和你!开房记录也是4天前,共同开房的对象也是你!而法医的鉴定结果死亡时间也是2-4天前!我还告诉你,她死的时候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赵行宇猛地一拍桌子咆哮道。

唬人,这不是他喜欢的侦破方式,但却是老警察告诉他最有效的方式。现在他已经被愤怒所裹挟,所以顾不上优雅的推理,他需要的就是将眼前这个人绳之于法。

在赵行宇的攻势下,孙教授的心理防线逐渐崩溃,他脸色惨白,泪流满面,嘴唇颤抖着。差一点,差一点就要承认了。认罪的口供加上证据和作案动机,足以将他推进死刑注射室。

时间仿佛凝固了,审讯室里静的可怕。赵行宇静静的等待着孙教授说出那句他想要的话。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刘珊推门进来了,她手里还拿着一张法医的鉴定书。

“来得正是时候”赵行宇一把夺过鉴定书拍在桌子上:“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但接下来无话可说的不是孙教授,而是赵行宇。

那鉴定书上赫然写着:DNA比对结果不匹配

Part.4:保研之路

证据就是这样一种东西。作案时间也好,作案动机也好,都是弱证据。当很多的弱证据累加起来时就会让人越来越坚信自己的判断。但是实物证据,最强有力的证据,仅仅一项就可以将之前所有的假设全部推翻,就像用石块打碎鸡蛋,毫无辩驳的余地。

孙教授被释放了,侦查却还要继续下去。赵行宇和刘珊必须搞清楚孙教授把林惠送回学校之后发生了什么,因为她就是在那时遇害的。案情一下子由简单变得不简单了。

吴晓丽是受害人林惠的宿舍室友,一个看上去相当文静的美女。姑录口供的时候她没有化妆,但也能看出有几分姿色,依照赵行宇的审美标准,她稍逊于死者,但比自己的新搭档刘珊还是好的多。

吴晓丽非常的平静,说话慢斯条理,眼镜后的一双眸子黯淡无光,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室友死亡的影响。

她究竟是故作镇静还是天生就是个沉闷的人?赵行宇掏出自己的保时捷钥匙在手中把玩。通常他在女人面前来这一手,对方都会瞬间变得无比矫情。但是吴晓丽没有丝毫变化,仍然平静而认真的回忆着死者失踪前的一些细节。

“她是9月17日早上回来的,因为那一天返校,所以我记得住。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裙子是她在网上买的,包裹送来的时候我帮她签收的,所以我也记得住。她那天情绪似乎不大好,可能跟家里人或男朋友吵架了吧。学校里有很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所以精神上有压力也是可能的。然后下午5点左右我去食堂吃饭,晚上回来就没有见到她。”吴晓丽的口供基本上帮助赵行宇确定了林惠遇害的具体时间。

“她经常夜不归宿吗?” 赵行宇继续问。

“是的。”

“你知道她晚上去哪或者跟谁一起出去的吗?”

赵行宇注意到吴晓丽暗淡的瞳孔闪过一丝光:“不知道。”

她在撒谎,赵行宇心想。

赵行宇不能确定对方为什么撒谎,也许是惧怕孙教授,不想惹上麻烦,总之这些与案情没有直接关系的琐碎的信息一般很快就被遗忘了。

根据吴晓丽提供的时间,赵行宇和刘珊来到学校保卫处,调出了9月17日下午5点以后的监控录像。很快就看到在4点23分林惠身着粉红裙子离开学校大门,然后上了一辆汽车,汽车处于监控的盲区,所以看不到是什么车以及车牌号。

在他们离开保卫处之前刘珊忽然问保安:“这所学校强奸案发生的多吗?”

赵行宇心想真是蠢女人,强奸案多不多警察肯定更知道,为什么不问我而问那俩保安?

两个保安对望了一眼露出的隐隐的坏笑。

其中一个按耐不住性子对刘珊和赵行宇说:“学校大门前这条路有个外号,叫保研路。”说罢他忍不出笑出了声。

“为什么?”刘珊问道。

“今年就有两个女学生在那条路上被人劫持强奸了。”保安继续说。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赵行宇诧异道

“你们当然不知道,因为根本没有报警。强奸案对学校来说是丑事,学校害怕声张出去影响招生,所以就和受害女生达成了私了。只要她们不报警,学校就给她们保送研究生。”保安嘿嘿的笑着:“从那以后,经常有女学生打扮的花枝招展在那条路上散步……”

“所以这就是保研路的由来。”刘珊已经知道个包袱会这样抖出来。

赵行宇气的发抖,从他上学的时候就很排斥学校的官僚化和腐败,见识了孙教授和保研路,他就更加鄙视现行教育体制了。

“那么是谁做的案?你们知道吗?”刘珊非要一根筋的打破砂锅问到底。

两位保安摇摇头。其中一个看上去憨直一些的说:“我们也不知道,听说是对面在建工地的民工,或者是门前的黑车司机。总之肯定是外来务工的,因为去年扫黄严打,洗头房都不开了,他们都憋的受不了。别说他们了,就连我,天天看着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学生露着白白的大腿进进出出……”说着说着口水让他的发音含混起来。他的同伴猛拍了一下他的头:“瞎说什么呢?上星期不才带你去了那个流动的欢乐车吗?”

赵行宇无奈的摇了摇头,严打以来强奸案直线上升,到现在局里接到几宗女孩失踪的报案还完全没有头绪。

刘珊叹了口气:“如果嫌疑人是流动人口,又是临时起意做的案,现在恐怕早就离开本市了,那样就完全查不下去了。”

赵行宇知道自己扮演福尔摩斯的机会又到了,他故作神秘的说:“流动人口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今天晚上我带你执行便衣任务,你要穿的性感一些。”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吞针

  

下一篇:一些悬疑迷你剧故事

  

本文标题:一些国产剧式的悬疑故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3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