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吞针

吞针

作者:粟冰箱 2016-02-02 15:2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秀云走出公司,拖一副疲累之躯。天冷而泛郁色,似一张死人面。身后灰亮写字楼涌出人潮——一只巨兽正当排卵。她仰头看了看天,似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地,
  秀云走出公司,拖一副疲累之躯。

天冷而泛郁色,似一张死人面。身后灰亮写字楼涌出人潮——一只巨兽正当排卵。她仰头看了看天,似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地,人人都戴一张麻木漠然脸孔。她被裹挟着,朝地铁走去。

  二号线挤成虫穴,幸而有空调,否则便成沙丁鱼。电话声。咒骂声。抱怨声。

小孩哭声。声声不绝。主管的呵斥也如一根针,从声浪里刺出一线血腥来:“你说你最近是怎么回事!报个表都能错得这么离谱!下午上班也大半天不见人,连个假条也懒得施舍!我们公司可供不起你这样的大人物,你还是趁早收拾另谋高就吧!”主管红唇不停开合,似一朵烈炎花,蹦出白色唾沫星。胭脂色皮肉里,看得见舌尖,以及完好的齿,咽喉幽深无底。

不知扯出这舌会有多长。她木讷想着,坦然接受了自己被炒鱿鱼这个事实。

  有小孩在她身边拉尿,母亲跟在身后依依呵斥,手里握一叠餐巾纸,瞅也不瞅她,只担心:“诶,别尿身上了!”她快速闪到一边,高跟鞋还是溅上淡黄液体。是炎夏,车厢里闷,即使有冷气,也热浪氤氲。

那味道蒸腾上来,心里一阵烦恶。抬头见对面车窗,灯光下一张女鬼脸,青白,浮肿,正对她诡秘一笑。是她自己。她认出来后,也就真的笑了,出声。

旁人只当这女子脑筋不正常。母亲拉了孩子远远躲开。

  如此自己,果真成万人嫌,也难怪张旋坚决分手。可当时又指天盟誓,此心不改。

呵呵这人,也终究太过善变。

  是在大学时交的男友,个子高瘦,一张俏脸,像个不长大少年。喜欢武术跟漫威。彼时情深意重,恨不得两人就此死了,葬同一副棺椁,地老天荒。

但爱经不得时日消磨。毕业时,他决定考研,要她成全。她哪能不答应?两人都是穷苦家庭,她放弃了老家那份旱涝保收工作,在他读研城市兼三份工,每日工作至夜深,周末不休息去发传单,怕他花销不够,饿着冷着,没余钱买漫画及武术宝典。每次一回家,见他玩游戏看电影或者聊天,言笑晏晏,似乎连看她一眼都无暇多顾。

也不是不怨,刚发了一会儿脾气,他觍颜过来,温言抚慰,自己也是犯贱,竟破涕而笑。如此恶性循环。这爱情,双方势力太过悬殊,她对他尽了十二分心,而他回馈的,连一丝笑意都悭吝。她注定是要一败涂地。

  但,她没料到败得这么快。

  那日晚,老板高兴,给她多发一成工钱,权当奖金。她买了啤酒,烧烤,鸭脖,准备给他一个惊喜,与他同贺。走至半路,手机响动轰轰摄魂,她慌乱接起。

“我们分手吧。”对方说。像午夜升起白日,晴空惊了霹雳,她快握不住电话,颤巍巍反复只一句:“为什么?”“为什么?”……

  不为什么。其实自己心里明如镜,只待他一一验证:你长得不好,出身欠佳,对他前程毫无裨益。

他勾搭上院长千金,如今乘龙快婿春风得意,学术界崭露头角,名利双全,哪只眼能容得下你这糟糠?你当他的踏脚石都嫌奢侈。

  终于忙音响起。她提不住手中购物袋,跪坐在地,眼泪不花钱,用不着节约,也算豪奢一盘。只是人民币换的吃食来之不易,不可浪费——她掏出购物袋中东西,大口大口往嘴里塞去,眼泪成了佐料,又咸又涩,咀嚼吞咽机械而快速,整只胃似要胀裂。

连日来的疲倦也失了支撑,一股脑涌来,她伏地呕吐,不一时竟晕厥过去。迷迷糊糊中,有人声远远袭来,身体似卧在一艘船上,飘飘荡荡,救护车蓝红光线忽闪,她觉得有人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可也无力反抗。

  她神识飘回遥远老家,川东一个山村,人们拜天拜地,有个神婆,引导大家信仰,是鬼神代言人。她的外祖母就是这神婆。

父母外出务工,外公在她很小时突发心脏病去世,家中只剩她二人相依为命。土房子大堂整日昏暗,香烛高烧,布幔围起来的神龛,供奉着一只母羊头颅。

  她要离开老家去上大学时,外祖母把她叫到神龛前,令她跪下,燃了一枝香,围着她念念有词,抖动手腕,让灰簌簌洒落在她身上,一股炽热瘙痒。

  “秀云,外婆教给你一个法子,要是以后你有了男人,可以这样牢牢捆住他的心。

”她站在神龛的阴影里说,似恶鬼附体,现身人间。秀云抬起头,见外婆一张橘皮似的脸迅速逼近,黄浊眼球骨碌碌,下一秒即将爆炸。脸皮下突地有千万根针一簇簇刺穿,银亮锋利,她头颅成了一颗巨型仙人球。

  她身体抖了一下,梦醒。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月见

  

下一篇:一些国产剧式的悬疑故事

  

本文标题:吞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3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