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雷娠

雷娠

作者:粟冰箱 2016-02-02 15:2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祝要要早日有妊娠迹象~一这天早上,林宣城起床又寻不见藜口,气得在屋内跳脚。藜口是只猫,取这个古怪名字的原因,各位客官稍安,且听我
祝贺要要成功生小公主~

这天早上,林宣城起床又寻不见藜口,气得在屋内跳脚。

藜口是只猫,取这个古怪名字的原因,各位客官稍安,且听我慢慢道来。

元丰二年时,这林宣城还是工部郎中一名,供职水部,为人乏善可陈,仕途平缓。某日,他见朝廷公报上刊了苏轼文章,名叫《湖州谢上表》,里面有一句“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虽知此乃文人牢骚,可林宣城还是忍不住叫了声好,觉得这东坡先生着实是个妙人。适时王安石跟司马光斗得满朝风雨,苏轼作为坚定的保守派,加上文章流传度广,被变法派视为眼钉肉刺。于是乎,这句“牢骚”以及苏轼的诗词都被“新进”拿来大做文章,每个笔画都解读出了一番乱臣贼子其心可诛,御史台柏树上乌沉沉的昏鸦都比苏轼清白。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了。

神宗念及太祖旧誓,留了苏轼一条生路,只罚他左迁黄州。而这林宣城,完全是被城门失火殃及的那条池鱼。只因为自己看到苏轼那篇文章叫了声好,被水部员外郎宋戈听见,平日他们还算融洽,并无龃龉,可这宋戈想来是个阴险狡诈之人,将此事装作无意透露给了监察御史,于是乎,林宣城这瓜子小官,被发配梓州路资州所辖龙水县,领了份主簿之职,芝麻末吏,开不出花。褪下绯色官服,再换上绿衣,林宣城也只能苦笑:自己终究还是个“惨绿少年”。

林宣城初到龙水县时,深受同僚排挤,知县甚至好心劝慰,让他别上公堂,月俸照发。因而,他遂了众人愿,孑然一身搬到这荒郊野岭,结庐蛰居,过起了五柳先生的隐逸生活,心里却只玩味白乐天诗句:“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百年阻隔,意气相通,不觉心有戚戚,这几句可不是他此刻处境活生生的写照?

某日,林宣城晨起,听得屋外有“喵喵”的轻声叫唤。他走出门瞧了一眼,一只毛色黑灰的幼猫正陷在屋后芜杂蒺藜中。它瘦得皮包骨头,拼命挣脱草茎缠缚,爪子牙齿都派上用场,想把藜草弄断。

“小家伙好可怜呢。”林宣城喃喃,抱着双臂,袖手旁观。

“喵~”小猫看着他,叫了一声,黄褐色大眼睛泪光盈盈,如酒水中沉了两枚透亮琥珀。

“哎,真没办法。”林宣城心一软,走进草丛,右手拎起小猫脖颈皮肉,把它扯将出来。小猫甫落地,就用头蹭林宣城裤腿,温柔地喵喵叫。

“去去去,别把跳蚤蹭我身上了。”林宣城后退一步,小猫也跟进一步,爪子想去踩林宣城鞋尖。“你快去找吃的去找你主人啊,跟着我干嘛?”他站在门口,准备将门掩上,阻止正要跟进来的小猫,无奈说道。

小猫歪着头,仰望林宣城,似乎极力想听懂他在说些什么。人猫僵持半晌,小小闯入者终于咧嘴叫了一声,那副模样跟笑容毫无二致。林宣城纳闷了:它也会笑?

“哎,你也没人要,我也没人要,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不,你是沦落猫,那倒很适合相依为命。”

林宣城被自己逗笑,侧身让小猫进来。他想到小猫是从蒺藜中捡回,古人有云:“藜口苋肠者,多冰清玉洁。”这句话说啊,粗茶淡饭的人,品性多高洁。拿来自嘲安慰,倒也不错。

“藜口……你以后就叫藜口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法难

  

下一篇:白蛇

  

本文标题:雷娠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3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