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女孩与火柴

女孩与火柴

作者:粟冰箱 2016-02-02 15:2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旁友们圣诞快乐!昨天经张春大哥提醒,匆忙赶出了一篇圣诞童话,没怎么修改,大家随便看看!最重要是圣诞快乐啊!听说推荐跟分享可以带来来年的好运哦
旁友们圣诞快乐!昨天经张春大哥提醒,匆忙赶出了一篇圣诞童话,没怎么修改,大家随便看看!最重要是圣诞快乐啊!听说推荐跟分享可以带来来年的好运哦~

女孩。

十四岁女孩。她按住身体里的怪兽,独自行走在刺骨的寒风中。

已经是傍晚,又冷又黑。铅云簌簌地落下鹅毛雪片,灯火搅拌着黏稠夜色,使天空溢出幽微而璀璨的光,像一个彩绘玻璃罩子。

街道上的积雪被踩得到处都是,却不影响人们欢呼,笑语,用成千上百支蜡烛装饰餐厅,还有挂满彩带的圣诞树。空气里氤氲着没药、乳香以及肉桂的味道。

多幸福、多美好呀。世界就是个水晶球,里面有白色碎屑做成的大雪,晃一晃就飘飘洒洒。

水晶球底部的屋宇小巧而精致,有塑料栅栏、树木跟花朵,几个玩偶组成圆满的家庭。谁来砸碎它们?谁来?

女孩裹紧自己破旧单薄的外套,将衣领竖起,哈气,这是仅有的温暖。女孩十四岁了,她不回家。她在昨天迎来了自己的十四岁。

礼物呢?女孩没有礼物。或许妈妈会说,痛苦就是礼物。那好吧。她加倍珍惜。

街道边有年轻的小混混冲女孩吹口哨。轻佻,污浊,却又难堪地悦耳。他们把手抄进裤兜,嘴里咀嚼着什么,大摇大摆,主人翁。节日属于他们,是吧?女孩想到自己的继父,也会这样从容不迫,叼一支雪茄,斜睨着眼,将世界握在手中,将她握在手中。

权柄。妈妈说,哎,这就是男人啊。男人,男人,你只能倚靠他们。你要讨你“爸爸”开心,生活才会容易一点。

容易吗?女孩十四岁了,她想,不会比死亡容易。她努力讨继父开心,甚至为此弄丢了自己的身体。她小百合一样的身体,在继父狂风骤雨一样的蹂躏下被撕开,过早地带血绽放。她觉得自己是被放上神坛,作一场邪恶的祭祀,以求换来神灵庇佑。

但神灵缺席了,失约了,一切并没有变得轻松。骗局,是大人的骗局。那个时候,怪兽出现了。它如一颗卵,被继父的侵入孵化。

它在她体内发出受伤的低吼:死亡,死亡。

女孩当然知道,死亡容易,选择死亡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艰难。像那些被弟弟从大街上捉回来的流浪狗,被他扎瞎双眼,扯断舌头,打折四肢,发出哀哀呜咽,却还要茫然地抬头,睁着两个血窟窿,以鼻子嗅寻造物主。

无法死去。弟弟看着它们,笑得格外开心。女孩知道,它们注定是要死的。死是一瞬间,是美妙,它的怀抱一定柔软馨香。

但之前都是痛苦。她拿起刀,割断它们的喉管。痛苦教会她仁慈。

弟弟发现自己的宠物被杀死了,跑去向继父告状。

那天,女孩迎来了自己的十四岁。继父拿起马鞭狠狠抽打她,单薄的衣服无法抵御攻击,脊背瞬间血痕淋漓。弟弟在一旁面带笑容,得意地看着她,是挑衅,是优渥,是国王俯视奴隶。妈妈手脚忙乱地擦拭着银质餐具,为第二天的平安夜做准备,目光游移,带点神经质,却从不落在女孩身上。

她以为只要不看,痛苦就不存在了,这个女孩就不是从她子宫里分娩出的骨肉。可是愚蠢的妈妈,痛苦是礼物啊。上帝送给你,你怎能不拆开?

女孩吞咽着哭泣。哭泣是一种食物,可以喂养体内的怪兽。

怪兽张开嘴,咆哮一声,抖了抖浑身坚硬的鳞甲。女孩十四岁了。她感到身体被打开一个豁口,有什么从自己内部往外倾泻。大腿湿漉漉的,鞋袜也被濡湿,踩到了一滩泥淖,腥甜的气息,像自己身体里贮存许久的噩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幽寰书系列之缬罗凋

  

下一篇:四行情诗

  

本文标题:女孩与火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2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