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幽寰书系列之长生劫

幽寰书系列之长生劫

作者:粟冰箱 2016-02-02 15:21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秋日的夜晚是幽蓝色的,带着冷月寒露的沁人凉意,像极了钧窑底子里一抹绀青的痕。万籁俱静,黝黯的天空却蓦地划过一青一紫两道炫光,如同流星一般远逝
秋日的夜晚是幽蓝色的,带着冷月寒露的沁人凉意,像极了钧窑底子里一抹绀青的痕。

万籁俱静,黝黯的天空却蓦地划过一青一紫两道炫光,如同流星一般远逝,阴火挟吹,烟回银转。那是玄门领袖严修隅和他的妻子殷恬菁正御剑飞行,两人皆是素衣如雪,在凛凛西风中袍袖漫卷,凭虚御空,恍若仙人。

殷恬菁在星光夜雾中侧首,疑虑问道:“严郎,天心居已消失百年,关于它重现于世的传言从未断绝,可最后都是些捕风捉影的市井混话,这次真的……”

凌空飞霜万点,不觉随风矫舞,宛转流缠,好似有蕙质兰心的仙子静坐云端,纤纤擢素手,精巧化出这番幽冷意境。严修隅眉目冷峻如镌,沉声对殷恬菁道:“前些时日,我用师傅的‘晦暝台’夜观星象,推衍出天心居结界已破,长生宝卷重现于世,我们必须得尽快出手,以免魔宫捷足先登,即使这消息是假我们也不能懈怠,否则天下之势又将大易。

我怎能冒险让玄门重蹈覆辙,再次陷入道心崩毁的困境?”

殷恬菁看了看丈夫面上决绝的神色,知道多说无益,便屏声敛气,跟随他沉默飞行。

没消片刻,他们就抵达了位于溦然海畔的天心居。

溦然海地处幽寰西陆尽端,海中有棋枰、凤麟双洲,是传说中的五大仙岛其二。世人羡仙,驾舟寻访之徒擢发难数,只不过天风浪浪,烟山苍苍,迄今未曾有人亲见那神秘的海上仙境。

严修隅跟殷恬菁徐徐降落在溦然海畔。

荒荒油云,寥寥长风,寂寞海潮拍岸,声响单调如同亘古。只见一座古宅静默蹲伏在夜色之中,像一头沉静的巨兽。廊柱红漆,匾额金粉,青粼粼琉璃瓦如鳞甲吐出黯淡光晕。

扑面而来的尘灰气息,好似久未打开的橱柜,涌出一股暗沉樟脑香。

这座古宅始建于幽寰历二十二年,是烨阍帝时期的国师许潇然倾其毕生修为建造,起初名叫一言阁,天地灵蕴、万物智识汇聚其中,是无数修真人士梦寐以求的炼魂之地。许潇然被烨阍帝赐死后,这宅子传到了他关门弟子素天心手中,改名天心居。历经百载沧桑,它重现于世,却也不见如何残败,灵光如悠悠空尘在夜色里扬散,就好像这溦然海一般,千年万载,总也不变,无知无识,无想无念。

只多了一股岁月的陈旧气味弥漫其间,证明这座古宅所经历的变迁荏苒。

严修隅跟殷恬菁对视一眼,多年夫妻默契让他们告诫彼此:谨防有诈。他们用玄门心法护住身体,小心翼翼推开门,吱呀一声,仿佛有无形气流从门缝中涌出,陈旧冰凉如水理漩洑,潺潺漫过他们,穿体而过。

严修隅跟殷恬菁齐齐抬头,一株巨大的扶苏树赫然出现在眼前,它枝干虬结,飞飞摩苍天,叶片坚如惊羽,苍绿冷亮,杯盏似的纯白花朵在泠泠月光的浸渍下如冰如玉,簌簌飘落。

树下一个女子身着水莲红的罗裙,背对着他们,仰头看月光,看花。这背影伶仃纤细,像一把薄利尖刀,插进严修隅心扉。他呼吸一窒,几乎说不出话,只能低声唤道:“月涯……”

那女子听闻声响,回过头来,见是他,便展颜而笑,仿佛所有月光将最美的一束留给了她:“修隅,好久不见,”她看出他的迷惑,“你忘了吗?十年前,我给你种下了‘两心知’。”

是的,它让我对你的一切了若指掌。

她心里道。

十年前,是烨阍帝元年。她记得如此清楚,像有人特特把那一年拎出来曝晒过,挂成回忆的招魂幡。那时,她刚刚从沉砂谷谷主杜屏幽之处修行出道,便被魔君余酌委以重任,派她潜入玄门作卧底。

她当时极不情愿去,觉得自己道行终究清浅,这任务又艰巨,生怕自己搞砸,到头来落个负薪救火的收场。但魔君劝导她,说他看中的便是她这未经世事的特质,她身上未染魔宫气息,修习的又是幻惑人心的“清净道”,很难被玄门中人识破,这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此林林总总,各类威逼利诱。最后,为了魔宫前程,也为了她师傅杜屏幽的声名,她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到了人间,她才真觉得来对了。人间的青山绿水红日子,乱花迷眼,活色生香,这样的繁华是不可能出现在魔宫的。丽人偕行,少年打马,多少风流光阴、烂漫年岁啊……月涯觉得自己都快乐不思蜀了。

当然,她没有忘记自己到人间来的目的。

魔宫给她伪造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令她得以成功混入玄门修行之地玄清山,且拜了东陵真人为师,与严修隅成了师兄妹。青发黑目的白衣少年,朱颜绿鬓的红裙女儿,都是亭亭春柳一样的年纪,怎能不互生倾慕?他们一起练剑,一起修行术法,一起去山下试炼。耳鬓厮磨,温言软语,日子就这样悠悠地过去了,像一块缓慢融化的饴糖,甜蜜又粘牙。连月涯都恍惚觉得,自己可以抛弃过往,跟严修隅这样一生一世。

可怎么能呢?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

魔君终于给她下了指令:魔宫即将攻打玄门,让她毁掉玄清山蓬莱境中的“道心”。“道心”是一颗昆山玉石,由西王母亲自赠予,无量天火熔融三百年,归墟玄冰赋形三百年,千万辛苦终得此一枚,乃玄清山镇龙之宝,疏引着汇聚在玄清山底的水气与地脉。这道心至关重要,被重重看管于蓬莱境中,只有东陵真人手中的“北门钥”才能打开。

月涯无奈,只得利用东陵真人对自己的信任,一咬牙,施展沉砂谷绝技“清净道”困住他,幻境迷了师尊心窍,这才偷得北门钥。而后,琥珀松与蝉曛醪炼成一副无色无臭迷药,修道之人闻之则倒,元丹被封,修为暂失。守护蓬莱境的一众弟子素来与月涯交好,很疼爱这个小师妹,她送来的酒岂有不喝之理?因而毫无防备遭了暗算,皆被放倒。

月涯打开蓬莱境,将魔君给她的炼狱恶鬼十方炁放了进去。

这恶鬼十方炁是魔宫红莲炼狱中十万冤魂所化,它们被魔君困在十方境中,只垂下一根蛛丝可供超脱,冤魂们为了抢夺这唯一的逃生之机,互相扭缠,吞食,能顺着蛛丝爬出十方境的冤魂都怨戾非常,可蚀仙人骨。月涯眼睁睁看那颗五彩斑斓的昆山玉石被十方炁所化的黏腻血虫吞噬,心中竟无悲无喜。道心毁掉的刹那,玄清山根基动摇,几欲倾颓。

那一战,自然是玄门惨败。

月涯功成身退,返回魔宫,被封为朱雀业女,而知道月涯真实身份的整个玄门炸开了锅,愤慨,仇恨,失望……众弟子百味杂陈。东陵真人悲怒煎心,兵解归天,严修隅登上掌门之位,主持大局。他接过掌门冠冕之后,当着玄清山众弟子的面,当着玄清山祖师爷以及刚刚乘鹤西去的东陵真人牌位发誓,有生之年,必定颠覆魔宫。对魔宫众人,必要饮其血,寝其皮,挫其骨,扬其灰。

提了月涯头颅来,祭在宗师灵前。

两心知?哈哈……多讽刺的名字,明明势同水火,两心相知要来何用,究竟最后是让水扑灭火,还是让火烧干水呢?两心相知,两心俱毁。

严修隅不自觉地摸了摸胸口,感觉那只蛊虫还在里面食他心头之血,眼眸深处涌出一阵绵茫的灰,仿佛倒空了所有沉默。记忆插在时光的香炉里,断断续续燃起来,灼在肌肤上,还有痛感。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寄生虫妄想症

  

下一篇:幽寰书系列之空空赋(更新1)

  

本文标题:幽寰书系列之长生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12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