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月娥

月娥

作者:舒明月2012 2016-02-02 15:20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长长的水袖遮住面庞,遮不住双目里滟滟波光。月娥这一转身一回眸,直博得了个满堂喝彩。姊姊月婵在台下看着,心想:这小妮子疯了不成。昆班二班主却喜
长长的水袖遮住面庞,遮不住双目里滟滟波光。月娥这一转身一回眸,直博得了个满堂喝彩。姊姊月婵在台下看着,心想:这小妮子疯了不成。昆班二班主却喜上了眉梢。

一折演完,姊姊生生把她拽下了台,张口就训:“你还有点记性不?咱娘病里头怎么说来着?叫咱姐俩安安分分在戏班子里头打打杂,别学那些个媚腔调,浪身段。自打跟了你姊夫,咱姐俩也算过起了体面日子。赶明儿咱三婶子再替你说下个本份人家,咱娘九泉下也合了眼了。你自个儿喜好,咱也没多拘束你,隔天还让你上戏班子来,也让你上台扮扮丫鬟,装装小厮。你怎么还反上天了,谁准你演的小姐?台底下老爷们直勾勾看你,你也不害臊!看还有好人家要你不?走,跟我回家去,给娘磕头认罪!”噼里啪啦一通说完,扯骡子一般地扯走了月娥。临走还不忘狠瞪了一眼二班主。

一个踉跄,月娥跪在了娘的画像前。

“好好给我跪着!”

月娥眯起眼看画像。

娘病着的时候满心只想找人画幅像,将来给姐俩留个念想。三条巷里那么些画师,偏都给官家召用去了。姊姊正急得抹眼泪,二班主来了。那时候二班主还没倒嗓子,是昆班里头一号冠玉小生,唤作宝穗。宝穗进了娘的卧房,和娘闲话了几句。回去后不多时,竟就送了幅画像来。

“这像画得可真好。”月娥看一回就忍不住赞一回。乌黑的鬓角,粉桃般的面皮,比病了的娘好看,和好辰光的娘一模一色。娘看了也夸,说不光金陵府,就她们老家,山东济宁府,出了名的出画师的地儿,也难找这么个手艺。

宝穗得了娘的夸奖,也不作声,只抬眼去看月婵。前半晌还急得跳脚抹泪的月婵,这刻却不多谢谢人家,俊眼一白,丢了句:“显摆!”转身进了里屋。

月娥赶上前去,牵着宝穗衣角问:“宝穗师兄,你画得真像,多咱也给我画一张吧。”

宝穗蹲下身,捧着她的小脸端详了半日,开口道:“你生得太丑怪了——难画,啧,难画!”

月娥又羞又气,双颊涨得通红,终于咽不住,“哇”得大哭了起来。月婵闻声出来,手里正攥着双新鞋,“飕飕”朝穗官丢去:“砸死你这死缺德的,成天介逗弄她!”

穗官一招“乌鱼揽食”,稳稳拿住了两只鞋。搁面前一看,崭新石青鞋面,银烟布镶滚,鞋头上各绣了金灿灿的一束稻穗。 “给我的?”他喜不自禁。

想到这一节,月娥对姊姊的一肚子不满就又活络了起来。宝穗师兄多好,斯文秀才的样儿,吹得好笛子,就那些真秀才,对他也称字不称名,一口一个“菏泽兄”的。不就嫌人家是个戏子么?你既然打心眼里瞧不上戏子,那就甭给人家做鞋;做了鞋,还稀罕巴拉地绣了穗子,人家当夜明珠地捧着你,末了兜头给人一盆凉水。说什么“士农工商”,绣坊老板算在第三等,戏子却排在九流里的最末一流。为这不知道哪个糊涂虫排出来的混账座次,就负了宝穗师兄,嫁给了丑里吧唧,贪财小气的姊夫。这行事的德行,娘要是知晓了,保不准给气得活过来。还让咱给娘下跪磕头,哪个才该跪,坏了娘一世的厚道声名!

屋外天色渐暗,晚上大师傅要教调门,月娥到底忍不住了,听四面悄地无人,偷偷站了起来。三跳两跳到了门边,正欲移步开溜。哪知一开门,和姊姊姊夫撞个正着。

姊姊沉下脸,喝道:“要去哪?还给我跪那去!”

月娥嘟着嘴,只好又跪回去。满脸沮丧,开口带着哭腔:“总得让我垫巴点吃的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青云街

  

下一篇:我的失败和伟大

  

本文标题:月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9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