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青云街

青云街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20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青云街在城南,是一条小巷,其常先生每日下班都要从这里经过,这青云街是倾斜着向上的,两旁的店面也比马路高了一米,这一米的坎上长满了青苔,现在正

青云街在城南,是一条小巷,其常先生每日下班都要从这里经过,这青云街是倾斜着向上的,两旁的店面也比马路高了一米,这一米的坎上长满了青苔,现在正是六月,这些青苔绿得不像话,其常先生很爱这些小东西,其常先生是一个报社的编辑,他常年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像是没换过一样,不过其常先生很精神,小小的眼睛透露出一种年轻人才有的光彩。

这天他又从青云街下班回来了,把陈旧的公文包夹在腋下,一副兴味颇好的样子,其常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脸上常是笑眯眯的,他妻子说他是穷高兴,他却不以为杵,欣然接受。他从青云街回来的时候,发现这街又有一些变化,就是多了一些卖花的人,都是些乡下女人,她们用篮子装上白色的花沿街叫卖,这种花叫什么其常先生也不知道,但是他却买了一把回去,因为听人说这花放在屋里很香,但是这却被妻子念叨了大半天,妻子不停地说,钱也挣不了多少,还买这些无用的玩意儿干什么?

其常先生从这些花前经过时,蓦然想起妻子念叨的样子来,就忍不住学着妻子的样子说:“钱也挣不了多少,还买这些无用的玩意儿干什么?”学完就笑了起来,笑得很舒心。

其常先生脾气温和,挑不出什么缺点,所以很受人喜爱,妻子虽然常常念叨他,但是却把他照顾得十分好。要说其常先生的缺点,恐怕也有,就是爱吃爆炒猪肝,这个何以成了缺点呢?大概是因为妻子不喜欢他这样罢,只要妻子不喜欢的他都认为是缺点。

今天其常先生又想吃爆炒猪肝了,肚里咕咕地叫,他咋了咋嘴巴,就向一个门前有一棵万年青的饭店走去,这是他常去吃的饭店,叫作陈福饭店,这家的爆炒猪肝炒得极好,又脆又香,不像别的饭店都会炒老。

其常先生和老板打了一个招呼后就在他惯坐的座位上坐下来,老板知道他是来吃爆炒猪肝的,也没问,就直接去厨房炒了,其常先生拿了一张报纸翻着,随口和在厨房的老板说着话:“呀呀,又打起仗来了,叙利亚太乱了。”

这时孟小碧给其常先生倒了一杯茶,好好地放在其常先生手里,因为其常先生看报时喜欢喝茶,孟小碧今年才十九岁,高中没上完就出来打工了,已在陈福饭店工作了半年。其常先生见到孟小碧来时,早就把报纸放下,正襟危坐,用双手接过茶来,样子恭敬得很,其常先生对谁都是这样,无论他是大官富商或是贩夫走卒。孟小碧脸上一点神色都没有,头发一丝不苟地拢在脑后,显出一种超越年纪的成熟。

其常先生茶喝了三分之一,猪肝就上来了,又是孟小碧端上来的,这盘爆炒猪肝她少说也给其常先生端几十次,所以相当熟练,她把猪肝放在其常先生前面,然后给他拿好筷子,这是其常先生独有的特权,孟小碧除了其常先生未曾对别人这么周到。其常先生接过筷子,偷瞄了一眼孟小碧,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色,其常先生摇了一下头,默默地吃起来。

由于这个只是解馋,也不敢吃饭和喝酒,待会回去还得再吃妻子做的饭呢。妻子也给他做过爆炒猪肝,但是味道差得太远,所以就留不住其常先生。

吃完后,其常又是把钱给了孟小碧,孟小碧接了钱就去厨房帮忙了,其常先生有些怅然,饱了口欲,又有心欲了。

第二天其常先生又从青云街去上班了,还未到陈福饭店,就看见孟小碧在饭店前擦玻璃,她小小的身子很是让人爱怜,其常先生放慢了脚步,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孟小碧初有女人的味道了,啊,那苗条的身线,一握的黑发。孟小碧踮着脚尖,使劲儿地想够上上面的玻璃,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擦到,其常先生有些着急,真恨不得帮她擦干净。但是他只是想了想,就快步走过去了。

“要是她能读书的话就好了。”其常先生对她生出一丝怜惜,摇头晃脑地走了。

其常先生走过陈福饭店时大出一口气,稍停了一下就快步向公车站走去,公车站在陈福饭店下面不远。

在公车上的其常先生突然生出一股挫败感来,当初大学毕业时,他本来可以留在大城市闯荡的,却因为怯弱回了故乡,在母亲的张罗下和一个并不怎么爱的女人结了婚,还生了孩子,一晃眼半辈子就过去了。其常先生心里有一种伤感,好像是在黄昏时望着群岚的那种落寞感伤。

年轻时其常先生也写文章的,还写诗呢,可是都没写出名堂,后来也渐渐不去想这个事了,心里反倒平和起来,反正怎么过日子不是过嘛,只要欲望少一点,人还是能开心起来的。

“在平静的生活中,我还是很感激孟小碧的出现呢。”这么一想,其常先生也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呢,这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儿。

“哎,哎,千万不能这么想。”其常先生摇摇头,顿觉心烦意乱,而公车里又是一如既往的挤和吵。

但是一会儿后其常先生却得到了释然,这股释然来得莫名其妙,连他也没琢磨透。

到报社后,他看到了那个秃了头的社长正大腹便便地从车里出来,其常先生猛地想到他和一个年轻女人的绯闻。这个事情在报社里传得很广,几乎人人都知道,但是对于真假又没人敢打包票。

“应该是真的吧,他是社长有个情人也很正常啊。”其常先生真希望这个传言是真的,倒不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而是单纯地希望这个传言是真的。

可是他一进办公室,看到那张张冷漠而兴奋的脸,就胆战心惊的,这些人都在时刻准备着,准备等你搞出一个不能收拾的大新闻,这么一想,其常先生就生出了一种恐惧。

晚上和妻子睡觉时,妻子打着呼噜,其常先生一点睡意都没有,左侧的身子已经被压麻了,但是他依旧不敢动,害怕妻子知道自己还没睡,他睁大着眼睛想在朦胧的夜色里看清楚东西,但终究是徒劳,越努力看就越看不清楚。

“要不要和她说说?”其常先生突然生出这个大胆而让自己恐惧的想法。

“不,不能,她会大发脾气的,兴许还会去陈福饭店闹。”其常先生心有余悸地想。

“幸好没给她说,哎,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吗?这个事情怎么可以说,况且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啊。”其常先生终于浑浑噩噩地睡着了。

其常先生现在分成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一直在争论,孟小碧是什么样的态度呢?一个其常先生想:“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编辑,是靠智慧吃饭的,而他孟小碧只是个餐馆服务员,身份上是可以说通的,虽然我比她大许多,可是许多人都这么干呢,况且孟小碧对自己这么周到,还会给自己端茶和递筷子,等等,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周到,她递筷子时脸是不是红了,在那张冷冰冰的脸上是不是闪过了一丝笑•••”

另一个其常先生就比较不自信,他想:“就是她有那个心思也难办啊,我的工资都交给了妻子,再拿不出钱来干这些事,她会不会是要钱的?肯定会,我又老又没本事,不图我钱图什么?但•••兴许她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儿呢,谁说世界上的女人都这么势利?可是•••”

其常先生常常夹在幸福和痛苦之间,弄得自己神经兮兮的,再去看妻子和孟小碧时都有一种羞愧,他平和的心像是一个石头投入了湖面,平静被遽然打破了。

然而其常先生却坚决投向了幸福那一边,他越来越频繁地去陈福饭店,一碟爆炒猪肝,再有一小瓶酒,浅斟慢酌地吃他个把小时,而孟小碧呢,还是那副样子,对他没半点热切也没半点冷落,这让其常先生有点受挫,他时常会委屈地想一些事情,简直想像小男孩那样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妻子呢,也对他越来越不满,以前她只是觉得其常先生没本事,现在却学来许多坏性格,喝酒,不按时归家,脾气越来越不好,还反复无常。妻子在一次大骂他之后猛然有了一个让自己奔溃的念头:“他会不会是有别的女人了?”

妻子是个雷厉风行地女人,一想到这个就去逼问其常先生,其常先生吃了一惊,以为自己的事情被知道了,但是在妻子哭哭啼啼的诉说中终于知道这些都只是她的猜测,才大大放下心来,给妻子敷衍地说是工作上的事情,妻子却不买账,把家里闹得不可开交,甚至以离婚相威胁,但其常先生听到妻子说离婚二字时,心竟然猛烈地跳动着,恨不得立刻接口说那离婚吧。然而事后一想,又经不住恐惧,自己就要年过半百了,离了婚像什么样子,于是又去讨好妻子。

时间又过了许久,其常先生的局面却一点都没好转,反而越来越糟糕。可是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孟小碧的态度,她和之前一模一样,根本就没什么变化,其常先生有几次借着酒胆给她说了些不三不四的话,但是都被孟小碧冷冰冰的脸色挡住了。

其常先生也真是可怜,他丝毫不自觉孟小碧是反感他的,孟小碧刚开始还觉得其常先生有一股书卷气,而且对她也很有礼貌,不像是别的人,所以对他也很尊敬,但是后来却发现了其常先生的野心来,顿觉得恶心,孟小碧在陈福饭店这么久,除了其常先生,尚有许多别的男人对她这样,她早就习惯了。她骂了一下这些人后突然就感伤起自己的身世来,要不是家里困难交不起学费,自己早就上大学了,也不会受这些老男人的侮辱。哎,人的运命啊!

其常先生又像往前那样从青云街去上班,他使劲儿向里面看去,却没有见到孟小碧,其常先生感觉沮丧,垂头晃脑地去挤公车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孟小碧昨天就辞职了,要和她表姐去广州。其常先生下班回来后照例去陈福饭店吃爆炒猪肝,可是却发现孟小碧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小的女孩,稚气未脱呢,完全是个孩子,其常拐弯抹角地给老板打探说:“你怎么用小孩子,孟小碧呢?”

老板愤愤地说:“孟小碧去广州了,去挣大钱了。”

其常先生听到老板这么说,顿觉五雷轰顶,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思岂不是全白费了嘛,一时之间头脑昏昏沉沉,也区分不出什么来,只知道猛灌了自己几口酒,猪肝也没吃几块,其常先生沮丧极了,他本来准备干一场大的事情呢,但是现在也只得不了了之了。

这次他猪肝也没吃完,就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陈福饭店,斜阳遍地,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其常先生想:“他再也不会来这里吃爆炒猪肝了。”吃了这么久,身上都有一股猪肝味儿。

其常先生萧索地想:“自己也大概步入老年了吧,此后的生涯将波澜不惊了,这不就是岁月流逝的痕迹吗?反正自己再也不会有力气来一场这样的事情了。”

想完,其常先生觉得怅然,然而不久后就觉得释然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捉鬼匠(已更完)

  

下一篇:月娥

  

本文标题:青云街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9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