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金先生在小酒馆

金先生在小酒馆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5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金先生是我同事,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却并没像别的五十岁男人那样日薄西山,反倒有越活越年轻的趋势,他的皮肤也未有多皱,眉目有神,据公司的女
  金先生是我同事,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却并没像别的五十岁男人那样日薄西山,反倒有越活越年轻的趋势,他的皮肤也未有多皱,眉目有神,据公司的女同事说,他那叫眉目有情。我是男的看不出所以然来,但是从公司的女同事对他极其八卦的样子来看,这金先生在女人中人缘还是很好的。

  金先生的好性格可在一个事情中窥见一二,前段时间我们公司来了个小姑娘,害害羞羞的,什么都不懂,做事也不灵便,许多人就在旁看热闹,公司都有欺新的传统,这小姑娘整天像是被惊着的小鸟,跳来跳去的。金先生看不过,就去帮她,小姑娘不爱问,没事,金先生亲自去问她需要什么帮忙,闲时就给她讲怎么工作,怎么和同事相处。这小姑娘学得很快,不多久就开始上手了。可是女同事之间又在传金先生的风闻了,说他老牛想吃嫩草,说话之间,飞着醋意。我直觉得没意思。我和金先生关系好,就劝金先生注意点,金先生笑了笑说,人都是这样,说说就好了。金先生就是这样惜墨如金,我在公司算是和他走得近的,然而金先生却从不给我说什么私事。这一度让我觉得他很神秘。

  金先生算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梳着个七分头,常年穿着灰扑扑的西服外套,像只灰鸽子似的,说话不紧不慢,优雅得紧。公司有人对他又爱又恨,也说不上原因来。我和金先生都爱喝酒,下班无事时我们就去小酒馆喝两盅,带着微醺回家,也乐得其所。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在传金先生要辞职了,而且有模有样,不像是空穴来风。我知道金先生不爱说自己的私事,就没问他。但是后来又听到有人在说他和他妻子已经分居,在闹离婚后,我才觉得作为朋友,该主动问问的。可是金先生却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把我约到小酒馆,边喝着酒边将这个故事说给我听了。我不知道这故事该叫什么名字,就拿金先生给我讲诉故事的地点作为题目了。

  金先生年轻时是个特别英俊的小伙子,身材挺拔,眼睛大而有神,头发总是一丝不苟地梳着。邻里的女人就拿话占他便宜,鬼模鬼样地去问东问西,摸上摸下的。金先生那时还不叫金先生,叫金玉。那个守了寡的女人常常倚在门框上喊:“金玉啊,我这灯坏了,你来帮我修修嗦。”说完身子一荡,像是水波一样,这一荡将金玉荡得昏头昏脑,连忙低着头跑了。这守了寡的女人就双手插着腰,骂骂咧咧地说:“一看就是个骚种,忍不了多久的。”这女人也算厉害,还真算准了。

  金玉果真就入了女人的瓮,不过那是几年以后了,金玉什么都不爱,就爱女人,而且也不和别的男人那样爱女人,金玉不爱那纯白无瑕的小姑娘,却偏爱那些经历了一点风霜的女人。

  金先生喝了酒咕哝着说:“我对那些鲜红的充满朝气的花怎么也爱不起来,就爱那些深红的,行将凋败的花。”

  南方的雨总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像是老天在憋尿,总也尿不完,金玉撒尿也是这样,总也不能爽爽快快地撒完,这大概是他在女人堆里泡了太久的缘故,洗手间不在卧室里,要走一个走廊,金玉嫌撒尿麻烦,就在卧室里放了一个夜壶,撒尿就撒在夜壶里,第二天再去倒,他年轻时的朋友就拿这个打趣过他,他也毫不在意。金玉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父亲忙,没能管教好他,总拿钱给他花销,金玉就学坏了,和狐朋狗友去什么小台北,夜巴黎,和那些舞女面贴着面,腰勾着腰,婆娑在舞池中间,最后还真去那寡妇屋里修灯了,只是那寡妇的灯常坏,金玉就常去。

  那年金玉二十五岁了,大学也没读完,早早就废了,金玉也承认自己是个废人,天天花天酒地能不废吗?他父亲也无法,就给他在城南买了个小公寓,并托关系给金玉谋了个职业,金玉也不反对,就松松垮垮地去了,他知道他父亲整天带女人回家来。

  金玉的公寓小资小调的,还有一个吧台,那是他自己弄的,然后再去买些酒来放在上面,整天就喝。不过他没带女人回过家,这是他一向的底线,带女人回家的男人他是颇瞧不上的。

  可是他终究打破自己的底线,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这女人就叫玉,和金玉一样有个玉字。玉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比那时的金玉还大七八岁。不过她很漂亮,这是金先生给我描述的,他说:“她是个很优雅的女人,穿着石榴红的旗袍,头发是盘着的,没有一丝头发垂下来,她的粉恰好,恰好能、也恰好不能盖住她的鱼尾纹”,金先生说到这里诡异地笑了笑说:“我恰是因为她这个鱼尾纹才带她去我公寓的。”

  “你大概也遇到过无数有鱼尾纹的女人吧。”我喝了一杯酒说。

  金先生摇头晃脑地说:“那不一样,我分明在她的鱼尾纹里看到了岁月,对,可以这么说。”

  她来到金玉的公寓里就像蛇一样缠上来,把金玉死死缠住,然后就开始脱金玉的衣服,金玉有点蒙,他带女人回来就不是为这个事的,为这个事他就不会带女人回来,他只想再看看她的鱼尾纹,因为舞厅灯光陆离看不清楚。可是这女人就是为这个事的,不为这个事她就不会来金玉的公寓。

  金玉最终是和她发生了关系,金玉倒是没多少感觉,整个过程都去看女人的鱼尾纹去了,倒是女人挺疯狂,像只小野兽,她啃金玉的脖子,抓金玉的头发,咬金玉的肩膀,这让金玉十分诧异,这女人穿着旗袍的时候该是世界上最安静的女人,可是脱下旗袍后又是最凶狠的女人了。

  金玉伸出手去摸她的鱼尾纹,可是被女人一把打下来,金玉就不敢再动了。他有些沮丧,他经历的女人也不算少,唯有这次自己是被完全压制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碗热汤慰乡愁

  

下一篇:东邪(三)

  

本文标题:金先生在小酒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