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回不去的那四年

回不去的那四年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5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2010年夏天,上海下着50年一遇的大暴雨,我来到了上海。我在九号楼下站了半个小时雨都没停,于是我就冒着大雨冲向男生宿舍——那个被师大女
  2010年夏天,上海下着50年一遇的大暴雨,我来到了上海。我在九号楼下站了半个小时雨都没停,于是我就冒着大雨冲向男生宿舍——那个被师大女生成为男人村的地方。那天的雨下得真他妈大,哗哗啦啦的。我就在上海的大暴雨中猛冲着,这大概是我逗逼大学生涯中最轰轰烈烈的事情之一了,我总是怀疑这一幕我在哪里经历过,或者看到过,可是记忆如烟云,早就散得不知何处了。如今我回头去看,我的四年大学也在凶猛的流年中消失殆尽,仿佛我当时冲入的不是大雨,而是毕业那个早就写好了的结局。

  我是我们班第一个来学校的男生,因为我过厌极了那个无聊的暑假,我是一个对于新鲜事上瘾得早也结束得早的人,当所有人都在憧憬开始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当所有人都在尽情狂欢,我已经落寞地结束了。

  ——当然这只是我在此的装逼言论。

  第二天黄昏,昏黄的落阳落在了一公里之外的海面上,上技院那栋很高的图书馆反射出和煦的光时,我看到一个卷毛少年打开了我旁边宿舍的门,他貌似穿着一套球服,很阳光的感觉,四年之后我们在南站送他,他也是潇洒地进站,头都没回一下。他叫黄子阳,一个来自南方的少年,当然后来他叫黄晓明,也叫黄小小教主,因为有一次上课时,姚华老师扶了扶眼镜问:“那个黄晓明来了吗?”

  我和他认识了,在异乡,两个少年很容易成为朋友。继而我的室友,后来我们学校学生会的主席刘源欣同学也来了,他拉着个大箱子,从四川跋涉而来,他很有领导范地给我们握了握手,然后说他叫刘源欣。我们三个就一起玩,一起吃饭,然后一起被卖英语报的学姐坑了,中午我们从食堂回寝室,三个学姐在楼道截住了我们,很亲热的问东问西,我一时头昏目眩,她们的大白腿晃得我眼睛都快瞎了,我暗地在想,难道桃花运来了吗?三个学弟三个学姐,然后我开始想入非非,然后就稀里糊涂地买了那个一百多块钱却从来没有寄过来的报纸。那个报纸犹如上校在等的那封信,永远不会到来。

  后来我们见到学校好多人都骑单车,我们三个也去奉新镇买了单车,像是三胞胎一样,我记得我骑着单车飞驰在路上的感觉,上海的九月长空一碧,黏湿的海风吹在脸上,我感觉自己已经飞了起来。不过我那个蓝白相间的单车在大二时就被马贼顺手牵羊了,然后我就接手了秦爷的那个二手单车,不过在大三时也扔在了奉贤,此后再也没有见过。在它还属于我时,我曾骑着它去了很多地方,去看了无数次海,载了无数个男生,但是从来没有载过一个姑娘。如果我还能和我蓝白色的单车相逢,我一定要让它的后座抚摸一下姑娘的屁股。

  后来我的室友都来齐了,一个是来自安徽合肥的秦智敏,还是一个上海青浦的陈绍卿。

  我不记得我们有无像小说里写的那么介绍,那么矜持,反正记得我们没用一个小时就开始称兄道弟了,我们第一顿饭是在紫藤苑吃的。再然后就是报名,注册,交钱,都弄得很顺利(其实我记不清楚细节了),学长学姐都把摊点摆放在寝室楼下了,入学手续办完后,我站在寝室的阳台上看着蓝天,微微地惆怅了一下。

  我住在二铺,后来听人说每个寝室的二铺都是逗逼,我深以为然。

  大学就正式开始了,在九月,海子的诗里那个众神死亡的九月,我们的一切都才刚开始。

  我其实是想进中文系的,不过最后被调剂到了公共管理,对于这么陌生的专业我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当初选公管只因为这个听上去比幼教更适合我一点。公共管理这个专业分成了三个班,我是公管一班的,我室友和我同班,不过后来公管细分为社保和行管时,我们就分开了。

  大学的第一堂课,我别的什么都没关注,都去看女生了,估计别的男生也和我一样,因为下课回男人村的时候我们只说了一个话题,就是我们班有没有美女。在这时我认识了我大三大四的室友马贤和幸博睿,他们在我隔壁寝室,同住的还有曹世奇和任超,后来都是很好的朋友。大学同学情是比较弱的,最重的是室友情,不过我和马贤幸博睿友情的开始不是因为我们做了室友,也不是因为我们是同学,是因为每次上课我们三个都迟到,然后在迟到的路上相遇了。

  我们班上海的和外地的各占一半,虽然没有刻意区分,不过上海同学和外地同学的确是玩不太在一起的,大学四年下来都没多少改进,当然除了王丹翔,葛家俊等这些比较二逼的上海人。

  后来我看北大醉侠孔庆东回忆他同学的文章,我深有感触,他没费多少笔墨就将他的同学写得活灵活现,不过我这个不算是文章,也不是为了刻画某一个人,只是想用我的角度来回溯一下四年的生活,看看有哪些得失,也好给自己的大学四年做个纪念。

  大学刚开始我们都没有买电脑,一入夜不过是去校园溜达看美女,回来也还早,就或坐或躺地吹牛,牛吹完后依旧不想睡,青春的荷尔蒙在体内激荡着,就在谋划怎么去勾搭妹子,不过也是敢说不敢做的怂货而已。

  刘源欣不知在哪里认识了一多老乡妹子,每晚都和她压马路,女生住在1号寝室楼,就在我们法政学院对面,他们的约会地点也放在那里,刘源欣每次约会都将我们带上,我们多么期望那个川妹子也将她的室友带出来啊,可是她从未带出来过。然后就形成了如此局面,刘源欣在前面和妹子排排走,我们三个就像是神棍一样跟在后面,可鄙又可怜。后来我终于可以和我妹子排排走时,我背后已经没有那群人在跟着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个人的温暖

  

下一篇:食物不能慰孤独

  

本文标题:回不去的那四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8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