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清水寺的和尚

清水寺的和尚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清水寺的三个和尚一向都是面黄肌瘦的,不论是师父名泉,还是徒弟明律和明义,他们脸上永远都挂着菜青色,因为供奉他们的人并不多,只有山下两个小村庄
清水寺的三个和尚一向都是面黄肌瘦的,不论是师父名泉,还是徒弟明律和明义,他们脸上永远都挂着菜青色,因为供奉他们的人并不多,只有山下两个小村庄,和尚们在清水寺的后面开辟了一块菜地,种了好些蔬菜瓜果,这自然不够这些和尚吃,不过和尚们从未着急过,依旧整天念经晒太阳。

我父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他从本来就不多的粮食里拿出一些给和尚们吃,那些和尚也只是给我父亲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我母亲就埋怨父亲,因为她无法让我们兄妹吃饱,而我们也埋怨父亲,因为我们吃了好些野菜和红薯。可是我父亲不说话,他坦然地承受了我们的抱怨,每次吃饭他都先吃红薯和野菜,快吃饱时才象征性吃一小碗饭。我们和母亲都很心疼他,最后我们就不再抱怨了,而是多吃红薯野菜,想让父亲多吃点饭,然后我家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每次都会有余饭,这在我家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那天清水寺的主持名泉法师到我家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小沙弥。我站在村口的桥上看着他们师徒沉默地走来,名泉法师带了一个很旧很破的斗笠,现在并没有下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带上斗笠。而那个小沙弥就光着头,青色的短发像是刺猬的刺一样浅浅地刺出来。

我问名泉法师说:“大和尚,你为什么要带斗笠?”

名泉法师把我拉到他怀里,摸了摸我的头,脸上露出慈祥的笑,我回过头去时看到小沙弥在朝我偷偷地笑,他很羞涩。

“因为会下雨啊。”

“可是现在没有下雨啊。”

“终究会下的。”名泉法师望了我一眼说道。

我父亲在家门口等着他们,他早就双手合十了,很恭敬地站在我家那矮矮的屋檐下,背后是青黛色的小山,把父亲映衬得很清亮。

名泉法师把我的手拉在他的手里,那是一双很大的手,有别于父亲的粗糙,很细腻,很软,在这双手里我得到了一种平静。名泉法师见到我父亲后,他也对我父亲双手合十,然后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我看到小沙弥也学着名泉法师的样子给父亲致礼,我一刹那就很羡慕小沙弥,那一刻我很想去当一个和尚,也许可以成为小沙弥的师弟。

名泉法师没有进我家屋门,他从来不进我家屋门,从我有记忆起我就没看见他进过我家屋门。他和我父亲在我家前那条小河的河岸上坐着,一个穿着皱巴巴的汗衣,一个是宽大的僧衣,他们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说着话,河水慢慢地流着,倒影着阳光。我和小沙弥坐在旁边听,双手撑在腮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这时名泉法师摸了摸我们的头对我父亲说:“我看他们两个也很有缘分呢。”

我父亲就笑笑,然后很恭敬地合十,我和小沙弥都听不懂。但是我们都为此很高兴,小沙弥的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于是我和小沙弥的友谊就这么开始了,就如同我父亲和名泉法师一样。

小沙弥俗家名字叫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听名泉法师叫他明义,我也就跟着叫明义了。

那时明义就会念一些经了,常念念叨叨地给我说,像是背书一样,那时我已经在念小学,也认得了一些字,我们就常常像是唱歌一样把那些经唱出来。明义都是偷着下山的,在清水寺只有他一个小孩子,师父太严厉,师哥明律又整天忙着干活,并无人和他玩,他待不住,所以总下山来和我玩,我们一起去河里游泳,捉小鱼,逗蚂蚁,总之都是干小孩子干的事情。有一次我发坏,把捉到的蜻蜓剥去肢体,留下一小团精肉,然后串成一串,加了一些盐烤着,明义听他师父说和尚是不能杀生的,所以他阻止过我,我很不在乎地说:“没事的啦,又没人看到。”蜻蜓烤好后我又给明义说:“吃一点吧,反正没人知道。”于是明义就吃了,后来我们就悄悄地去把鱼捉来烤着吃,从家里偷来鸡蛋生吃,明义刚开始还有些害怕,后来就大胆了,一时在寺里口淡,就来找我去寻肉吃,他常说的话是:“天天青菜豆腐,口里像尿那样淡,水笙,我们去捉鸟来吃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和一个女鬼谈恋爱

  

下一篇:黔中吃记(长文)

  

本文标题:清水寺的和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8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