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语文老师

我的语文老师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是初三才接手我们班的,那个跛脚的矮个子男人,他站在讲台上,讲桌已到他胸口,他第一次说的什么话我倒是忘记了,不过他坡脚走路的样子倒是给了

  他是初三才接手我们班的,那个跛脚的矮个子男人,他站在讲台上,讲桌已到他胸口,他第一次说的什么话我倒是忘记了,不过他坡脚走路的样子倒是给了我很深印象。他算是我们学校的名师,教语文很有一手,所以被分到了我们这个重点班来。起初他装作很严厉的样子,不苟言笑,两颊凹进去了一块,颧骨高高地支楞出来,像是郑板桥画的石头,耸立峥嵘,一股寒气。

  后来渐渐好了,大概也装不下去,脸上也常挂着笑,露出黄黄的牙齿,这是烟熏的。刚开始他就知道了我,大概是因为我那时的作文写得还可以吧。有次上课他突然就对着班上的同学给我说:“我看过一篇你写张继的作文,写得还不错。”我顿时错愕,后来回想,那是我初一写的,是模仿张晓风的《不朽的失眠》而写的,他竟然看过,还挂在心里这么久。

  那时我们班的英语不太好,英语老师就每天跑到教室监督我们早读,而且只准读英语,背单词。后来不知怎么被他知道了,他就每天早早地到教室来,让我们背课文,朗诵诗词。这时英语老师来了,见到他在,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悄悄退走了。他甚是得意,啪啦一声点起烟,抽一口,吐出来,然后跟着我们念诗,摇头晃脑,大有闻一多先生在西南联大时的作风。英语老师是个年轻人,自然不肯服输,第二天就来得更早,又催我们读英语,他来迟了,见到我们呜哩呜喇地念,很鄙视地摇摇头,一副失望的样子,但也不会说什么,站一会就走了。

  他每天都夹着一辆摩托车来上课,颇有一骑绝尘之效果,速度一点不比年轻人慢,他平时还去打打篮球,体育课时见到我们在操场上打,他就脱掉外套,穿一个小背心加入我们,虽然脚不太利索,但是也不会输我们。逢着学校有运动会,他就是理所不让的解说员,今年我回家过年,我们那里办了一个运动会,我发现还是他当解说员,真是老当益壮啊。我就渐渐喜欢起他来,不过我一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特别是师长,我常常是只有尊敬,很少和他们说话的,至今我也是如此,不爱和老师打交道。

  他是我妈的小学同学,我妈曾给我说起过他们一起读书的情景,我妈那时颇淘气,见他坡脚,身材矮小,又穷,就经常和别的女同学欺负他。我妈就有一次将他的书包悄悄扔了,害得他哭了一场。几十年后我听着我妈洋洋得意地说起这些来,我还颇为他鸣不平。我脑海里顿时就浮起一个瘦骨嶙峋,孤独无倚的小孩形象。他从不给我们说他小时的事情,估计是没必要说与我们听吧,幼年的孤苦,再加上成年后的孤独,使得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没什么书,我们那里条件也不好,只有一家破落的小书店,最缺的就是书了,所以他就经常给我们抄一些东西。

  有一次他讲完课文,离下课时间还早,他就说:“我给你们抄一首郭路生的诗吧,你们用笔记本抄下来。”

  说完就转身在黑板上抄写起来,是郭路生的诗《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这首诗很长,所以他得从最左上的位置开始写。在写高处的时候,他就踮着脚,几乎用脚尖撑地,那条奇怪的左腿就更奇怪了,他的上身向前凸去,贴紧黑板,看上去很可怜,写到低处时,他就将腿劈开,完好的那条腿就伸出去,残疾的那条腿像弯曲的瘦竹竿那样立着,看着更可怜。粉笔灰簌簌地落着,若有一个字写错,他也来不及找黑板帕,直接手一抹,然后跟着写上。我那时就不忍去看他的腿,只埋着头抄,我好多男同学都对他不太尊敬,就没抄,都在说话,我这时就有一股怒火烧了起来,很想让这些坏学生闭嘴,大概是我可怜起老师来了吧。我想他回头吼一下这些坏学生,可是他没有,他只认真地写着,写完一句就大声念了出来——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一片手的海洋在翻动···

  这时下课了,可他还没抄完,地下的人就开始轰动,他转过头,摊了摊手说:“我们抄完好吗?”

  “可是老师我要上厕所。”

  他只好垂着眼睛说:“那你们去吧,回来后再抄。”其实除了我和少数几个女生,没人在抄的,他也知道回来后没人会抄的,但是这些无用的话他几乎说了一辈子。

  底下的学生如鸟兽状,一下子全散了,他却依旧以刚才的姿势抄着,我看着看着就很难受。

  后来他还在黑板上给我们抄郭路生的另一首诗《相信未来》,他亦是以这种极其投入的状态抄写完的。我不知道他有多少个黑暗的,让人心碎的夜晚是靠着这首诗挺过来的。

  很快就冬天了,天气越发冷了,那次我缩头缩脑地从外面回教室,发现他又在黑板上抄东西,那时是中午,下面的学生都在午休,他就一个人在抄,粉笔叽叽喳喳地,像是麻雀一样地叫着,见到我来他就给我说:“你把这首词抄下去看看,这是苏轼的《江城子》,最好的词。”

  这首词是苏轼十年后怀念他亡妻王弗写的。他抄一句,就立起来轻声念一遍,声音极其哀伤,似乎这首词浸入了他的内心。

  我们这个地方太小了,他没有可以讨论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和他围炉夜话,说说未来,说说唐诗宋词。他就想和我们这群小朋友说,可是我们哪里懂这些。他就将期望放在他认为和别的学生稍微不同的我身上,可是那时我也不懂这些,也不爱这些。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寂静的情人

  

下一篇:阿姐

  

本文标题:我的语文老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