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寂静的情人

寂静的情人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是雪野唯一一个到四十岁还没结婚的男人,我形单影吊,住在学校旁边,每天按时去给学生上课,然后回来枯坐,这是学校给我的住处,一间小偏房,墙壁倾
我是雪野唯一一个到四十岁还没结婚的男人,我形单影吊,住在学校旁边,每天按时去给学生上课,然后回来枯坐,这是学校给我的住处,一间小偏房,墙壁倾斜,带着岁月的沉暗,旁边有一株柳树,是我第一年来这里当老师时种下的,而这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二十年来这棵柳树长得越来越粗壮,我却越来越老,越来越孤独。现在我坐在窗边,手肘放在桌子上,这是一张暗红色的木桌,我压了一块玻璃在上面,学生们的作业本整齐地码在一旁,已经全部批改完了,窗外下着雨,雪野的田野一片晦暗,像是稠得化不开的暮色。

于是我又想起了二十年前,那个同我一起来雪野的女人,她有着大大的眼睛和小巧玲珑的鼻头,她是我在读师范时认识的,她和我一起来到了雪野,这个闭塞却景色优美的乡村。我们感情很好,几乎要结婚了,可是她在结婚前夕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我去找过,但是没有找到,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于是我就一直在雪野待了下来,我曾经有机会调出雪野,可是我拒绝了,我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我曾经是雪野唯一的老师,一个人苦苦地支撑雪野小学一年多,所以我在雪野的人缘还算好,人们都很喜欢我,我不知道用喜欢是否合适,也估计是可怜。

今天我要说的是两个女人,一个是我二十年消失的女友,再一个是我的学生,也或许我是在说一个女人,因为她们可能是一个人。

我的学生叫骆紫菱,她是我教过最聪明的学生,成绩好,长得漂亮,最主要的是她有一双眼睛,她的眼睛像我二十年前突然消失的女友。当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时,我的心就柔软起来,我会偷偷去看她的眼睛一眼,然后得到某种慰藉。我从未多想过,我只是想从紫菱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她的痕迹,而紫菱越长越大,眼睛就越像她,当有一天紫菱高中毕业,回到雪野小学当老师时,我惊讶地发现,她已经长成了我想象的样子,就是我二十年前女友的样子。

雪野小学就五个老师,两百个学生,教学楼是许多年前修的,可是由于质量问题,现在已经破旧不堪了,几次要求重建也没有消息,我一直在担心这栋楼会突然崩塌,将我和两百多个学生埋在里面。

可是紫菱来了,她一来,颓败的雪野小学一下子就发出了光辉,显得生气勃勃,学生们都很喜欢这个年轻女老师,因为除她外,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老师,而这个老师一向是母夜叉的形象。这些学生都不大叫紫菱老师,因为她是雪野的人,这些学生也是雪野的孩子,他们有些叫她姑,有些叫她姨,有些叫她姐姐,这便是雪野了,任何称呼都要给家族辈分让路。

可是紫菱还叫我陈老师,我教了她六年,那时我尚年轻,二十多岁,虽然因为女友突然消失而郁郁寡欢,但是依旧保持了一种朝气,不像现在这样暮气沉沉。这天在办公室见到她后,我却禁不住伤感了,和她对比,我显得太老了,真的太老了,这不能不让我伤感,我别过头去,她叫我陈老师时我只是低哼了一声。

她教一年级和三年级的语文,还代六个年级的音乐课,她的声音清亮柔美,常教学生们唱好听的歌儿,她像是欢呼的雀儿,四处跑着,和学生玩着,上课声音洪亮,像是有色彩一样,穿过门缝,窗缝,飞出来了,飞满了整个雪野。我上课时会突然听到她的声音传来,然后我就停止讲课,靠在窗边抽烟,抽完后再继续上课。别说我当着孩子的面抽烟,我爱他们胜过你们所有,可是如我这样的男人,烟又是极其重要的。

下了课后,紫菱就和学生们一起回去,他们家都是挨在一起的,只有我孤零零地住在学校,住在雪野的中心,秋雨若是猛烈,便将所有的秋愁秋寂都倾泻给了我,就连四周那山,也对我露出寂静的面目,田野无声,永远沉默,伴着我的,只有那永远寂静的沉默。

我形单影只,性格孤僻,但仍不失善良,至少我是怎么认为的,我不酗酒,也不赌博,就是抽烟比较凶,前年我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我的肺再这么抽下去最多在六十岁就完全报废,他让我戒烟,可是我拒绝了,我没有女人,顶多是孤寂,没有烟,就片刻都活不下去了。所以我也经常咳嗽,像是得了肺病一样,特别是在干燥的冬天,我咳嗽得就更加厉害,在我咳嗽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会有一种恍惚,一种幻觉,我会看到一双清亮亮的眼睛,可是我分不清楚那双眼睛是我二十年前消失的女友的还是紫菱的,为此我充满了犯罪感。

紫菱在我面前总是沉默的,羞怯的,她在我面前与她是我学生是无二样,她会低低地喊我老师,在被别的老师言语夹击时她会抬起她水亮亮的眼睛看我,求我搭一把手,可是这时我就总是低头,顺手摸出烟盒,给他们说我出去抽一支烟,她就旋即低下头去。

在我三十岁以后,给我张罗妻子的人就逐渐少了,四十岁后,再也没人给我说这件事情了,他们已经习惯孤身一人的我,我觉得我如果真有了女人后,他们反而会不习惯。

我以为雪野的岁月会一直这么平淡无奇,但是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不久后,雪野的山里传出了有锡矿的消息,据说储量颇丰富,消息传出一个月后,地质勘探队的就来了,他们开着车风尘仆仆地来到了雪野,然后一头扎进山里,甚少出山,我在勘探队来了三天后才在学校的操场上见过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在操场上打篮球,深秋了,却还只穿着褂子,露出壮实的身体,这一刻我是羡慕的,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他们问我要不要加入,我窘迫地摇了摇头,然后回到了我那个斑驳的屋子,我听到他们在操场上欢呼着,奔跑着,我抽着烟,脑海里总是回旋着一句话,就是年轻真好。

紫菱也年轻,她很少想别的事情,或许是不敢想别的事情,她已经不挣扎了,她认命得很快,比我年轻时更快,她安心地在雪野小学当老师,在雪野安心地生活,我知道她心里的火苗熄灭了,所以她是幸福的姑娘,可是又是不幸运的,她本来可以考个好大学,从山里飞出去当金凤凰,可是她在飞的过程中被她父母掷出去的石块折断了翅膀,因为她弟弟也要上大学,她家只能供养一个,不过她虽然不能作为金凤凰,但是在雪野,她却又是极美丽,极有学识的姑娘,是一只锦鸡。

我很快发现了勘探队的有个年轻人经常来学校打篮球,偶尔会有一两个伙伴,但是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人,他披了一个大衣,里面是衬衣套了个鸡心领毛衣,很帅气,他的头发旺盛黑亮,眼睛也好看,看上去斯文,但是也清健骨气,是个很好的年轻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爱情从开始到结束

  

下一篇:我的语文老师

  

本文标题:寂静的情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