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白菊花

白菊花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今天在上班路上,我看到一个老人从对面走来,手里拿着一束洁白的白菊花,白菊花用绿色的纸裹了起来,露出锦簇的白花朵,上面还有露水,应该是某个花店
今天在上班路上,我看到一个老人从对面走来,手里拿着一束洁白的白菊花,白菊花用绿色的纸裹了起来,露出锦簇的白花朵,上面还有露水,应该是某个花店最新鲜的花,老人应该一大早就去买了,然后细心地包起来。

现在他走在我前面,左手拿在花束的中端,然后右手托住花的边缘,生怕这束白菊花会碰到什么或者掉下来。他走近我时,我才仔细看了他的脸,我很爱看那一张张脸,从他们的脸上面窥探他们的生活、情绪,他们一生的经历都写在那张脸上,当你看着那张张脸时你会产生一种诡谲的感觉,这是人一生的证件啊。

这个老人的状况不大好,头发虽然清洗过了,也梳理过了,但依旧不是很整齐,黑白相间的鬓发露出了岁月的苍凉,他的神色疲惫,他应该是自己照顾自己,他的眼睛目不斜视,但是却没有光,应该是在想事情,在想什么呢?想他的一生?还是想剩余的残生?但是从他祥和的面目表情来看,他应该是在想他的妻子,就是他带着白菊花去见的人。他的妻子过世了吗?应该是的,大概是得病过世的。

他走得不急,甚至是有点悠闲的样子,他慢吞吞地走在街道上,无所事事,他应该不赶时间,他也没和人约定,估计他的子女也没有陪着他去,今天或许是她妻子的忌辰,他想买一束花去看她,陪她说说话。他应该会在他妻子墓地前站许久,和她说话,大概也会絮叨一些儿女不甚关心自己的话,但更多的是说一些生活的琐事,说他已经孤独,浑身罩满了黄昏的暮光。

他的生活一定很清静,儿女虽然不太管他,但是衣食无忧,大概还有一点零钱花,他或许和另外一些孤独的老人成为了朋友,每天在公园里下一下棋,然后在一个便宜的茶馆喝一点茶,在晚上各自回家时,他孤独的身影应该融入了车水马龙中,他沉默不响地吃了饭,想和儿女说两句话的,可是终究什么都没有说,他大概还想看看电视,可是电视里的节目已经不适合他看了,他只得回到自己冰冷的房间里,坐在床上,望着空气,他想伸手抓一把东西,可是什么都没有抓到。

他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望着,透过岁月的界限,他望到了自己的二十岁,望到了爱情最丰腴甜美的样子,那时他一定不相信自己会老,会这么孤独,他一定不会相信,人生是如此了无意义。可是他的目光收回来了,他关掉灯,他张望了一下门口,没人打开,儿子儿媳在客厅看电视,或者压低声音吵架,没人会打开门来问他今天过得如何。

他只得钻进被窝,慢慢睡去,要是冬天,他的脚一晚上都是冷冰冰的。他很早就醒来,然后坐在床上静默,像是一个山僧,他不能起得太早,这样会打扰儿子儿媳的睡眠,他们埋怨过他起得太早,他只得在床上或坐或卧,看着天色越来越白,看着日光充满房间。

然后又开始重复前一日。

今天他终于改变了,因为今天是妻子的忌辰。

他起得很早,心情也很好,他按照前几天的设想穿戴整齐了,也把自己拾掇到自己最满意的样子,然后带上门出去,他早就和花店说好,要在今天要一束白菊花。

而他现在正走过我身边,他没有看我,他也不会知道有个人在看他,在揣测他的生活,他就是默默地走过我的身边,他永远也不会记住我,我也永远不会记住他,我们擦肩而过,再也不会有交集。我们的一生中有无数人,我们以为会记得住,但是到底都没记住。对于这个老人,我坦诚,我记不住他,他会被我遗忘。

他终于走过我身边了。

白菊花的香气淡淡的。

2015/3/31

豆瓣ID:骆瑞生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出轨

  

下一篇:浮生札记之吃猪脑

  

本文标题:白菊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5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