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茶镇

茶镇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茶镇在一个马路岔口上,从县里来的路在这里分成两条,分别通向别的两个镇。茶镇就是靠着这点交通发展起来的,以前是茶马古道的一个站点,后来就完
  茶镇在一个马路岔口上,从县里来的路在这里分成两条,分别通向别的两个镇。

茶镇就是靠着这点交通发展起来的,以前是茶马古道的一个站点,后来就完全衰落了,茶镇现在死不死活不活的,像是黄昏时的残阳,行将暮色。

  茶镇中学在茶镇的东边,下面临着清溪江,水倒是很清澈,以前没围围栏时许多学生下江玩,终于淹死了两个,学校就围起了围墙。

  这次她回来,算是故地从游了,一晃过去二十多年,一切都有了物是人非的感伤,她在茶镇到处走了走,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前几天她托人去寻访一个人的下落,终究没寻访到,所托之人说他在早几年就举家搬走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她恍恍惚惚的,感伤更是变得凄凉了,她想去清溪江边坐坐,却只见到那堵高高的墙,她立在墙这头,江水在那头流着,曾经在这里,她经常凝视着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宽大厚实,在斜晖下,被江波消融了进去。

  她不由得想起她刚来茶镇中学上课的情景,那时清溪江还没围起来,她正年轻,她站上讲台,底下的学生就张大了眼睛看,流露出一种纯真的情感,她也得到了满足。她抬起胸膛看了一眼学生,虽然穿得朴素,但是精气神很好。班长喊了上课,那些人齐刷刷地站起来,声音洪亮地喊老师好,这时她就发现在教室最后排站了一个高个男生,他站起来要比这些高二的学生高出一个头,而且年纪也明显比他们大,她开始还以为他是来听课的老师,但是事后才知道这个男生不过是一个打工回来重新念书的学生。

  可是她却记住了他的名字——白逸朗。

  名字倒是很好,长得也不错,不过在学生中年纪还是大了一些,看他的样子,估计要比自己还大呢。她下课后这么想了一下,不觉得笑起来,自己第一次就教年纪这么大的学生。她那时刚从市里的师专毕业,凭了家里的关系,才谋到了茶镇中学的语文老师,不然她就只能去教初中了。

  她是市里的女生,来到这个小镇处处不习惯,开学两周了还住在茶镇的饭店,等钱用得差不多时才终于住进了教师寝室,搬家的时候,学生都来帮她忙,帮她打扫屋子,搬家具,抬桌子,弄板凳,她倒插不上手,学生们全都干了。

这时她就发现白逸朗在人群中帮忙,他什么重搬什么,什么脏做什么。高大的个头很显眼,那天他还穿了一件白衬衣,倒不像自己的学生,更像是自己的哥哥。

  她猛然察觉到自己的思绪不由自己控制,于是赶紧收了回来,脸却红得发烫。

  在茶镇的时间很慢,云飘得也比外面的云慢一些,她常常下了课后就无事做,就闷在寝室发呆,那时她就开始后悔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初父母不允许她来这里,说就在市里给她找工作,可她不想依靠父母的关系,想自己打拼一下,现在终于吃到了苦果。

  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就是上课,她发现她很喜欢和这群学生待在一起,她和学生待在一起时仿佛自己也是学生,她的装扮,穿的衣服也是学生的样子。她常像小鸟一样飞奔在各个教室,她成为了茶镇中学最年轻最漂亮的老师,许多打光棍的男老师都爱对她献殷勤,可是她一个都懒得回应。

  上课时她常常压不住这些学生,特别是有几个男生,经常公开和她叫板,有一次有个男学生还问她处没处对象,她每次都招架不住,虽然没在课上哭出来的,但是下课后照例要回寝室哭一通的。

  这天她上课时,又有一个男生给她捣乱了,她气急了说,你不听课可以,但请别影响别的同学上课。

这个男生是个混子,常在茶镇的街上混来混去,根本就不怕她这个老师,于是说,我影响谁啦?说着环视了一眼四周问,谁被我影响了站出来。自然没人敢站出来,甚至还惹得别的几个男生喝彩。这时她又要哭了,眼看课堂又要乱,之前几次她都去请校长来,可是上次校长说了,再遇到这种情况自己解决。她无助地看着学生,眼眶越来越红。

  但是这时她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白逸朗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影响到我了。于是一阵咋呼,好多女生早就对那个男生看不顺眼了,此刻都为白逸朗喝彩。她也感激地看着白逸朗。那个男生受了奚落,很没有面子,于是对白逸朗说,你很拽是吧,待会你等着。

白逸朗没说话,默默坐了下来。她还兀自出神,这时前排的一个女生提醒她说,老师,上课吧。于是她才重新上起课来。

  下午时,她在寝室躺着发呆,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她站起来打开,原来是班上的女生。她还没来得急问什么事,女生就把她往外面拉着跑,悦悦老师,白逸朗正被他们打呢。她吃了一惊,猛然想起那个男生放出的狠话,于是加快脚步朝操场跑了过去。操场有一处被树遮住了,老师看不到,就成为了学生解决矛盾的地方。

  她看到几个男生正围着白逸朗拳打脚踢,白逸朗虽然比他们长得都高大,但常是打了别人一拳,自己就挨了三四拳了,他的脸这一处那一处的伤口,血污沾在了脸上。可是看他的眼神,却是一种桀骜不驯的眼神,他被打得气急,混乱地挥着拳头,这样反而更加吃亏,又被跩了几脚。

  她大声喊,不要打了,再打我就去喊校长了。那几个男生一看她,虽然她没什么威信,但毕竟是老师,而且还搬出了校长,于是只得悻悻作罢,转身走了。

白逸朗喊着说,你们别走,还没打完呢。

  她皱着眉头看着白逸朗,这个平时闷不出三句话的人还能这么硬气,她又是感激又是可怜。这时围观的学生也散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白逸朗侧着脸,用手捂住流血的的地方。

  疼么?她走过去问。

  白逸朗没回答,转过身就要走。

  她急了,对白逸朗说,你去我那里擦点红药水,贴个创可贴。

  白逸朗没听,转头继续走。

  她尖着声音说,他们不听老师的话,你也不听么?

  白逸朗迟疑了一下,终究跟着她走了,她走在前面,禁不住得意起来。

  白逸朗在进她寝室时又踟蹰起来,站在门口不敢进。她暗自笑了起来,对白逸朗说,进来吧,你还什么羞?坐下来吧,这么一说,白逸朗更不好意思了。

  而房间太小,只放得下一个桌椅,白逸朗就侧着坐在椅子上,她从床底下拿出药箱,这是她从城里带来的,她担心生了病受了伤没地方买药。

  把头仰起来一点,她命令说。

  白逸朗看了看医药箱,嗫嚅着说,还是不用了吧,几天就好了。

  别说话,她说,然后就用棉签去蘸红药水。

  白逸朗仰着头,嘴角和手臂都有伤口,她给她擦红药水时,白逸朗吱吱了几下,她笑了,但一会儿后,眼泪就吧嗒吧嗒地落下来了,她想着委屈,又想着幸福,在这个异地他乡,终于有个人肯为自己做点事,这对于异乡的女孩子该是多大的安慰啊。

  白逸朗被吓了一跳,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她一把把他按住说,坐好,我不哭了。

  她给她涂红药水,贴创可贴时,斜阳正从格子窗照进来,他们的身上都有一层金黄的光晕。

  在白逸朗要走的时候,她给她说,以后他们再打你,你就告诉我。

  白逸朗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对她说,你看样子比我还小呢,不怕,我不怕他们。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周芷若,谁欠你一个未来?

  

下一篇:那些和我们萍水相逢的人去哪儿了

  

本文标题:茶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