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他们如烟花寂寞

他们如烟花寂寞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寂寞是肯定的。  台北的天气一向是这样,溽热难耐,我时隔多年后再次来到台北,睹物伤人,才感觉一个世纪过去了,距我第
  我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寂寞是肯定的。

  台北的天气一向是这样,溽热难耐,我时隔多年后再次来到台北,睹物伤人,才感觉一个世纪过去了,距我第一次来台北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世纪。

  我常发出一种幽叹,却常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突然一下子就发出来的。

  我的记忆里突然浮现出日治时期的台北,那是一种黄色的暖调,那是我第一次来台北,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日本男人,我叫他田川。

  是一个台北姑娘托我来寻找他的,台北姑娘姓陈,单名一个安字。

  期间跨越了八十多年,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大概是陈安在旧书摊翻看的时候,翻到了一本日记本,而那正好是田川的日记本,于是便对他有了兴趣。

  而当田川死去的时候,陈安并没有出生。

  这种信息交流得益于现在发达的科技。这种技术叫做信息再构系统,意思就是一个人可以任意地通过这个系统选取历史中的一个人,并与之认识,但这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那便是要有这个历史中人物的东西,可以是他的笔记本,他的衣服,他的眼镜(此人尸骨毛发除外,目前不能实现这种技术),所以现在的人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选择历史中的人物来交流。

  这个技术太过于复杂,我就不在此赘言,因为联合国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来限定此项技术,毕竟这涉及到了太多问题,而保护秘密就是其中之一的规定,如果我违反了,就会被销毁。

  反正这个时代有许多人使用了这个系统。有人借此和他逝去的亲人联系,也有人通过此系统向前人寻求历史的真相,但是他们并不能直接对话,要通过中介,这个中介就是我们这种人——游人,意思有点像如邮票一样的人。我们是这个系统里的邮差,负责将信息传达给时间两端的人。

  所以我们并不是人,我们只是一种程序。

  在此我要简单说一下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收到寄信人(现代的人,我们的简称)的指令,然后载着寄信人给收信人(历史中的人,也是我们的简称)的消息后就出发,期间速度和相隔的时间成正比,我们通过收信人所在的时代确定将消息转化为何种格式,然后传达给收信人,比如收信人所在的年代流行写信,那么他收到的将是一封手写的信件,如果是流行电话,那么收信人将接到一个来自未来的电话,寄信人的声音可以原声传达。如果流行网络信息,收信人将在他的社交平台收到一个信息,这可以由我们自由决定。但是重要的一点,寄信人和收信人不能直接交流,必须通过我们,意思就是有时间差,比如有人的一封信要等上上百年,有些人的信息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再次收到,当然不能排除有些信息永远也传递不到。

  我就是游人。我更喜欢称自己为人,而不是前面加一个游字。

  我那次在日治时期的台北找到了田川先生,我交给了他一封信,这封信是陈安小姐的亲笔信,只有短短三个字加一个问号——你好吗?(陈安小姐写这封信大概不是很相信这个技术,所以想试探一下,后来她都写了十几页的信)。而这三个字加一个问号花费了我一年的时间,我一年才走完了这八十多年(技术限制,未来的技术方向应该在速度上)。

田川先生很惊讶,吃惊地望着我,怎么都不相信在他面前的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程序,当然程序这个词他更是无法理解。我花了很久时间才告诉他未来有个叫做陈安的女孩对他很有意思。田川先生很久才理解我的话,又花了很久时间才相信我的话。

  他的第一个问题却是:那个陈安多少岁了。

  我说,她才二十岁。

  田川先生很开心,他那时也才二十五岁,我是从这日记本上的第一个字来断定回去的时间的,这就是时间依据(专业术语)。

  田川先生问了许多这个时代的事情,很兴奋的样子,我想没人会不兴奋。但是他的任何一个问题我都不能回答,这涉及到保密原则,关于未来的事情绝不能向历史中的人透露,只许说寄信人的最基本信息,而基本信息的尺度由管理者把握,一旦觉得我涉及到未来的秘密,我会受到警告,三次过后我将被销毁。

  所以我遗憾地告诉田川先生,他的问题我一个都不能回答。

  田川先生很失望地看着我,意兴阑珊的样子,我承认田川先生是个很优雅的男人,以至于让八十年后的一个少女对他产生了兴趣,而这只通过一个笔记本就完成了。田川先生是个极富有魅力的男人。

  我告诉失望的田川先生说,你可以给陈安小姐回信,我将负责带到。

而按照系统原则,我将负责你们的所有交流,只有你们终止交流后我才能继续下一个任务。换句话说我是专门服务你们的游人。

  尽管田川先生还是什么都不懂,但是还是兴奋地写了一封信,远远不止三个字和一个问号了。

  然后我拿着田川先生的信,和田川先生告别了。

我说我一定会给你带到的,如果陈安小姐能回信,你大概两年后能再次收到她的信。

  田川先生听到我这么说,突然变得很失望。我早已知道人们听到我这么说都会失望的,我遇到过无数次这种情况,人们由于时间太长,全都放弃了这种交流方式,至今以来,没有一次超过两年的,顶多回一次信便会放弃。所以我这个游人虽然每次只服务于一个任务,但也做了无数个任务了。

  我安慰田川先生说,兴许技术进步了,那么时间就会大大缩短的。

  田川这时才笑了起来。

  我就踏上了回程,来去的路是一种叫做程序隧道的东西,无数个游人在程序隧道里来来回回,我只是其中孤独的毫不起眼的一个游人。

  我终于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回到寄信人陈安小姐那里,我是程序,所以这种路途的孤独我是没感觉的。

  陈安小姐竟然没忘记这件事,毕竟都过去两年了,她惊讶地看着我,颤颤巍巍地问我说,你看到田川先生了吗?

  我说,看到了。

  他长得怎么样?陈安小姐问我。

  这是他的照片。我说着就递给她一张照片,这是田川先生给陈安小姐的礼物之一。

  陈安小姐看着照片出神,许久才问我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说,田川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很有魅力。

  陈安小姐笑了起来。然后就开始看信了。

  看完信后她沉默了,她问了我许多问题,自然有许多问题我不能回答。不过陈安小姐依旧很高兴。

  我要给他回信,你给我带过去吧。陈安小姐说。

  我有些惊讶,问她说,你确定吗?这信要一年后才能到他手里,两年后你才能收到他的回信,如果他还愿意回信的话。

  陈安小姐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说,你是我服务时间最长的客人。

  陈安小姐却望向了窗外,眼睛里露出澄澈的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陈所安

  

下一篇:周芷若,谁欠你一个未来?

  

本文标题:他们如烟花寂寞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5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