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陈所安

陈所安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陈所安有随鬼夜游的经验。他那夜刚刚入睡,便发觉身体轻飘,很快就飘出了身体,悬于屋顶,看到自己的肉体在床上,一副入睡的样子,他便觉得很惊慌
  陈所安有随鬼夜游的经验。

他那夜刚刚入睡,便发觉身体轻飘,很快就飘出了身体,悬于屋顶,看到自己的肉体在床上,一副入睡的样子,他便觉得很惊慌,想归入肉体,可是试了几次都不行,犹如羽毛浮在水面,怎么都沉不下去。陈所安正在仓皇之际,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有故友相招,怎么能这么快就回去呢?快随我来吧。”

  陈所安便迷迷糊糊地随着这个声音飘了出去,刚飘出房间便见到有个黑影飘在前面,陈所安想追上去,却如何都追不上去,在这样的追逐中陈所安不知飘了多久,他也没想过要停下来,反正就是一路飘下去了,似乎被那个黑影牵住了一样。

  不过陈所安的心思倒是明白的,他听人说鬼会牵人,譬如说水鬼会把人牵到水里溺死以便投生,这么想了后,陈所安越发着急,只是奈何不得,只能跟着飘去。

  终于在三更的时候,前面那个黑影停了下来,这时原来那个声音告诉他说:“到了。”说完黑影就飘不见了。陈所安定睛一看,却是一处院落,院门前支出一盏红灯笼,烘烘发光,院落前是一条河,河水潺潺,院落后是一座山。

  陈所安惊惧不已,但是并不敢声张。

  在这时陈所安忽然发现他已经站在了地上,不用再飘浮了,于是心里很高兴,在天上飘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他站在院落外不知道该怎么办,推门进去也不是,站在门外也不是,而刚才那个黑影也不见了。在迟疑间他听到院里有人叫他的名字:“所安所安,何处可安?”

  听这声音他吓了一跳,这明明是他至交梁何止的声音,而他死去概已十年,何能再听到呢?他疑是听错,但是这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所安听得明白,知道这是何止的声音定然不错,于是大了胆子推门进去,进去一看果然是何止,于是不觉泫然欲涕,十年阔别,竟鬼域相逢,怎么不让人感叹呢。

  只见何止坐于厅中,厅中有一案两椅,案上酒菜齐备,何止坐在其中一个椅子上,静静凝视着所安,眉眼似旧,还如十年前见到的样子。

只是面色微微发青,不似活人那么丰润。所安便知道这的确是何止的鬼魂。

  两故人相逢,竟然都说不出话来,你看我我看你,都差不多要哭的样子。许久后何止才开口说:“所安啊所安,十年了啊。

  所安走过去,拉着何止的手说不出话来。

  何止说:“我为鬼未老,你却老了。”

  所安全然没了之前的惊惧,他已然明白了。这是老友相招而已。

  “对呀,老了。”所安摇了一下头说:“你都亡故十年了。”

  何止便说不出话来,听说鬼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可是看何止的样子,和生前毫无差别。

  两人叙话好久,终于各自按着席位坐了下来,此时月白风清,良宵宜人。

  两人喝了酒吃了菜,便话题多了起来。

  所安问带他来之黑影是什么东西,何止站起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匣子说:“是这个。”说完就打开了,这时从匣子里面飘出一个黑影,只能大概看到像人模样的轮廓,看不清面容。所安便说:“这是人的影子啊,可是是谁的呢?”

  何止哈哈大笑着说:“是我的影子,你没听过鬼是没影子的吗?那到哪儿去了?被自己收起来了呀。

  所安问:“你让他千里飘游,不怕他不回来吗?”

  何止笑着摇了摇头,没回答。劝酒说:“这是阴司的酒,阳界是喝不到的,美极了。”

  所安喝了几口,果然甘醇可口,便问说:“同听人说阴司一切食物都是靠阳界的人供奉,这酒是否也是供奉的?”

  何止又哈哈大笑起来说:“自然不是,阴司之酒取九地之水酿造而成,根本不要阳界的供奉,阳界的供奉不过是给饿鬼野鬼吃的,我们是不吃这些东西的。”

  所安来了兴趣问:“那么阴司也是分阶分等了?”

  何止说:“阴司一切按阳界所做善恶分配,恶事做得多就只能当饿鬼野鬼,如果善事做得多,自然就不用担心这些,不过阴司没有阳界那么分明。

  所安听得竟有些羡慕,打趣何止说:“我看你的境况,应该是在阴司过得比较好了。”

  何止就不说话。再喝了一盅酒后就说:“趁此良夜,我带你一游丰都如何?”

  所安知道丰都是鬼城,便欣然答应,只恐自己是活人,被鬼认出来不好交代。何止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说:“你已经喝了阴司的酒,吃了阴司的饭菜,可保两个时辰,鬼是认不出你来的,而你我老友可以趁这两个时辰畅游一番。

  所安便游兴大起,当下就和何止飘飞起来,向丰都飞去。不知多久,忽然见眼前灯火璀璨,恍如人间,便疑惑自语是不是到了人间,可是再飞近一看,果是鬼城丰都。两人在城门处就下地走路了,所安抬头看去,这丰都鬼城不知比阳界城市繁华多少,热闹多少,便和何止一头钻进去,游了个尽兴。只是在游玩的时候,始终不见月亮,就疑惑地问何止月亮在哪里,何止笑着回答:“丰都在地下一万丈,哪里见月亮呢?”

  所安便很吃惊,原来刚才恍恍惚惚就朝地下飞了一万丈了。

两人在丰都的酒楼街衢都玩了个尽兴,看遍了火树银花,看遍了美人佳客。可是所安却郁闷不乐起来,何止看出来了,问他为何不开心,所安实话实说地说:“我在人间还不曾见过这般富贵,果是人不如鬼了。”何止了然,没有开口说话。两人又逛玩了一圈,游兴已尽,便准备回去。

  但是他们在离开的时候遇到了麻烦,有鬼发觉了所安的异样,说有生人气,恐怕不是鬼。此言一出,周边的鬼便伸鼻来闻,果然闻到了生人气,刚才还好好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怪异恐怖起来,皆争相向所安扑了过来。何止忙携着所安的手飞去,底下的众鬼便喧闹起来,所安吓了一大跳,冷汗都出来了。

  可是刚飞出不久,何止就让所安回看,所安回看时不禁吓了一跳,整个丰都陷入了一片火海,惨叫之声此起彼伏,抓鬼折磨之到处都是,丰都遽然变成了地狱。

  何止说:“丰都时而天堂时而地狱,并不是什么比人间富贵的地方。”

  所安这时才不那么闷然不乐了。

  再次回到小院,何止却不进去,只是站在门前河边,伫立良久,终于对所安说:“你不觉得此处很眼熟吗?”

  所安当下醒悟,此处何止眼熟,二十年前自己和何止就来这里看过地方,准备在这里置屋买田比邻而居,只是那时突然有事才没能实现。

  等所安知道后,再看向何止时,他的神情竟然有了凄哀之色。

  “那时本想和你比邻而居,夜雨联床,只是水云一梦,到底做了空,明日我就要投胎新生,和你缘分断尽,但想起这桩心愿未了,便在此处设宴招待你。”

  所安听说也悲不自胜,顿时感觉人生虚幻,反复无常。

  便说:“人生真是像梦一样啊。”

  何止也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所安望着天上的月亮说:“你看这月亮虽然漂亮,但天亮了就会落下去,明日纵然升起,也不是今夜的月亮了,你我的友情虽然深厚,但是在世事面前也不过这般短暂。”

  何止说:“是啊,白云清风,一吹便散,百年人间,知交有几,虽然悲切,但是能有一两个知交,便也不枉费走人间一遭了。”

  两人又说了许久,悲戚渐渐少了,又慢慢喝起酒来。

  所安问自己寿元还有多少,何止说:“你家屋前那棵桃树何时枯萎你的寿元就到何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春山

  

下一篇:他们如烟花寂寞

  

本文标题:陈所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5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