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程英,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程英,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4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程英这一生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在纸上无数遍写下那八个字: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第一次写这八个字就被杨过看到了,那时杨过是怎么想的呢?程英想去

程英这一生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在纸上无数遍写下那八个字: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第一次写这八个字就被杨过看到了,那时杨过是怎么想的呢?程英想去想,也不敢去想。此时的她已经三十五岁了,杨过离开也十几年了。在嘉兴,这个江南烟雨地,哀愁和相思一样浓郁的地方,她和陆无双一起住了十几年,也暗自思念了杨过十几年。而杨过大概已经等到他的姑姑,两人已经双宿双栖了罢。

程英不敢去分辨当自己想到这遭时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她知道应该祝福杨过,但是自己的心却是失落的,在相思面前,再恬淡的人也变得贪心,可是她又是那么爱,这贪心就变得哀愁了,她想来想去,只要杨过好好地就行了吧。

可是他好好过了,自己呢?无双呢?唉,真是不堪想,可是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不想。

那年在绝情谷,杨过认了自己和无双当妹妹,那时是多傻啊,明明知道杨过只爱着他的姑姑,为什么就是解不开心头的那个结呢?虽然也安慰无双说什么:人生离合,亦复如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却一点都没看淡,一点都没放下。有些道理总是那么容易懂,也是那么容易拿来劝别人,可是总归劝不了自己,人啊,就是这么可笑。

在嘉兴的日子真静啊,云也静,水也静,就这么过了十几年。她现在越发恬淡安适了,许多年前的江湖生涯她已经极少去想。武功虽然没有荒废,但是却不心心念念于此了,而她程英何时又将武功当作必要的呢,在她心里,琴,萧都要比武功重要,现在的日子更多的是琴箫相伴,只有在琴箫的陪伴下,她才能开颜一回,因为这让她想起她和杨过共退李莫愁的事情,那时他们曾萧歌共鸣。自己的琴音萧音,从来没有哪个人解得,偏偏就他一听就明白了,这就是缘分吧,这也就是命吧。

你说世界上那么多男子,为何只有一个如杨过那么好的男子呢?看上去浪荡不正经,却对女儿抱着真正的赤子之心。郭靖么?虽然也疼爱女子,却只爱他的黄蓉,剩下的就是家国大事了,师父黄药师么,除了对师母一往情深外,再也不爱别的女子了,心思全在武功和奇门遁甲上,别的男子,不是想名,就是想利,没有一个真正知解女儿心事的。程英想到这里,突然伤感起来,要是杨过也能如郭靖,如师父,那该多好啊,可是她想到这里又觉得不对,如果他真是这样,自己恐怕和他说一句话都难,他哪里又会那么怜惜自己呢?

人生两难全,对于自己,一全都做不到。

人人都以为自己能看开任何事情,对什么都是云淡风轻,对的,自己不爱权,不爱名利,不管江湖,可是,爱情却又占据了所有的这些位置,一个人,少爱了别的,就会有一件事情会太爱太爱,自己不就是如此么?可恨的是那么多人都不懂,可是自己又能对谁说呢?对无双吗?她也有那么多心事呢。

这时无双在外面突然告诉程英道:“蒙古鞑子要围攻襄阳了,郭大侠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英雄齐聚襄阳。”

程英听到后,平静的心湖终于搅起了涟漪,她和无双已经很多年没有踏入江湖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走这一遭罢,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要走的。

其实程英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想到的不是襄阳,不是想到的蒙古人,她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杨过,杨过必定也会去的罢,十六年后,他们终于要重逢了。

她看到了无双眼里的亮光,无双和自己一样,也想到了杨过吗?

于是她们离开嘉兴,去了襄阳,到了襄阳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那么久,似乎什么都变了样,人还是那些人,物还是那些物,可是程英知道一切都变了。

可是到了襄阳,她才知道,杨过并没有来,她失落了,可是时间不允许她失落,因为她的师侄郭襄不见了,于是她和无双,黄蓉一起去了风陵渡,郭襄是在那里不见的。

到了风陵渡的程英不会知道,在这里有另一个女子也如自己那般爱上了杨过,而且命运也和自己差不多。如果她知道,她会不会嗟叹命运的诡谲。

在风陵渡,她偶然见到了一树妁妁桃花,心顿时激荡起来,花无百日红,却来年又开,人无千日好,却一去不回了,她感觉到了悲凉,于是情不自禁地念起了一阙词: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为谁断肠?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这是梁曾的《木兰花慢·西湖送春》,而那个叫梁曾的词人也经历过自己这般的心情么?

自己再怎么隐藏,可心事还是被在一旁的黄蓉看出来了,师姐黄蓉果然聪明,什么都能一眼看透。可是什么都不用说,说了又能怎么样呢?只能对师姐报之苦笑。

十六年一瞬,人事匆匆,岂能奈何?

终于,终于,她见到了杨过,是在襄阳,那时杨过已经成为了名扬天下的神雕大侠,他和师父黄药师一起飞下来,准备了三件大礼给郭襄祝寿,然后又匆匆离去了,自己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可是她又能和他说什么呢?不过是寒暄几句,十六年积累的相思能说出一个字吗?不能。

可是为什么看着已经沧桑许多,两鬓斑白的杨过,自己还是那么心痛呢?程英自是无解的,就如她从来没有解开过她的心结一样。

他到底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了。可是和十六年前不一样地是,十六年前杨过肝肠寸断,现在终于等到了小龙女,一起双宿双飞了,可是自己呢,十六年前,十六年后,从来没有变过,依旧相思,依旧相思不得。

他终究抱着小龙女归去活死人墓了,而她也只能回她的嘉兴,抱着深深的寂寞,犹如一滴化不开的墨。

她大概想起了,十六年前她和杨过,无双一起铲除了绝情谷的所有情花,为了避免这些情花再次为祸人间,却不想,这些情花的毒全部流入了自己的心里,这一辈子不就是中了情毒吗?

可是想解么?不想解,也解不了。

2015/8/16于贵阳

—完—

[email protected]

新书《你是我最初以及最后一个恋人》即将上市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时那些遗憾的事儿

  

下一篇:记忆塌陷

  

本文标题:程英,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4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